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会3日通过《促进北方领土等问题解决特别措施法》修正案,首次将与俄罗斯存在归属之争的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规定为日本「固有领土」。这一修正案出台后俄方立即做出强烈反应,两国解决领土争端硝烟再起,两国缔结和平条约的谈判将再次陷入僵局。

互不相让成「宿疾」

日俄之间的北方四岛争端至今已有60多年历史,是两国最大的悬而未决问题,也是影响两国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

所谓北方四岛,是指位于日本北海道东北的齿舞、色丹、国后、择捉四岛,原为日本领土,二战结束时被苏联占领,现处于俄罗斯控制之下。

日方认为,俄方利用日本战败强占四岛是「非法占领」,只有将四岛归还日本后,日本才能与俄签署和平条约。俄方认为其占领四岛是二战的结果,改变这一结果将意味著否定二战。俄方主张,根据苏联和日本1956年签署的《日苏联合宣言》,俄只能以签署和平条约为条件将齿舞、色丹两岛归还日本。由于双方互不让步,两国至今未能签署作为两国关系基础的和平条约。

近年来,双方意识到发展合作的相互需求日益增加。作为资源小国的日本希望从俄获得稳定的能源供应,减少对局势不稳的中东地区的石油依赖。而俄罗斯也希望为其丰富的油气资源找到新的市场,减少对欧洲市场的依赖。但由于两国尚未缔结和平条约,极大地影响了双方建立互信和扩大合作的可能。因此两国最近都加大了外交努力,希望能在领土问题上取得进展。

去年11月,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利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与日本首相麻生太郎会谈时表示,领土问题的解决不应拖到下一代。此外,俄方还在其它场合表示,解决方案应为双方所接受,双方均应放弃「极端立场」。

今年2月麻生访问萨哈林岛时再次与梅德韦杰夫会谈,双方同意以「新的、独创性的、不拘常规的方法」加快推进北方四岛问题的解决。

平分方案招批评

虽然麻生没有说明其解决领土问题的方案,但日本舆论对此一直猜测不断,认为麻生为解决问题可能准备让步。

日本《每日新闻》4月17日报道,负责对外交涉的日本政府代表、前外务省事务次官谷内正太郎在接受该报专访时提出了「3.5岛」返还方案,即将北方四岛按面积平分,其中齿舞、色丹、国后三岛全岛和面积最大的择捉岛的一部分归日本,择捉岛的大部分归俄罗斯。由于麻生在任外相时就曾提出过平分四岛的设想,此间舆论纷纷推测,「3.5岛」方案实际反映了麻生本人的意向。

这一方案一经发表就遭到了日本舆论的猛烈批评。对此,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村建夫当天重申,政府有关解决北方四岛归属日本的问题后,再缔结和平条约的立场不变。谷内本人也立即站出来澄清。麻生5月20日在国会参议院预算委员会答辩时说,俄一直「非法占据」北方四岛,这「极为遗憾」。

在这样的背景下,由日本国会议员组成的「促进北方领土返还和四岛交流议员联盟」提出了上述修正案。该修正案规定:「国家将为实现我国固有领土北方领土的早日返还而作出最大努力」。这一修正案于6月11日和7月3日分别在国会众参两院一致获得通过。

日本媒体称,通过此修正案的目的是,明确规定北方四岛归属日本的法律地位,强调日本要求归还全部四岛的立场和决心。「促进北方领土返还和四岛交流议员联盟」事务局长宫腰光宽说,出台修正案并非特意选择现在的时机,只是感到俄方似乎认为搁置领土问题也能缔结和平条约,因此有必要写明北方四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

分析人士认为,从时间来看,俄总理普京5月中旬访日时,曾与麻生约定在意大利拉奎拉八国峰会期间举行日俄首脑会谈,而该修正案的出台正好在普京访日后不久,而且赶在八国峰会之前通过。这不能不令人怀疑,出台这一修正案的用意是迫使日本政府在对俄谈判中采取强硬立场。

解决领土之争路漫漫

日本众议院6月11日通过上述修正案后,俄外交部当天就发表声明指出,这一修正案是「不恰当」和「不能接受」的,「返还」领土没有可能。6月24日,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通过一份声明,要求俄政府在日方撤回这一修正案之前不与日方进行谈判。7月3日修正案在日本国会获批后,俄外交部一高官对俄媒体说,日本此举无视俄方要求,非常令人遗憾,并将对两国关系产生不良影响。

日本媒体普遍认为,麻生原本希望通过与梅德韦杰夫的会谈在领土问题上取得明显进展,但现在这种希望已微乎其微。据报道,已有麻生亲信称,对这次日俄首脑会谈最好不要抱太大期望。

目前,日俄两国国内在领土问题上都寄托了强烈的民族感情,双方要作出让步很困难。有学者建议,应以秘密外交的方式首先在两国政府间达成一致,然后再向两国国民公开。然而,在日本政局混乱、首相频繁更迭的情况下,缺乏广泛民意支持的政府难以完成这样的任务。日俄解决领土之争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