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野战兵 正文 第四章 2 生活正把我们引向一个我们都不知道地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


乐天回到了家乡,本以为精彩的生活并没有真正出现他的面前,复员也就宣布待业,和现在大学毕业生差不多的待遇,不同的是毕业生有个文凭而他只有优秀士兵的称号和军事过硬的评语,而这些在这个和平的年代没有任何用处。再次看到他时,感觉整个人都颓废下来,让我不敢相信他曾经是个野战兵。

想要进入别的轨道,首先是离开自己的轨道,离开自己的轨道自然已经费尽所有力气,从新开始新的轨道,则更加的难过。毕竟已经过了牙牙学语的年龄,在这个比太阳系还要大的公转体系中,要想介入,必然会被其轨道巨大的公转力量所冲击,当然如果有很好的接应者的话,也许能很快适应公转的速度,但是如果没有,则可能要摔个很大的跟头,也有可能一蹶不振,永远跟不上它的速度。

乐天没有接应者,有的只是所有退伍兵所共有的个性。但是这些个性并不适合这个星系,他必须学会自己跟着转,这很困难,对于他也对于所有复员的军人。部队里学会的打仗,这里不需要。而复员后的军人不再是军人,需要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养活自己的未来。其实这里远比他想象的残酷。

其实我知道肯定会是这样的,毕竟军人还算是稳定的职业,可是突然回到家,身上的光环随之卸下,规律被破坏,一切从新开始,不论是谁都是要艰难的适应的,没有工作,女朋友会着急,父母也会担心。乐天已经不再有开心的笑脸,不再有离开部队前的豪言壮语。

生存很艰难,要想适应这样的艰难,心不知要伤透几次才能冷静面对现实,我明白这些冷酷,可是我不忍心像顾乐天这样的人也受这样的苦,五年的部队生活,已经把他们璀璨的青春交给了这个国家,当满怀热情冲向这个新的世界时,不希望迎接他们的是这样的残酷。可是我不是民政局。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是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他。其实理想和现实是存在很大差距的,虽然我一直希望能实行自己的理想,可是我依旧对现实失望。所以让一个对现实没有幻想的人去劝一个对现实抱有巨大希望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人们往往都说,路就在脚下,可是路的前方是什么我们却看不到了。


面对这样无助的顾乐天,我没有一点办法,我知道我的劝阻也许没有一点作用,毕竟我不了解他以前的生活,对,也许往日的战友可以给他帮助,他的战友我只认识小排,有联系的就只有小排,那个怪物,可是这个家伙向来冷酷,这样的事情他应该也不会上心到哪里去了。但这点忙他是应该帮的。


于是我给小排,我唯一认识的乐天的战友,发了个信息,但是依旧和往常的信息回复速度一样。

我发信息的时间是晚上11点,本以为可以直接找到小排,正好安慰一下正在烦恼的乐天,可惜的是小排回复信息的时间是第二天的上午9点。

我发的信息是:“在?”

他回的信息是:“我每天都在,只是偶尔呼呼一下,今天我们休息,什么事?”意思就是说如果不是休息,上面那条信息可能要等到后天才能回,当然是在他想起来的时候才行。

我对他的这种冷酷手机短信已经早有准备,也怪自己总是忽略时间问题,我总是以为别人的作息时间和我是一样的,我总把自己当最普通的大众人。

“顾乐天,最近不是很顺利,有空的话请和他聊聊吧,也许能帮助他。”

“他怎么了?”

我没想到他能如此快的回复了信息,而且可以看出战友在他心中的地位比给他介绍对象重要得多,这样让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原来这个怪物也不是总冷酷的。

“乐天的问题我会处理的,你别担心了。”

在我提出请求后,他很快做出了肯定会帮助的回复,而且速度是波音747,而且还很关心的问起了我:

“你今天还工作吗?昨天怎么那么晚还不休息?”

“我总是这样的,没办法,工人都是这样的,作息时间根据工作改变,熬夜是种习惯了。”

“辛苦,要记得抽时间休息一下,你那里能直接看到海吗?”

“能,只要想看,我给你张大海的照片,你拿什么交换?”

