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聂帅损兵折将十万之真相

枭龙FC-1 收藏 3 2780
导读:曾经有人写了个“聂荣臻一生最引以为耻的一仗损兵折将近十万”一文,说46年晋察冀部队在大同,集宁一战损兵折将十万,决心搞清楚此事。 想搞清楚这事起因是俺很久以前就对这事很迷惑。 俺老爸38年参加八路军后一直在聂帅麾下做电台工作,凡司令部与上下级之间的来往电文无不经过电台,所以,对很多发生在那个时期的事,电台工作人员都知道的比较清楚。但干电台首先是要遵守保密守则。所以,尽管俺多年来一有机会就缠着老爸要他讲当兵时的事,往往是得不到多少收获。 也有例外。比如在文革初期,老爸受到冲击时给俺讲的“血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曾经有人写了个“聂荣臻一生最引以为耻的一仗损兵折将近十万”一文,说46年晋察冀部队在大同,集宁一战损兵折将十万,决心搞清楚此事。


想搞清楚这事起因是俺很久以前就对这事很迷惑。


俺老爸38年参加八路军后一直在聂帅麾下做电台工作,凡司令部与上下级之间的来往电文无不经过电台,所以,对很多发生在那个时期的事,电台工作人员都知道的比较清楚。但干电台首先是要遵守保密守则。所以,尽管俺多年来一有机会就缠着老爸要他讲当兵时的事,往往是得不到多少收获。


也有例外。比如在文革初期,老爸受到冲击时给俺讲的“血战磨河滩”战斗,老战友找他喝酒他讲的:“给人家娶媳妇”。老战友去世他心情不好时讲的:“你要那样?”


虽然老爸口风紧但还是会从他口中听到一些当年的事,有件事俺一直有疑问:一提晋察冀部队撤出张家口,老爸就转移话题或闭口不谈。如果说是为了保密,到90年代很多挖共产党历史侧面的文章出现,凡涉及到聂帅,晋察冀的“真相”文章,老爸都以当年的亲历说明不是那么回事。唯对撤出张家口的事不说。


去年,俺看到有关此事的资料才明白:是因为战斗失利我军才撤出张家口。


明白了,谁都不愿意提自己走“麦城”的事,尤其是老爸长期在聂帅麾下工作,他不愿意说自己尊敬的司令员,自己战斗过的部队的败笔。


俺想对已离开俺的老爸说:天下没有没打过败仗的军队,聂帅的部队打傅作义还是胜多败少!一次失利仍无损于晋察冀部队的英雄形象。


作为后人,不论那些为共和国诞生英勇善战的解放军将士打过什么仗,俺从心里向他们致敬!


对于历史,俺以为官方资料固然可用,但官方资料避免不了有夸己贬敌之嫌,如果想还原历史真相,应该寻找当事人尤其是听于事件无利害关系的当事人亲口讲述。


说远了,对于聂帅指挥的大同,集宁之战损兵折将十万人俺不敢苟同,如果有如此大的伤亡,官方资料是掩盖不住的,更何况现在是最开发最宽松的环境。


在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历史上,成万人的损失都会引发领导人的负责任,比如损失惨重的“湘江战役”引发了中央领导层的更换。“西路军“的失败引发了对张国焘的清算。即使聂帅是老”井岗“老”红一“也不会一点事没有。


找老爸还健在的战友,恐怕也难得真相。还好,俺认识的一位老八路知道这事,前日,俺拜访了这位老人。


老人年近八十,抗战时参加八路军,在晋冀鲁豫刘邓的司令部工作,他的讲述可信度高,一,他是晋冀鲁豫部队的,对晋察冀的事不会有夸大之词。二,在司令部工作,知道的比较全面,不似在一些基层单位的人对全面的情况知之甚少。三,老人近年来经常被人请去讲当年的事,知道现在很多当年不能提的事可以说了。


俺将“聂荣臻一生最引以为耻的一仗损兵折将近十万“一文讲给一位晋冀鲁豫司令部工作的老八路听,老人听后想了一下说:

不错,是有那么一仗,46年的时候中央决定拿下大同,当时主打的是晋察冀聂老总的部队和晋绥贺老总部队,后来归我们晋冀鲁豫建制的杨苏纵队就参加了这次战斗。杨苏纵队就是司令员杨得志,政委苏振华的纵队,那个时候他们还归晋察冀部队,那个纵队有12个团,杨得志的部队,能打!

