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第一变性女”找工作四处碰壁 沦为三陪女(图)

天外七星 收藏 0 1000
导读:核心提示:被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的黄宁倩日前向记者求助,她告诉记者,变性后的生活让她陷入了一个怪圈中,父母早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亲戚朋友对她避而远之,找工作处处碰壁,为了生活下去,她不得已去杭州做“三陪女”。 7月3日报道 被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的黄宁倩日前向记者求助,她告诉记者,变性后的生活让她陷入了一个怪圈中,父母早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亲戚朋友对她避而远之,找工作处处碰壁,为了生活下去,她不得已去杭州做“三陪女”,可由于特殊的身份,她受到难以启齿的侮辱。 为了清除那段痛苦记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被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的黄宁倩日前向记者求助,她告诉记者,变性后的生活让她陷入了一个怪圈中,父母早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亲戚朋友对她避而远之,找工作处处碰壁,为了生活下去,她不得已去杭州做“三陪女”。


7月3日报道 被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的黄宁倩日前向记者求助,她告诉记者,变性后的生活让她陷入了一个怪圈中,父母早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亲戚朋友对她避而远之,找工作处处碰壁,为了生活下去,她不得已去杭州做“三陪女”,可由于特殊的身份,她受到难以启齿的侮辱。


为了清除那段痛苦记忆,黄宁倩辗转来到了苏州,几个月下来,她仍旧没有找到任何工作,生活非常窘迫。她告诉记者,作为变性人,她渴望得到社会的宽容和接纳,同时她也想得到社会上专业整形美容机构的救助。


黄宁倩说:“我希望把我的身体做得更完美一些。可以像一个正常女人一样去工作生活,恋爱结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的黄宁倩


变性后有家难回


2004年初,黄宁倩在南京鼓楼医院接受了胸部和下体两个变性手术,当时众多媒体对她进行争相报道,黄宁倩成了一个名人。在做了变性手术之后,虽然有很多整形医院或者演出机构邀请她,但由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恢复身体,黄宁倩决定回到安徽的老家好好休养身体,因为在她想来,家是她唯一值得信赖的港湾。


回家的消息很快传开了,她已经成为偏僻小镇的新闻人物。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刚回到家,上万人就把她的家围了个水泄不通,她根本踏不进家门;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除了投来好奇的目光外,还纷纷指责她是一个“疯子”,“神经病”。在一片指责声中,黄宁倩好不容易走进了家门,可关上门后,等待她的却是父亲的唾骂,母亲的唉声叹气。她告诉记者,在农村重男轻女思想很盛行,她原来是男儿身,现在变成了女儿身,没有人会接受她,更没有人会同情她。


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在变性手术做完两个月后,她在家乡的公安部门拿到了新的身份证,这次身份证上的性别是“女”,她告诉记者,“我当时就感到时代的进步、社会的文明。”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的家几乎成了全村的“焦点”,不管穿着老旧蓝色褂子的老农,还是抱着孩子穿着拖鞋的农妇经过她家时,总是会在门口站着,或者端着饭碗蹲着,用异样和歧视的眼光瞅着她。


“我的生活变成什么样,似乎没有人关心。爸爸妈妈是无能为力了,妈妈的眼泪已经流干了,爸爸整日无语,以至于去参加乡亲的婚宴时还被赶下桌,乡亲们认为我家伤风败俗,弟弟妹妹早已不认我了”。


黄宁倩经不起世俗眼光的摧残,知道家里是没法再呆下去了。妈妈拿着私下里积攒的三百元偷偷塞给了她,流着眼泪让她离开村子,别再回来了。就这样,她离开了这个本以为可以容纳她的家。


黄宁倩感叹着:“我再也无法拥有正常的亲情了”。


沦落风尘噩梦连连


2004年2月份,告别家乡,黄宁倩再一次来到了南京,当时她作为华东变性第一美女被媒体大肆报道的时候,她以为这是一个能够容纳她的城市。


在南京,她做过美容讲师、销售员、酒店服务员,每一份工作,她都努力去做,可是,当老板得知她是一个变性人后,总是毫不留情地把她开除,不顾她的苦苦哀求。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经过一个朋友的介绍,黄宁倩来到了杭州上城区一家夜总会,成了一名三陪女子。她原以为只是在那里唱唱歌、跳跳舞,没想到却跌入了更可怕的深渊。


