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中国人的性观念

飞得更远 收藏 19 15362

一、因“性”谈起

不仅仅是人类,连及自然界所有的生命体,恐怕都有“性”,都有“性”问题。只是人类自己把它搞复杂了,复杂到“男女授受不亲”、“男女有别”;复杂到谈“性”色变;复杂到可以犯错误乃至犯罪;复杂到你会死得很惨,从送一个臭名羞死你到遭众人投掷乱石身亡;复杂到极至,复杂到世界文明史发展到今天,仍有人潜心发明残酷到灵魂深处的“贞节锁”、“贞节带”,居然还能赢来满堂喝彩。




当然,还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人类需要“性”。在这个大前提下,人类世界很矛盾。有的时代、有的国度、有的时期、有的时间,谈“性”令人毛骨耸然。有的时代、有的国度、有的时期、有的时间,谈“性”眉飞色舞。

“性”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是长在我们身上,让我们快乐,让我们伤感,让我们生情多欲,让我们繁衍的东西吗?是被我们天天用着,又时时骂着;是被我们当命根子,又被我们集体压抑着;是被我们视为尊崇的图腾,又被我们污为阴秽的东西吗?

当然,事情也不完全如此,好像能正确对待“性”的大有人在,比如:人类社会的那些统治者们妻妾成群,王公贵族三宫六院,虔诚信徒三妻四妾。他们自己对于“性”的看法和态度从来不含糊,不矛盾,确实做到了生育娱乐两不误。

但世间,最受压抑的普通人群对“性”永远、永恒的态度让人糊涂,民间的诸多观念居然让你憋闷得喘不过气来。我想,除了李银河先生谈到的统治权以外,还有是百姓因自认陋而制造的枷锁。什么贞洁牌,道道门槛,太多太多的说辞,恐怕都与百姓自己有关。被唾液淹死也是众人自己唾的。远的不说,联想到前不久,东北的那个老爷们儿,居然好意思公开弄什么贞节带的发明专利去广州开什么新闻发布会;联想到前不久,南方的那个老爷们把自己年轻美貌老婆的阴唇上把铁锁,禁止别人到此一游。百姓对这事确实太认真了,确实搞得太复杂了。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问自己,我们是什么玩意?是人?可是这样干不是人!我们是动物?也不是,动物没有那个智商,也不会干出这么缺德,这么阴、损、坏的事情。

原来如此,丑陋的毛病不只是我们中国人,整个人类都曾经或者正在这样丑陋着.好像全人类都是一帮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丑陋东西。

不是吗?仔细品味我们的生活,可以说,人间万物都跟“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文字、语言、工具、物品乃至人类赖以生存的一切都离不开“性”的启示和联想。最简单的例子说明,男女生殖器凸凹的造型和交媾原理就是人类社会所有发明创造的基础、源泉和动力。

既然如此,我们应该把“性”的美和伟大颂扬到极至。像人类颂扬太阳、月亮和宇宙一样,像崇拜阳光、空气和水一样。

可是,人类做不到。

笔者曾经在电视台的一个有关自然的专题片里,看到这样一个镜头:丛林的山石上,一只母猴全神贯注地为怀抱中的小猴抓虱子。不意中,有一只凶悍的大公猴从很远的丛林中窜出,向母猴望了一眼。突然,大公猴悠上一棵大树叉,连荡几个树忮,一路狂奔,直跑到母猴所在的山石后面。说时迟那时快,大猴猛扑到母猴身后,不由分说,即行兽欲。且匆匆行事,匆匆离去。而当母猴感到自己已被“强奸”时,大公猴早已三窜二窜,消失在丛林深处。


笔者木然。

一次聚会,笔者谈及此事,众人哗然。也因此引出一好友的另个趣谈:据说,在动物界,老虎的交配场面非常壮观,亦非常惨烈。因为性器的原因,公老虎与母老虎之间的“性”生活是你死我活的,一旦失足便成千古恨。




到了发情期,公虎与母虎从调耍到动情,都是虎视眈眈的,及至非要行事不可时,公虎一定要把母虎逼到悬崖绝壁或者绝地。而且,公虎完成公务,一定要突然撒腿就跑,一旦恋情或者动作迟缓,都会被反扑上来的母虎伤害甚至咬死。所以,人间有人把性情厉害、蛮不讲理的女人喻为“母老虎”。

