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32

翰峰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耿广带着两家人已在洛阳耿忠府上住了二十余日,虽然月儿父母的老屋当年并没有卖掉。可月儿知道那是母亲唯恐二哥卓楚万一生还无处可去,这才留下屋子并留书在家。念及慈母心情之殷殷,月儿实在没有勇气回老屋居住。终于想念不过,耿广和耿恭陪着月儿回了一次老屋,可在门口看见已经生锈的锁头,月儿再也没有最后的勇气进去,耿广只能又陪她回来。

在这期间,耿广曾去拜会过班超的大哥班固。从班固那里才知道,班超的妻子自班超走后,缠绵病榻日久,已于三月前辞世而去。长子班雄时时闹着要去西域找寻父亲。耿广未得班超之言,不敢答应此事。

耿恭第一眼见到父亲寄养在耿忠府中的“白羽”就喜爱至极,奇怪的是“白羽”也对耿恭十分驯服,亲热无比。见到此景的耿广答应儿子,在耿恭二十岁时将马送给他。耿恭每日里不是陪着怀玉外出游玩,就是策马驰骋,很是快活。耿广也时时陪着月儿,为月儿添了不少首饰衣物。范风一家也是第一次来到洛阳,惊诧于洛阳的如此繁华热闹,四处游玩。自光武帝迁都洛阳后,明帝时期国家富庶,开始大量营建宫室门楼。计有崇德、德阳、含德、章台、天禄、宣明等殿,尤其德阳殿,南北行七丈、东西行三十七丈七尺,规模不亚阿房、未央。以及永安宫、濯龙池、灵台等等,无不气势恢弘,富丽堂皇。

耿忠从朝堂上带回的消息打断了耿广的天伦之乐。据西域都护陈睦报:龟兹暗中联络尉头、姑墨、温宿要对疏勒出兵,陈睦已派班超前往疏勒防备此事。


龟兹王尤利多想对疏勒动武并非仅仅只是为了报复,其实这是北匈奴将要动手的前兆。蒲奴单于对两次天山之战极为恼火,因为自己的弟弟日逐王栾提牙比不遵命令,致使呼衍部和白山部遭到汉军打击。他决定听从幼子於除鞬的建议给牙比一点小小的警告,命令自己的长子左大都尉娄渠堂率属下万骑驻于牙比大帐作监军之职。

娄渠堂的进驻让牙比气急败坏,还是呼衍王乌都尔的劝慰让牙比怒气渐渐平息。乌都

尔自幼和娄渠堂一起长大,对牙比说道:“娄渠堂凶猛彪悍,勇不可当。但少谋无机,志大才疏。早将自己视为单于传人,对单于喜爱於除鞬怀恨在心。咱们不可与其硬抗。虚心结交,顺其心意。捧得越高,摔得越惨。”。牙比若有所思,点头同意。

娄渠堂不待卫士通报,掀开帐帘走了进来。看到乌都尔也在,顾不得向叔叔牙比行礼,一把将起身向他行礼的乌都尔抱住,大力拍着乌都尔的后背,口中直叫道:“兄弟,咱们又见面了,太好了!”。

牙比清清嗓子大声说道:“呃……我们大匈奴的第一勇士,欢迎你的到来!”。娄渠堂一向不喜欢自己这个太精明的叔叔,但来之前父亲曾反复交待过不能和牙比闹翻,听到牙比的说法,登时觉得这个叔叔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了,开心笑道:“叔叔过奖了,侄儿愿听候你的调遣。”。

牙比说道:“在咱们匈奴勇士中,谁的刀最快?谁的箭更急?当然是英雄中的英雄,勇士中的勇士,单于的长子,天神一样的娄渠堂。”,这一大串的奉承话让娄渠堂开怀大笑,嘴都不及合上。牙比又问道:“我的侄儿,找我有事吗?”。娄渠堂才收住笑声,对牙比说道:“叔叔难道不想报仇吗?现在汉军在西域不过两千人马,我愿听从叔叔的命令,将他们连根拔起。”,说完右手狠狠向下一劈。

牙比闻言一喜,刚想说话,却听到乌都尔抢先说道:“大王子真是不愧匈奴第一勇士之名,是我们大匈奴的希望。消灭汉军固然是好,但目前我们的第一大事却是要让部众吃饱穿暖,能度过今年的这个冬天。自从单于听从小王子的话,我们丢了伊吾和车师后,几年来,十几万部众连放牧的地方都不够,吃穿成了大事。如果进军车师,汉军守在城中,即便攻破,收获不多,得不偿失。”。