夜总会老板知道她的变性人身份后,处处拿着她的身份当作噱头来吸引顾客。“我稍有不从,挨拳头、挨巴掌、*便会成为我的家常便饭。后来我实在是被打怕了,就试图逃跑,跑了几次都被公司的人捉了回去。”黄宁倩痛苦地说。


“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台上唱歌,台下一位喝醉酒的男人拿着两瓶酒放在台上,非要我唱完歌了把这两瓶酒喝掉。否则就要砸场子。我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说‘大哥,我实在不会喝酒,我再唱首歌给你听,好吗?’我心里怕极了,几乎是哀求着这位大哥能放过我。可是他还是逼着我喝掉,否则就不付钱还要砸场子。即使我叫来老板也不能替我说话,只是要我照做。我含着泪喝下了两瓶酒。那一次我醉得晕了过去,在医院整整住了一周。”回忆起这些往事,黄宁倩脸部表情都扭曲了。是的,对她来说,这种回忆是残忍的。


“还有一次,一个喝醉酒的大腹便便的男人跑来,二话不说,伸出十指死死拽住我的头发就往沙发上拖,就要非礼我。我稍微反抗了一下。巴掌雨点般地落在脸上,我被打晕了。醒来后,我在包厢哭到天亮,这一次我想到了死。”


“经过这一次后,我觉得再也不能在这种地方呆下去了,这不是一个女孩子能呆的地方,我现在是一个女人,我就想过一个女人应该有的正常生活”。黄宁倩在心里对自己说。


迎来一段三个月爱情


2006年,她遇到了一段爱情,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黄宁倩说,两人相识是通过网络,恋人小龙(化名)当时还是上海某名牌大学的一名学生,在一次视频聊天后,两人一见钟情。


相恋之后,黄宁倩跟小龙约定:只有真正结婚之后,两个人才能突破男女之间的底线。小龙欣然答应,事后也信守承诺。谈了几个月后,小龙多次向她提出结婚的问题,但黄宁倩都以还要再考验小龙为借口,实际上她是不敢告诉恋人真相——她其实是一个变性人,因为她害怕失去这份感情。


“这次我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无论是什么样的后果,我都得告诉他真相,如果失去了他,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黄宁倩说,她抱着这样的心态,多次试探性提起变性人结婚的事例,来判断小龙的接受程度。如果小龙提出分手,她就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可让黄宁倩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说出她是变性人后,小龙竟然表示能接受她,这让她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可她转念一想:小龙能接受她,可他的父母会不会呢?因为小龙的家人还不知道这一切,也从没见过黄宁倩。


在小龙的心里,生怕自己的父母知道真相后会难以接受:“我想跟你结婚后,再去告诉家人,如果家里知道真相后不同意,那我宁愿跟你一起离开杭州,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生活。”小龙当时这样向她表态。一颗心终于放下了,黄宁倩以为这次找到了自己的真爱。那段日子里,小龙只要学校没有课,都会跑到杭州来看她,杭州的西湖畔留下了两人相爱的影子,日子过得甜蜜自在。


好景不长,黄宁倩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2006年6月份的一天,小龙的家人不知在哪里打听到小龙谈了一位变性女友后,到学校把小龙接回了家,从此再也不让两人见面。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黄宁倩和小龙再也没有联系上。黄宁倩说:“我不怪小龙,小龙给了我几个月的爱情,我已经很知足了”。


渴望正常人的生活


五年时间过去了,变性后的黄宁倩尝尽生活的苦楚,因为变性人的身份,她找不到一份正当的职业来养活自己,只能在颠沛流离中度日如年地生活。黄宁倩几次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但最终她还是一次又一次是站立起来。因为她知道:只能勇敢面对生活,才有活下去的理由。


2009年初以来,从离开杭州到现在,黄宁倩没有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更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但她变性后身体的保养还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几经思索后,没有办法的她再次想到了媒体。她告诉记者,现在她再次选择站在公众的面前,就是希望社会能够宽容地接纳她变性人的身份。同时,她也渴望有专业整形美容机构来帮助她做换肤、双眼皮修复、吸脂、声带变窄、颈部除皱等手术,能让她变得更完美一点,然后找一份正当的工作、有一份爱情,她就知足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