听罢戏言,笔者亦木然。

这样看来,人与动物还是有点区别。动物们是很简单的。它们只是在稀里糊涂地体现着天性,天性就是稀里糊涂鬼使神差地交配,至于是不是要履行繁衍后代、生儿育女的义务,至于公的那家伙是不是归自己,母的那玩意儿是不是只供专人享乐,鬼才知道。

文学界,很早就有人发出过“人是什么东西”的疑问,看来跟现在我们提出的“我们是什么玩意儿”的思想的初衷是一致的。人与动物究竟有什么区别?兽性与人性谁更恶?人类常常诅咒的所谓的“兽欲”,是否很正常,只不过是凭空杜撰而已。自然界里,好像只有人类把“性”与“情”栓在一起,一会儿会对男欢女爱的悲欢离合哭天抹泪,一会儿又板起面孔地把男女之间“性”事描述成“淫秽”、“龌龊”、“万恶之首”。

想问,在历史和现实中,在“性”的领域里,这样美好的东西为什么跟罪恶联姻?为什么与“丑恶”相同?为什么愚弄了那么多的普通人?而指导人们矛盾行为的玩意儿究竟是何物?从何而来?源于何理?理从何来?

思来想去。终于,笔者想到了“思想”和“语言”,这两个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东西。

由于思想和语言,人类涌现出了无数大师级的伟大人物和巨星。因为有了孔孟、老庄、黑格尔康德柏拉图、叔本华、弗洛伊德、罗素,又因为有了瓦特、牛顿爱迪生、爱因斯坦、居里、蔡伦、祖冲之、张衡,人类在短短几个世纪改变了世界。英雄们创造人类光辉灿烂的精神文明,也创造了人类奢华富有的物质文明。

由于思想和语言,人类把兽类远远地抛在了后面,甚至抛到了随意宰割的地步。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在书写着悲剧。除了人类枯竭着资源,败坏着家园,人类还在精神领域为自己不断制造着枷锁,尤其是在道德范畴,枷锁连连。人类人为地困惑着自己。我以为,在现代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人类,首先是中国人应该反省一下过去特别是在道德范畴里的种种谬误。

最近,笔者曾听一位年轻人谈到时尚时说,现在青年的时尚美的特点就是颠覆时尚。

“颠覆”,一个多么贴切的词语。既然时尚颠覆以后就会更美,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在“性”的领域里试一把,把“性”观念彻底地颠覆一下,还“性”的原来面目?为何要颠覆?还是因我们的故事而起。


二、该颠覆的故事

1、有关"性悟"

在混沌中的“性悟”。每个人,不管男人、女人都有人生第一次的“性悟”。这是上苍通过我们身体的一次剧烈变化而实现。表现的形式即是:男人的初次“遗精”;女人的初次“月经”。我们成熟了。许多人都有类似的故事,惟独中国人的故事耐人寻味。记得有一位朋友讲过这样一个真实的事情。在那个年代里,有一个品学兼优的男孩儿,中学两年时,突然喝敌敌畏自杀。临终时,留下一份遗书。遗书内容非常简单,意思是:他发现自己得了一种难以向父母、亲人和朋友启齿的怪病,病得很重,只能自杀才逃脱痛苦。所有的人都为他惋惜,因为他是一个很懂事很乖巧很聪明的孩子。对于他的死,人们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家人在整理他的抽屉时,发现了他的日记。事情终于真相大白。原来,在他14岁生日的那天夜里,他做了一场噩梦。醒来之后,大汗淋漓。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小鸡鸡流出许多像脓一样的东西,那夜,他吓哭了。而且,此事愈演愈烈,三天两头在梦里发生。为此,他不敢入睡,不敢吃饭,整日神不守舍,鬼鬼祟祟像做贼一样。特别怕别人说有病的话,特别怕听别人讲流氓的事。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好像大家都在盯着他,十分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老师也天天找他谈话,追问根由。他觉得自己得了不能向医生和家人诉说的绝症,于是,选择了自杀逃避的路。