那次老总们计划的是先打大同,后来傅作义调了兵把我们占的集宁给围了,老总马上调了部队反包围敌人,杨苏纵队的一部分还冲进集宁城区支援守城部队。老总的作战意图和指挥是没错的,坚决的,可下面的部队打的不坚决,人家有飞机,大炮,坐着汽车跑,咱们要是不坚决打那怎么行,结果打到后来没有实现老总的意图,部队全退下来了。傅作义乘胜占了晋察冀司令部的张家口。

说我们的部队死伤四万也没那么多,当时报告上说二万多,应该说三万是有了,因为是两个军区的部队上去打,最后的统计结果不太准确也是正常的。

要说损失了十万也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当时毛主席去了重庆,中央是刘少奇主事,他派彭真在北方局传达中央的精神:开展和平民主新阶段。具体到部队就是复员一批人。文革的时候批刘少奇这段事就是说部队受到了损失。

参加那次战斗的杨苏纵队上去的时候是12个团,打完了再复员完了就只有6个团了。好多干部战士不愿意复员,转身跑到其他部队又扛上枪了,闹得纵队头头很恼火。是毛主席批准了,杨苏纵队归了我们晋冀鲁豫建制。

老人是随口道来,全凭记忆,有很多事还是要找资料证实,俺在网上查了一下资料,基本上老人说的都是正确的,不过官方资料说那次战斗主要是前敌总指挥张宗逊指挥失误,以至于罗瑞卿评说这次战斗:“是一次败仗。“

看来从史学家的角度这次战斗是指挥失误,而从下级指战员的角度认为是“打的不坚决。“换句话说就是打得不好。谁是谁非俺不敢断言。

从资料上看,刘少奇在那段时间是认为重庆谈判了,下一步会有一个“和平建设“的阶段。由于这种指导思想导致部队复员.这在资料上没有记载。

综合亲历过那个时代的老人的口述和资料,证实了说聂帅损兵折将10万不准确。

应该说:“大同,集宁一战之后我军减员数万。”

综合各方面的记录看,这次战斗应该说是指挥失误占主要原因.做为前敌总指挥的张宗逊将军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学者们把责任归于毛泽东或聂帅有一定的道理,因为这样一次动用两个军区部队的大战,首先选将很重要,其次,在战斗开始,进行中和收尾时统帅都需要关注,前线指挥员的指挥应致于统帅的目光之下.失利了,统帅要负责任.

从身在司令部的干部角度讲:下面打的不坚决.俺也不赞同.下级打的坚不坚决除上面说的选将时就决定了一半之外,督促下级也是统帅的责任.

再说部队减员,除了战斗失利外,党的领导人的政治决定占很大因素,那时候从党的负责人刘少奇或者说包括毛泽东都对形势判断不足,加上晋察冀领导对中央的指示执行中的”坚决”导致部队大量复员.

但”聂荣臻一生最引以为耻的一仗损兵折将近十万”一文的作者与很多学者一样,不全面地搜集资料,不历史地看问题,夸大其词,引人眼球地写文章,正可谓”秀才杀人不用刀.”

对聂,贺两帅的指挥能力,俺要说的是,在共产党的军队中诞生了无数能征善战的将帅,但不是每个将帅都是全面的,全能的,那样要求表面看是把他们神化了,实际上把他们非人了.

再说”杨苏”纵队.杨上将的能力不用说,从红军到朝鲜战争,得一个”三羊开泰”的美名不是吹牛得来的.但从晋冀鲁豫建制转晋察冀建制到回晋冀鲁豫建制的过程说明”将将兵,帅将将”的道理.

现在,”历史唯物主义”地看历史不被人看重了,俺还是认为:要按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看历史,仅仅为自己一私念说历史,愧对先人.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