冲出火线 正文 第一章 军校生

风月彷徨 收藏 61 3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今天是刚被选入特种部队的新队员正式进行训练的第一天,令人奇怪的是第一天的训练并不是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也不是枪械格斗训练。

所有人在教官的带领下来到了山顶,这里是一处用巨石修建的烈士墓园,四周满是松树,一座座石碑整齐地排列着,山风吹来,巨大的松树发出沉闷的低吼。

“敬礼!”在教官震耳的口令声中,新兵们立刻整齐划一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手指划过裤缝发出整齐的刷刷声。

在林园口一块大石上,四个朱红的大字写着“烈士林园”,此刻一名老上校正立在那里怔怔地望着这几个字。

教官认得那是部队里的一个传奇人物,据说立下战功无数,而且精通所有军事设施,更是世界上顶级的狙击手!

敬畏地来到老上校面前,教官行了个礼后道:“首长,全体新兵集合完毕,请首长指示。”

老上校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摆了摆手。

教官会意,又敬了个礼后这才转身对新兵开始训话。

队伍整齐地向着山下走去后,老上校缓慢地走进了墓碑组成的石林中,一直走到了中间一片墓碑前才停了下来,奇怪的是这一片墓碑上没有死者的军衔姓名,而是都有一个鹰型的图标,碑上写着四个字“战鹰烈士”。

老上校掏出一包烟来颤抖着手点上后一一摆放到了并排的十座墓碑前,伸手在墓碑上一边轻轻婆娑一边念叨着:“队长、铁塔、杀手、猎人、魔鬼...”

最后对着最中间的一座石碑激动地道:“队长,你看我带什么来了!”

只见老上校自随行的军用公文包中缓缓取出一个用红布包住的方形包来,由于激动,上校的手颤抖地更厉害。。

轻轻打开后,红布竟然是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包内装的赫然是一摞红布面硬壳精装的军人荣誉证书。

轻轻抚摸着磨砂面皮上烫金的五星红旗,老上校激动地道:“队长,我们恢复军籍了!我们有家了!”

老上校的声音已经哽咽,眼泪爬满了满是划痕的沧桑的脸,最后重重地道:“兄弟们,战鹰队,回家了!!”

夕阳的余晖将老上校的身影长长的拉长,老上校自己也点上了一支烟,坐在石碑前,抚摸着冰凉的石碑渐渐陷入了回忆...

*************************

“曹毅,听说你小子进军校了?”老歪一把搂住我,两百斤重的庞大身躯顺势压了过来。

我连忙挣脱他的魔爪,接道:“老爸的意思,其实我倒更想到普通大学过上几年舒坦日子。”

我叫曹毅,山东曲阜人,高中毕业后遵从家人建议报考了军校,寒假一回来我就被老歪拖出去喝酒了。

老歪是我高中时的死党,经过地狱般的高三后,千军万马齐过独木桥,我俩成了爬过去的幸运儿之二。

当兵一直是老爸的心愿,爷爷那辈时参加过抗美援朝,算是老一辈革命前辈了,到了老爸这一辈时,全国掀起改革开放大潮流,阴差阳错的,却是响应了社会主义建设大潮流,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成了一名工人。

于是当兵的心愿便放到了我跟我哥身上,哥哥不负众望,当兵之后一路攀高,现在已经到了上尉军衔,并被选入中国“蛙人”特种部队,成了一名佼佼者。

但爸爸还不知足,非要我也去当兵。

于是在我还没从高三的重压中缓过劲来时,老爸已然和混到武装部政治部部长的叔叔帮我把学校选好了,云南军事学院!

就这样我连招呼也没来得及跟老歪他们打声,体检完后一顿送别喜酒,我便被轰隆的火车送往了遥远的云南,直到现在放寒假才回来。

“你小子可真行,走时也不打声招呼,半年的时间一次也没有联系过我!”老歪灌下一杯啤酒后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靠,军校里手机都不让随便用,又不能上网,再说了你手机号我又不知道,怎么联系你啊?”

“那也要罚你三杯,反正就是你的不对!”老歪依旧不依不饶,“给哥们讲讲你那边的情况,听说你们天天玩枪,多爽啊!”老歪一脸羡慕地道。

没上军校时,我跟老歪一个想法,军校里能玩枪多爽啊,这也是在父母提出送我去军校时,没有反对的原因。

“当你负重三十公斤十公里武装越野后,再端起56冲锋一顿狂扫,被它的后坐力震得肩膀都要裂开时,我相信你再也不会羡慕我了。”我如实说道。

喝到最后,老歪忽然一拍大腿,似是想起什么来了道:

“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杨晶跟我打听了好几次你的消息了,你也一定没有跟她联系过吧?”老歪又灌下我一杯啤酒后道。

杨晶!我一惊,她是我们高中时的班花,也是我的老同桌。

大家都说我有艳福,高中时喜欢坐最后一排,没别的原因,活动空间大,即使想睡觉了趴下就睡也不用担心老师点到。

奇怪的是杨晶跟我有一个爱好,也是喜欢坐最后一排,于是高三整整一年,我俩一直是同桌,这让班里无数色狼对我是又羡慕又嫉妒!

杨晶不仅人漂亮,学习更是没的说,每次考试第一非她莫属,也正是在她的督促下,我的学习才没有落下来,最后高考成绩还可以用优异来形容。

其实我对杨晶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在她面前我总感觉很局促,但心中却也总希望能跟她说两句话,紧张的要命却有着淡淡的希望。

“她打听我了?”我感到很意外,高中毕业后一直忙着去军校,甚至报志愿时都没能见到她。

“你小子不老实啊?”老歪一脸淫荡道“说,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我可是听好几个人说过她在打听你了!”

“别胡思乱想,老同桌呗,还能是什么关系。”

“这你都看不出来啊,人家对你有意思呗,这次回来一定要去看看她去,对了,这是她的手机号,叮嘱我好几次了,让我见到你一定告诉你!136********”老歪自作老资格的样子道。

“再说吧,我寒假时间很短,到时再说。”

我敷衍道,怕他又胡说,我赶忙又跟老歪聊起各种枪械,老歪是个军事发烧友,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很快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枪上。

后来我从老歪口中得知杨晶竟然是去了四川大学,不过学的是医学类,本硕连读,四川离云南不远,这让老歪又是一阵幻想,让我好不容易才重新将他从杨晶的问题上引开。

我记下了杨晶的号码,但一直没有拨打,每个人都有一段美好的幻想,我不忍心将她打碎,这样也好,起码是一段值得回忆的美好往事。

寒假几天在走朋串友中很快便过去了,重新踏上南去的火车,我却不知道,这一次归校的途中,却发生了改变我一生的事件。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