听了故事,我也想起了自己,想起自己与那男孩儿相同的经历。我们的过程惊人的相似,只是我醒悟的早一点罢了。否则后果也不见得比他好多少。

中学时,我大约十四岁左右。夏天的一个夜里,我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梦见自己走在大街上,突然内急,想找个厕所方便。可是跑啊,跑啊,跑遍了街道也没找到男厕所。就在憋得难受的紧要关头,终于在家门口发现了自己熟悉的男厕所。我不顾一切地冲进去。可一进门,只见我的眼前,全部是一丝不挂的女人。她们的肉体是那么的洁白,那么的细嫩,而且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美妙。当时,我被吓呆了。好像来不及解开裤链,就吓得尿了裤子。啊!这一泡尿撒得从未有过的痛快。

可是,我被女人们的笑声惊醒。原来是梦!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大汗淋漓。内裤里粘粘的、凉凉的。用手一摸,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一手白色发亮的液体,把手指放到鼻子上一闻,竟是一股淡淡且惺惺的怪味道,是脓?!顿时,我身上又冒出一些冷汗,心脏跳动加快。甚至不敢脱掉又湿又凉又粘又有味的内裤,我睁着眼睛看着房顶,再不敢入睡。到底得了什么病?潜意识里,居然想到,这东西跟流氓有什么关系?

那时,意识里,除了母亲没有亲人。但也不敢问母亲,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也不知这病会不会很快消失。

那一晚,惶惶不可终夜。那日以后,更是惶惶不可终日,而且特别怕夜晚的来临,特别怕上床睡觉,但,好像事情越来越糟糕。心里越怕就越麻烦,那些日子,几乎夜夜都出现类似第一天的情景,每次都搞得通宵不能入睡。

学校内外,我表现反常,整日心事重重。甚至听到别人骂街我都感到浑身不舒服。我的学习成绩在不由自主地走下坡路,尤其是数学,记得那会儿正在学习代数和几何。由于在课堂上我一直心不在焉,所以,数学老师讲的所有原理和定义甭说学好记牢,根本就听不进去。于是,我与同班优秀生的距离拉大,每次学习新的课程,我都觉得很陌生。尽管虚荣心和上进心,让我极力地拉回学习注意力,但最终敌不过上帝的捉弄,我不情愿地失败了。现在,回想起今生我对数学的畏惧、无知和没兴趣,无不出于这件事情。

终于,有一天,我们几个小伙伴走在河边闲聊。一个比我们成熟许多的同学给我们上课。他说,一个人要想做到满腹经纶,出口成章,就必须多读书多学习。你积累的东西越多,知识就越丰富。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只要坚持,持之以恒。到那时,行为举止和言谈话语中就会自然而然地体现出你的渊博和智慧,懂吗?他卖关子地拉长声音说:“古人管这叫,精满自流。就是说,男人长大就得遗精,这东西由不得自己……”


哦!我如梦初醒。我在懵懂中被这几句话击醒,“精满自流”,应该说是大彻大悟。我的恐惧顿时烟消云散,心中的灯被重新点亮。

我是男人。上帝通过这样独特的一种方式,一个手段告诉一个男孩儿:你成熟了,从这时起,你已经从一个孩子变成了一个大男人。




那时,我不知道,别的国度的男孩儿是如何对待这一天到来的,他们是以坦然而平静的心情接受和对待?还是像我们一样在极度恐慌中煎熬?现在我才知道,任何一个文明开放的国家都没有像我们这样愚昧愚蠢,都不会造成在这个最简单的生活问题上的悲剧。看到早在20世纪中期,西方就把“性教育”搬上学校课堂;看到20世纪70年代,海蒂·雪儿的性学报告中,对女人的调查居然可以把有关男人女人的所有性问题都拿出来讨论,而且,所有男女对自己性器官的描述和自己的那些性行为(包括性自慰、性交、口交、性高潮、性爱抚、同性恋等等)细节的叙述居然毫无遮掩,畅所欲言。我为之震惊。中国是何时变得那样的愚蠢黑暗,是在封建时代?好像也不是。历史有证,因为在中国明清封建王朝以前,“性”并没有那样封闭、复杂。

可是,我们这几代却经历着严重的社会“性虐待”和自我“性虐待”。我们在恐慌和不安中承受着“性萌动”的磨难。没有人告诉,没有人指导,没有人释疑,更没有人公开地在任何一个场所讲给你听。这是一个世间最不人道的事情,原本属于自己的身体和属于自己的快乐,却被披上肮脏、罪恶、无耻、下流的黑色丧纱,不得越雷池一步。想起那个与我同龄中学生的自杀,我们没有理由不颠覆那些不道德的性愚昧,没有理由不颠覆这些不该发生的故事。


