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火车站"六块女":职业美女乞丐 日进数百元

1151881663 收藏 0 1110
导读:  武昌火车站"六块女":职业美女乞丐 日进数百元   [img]http://www.chinanews.com.cn/sh/news/2009/07-04/U136P4T8D1761015F107DT20090704150247.jpg[/img]   [img]http://www.chinanews.com.cn/sh/news/2009/07-04/U136P4T8D1761015F116DT20090704150247.jpg[/img]   ▲这位“吊带衫”美女要到了

武昌火车站"六块女":职业美女乞丐 日进数百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位“吊带衫”美女要到了足够的钱,去快餐厅过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双肩包”和抱孩子的“横条纹”在寻找目标。




准点上下班日进数百元 火车站有群“六块女”


记者暗访揭秘武昌火车站“职业美女乞丐”


火车站有群“六块女”


她们衣着光鲜、年轻貌美,终日徘徊在火车站出站口,楚楚可怜地向过往旅客求助:“先生,我买车票只差6块钱,能帮帮我吗?”她们每天上午6点到10点,准时“上岗”,日收入可达数百元,火车站周围生活的人群都叫她们“六块女”。


网友“yl19840614”发在论坛上的下面这则帖子引起了记者关注:


武昌火车站出站口有一群漂亮女孩,20岁左右,逢人便说买火车票缺6块钱,很多人因为她们漂亮,要得也不多,就给了。


我的亲身经历为证:半年前,我从天津出差回武汉,刚出站,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说买票缺6块钱,我没多想就给她10块,看她接过钱羞涩的笑容,我很安慰。


前两天,我再次出差回汉,在火车站公交站又碰到那个女孩,跟我说着同样的话。我说:“上次我给过你啊。”她立刻跑开。 可能她索要的人太多记不清了,但她的美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不到两分钟,又过来一个女孩,问我要6块钱。我才知道,她们是一伙的。我观察发现,竟有七八个女孩找路人要钱。都半年了,她们还用同样的骗术骗人,看来骗到了不少, 她们一般找的都是背包或带着大件行李的男子。虽然她们骗的金额小,但人多加起来也不少,希望其他网友不要上当。


[记者暗访“六块女”]


7月1日、2日,记者连续暗访,揭开了“六块女”的美丽“画皮”。


7月1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武昌火车站地下出站口,分头寻找帖子中描述的职业乞讨女,寻找近一个小时,没有发现符合特征的女孩。记者询问免费咨询处,一位30多岁的大姐证实了此事:“有一帮女孩每天来要钱,长得可‘灵醒’了。你可不要给啊,她们都是骗子,要了半年多了。”


随后,记者向几位帮长途客车揽活的妇女和搬运工人打听,他们表示,这帮女孩大多来自安徽,是一个专业的讨钱团伙,每天早晨6点前来“开工”,上午10点多钟“收工”,很有规律。


记者决定次日再来暗访。


7月2日早晨6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出站口,不到十分钟发现“目标”:一个穿吊带衫、热裤的女孩。她皮肤白净,又高又瘦,挎单肩蓝色包,略施脂粉。不同于其他接站市民的是,她不看出站人群,不关注到站时间,只寻找人群中的中青年男子,主动上前攀谈。


记者暗暗跟上她。


可能是因为年轻貌美加上很有经验,“吊带衫”讨要过的七八个男子,只有一个没掏腰包,有的还掏了20元给她。“吊带衫”笑眯眯地不停道谢。


8时许,“吊带衫”悠闲地走进大厅旁边的快餐店,点了汉堡和可乐,开始“过早”。吃罢,她撑开遮阳伞出了大厅,往宏基车站方向走去。也许发现有人跟踪,她翻越护栏过马路,走进宏基车站对面一个小区,甩开了记者。


车站旁一保洁大姐告诉记者,那片小区的小旅馆和出租房特别多,因位于车站附近,租金较贵。


这时,本报另一名记者跟上了“吊带衫”的两个同伴。只见半个小时左右,两个女孩共向数十名青年男子索要“路费”,有五六个男子给了钱。记者询问其中一位没给钱的青年男子,他说,该女子索要6块钱,他没零钱就没给。


9时许,记者又发现一名全身白衣、身背双肩包的女孩。她一副学生打扮,10分钟内向四五个青年男子要钱,估计有四五十元;其间,她不时与一位抱着婴儿的女子交谈。随后,两人走到出站口旁边的售票窗口,与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女子接头后,快步离开。


