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196 我的兄弟叫春元

jdw0001 收藏 8 1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141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我清晰的记得他那两条腿,已经很严重的静脉曲张的腿,用手往下一摁就是一个坑半天都起不来,我觉得他这两腿换一张党票不算是过分的事吧别跟我说入党是神圣的事,很多年前党票就是一千块一份。虽然他要那张党票也不一定有用,但多少对他是个安慰吧,但上面的那帮孙子们怎么就那么的不是东西呢?一张党票都不肯给他。

春元走的很落莫,他一直是很希望待在部队里的,虽然部队的生活很苦,甚至可以说已经不要他了,可他还是愿意待在部队。

没人会理会他的,在中国有上百万他这样的兵,谁会理他呢?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样一句屁话居然被当成名言了,都他们抢破脑袋的去当将军去升官发财,谁他妈的给将军们打仗去?将军就一定比士兵强吗?将军难道就没有不是东西的吗?!一个好的士兵并不比一个好的将军差,一个好的士兵同样可以扭转一场战争的结果。

有几个将军会真正的为我们近些无名小兵着想?!去他的吧。

春元在部队两年我只记得他请过一次假。

某一天早上出操,值班员向连长报告,说一个请病假,连长问什么病,值班员说感冒,连长说感冒不是病。

的确在部队里感冒不能算是什么病,无论新兵还是老兵感冒了跑一个五公里越野下来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如果没好就接着再跑一个。

于是春元又从宿舍里出来了,他跟我们一样的出操,五公里越野他没跑到前头,因为跑了没多久他就晕倒了,当我们把他抬到卫生队的时候,卫生员给他测体温,都快四十度了。

这就是春元我的一个老乡一个兄弟,一个朴实的汉子,即使是发烧到四十度,还是坚持执行命令,连长让他出操,他甚至连一句话都。

那时候他已经快复呗了呀,第二年的老兵了别说是发烧到四十度,就是身体不舒服不出操也正常呀!

回去以后我们就跟连长急了,怎么说我们都是同年兵。我们要争取我们的利益。

后来连座亲自去卫生队看了春元,也给春元道了歉。春元什么都没说。

回来后连长也给我们道了歉,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原谅连长的这次错误。

第二天早上出操的时候,我们所有的老兵都没有出操,只有新兵出操,连长什么都没说,对要复员的老兵来说,连长算什么?就算是军区司令来了也照样不尿你。。我们是老兵。

在我当兵的第三年底我回去的时候我再次见到了春元,他在威海的一个公司给人家当保安。在社会上混了一年春元有了变化。

我问他混的怎么样,他说就那德性,没事整天跟人打架三天一小大,五天一大打。

他说在这里如果有人欺负我就告诉他,他找人帮我打。

后来我们又一起找了一个战友,一起吃了饭还喝了酒聊起了许多部队的事。

聊着聊着春元就哭了。他什么都不说就是呜呜的哭。。

是呀拼了两年的命结果是个一无所有,他应该哭的。也只有在我们面前他才会哭吧。

吃完饭以后,我们到那个战友的女朋友开的一个小店里去坐了一会儿,这时来了一个人我记不清,当时是什么事了,反正那个战友跟那个人说了好些话,那人就是不依不饶,当那个战友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春元过去了什么话都没话,直接就是一个大脚把那人给踹出去了。

那人还想说话,春元上去就又是一脚,还不停的骂他!

我明白春元变在那里了,他由一个合格的士兵,变成了一个合格的流氓。

但这是谁的错呢?原本是一个合格的士兵,在战场上可能无畏杀敌,现在却变成一个以打架为生的街头混混,即使战争开始,他还会回到部队吗?!