2、有关自慰

世界和中国的性学专家都曾经做过无数次的调查,大约百分之八十左右的人都有过自慰的行为(我们习惯上称为手淫,确实这个词在我们习惯的思维中有贬义)海蒂·雪儿在她的性学报告中称,在她采访的所有女人中,有百分之八十二的女性不仅公开承认自己有自慰行为,而且还津津乐道地描述自慰行为给自己带来的性愉悦和快感。所有人对自慰过程细节的描述之细,坦率之深,不仅可以令当代中国女性瞠目结舌,甚至可以使中国男人们在窃喜中汗颜。

中国人为什么会这样?许多人在“性”的问题上,爱谈国情不同,谈文明区别,谈民族性格差异,但很少听国人承认一个大前提,外国人跟中国人一样都是人。我以为,我们的思维方式和手段很像掩耳盗铃,更像猫盖屎。不说不等于没有。

记得我做工人的时候,大约是20世纪70年代。北京朝阳区酒仙桥地区,当时那是一个曾经由前苏联援建的电子工业区。在一个最平常的一天,工业区里一个最大的电子管工厂发生了一件在当时最惊天动地、最令人“耻笑”、最丢脸的丑事。一位女工,一位未曾结婚且年轻漂亮的姑娘,在职工宿舍自己的床上,用一只用于半导体器材的玻璃制电子管“手淫”。由于电子管的壁很薄,当女孩的快感到来时,因用力过猛过快,致使电子管爆裂破碎,玻璃的电子管粉碎在阴道里。又因流血过多,疼痛和紧张,女孩昏死过去,多亏同室的女友被惨叫惊醒,女孩被送往附近医院抢救。

此事一出,整个工业区哗然。男人们张口闭口说丑闻,女人们窃窃私语说东道西。包括给女孩医治创伤的医务人员都用白眼和刺儿话伤害着女孩。她的操行、人品遭尽非议和侮辱。后来,原本还应在医院继续疗伤养病的女孩,突然神秘地蒸发了。从此,在原单位和整个工业区,再没有人见到过她。

是的,这种事不要说发生在那个沒有人性生存空间的时代,会受到社会與论的围剿,就是发生在相对开放的今天,我想也会招徕假道们的噓声.因为,中国人似乎习惯于“含蓄”,不愿意将心中的隐私张扬,不愿意把“不正经”的事当“正经”事说,更不愿意把自己的这种事满世界说。

海蒂·雪儿的报告中有这样一段有关自慰的谈话:“记得11岁那年,我在泳池内的阶梯边玩耍,无意中弓身碰到阶梯的顶端。突然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发自我的阴部。我压根儿也不晓得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如果我用椅背去摩擦我的下体,那种美妙的感觉就会再次出现。15岁那年,我终于第一次经历了我的性高潮,而且确认自己拥有这种天赋是非常宝贵的。到了最近,我才想到利用排水孔自慰。要是我在浴室里,我就会跨坐到排水孔上去,来回摩擦我的阴部,这样以来我可以享受数次美妙的性高潮……”“一开始,我可能受到外界刺激或自己的性幻想的影响,勾起了性冲动,于是便躺下来,把右手伸向两腿的交接处,以右手碗或前臂覆在阴唇和阴蒂上,还一直延伸到膝盖、小腿等处,让大腿的内侧夹紧右手臂。我的左手则用来保持平衡,或玩弄奶头。在自慰的过程中,我会摆动臀部或骨盆来促进性兴奋。通常我还会用手爱抚我的阴部……”

我想,我们与外国人同是一个星球上的居民,同是一样的身体,同是一样的吃饭,同是一样七情六欲,为什么我们中国人的事情就那么复杂,那么神秘,那么不可知?我们是一个个男人、女人,没有人告诉我们男人是什么东西,女人是什么东西,男人和女人交媾到一起,又是个什么东西?什么叫国情?其实,我们的灵魂深处很龌龊,倒是比较贴切。