[“六块女”非常戒备]


记者以寻找妹妹为由,靠近一名抱着孩子、穿横条纹T恤的“六块女”搭讪。


她说她是河南人。“你这么小就有孩子了吗?”见她稚气的脸与抱着的孩子极不相称,记者问道。


“我们农村结婚都很早的。”她很警惕,问记者要找的妹妹是哪里人,记者说是安徽的。


她一招手,旁边来了一个穿白色公主袖的白净女孩,化着淡妆。“是你老乡呢,”“横条纹”说。


得知找人的事,“公主袖”很诧异:“我怎么知道呢?我只是个大学生,今天来这坐车的。”再问,她们都不愿理会。


记者走访了一些在出站大厅做业务的生意人,一位帮长途车拉客的妇女告诉记者,这伙人大约10来个,乍一看真的像学生。


“那你怎么知道她们不是学生呢?”


“学生哪有不上学整天晃在这讨钱的啊,每次都说要6块钱车费,我们都叫她们‘六块女’。每天收入比我们都高,多的时候一天好几百呢。我经常见她们在附近餐馆大吃大喝。”


一位帮旅客拖行李的大叔也透露:“六块女”是有组织的,每天都有人固定来收钱。


一位女搬运工则告诉记者,这些乞讨女很猖狂,胃口越来越大。前早,她看见一位“乞讨老手”拦住一个刚下火车的年轻小伙要钱,这次她说买票差50元,小伙马上递给她10元,但她执意说还差50元,小伙没给。“乞讨老手”转身就走,连10元都没要。


[警方集中整治“六块女”]


前日,记者将网上投诉和暗访的情况反映到了武铁公安武昌车站公安段,该段负责人十分重视,昨日6时30分,该段组织了10余名警力,对这种在武昌火车站架空层内以乞讨为名行骗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整治清理,抓获来自河南、甘肃的3名违法人员,其中有二人曾多次被清理和教育。


针对目前站区的治安问题,该段表示将继续加大清理、整治力度,努力净化武昌站区治安环境。


该段负责人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将依据违法人员的情节轻重程度,进行处理。


侯某,22岁,来自河南商丘农村,只读过几年书。家里姐弟多,生活困难,侯某13岁就外出打工了。近十年来,她南下深圳,北上新疆,四处闯荡,由于没有文化,每月收入仅四五百元,工作也不稳定。


上个月,她从新疆回郑州,在火车站看到几个女子以“买票差几元”为由讨钱,效果很好。她暗自算了算,每月至少有千元收入,便萌生了效仿的念头。10天前,她来到武昌火车站开始“乞讨生涯”,晚上住在10元钱一晚的小旅馆,白天到出站口乞讨。情况好时,一个上午可以讨80元,不走运时,一天只讨到40元。


侯某说,她长得不漂亮,又是新人,一直没有安徽的几个美女生意好,还常常受到她们的欺负。侯某告诉记者,那几个美女是小团伙,扎得很紧,对她很排斥。有时她“诉苦”半天,终于说动旅客掏出10元钱,安徽女孩竟快步过来,抢走“果实”,她也不敢说什么。侯某觉得很奇怪:“不知为什么,她们今天没来‘上班’。”


“整日担惊受怕,随时可能被抓,这种日子我也过怕了。”侯某说。


警察抓获的还有一位特殊的讨钱女。张某,孕妇,22岁,来自河南农村。她说,家里穷,她只读完小学。去年结婚后,经村里人介绍,来汉打工,租住在武泰闸每月50元的小房子里。上班后,她才知道所谓“打工”就是在火车站讨钱。


张某想,反正怀孕了也没法工作,讨钱每月至少还有大几百元收入。但毕竟讨钱不是光彩事,每次回老家,她都瞒着父母,说是在汉做家政。


“我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知道孕妇无论犯什么事,警察都不能把我怎么样。”张某说。从此,肚子里的孩子成了她的“保护神”,她敢在大厅里一讨一整天,也敢和“安徽美女”较劲。她已被抓来“教育”很多次了,对这次整顿,张某觉得无所谓。


“我觉得还是要多读点书,等孩子生了我就不干了,找个正经工作,和老公好好供孩子读书。”张某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