娄渠堂没想到乌都尔会这么说,呆了一下说道:“那该怎么办?”。乌都尔笑着说道:“咱们得去打那些有很多牛羊的人。”。娄渠堂一拍脑门叫道:“鲜卑人!”。乌都尔说道:“对!打败鲜卑人,马、牛、羊、奴隶、女人,还不什么都有了。”。娄渠堂哈哈大笑,转头对牙比说道:“好!就打鲜卑人,叔叔,只要一声令下,侄儿就是你的长弓利箭。”。

牙比也用手拍着娄渠堂的肩膀,说道:“有大王子这样的英雄在,什么仗打不赢?”。


娄渠堂走后,牙比不由得奇怪的问乌都尔道:“你心里还有什么想法吧?”。

乌都尔轻轻一笑说道:“我说的确实如此啊!只不过为大王考虑,还有别的意思。大王想想看,虽说拿下西域汉军应该不成问题,但耿秉尚驻军敦煌,若集合酒泉、居延等处汉军足有近万。汉军全力救援,我部即便获胜,损失必大。到时候单于一声令下,娄渠堂取大王而代之……”。牙比倒吸一口冷气说道:“想不到娄渠堂这小子外表粗豪,内心如此歹毒。”。

乌都尔摇摇手说道:“娄渠堂不会想到这些,咱们却不能不想。”。牙比问道:“那咱们真去攻打鲜卑?”。乌都尔肯定的说道:“对!我已为大王筹划了一个大计划,还必须有娄渠堂配合不可。西域要取,但不是现在,攻打鲜卑,一来补充我部人马。二来让娄渠堂尽力骄横。到时候大王全力举荐娄渠堂为单于继位人,若单于不肯,咱们可假意推举娄渠堂自立单于,如能成功,娄渠堂还不是大王的手中之物。如失败,自有娄渠堂掉脑袋。所以,鲜卑不但要打,还要全力去打。”。牙比喜道:“好,就按你的计划行事。”。说完又有点不信任的问乌都尔道:“我看娄渠堂对你很是亲近,你怎么……?”。乌都尔跪在地上,一脸正容,右手放在心口说道:“属下对大王一片赤诚之心,昆仑神可鉴!”。牙比赶紧伸手扶起,对乌都尔说道:“我不会亏待你的忠心。”。

要说乌都尔为何算计娄渠堂,那已是多年以前的事了。娄渠堂在十四岁时强暴了乌都尔即将出嫁的姐姐。偏偏被后来的姐夫撞见,此人不敢找娄渠堂的麻烦,却把帐算在乌都尔姐姐的头上,经常毒打妻妾。姐姐凄惨的哭声让当时只有十三岁的乌都尔怒火中烧,终于找了机会杀了那个家伙。但乌都尔也没有胆量敢去杀娄渠堂,仇恨却一直埋在了心中。当然,娄渠堂根本不会记得这些小事,一直还当乌都尔是好兄弟。


这次牙比不敢自作主张,派人将攻击鲜卑的打算报告了蒲奴单于。单于召集诸人商议牙比的打算和对西域的计划,还一定要让於除鞬参加。年仅十六岁的於除鞬俨然已是王者风范,他的聪明睿智得到了包括蒲奴单于的所有人的信服。於除鞬并不同意攻击鲜卑,认为攻击鲜卑只能得到一时之利,并非长远打算。在他看来,匈奴最大的敌人始终是西域的汉军。此时虽非攻击汉军的最佳时期,但可以利用龟兹王尤利多的力量。挑起西域各国与汉军相攻,待双方疲惫再出兵,一举歼灭西域汉军,损兵折将的西域各国也更好控制。先让龟兹对疏勒动手,调动乌垒城的西域都护陈睦手下汉军救援疏勒,再让焉耆、尉犁、危须、车师扫灭乌垒城。一旦消灭陈睦,就只剩下金蒲、柳中和伊吾的区区数百汉军。到时自然会象熟透的果子一样落下。只怕不等攻打,就会撤出逃命。为了计划顺利实施,可命自次王须卜居留向汉军酒泉塞和居延塞一带骚扰出击。让汉军无法救援陈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