现在,该是中国人改变自己的时候了,从根本上改变观念,不仅仅是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自古以来,就有“七年之痒”的说法,我们可以这样设想,人体的每个部位、每个部分、每个器官都应是平等公开透明的,不应从形体、形象和位置上有歧视和美丑之分!更不能因位置的隐蔽而产生羞耻之感。刚才谈到自慰的事就是一例。比如,我们可以说,我头皮痒了,可以公开说,公开蒯;手痒、脚痒,尤其是后背瘙痒时,请人帮着用手指甲用力挠挠,那一顿抓蒯,出火解渴,犹如解自己于倒悬、大夏天的吃了一块凉西瓜。我痒,我就蒯!只因为这些身体的部位都见得了人。一旦是自己“心痒”,或是自己身体隐蔽部位发痒时,就会脸红,就会自责,就会感到可耻、卑鄙、下流。这时,那种“痒”便要自己心里承受。即使有解痒的念头也不敢轻易下手,即使咬牙下手了,也要经受道德和良心的谴责。中国人因此而患有性心理疾病的也不在少数。更有甚者,有人在道德和舆论的重压下,只好选择了自杀,选择了逃避生活。

性心理疾病,在中国好像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观念是一回事,人生观是一回事。我看过一些有关婚姻家庭和性生活的报道,其中更多的文章让人读后,总感到很别扭。一旦谈到“性”事时,集体的表现是隐晦或者欲说又止,含混不清。我听说有中国人敢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但我还从未听说某个中国男人或女人坦言自己的自慰经历,更没有听说过有谁像西方男女那样坦言自己如此惊心动魄的自慰细节。

中国人比别人多了什么?少了什么?

我以为,多的是枷锁,少的是坦诚和勇气。也许有一天,中国人会变得轻松愉快、直率、幸福起来,也许有一天,中国人在“性”痒时,会像前面所喊的那样喊一声:我痒,我就蒯!


3、有关同居、试婚

我以为,同居是人的权利和自由。道理很简单,简单得就像我们日常生活中依自己意愿选购衣服和食品一样。

同居是目前婚姻家庭状况下的一种叛逆和选择。当然,这其中仍有一条不变的规则:不管你如何朝三暮四、喜新厌旧,在那些衣物和食物中,总有一款适合你,甚至终身喜爱,舍不得轻易丢弃,或者在有食欲时,马上会想到它。

“性”亦如此。

伟人们把家庭视为社会和国家的最小细胞,认为家庭是社会稳定的最基本的因子。笔者则认为,在目前的婚姻家庭制度下,风行的试婚和同居,则是对社会和国家稳定的贡献,在人们仍然适应家庭生活的社会状态下,同居和试婚是一种合理的过渡。它不仅是对传统家庭婚姻观念的挑战,同时,也是未来婚姻家庭走向实质性消亡的前奏。

为什么要同居?其实很简单。同居是一种生活形态和观念。它把传统的从一而终的观念击打得粉碎,它把中国数千年的婚姻生育观念彻底颠覆。中国婚姻的基本概念就是生育。而同居则把“性”事放在两人组合的首位,先选性伙伴,再谈未来事。同居开发了“性”的娱乐功能,并赋予它新的内涵。这首先是很人道的,然后是一种张扬。

传统的婚姻家庭有更多的桎酷,其中没有人性的张扬,没有个性的张扬,只允许男女间的生殖繁衍。年轻男女一旦成婚即板上钉钉,厮守终生,任凭海枯石烂。而他们之间是否幸福,是否和谐,是否在包括“性”生活在内的各个方面相互适应,全然放到次要位置,首要的是是否能生儿育女。这种制度有太多的弊端,重要的是,这时的人已成为了简单的繁殖工具。

传统的婚姻家庭制造的就是生育机器。不要说太远的指媒为亲的年代,就是自由恋爱时代,多少夫妻在现实需重新审视和选择时,竟然会发出“突然不认识”的感叹。

所以,同居把旧的婚姻家庭理念彻底做个颠覆,它主张,男女结合是否合适,首先要看彼此的趣味,要看“性”趣是否一致。道理也很简单,一、双方处在一起生活,全面而彻底地了解对方,可以通透地审视对方,尤其是在性接触后。因为一种性别壁垒的关系被彻底打破后,彼此的一切都暴露无疑,了如指掌。这个时候,双方再回过头来重新估价双方的关系是只保持“性”关系,还是否继续保持并能升华为家庭生活。二、上述一点只是次要的一方面,重要的是,同居的目的性很明确,就是人需要性伙伴,哪怕是暂时的。不管今后如何,主要是满足现实中的性需要,其他可以不考虑。虽然,这种组合方式和生活态度尚不完全、不彻底,但这是后婚姻时代,人们对社会文化的一种挑战,也是对人类自己的一种挑战。它是现代生活状态的必然产物,或许也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这里还有一个在封闭时代的故事,可以帮助我们在新的角度重新认识传统的婚姻家庭制度,也可以进一步了解同居的意义。