他怀念我们以前的日子,怀念我们的战友,怀念我们一起流血流汗的生活,但他绝对有不再回去的理由。因为是部队不要他了。他能做的或者说他要做的只是保家,没有卫国了。

去年给他打电话,他说他准备出国打工,年纪也不小不想再打打杀杀的。我祝福了他。

后来他换了电话就联系不上了。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那天眼春元分开后,我回威海我姑姑的家里住的,第二天早上我帮姑姑去看店,姑姑在威海开了一家小药店,在哈工大分校的旁边。

坐了一会儿姑姑就说要去隔壁那店里聊天去,让我一个人看着店,于是店里就剩我一个人了,大早上的一般没什么生意。。。

我穿身军装坐在店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觉得很久没看到这样的生活了。

后来一个女的引起我的注意,这跟我好色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吸引我是因为他一边走一边哭,还一边喝酒,喝一口往脑袋上倒一口,要知道威海的冬天并不温暖呀。

她走过去一会又走过来,一会儿又走过去,但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她,路上的行人有N多,但他们好像都见怪不不怪了,我很纳闷,后来老姑回来,我问老姑,老姑说正常,那是失恋的女学生,经常有这种事发生。

失恋有那么痛苦吗?痛苦就只有这一种疯子式的表达方式吗?神经!

就在我还在莫名其妙的时候,一个人影以飞快的速度窜进了店里,要不是在白天,我绝对有理由相信他是小偷!

我急忙跟进店里!

这时我才看清进来的是一个女人。

不过她的打份让我觉得很奇怪,大清早穿一双拖鞋,一件睡衣,胸前居然还有两颗小豆豆,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看的,主要是太显眼了。

头发还乱蓬蓬的,一看就是刚起床!真不知道这还没醒的姐姐大清早到药店买什么。。。

“请问你买什么药?!”我问她

“帅哥!”她这样叫我,虽然我不帅

“叫班长!”我对她说,别以为我肩膀上的一级士官军衔是假的

“叫什么?!”她反问了一句。

我突然想起这不是在部队。。。

“没事你要什么呀。。”

她不说话径直朝小柜台走过去。我心说要坏,小柜台那里放的都是什么避孕药具之类的东西。

我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红了,主要是当时我的脸皮太薄了,要是现在估计脸红的应该是她。

“帅哥哪种套用着比较舒服呀!”操她问的也太直接了吧。

我摇摇头

“是不知道还是没用过呀!你不会还是处男吧!”她边说边乐。

我的脸更红了。。

“你等会儿我给你叫人去!”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急忙路到隔壁把老姑给叫了回来。

她好像跟老姑很熟

“大姐什么时候找一帅哥帮忙呀!”她笑着问老姑

“这是我侄子当兵的探家过来看的顺便帮我看店!你要什么呀!”

“来十盒最便宜的那套儿!”她对老姑说,虽说是当着我的面,但我一点儿也看不出她不好意思来。

“前几天不刚拿了十盒吗?这么快用完了?!”

“最近生意好!”

老姑给她装好十盒套套。

她付了钱,就走了。。。

我摸了摸额头居然有点见汗了。

我问老姑她是干吗的,

老姑告诉我,她们是租这附近的房子的小姐。。。。

原来是小姐,有情可愿。

写了半天给写跑题了。。

接着说我在那里站着看那些我熟悉的兄弟们来回不停的跑着,全然不觉我战友从里面出来了。

“看什么呢?!你还想跑呀,跑了五年你还没跑够呀!”战友站在我一边对我说

“再说你现在就是跑也跑不过他们了,看看你这腐败的肚子吧!”战友边说边拍了一下我的肚子。别说我还真有点肚子了。

“那不一定呀,虽说我现在有点胖了,但我还是能跑的呀!”我有点不服气。

“那你就试试呗!”战友乐呵呵的看着我。

“跑就跑还怕了你不成!”我紧紧鞋带,幸好我今天穿的是运动鞋。

这时正好跑来一个扛着连旗的兄弟。

“快,你就跟着他跑吧!”

我才不呢,你拿我当傻子呢,敢扛着连旗跑的,肯定是连里跑的最快的。要以前我还真敢跟人跑,现在呢?还是算了吧。

一会儿后面又来了一个兄弟我就跑着这个兄弟开始跑。边跑这个兄弟很纳闷的看着我。

他心里肯定在想这是哪儿来的一傻子呀。

跑了一会儿,后来跟上来可能是一个班长级的家伙,对着那兄弟就喊上了,“快点,如果人连一个地方老百姓都跑不过,就别当兵了!”

这名话很有用,那兄弟开始加速了。。

我努力的跟着,慢慢的开始有些喘气急促了。。新兵时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几天家里装修,暂时不更新了,最不住大家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