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42章

北来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由于绕路,他们上了山,两个彝人什么时候又不见了,直到爬上半山腰,才又发现两人正在前面等待。见面后,几人继续上山。夜色里,在一块巨大的石头旁边,两个彝人生了一堆火,往地上一坐,从皮口袋里取出几个木碗、一把瓢和一大包东西。樱子也从马背上的搭袋中取出酒肉摆在火堆旁,又取出食物去喂马。耀眼的火光中,老彝人为我姥爷和樱子递过来一碗冒尖的炒燕麦面,小彝人从什么地方舀来大瓢冷水,给每人淋水洗手,然后又去舀回来一大瓢。老彝人说先随便吃点,填肚皮。我姥爷端着碗不知怎样吃,只得照着樱子的样子学,先在炒面冒尖处刨出一个窟窿,倒入一些清水用手指轻轻调拌,边吃边调,吃掉大半时又加冷水,把剩下的炒面调揉成团吃掉。最后碗转着圈,用舌头舔光。

老彝人说这是长在最高山的上好燕麦,问我姥爷好不好吃?

我姥爷有生头一回吃炒燕面,根本不知道嘴里是啥滋味,打着饱嗝连声说好吃。

小彝人说,吃炒面长劲,背炒面耗力。

两个彝人也各吃了一碗。接着取出带来的荞麦馍、坨坨肉和酒。喝酒时,只有两个彝人不时说上几句话,樱子一直不说话。要不是因为樱子,我姥爷有酒下肚一定话多。饱餐一顿后,两个彝人把脑袋缩进毡衣里,蜗成一团,随地一倒便睡去。在山顶露宿,我姥爷直为樱子担心,但她照看了一下拴好的马,从马袋里取出一件彝人披毡,在马旁同样倒地而卧。我姥爷一个大老爷们,不能用宽厚的胸膛暖一暖孤单的女人,也看不见一直远远跟在后面的三个兵,只能照着面前三个人的样子和衣睡在石头一旁。高山上的夜晚气温冷过严冬,火堆已没有火苗,只剩红红的一小堆,散发着一种火的感觉。樱子依旧寂静无声,让他颇感神秘寒冷。他想起女大学生乔,想她蹲在土坎上的样子,想着人身上那个最暖和之处。一会,发现樱子起身来到自己身边看了一下,又回去把马牵过来拴在一旁。

“守着马睡不冷。”她小声说。

我姥爷看着她,没说话,伸出手示意她到身边来。樱子没动,马垂着脑袋也不动,不知要站多久才会卧倒,传说一匹好马站着比卧着舒服。过了好一会,樱子才照办了,紧挨着我姥爷躺下,把厚厚的羊毛披风盖在两人身上。都面朝天躺着,我姥爷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要樱子讲讲二弟。樱子讲了讲,三言两语就说完了,不过听上去二弟在西昌人缘不错,混得还行。又叫她讲讲弟媳,樱子的话多了些,刚说到弟媳对人好也能干,是个大美人,我姥爷侧过身轻轻搂住她,悄悄说了一声这样暖和些,别冻着。樱子话一停,身体侧了过去,把背对着我姥爷,不知是表示反对还是别的意思。我姥爷轻声说,她每天都去勒俄地路口守候,委屈她了。说着越搂越紧,恨不能把自己全身的温暖都给了怀里的女人。好像这样还不够,樱子的内衣下摆又从皮带里被扯出来,我姥爷的手伸进去,握住了光溜溜的乳房。

樱子的乳房忒好,樱子真好,姥姥的大凉山真的忒好。这寒夜里的一对乳房照样热乎乎的,这山野的妙龄女郎照样一言不发,这大凉山姥姥的怎么这样好。我姥爷心里不停念叨着女人,已记不起活了这么大,遇上过多少好女人,但知道自己从没像现在这样过。两个彝人就在不远处,微弱的火光只照出模糊的暗影。又过了一会,他抽出手来,解开樱子的皮带要脱她裤子。樱子小声说了话:

“那边两个彝族人还没睡着。”

“深更半夜的,早该睡着了吧?”

“彝族人睡觉时半睡半醒,从不睡着,什么动静都能发觉。”

“因为太冷睡不着?”

“不是怕冷,彝族人风霜雪雨从不在意,倒地就可以睡。”

“你很熟悉彝族人?”

“嗯。”

“第一次见到你时,老彝人骂你,说耍美别日呢,啥意思?”

“你会说彝话?”

“几天来,我一想起你就要想起这句话,印像深,忘不了。”

“他说耍美别日呢,骂我是女妖精。”

“耍美别日呢,意思是女妖精?”

“嗯。”

“可是老彝人明明会说汉话,为啥当时要用彝话骂人呢?”

“可能当着你,不好骂出口,要不用彝语骂我,更出气。”

“为啥骂你女妖精?”

樱子没回答。

“寨子里的那个头人说你是批婆娘,说过两三次,是什么意思?”

又没回答。

“我在路上问过你,我二弟有孩子了吧,你还答复我。睡着了吗?”

樱子仍没出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