我同学的姐姐长得很漂亮,人亦老实。说话很腼腆,一笑面夹上就涌起两个深深的酒窝,很是招人喜欢。经单位的师傅介绍,认识了一个男朋友。男友长得很帅,皮肤很白。很怪的是,男友与姐姐的脾气性格惊人的相似,不仅老实话少语闷,说话就脸红,就连脸上的酒窝都那么一样。刚见面就有人说,他俩有夫妻相,是天造地就的一对儿。所以,两人发展得很快,你来我往,相处得不错。尤其因姐姐家无大男孩,男友便自然地承担起家务。不管是周日休息,还是平时下班,男友来了,一放下自行车就干活。买粮食,拉煤,盖房,做家具,修车,无所不做。丈母娘满心喜欢,一家人为有这样英俊能干的小伙而窃窃自喜。街坊同事们也明里暗里羡慕不已。

时日过得很快,一转眼就是三年。这年春节,姐姐家准备为俩人办婚事。可是,正当一家人欢天喜地忙乎着张罗喜事时,一个谣言,悄然地在人们的耳朵里传开。谣言说,姐姐男友是个废物。他的阴茎短小,小得像个暖瓶塞。而且根本就不能勃起,软软的像个泥鳅,结婚也不能生儿育女。


一时间,正陶醉在幸福和喜悦中的人蒙了。操办的喜事自然停了。丈母娘一气之下血压高住院,姐姐卧床不起,家里人出来进去再也抬不起头。更不知此事该如何是好。折腾来折腾去,终于有明人指点,让姐姐男友去医院做检查,以证实所传真伪。




丈母娘也说,不检查就甭想结婚。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姐姐男友终于公开拒绝了丈母娘的要求,理由很清楚,一、此说纯属造谣中伤,是介绍人一手捏造;二、去检查就没了尊严。男友的拒察和伊拉克的疯子、大独裁者萨达姆的拒察正好相反,一个是相信自己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个是不承认自己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两人的理由都一样,被查就失去了尊严。

于是,一挡子被世人交口称赞的美满因缘就这样被谣言无情地拆散了。

当然,这是二十世纪70年代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怪事、丑事。但它向我们提供了思考:一、如果他们婚前不要说有同居行为,就是有性爱抚,那么有谁还相信谣言?二、婚姻中,普遍而主要的因素是爱还是性?有人不承认婚姻的根基主要是“性”。其实很简单,如果一个人婚姻的对象是一个性残者,比如石女,比如性无能,那么,有谁会“正确对待”

?有谁还会主动的求爱?

当前的中国,显然已变了。同居、试婚、网上情、一段情、一月情、*每天都在发生,人们也在津津乐道地议论别人某某的诽闻。而真正坦然面对,恐怕还要经受强大舆论和传统观念的考验,还要经过自己观念这一关。

但不管你是否愿意和是否接受,也没有什么借以说辞的东西方差异,就像前面谈到的,同居是人的权利和自由,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是对旧传统观念的挑战,是现代社会生活的调味品,更是一种自然形态。


4、有关同性恋

宽容是存在的基础。我们无论对“性”事的各种形式、思潮、观念都应以宽容的心态去看待,然后才可能静观、认识其合理性。譬如,同性恋。同性恋是一种社会现象,而且自古至今从未消失过。我们可以从历史记载中得到考证,同性恋在中国已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无论是在封建社会或是近代中国,不管是在朝廷、官员间,还是在市井、草民中,同性恋都发生和存在着。尽管我们不愿接受或极力排斥、遮掩,但作为一个社会现象,它是现实。

我曾与一个作家朋友谈过,同性恋和娼妓一样,既然能从有皇上时就有,既然它的生存长度比我们这些编辑、记者和作家等行当都早,都长久,说明它的存在就有它的一定道理。过去,我们做了许多违背古训的事情,总以为社会应该是彻底清明干净的。可是,当你把“性”这个人生之根本的东西都放到龌龊的位置,那么,这个社会还能存在下去吗?古人曰: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徒。只有一个充满怪异、充满竞争、充满个性、充满欲望的综合体才称之为社会。而一个千篇一律的社会就像一个只有男人和只有女人的单性社会一样,不但不可想象,而且是荒谬的。

既然如此,我们对那些曾经被认为是“不轨”和“非道德”的东西就应学会宽容,学会引导,学会适应。如果它符合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它就不可阻挡地存在发展。反之,它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消亡。举一个不太贴题的例子:自古至今都有人鼓吹“人定胜天”的思想。即使一次次地被大自然惩罚,仍不断有狂人出来鼓噪。前不久,就有个学者大谈什么“人定胜天”的现实意义。殊不知,我们已经被这极端唯心主义、极端唯意志主义思想搞得很惨,影响着几代人对宇宙对自然对世界的看法,也贻误了几代人的幸福生活。设想,人都是天造的,你如何战胜天呢?我想,那些唯心主义者们大概不知道什么是宇宙,什么是可以吞噬包括地球在内的星球的黑洞,大概不知道把他扔进云海里,连冠状病毒都不如的事实。洪水、干旱、火山、地震、瘟疫,大自然只略施小计,就够人类喝一壶的。要知道,我们只是一群动物,一群会动脑筋的动物。我们不能再自欺欺人地狂妄了,老老实实地适应自然规律,尊重自然法则,才是人类的生存发展之道。所以,像“人定胜天”这样违背自然规律的思想一定会为人们所摈弃,也一定会销声匿迹的。

话题扯得远了些,但它明示了一条真理:失去存在意义的一定会消亡。而存在着的就有它的道理。这个道理对于同性恋同样适用。

社会应当以宽容的态度善待同性恋和那些同志们,因为它毕竟是一种人活着的方式。人有选择生活和生活方式的权利,你不能用一个尺度和一种模式限制地球上的这几十亿有头脑的生灵。更何况人的性别不同,种族不同,思维方式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生活习惯不同,所有这些不同加在一起就是一个“异”字。人们和睦相处,宽容是第一的。

我对同性恋的态度是宽容、理解、尊重。

实话实说,同性恋者给我的印象可并不怎么美好,这源于让我一直谈起色变的故事。那是几年前的一个上午,我去北京晚报社给好友解玺璋送稿。从西裱褙胡同出来,突然内急。经一位老者指点,我疾步跑进东单公园东北角的公厕。腹泻,很难受。当时,我什么也顾不上想,跑进去蹲下就急行公事。就在这时,从厕所外扭扭捏捏地走进一个背着坤包的年轻男子。他中等个,年龄大约30岁上下,皮肤白白嫩嫩的,目光有些呆滞。他走进来并不如厕,而且出人意料地蹲到与我对面的墙角上。更让人难受的是,他居然两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胯下的性器,此时的目光和表情显然丰富、兴奋起来。我被他的举动震惊了!一时间,全身的汗毛竖起,似乎所有的器官都被关闭,因为肚子不疼,腹泻也嘎然停止了。我知道这是吓的。于是,我赶紧收拾自己站起来,好像对他喝问了一声:嗨!你也不拉屎,蹲在这儿看什么呢?那朋友仍什么也不说,眼睛不断地向我放电。我觉得今天是撞上鬼了,真想插上翅膀飞出去。于是,边提裤子边往外走。我窜到厕所门口,一只脚跨出大门,抬头一看,多么蓝的天呀!绿树、山坡、飞鸟,顿时感到舒缓。我刚想长舒一口气,突然,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我猛回头,只见那朋友正在向我微笑呢:朋友,咱们玩玩儿。我的头发都乍立起来,下意识地挣脱他的手,壮着胆子,大声地冲他喊道:玩个屁!拉稀都不让我痛快,走开!我跑了出来,但心脏却一直在剧烈地跳动。惟一可庆幸的是,我的肚子确实不疼了,而且一直就没再闹。跟朋友们谈此番经历,大家会笑得前仰后合。之余,都怪我进错了地方,因为那是同志们活动的地方。

尽管有过如此的经历,尽管我和我周围的朋友们对同性恋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尽管还有许多的不理解,尽管社会舆论的压力很大。但,同性恋做为一种生活选择和生活方式,应该得到尊重。性观念的彻底颠覆应当包括对同性恋看法的改变和歧视。


5、有关婚姻家庭及其他

一百多年前,欧洲的理论大师曾对社会家庭婚姻等问题做过极其科学、全面的阐述和预言。他们认为,私有制将消亡,国家将消亡,作为社会最小细胞的家庭也将走向消亡。

我们切不谈此番预言的政治意义,且就这些问题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进行探讨。一百多年的演变,尤其是*关系的深刻变化,已经印证了家庭婚姻的种种危机和消亡的必然取向。应该说,人并不需要婚姻家庭。这是不争的真理。婚姻家庭之所以合理地存在与完善,主要是社会的需要和培育。作为传统社会稳定的基石,婚姻家庭二者不可或缺,没有婚姻家庭的稳定就没有社会的稳定。然而,从另一方面理解认知,人并不需要婚姻与家庭,只是因社会的需要人才需要。道理很简单,没有婚姻家庭,人类照样生存、繁衍。因为有“性”。只不过生存的形态会改变而已。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和发展,人类的繁衍方式将彻底改变,优生优育成为第一要素。那时*生活的繁衍需要将被社会的需要而取代。设想,当“性”或许只剩下娱乐功能时,婚姻家庭将自行蜕化。相信,那时会有一种*关系的新模式,替代现有的婚姻家庭的旧模式。也许我们的话题又扯得远了一些,但我们是想通过社会学的角度来印证今天*关系演变的合理性以及必然取向。

由此说来,过去、现在人们所谈的所谓“乱搞*关系”、“淫乱”等等名词都将从未来人们日常生活中消失,“性爱”也将成为一切美好、幸福、高尚的同义词。或许这将是一个非常痛苦而艰难的过程,但趋向是必然的。至少在不远的未来:一、性教育会堂而皇之地成为中国学生的主课之一;二、性文化会成为中国人文化修养的一个重要方面;三、性伴侣制将成为冲击婚姻家庭制度的主流趋势;四、同性恋也会公然浮出水面;五、性,不再像臭豆腐那样,灰头土脸的难看,它将公开成为人们生活追求的幸福果。

至此,我们谈及了许多有趣的现象和故事,这些都因“性”而起。但我们仍很胆怯。看看上个世纪海蒂·雪儿报告中有关男人女人谈自己、谈性体验的坦诚,或多或少会看到我们文章表述的虚伪和无奈。听到那些男女侃侃而谈地涉及自己,涉及性伙伴,涉及那个给每个人心灵震颤和美感的体验细节,我们这些活生生的中国人除了兴奋、联想、回味、无奈外,我们能否大胆地喊出来:我们要,我们同样有!

当然,普通中国人被封闭的时间太长,被传统教育的时间太长,影响过深。不要说在广大的农村,就是在城市中,ML,女人不懂快感,没经历过高潮的人不在少数;男人在压抑中例行公事的不在少数。我的一个朋友,家在边远农村。他曾见过父母非自愿无兴趣的ML。用他的话说,那是两块铁板,不,只能视为两块海绵在机械动作。因为整个不足五分钟的过程连一点声息都没有。长大后,他曾大胆问过母亲。妈妈说,那是她一生中,最没兴趣、最痛苦、最无奈的罪。



三、“性”大众的胜利果

应该说,今天“性”的开放,即使不那么情愿和自然,但这毕竟是文明的胜利,也是大众的胜利果。有学者认为,由于社会经济发展、物质水平提高,“性”的生殖功能将衰退,娱乐功能将增强,这是一个规律。




其实,我以为,除了上述的因素外,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是文明发展的结果,是颠覆旧观念的结果,是大众抗争的结果。因为仅仅是第一个因素是不完全的,因为在世界的一些最富裕的国家,“性”仍然被强烈地压制着。因为在历史上的某些国家的某些不发达时期,“性”的娱乐功能仍很活跃。因为在一开始起,上帝创造人时,“性”给亚当夏娃的只是愉悦和享受。他俩只是贪图欢愉,才铸成大“乐”。无法考证的是,到底是何由,何年何月何日,何人高论高招,让人类苦受煎熬。

文明的胜利就是大众的胜利。

丑陋的,一定会灭亡,人类有能力有权利那自己丑陋的不文明的东西毁灭。

而颠覆将使无意中被弄得复杂的“性”变得简单起来,变得明快起来,变得幸福起来,变得美妙起来。

我期待,那美好的“性”福生活尽早地降临到中国人头上。

2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韩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