“不让你失望,你发吧。”

我迅速的用手机透过我办公桌旁边的窗户拍了张不算漂亮的海的照片,之所以不漂亮,因为这个季节的海是浑浊的,因为风的原因。如果不是看不到边,这片海更像是黄河。拍完之后立刻给他发了过去,并告诉他:其实我很久都没有仔细看过这片海了。


也许我的心情影响到了小排,也许今天小排被阳光照耀的温暖了许多,在我发完大海的照片后,给我发了一张应该是他在大学时候的照片,因为虽然一张根本看不清脸的轮廓,可是依旧能感觉里面的学生气息和稚嫩动作。而且其动作类似某个卖弄胳膊“鸡”肉的武打明星,因为我的邻家哥哥也曾经摆过这样的pose让我给他拍照,如出一辙。好像那个时期的男生都喜欢向别人炫耀自己貌似粗壮的胳膊或者好像很宽阔的胸部。其实,幼稚!不过不得不说这家伙身上还是很有料的,哎,没想到我竟然也沦落到色女郎系列,待会反省去。


当然我是不敢跟怪物说他幼稚的,我知道后果是什么。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发照片给我,虽然我不明白他问的话是什么意思:“觉得熟悉吗?”


很熟悉,因为动作,可是这个动作和他问的话应该没什么直接关系啊。

“熟悉什么?你们学校宿舍门?”我自己都觉得我的回答是挑衅。

“不是,乐天那边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真的吗?太好了,怎么说的?”

还以为他会和我说一下可是他回答我的是:“这是男人之间的事!”然后就不搭理我了。

他的回答让我觉的我遗传了父亲的好管闲事。我可不是谁的闲事都管的,这真是个奇怪的小排。


这应该是认识后第一次听到小排说到的休息时间,所以我们一直短信聊着,虽然他的速度还是蜗牛般。



“今天这里的天气真好,没有风。”

“我在享受这段时间里的第一束阳光,你那也能晒得到吧,我们用的是一个太阳。。。。。。”

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突然想起上次顾乐天发错的信息,顿时大笑起来:

某日,乐天突然发来一个一个字的短信,只有一个字:日。

这个字一般单独出现的话应该是骂人的吧,特别是出现在男人帮里的时候,于是我问乐天这个“日”的含义。

乐天很快回来信息:“我说的是文言文,意思就是你看今天的太阳多好啊,也就是问好的意思。。。。。。。”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问候任何人呢?”

“可以,不过一定要问候有文化的人,一般人会误会的。。。。。。。其实我是发错了,本是发给我战友的。”


我这里是白天自然能享受同一个太阳的照耀,可惜的是我们这里阴天,而且大风。进入冬季后就没有停止过的海风。


不知道小排是不是顾乐天所说的文化人呢?如果我问候个“日”会怎样?


我是不会傻到真问候他用这个字,但不可否认今天的阳光带给小排的是不错的心情,回到家后我竟然收到小排的短信:“我有事想找你帮忙,能不能给你电话联系?”终于掉到我手里了,小子我正等着你求我呢,看我不好好要挟一番。

“可以啊,你打还是我打?”调整心情看看这个怪物要和我说什么,顺便站在我家镜子旁,持续我的自恋。


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小排的号码。

“你好啊。”虽然我有那么点紧张,但我装得很潇洒。

“恩,夏璟?”小排的声音属于低音,有点厚厚的,所以要仔细听。不过,不陌生。

“当然,是本人,什么事找我呢?”

“有些紧张,也不是大事。”我狂笑,一个大男人竟然还会紧张。

“不用紧张,小孩,姐姐不是坏人。”我开着他的玩笑。

“你不是我姐!”口气好硬,好像我是他姐亏了很多似的。

“随便吧,那你找我什么事?”

“我的排里有个士兵,他的女友好像也是你们那的,能不能帮我个忙。。。。。。”


原来小排的战友在个人问题上出了些问题,因为请不到假不能给那女孩解释,所以希望我能过去传个话。我就愿意管闲事,这样的闲事肯定是必管无疑,至于我准备要挟的事,虽然我善良但我也没有忘记。

“那就拜托你了,我先谢谢你了。”

“怎么谢我?”

“除了让我和你的朋友相亲外的任何事。”

“啊,啊,啊,那就回信息的速度快点。”不可否认这小排有的时候确实聪明,瞬间打断了我持续给他介绍女友的希望。

“手冻了,有裂口,不方便回短信。”原来是这样,不是因为懒。

“啊,我的天啊,难道没有医务室吗?去治疗一下啊。”

“没事,大家的手都这样了,训练没办法。”

“没有手套吗?你们领导不管这些吗?”

“呵呵,没事,春天就好了,户外训练避免不了的。”

。。。。。。

和小排的第一次通话没有陌生感,好像我们从前就认识。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了手上的伤口时会觉得心特别难受,要知道十指连心,那些痛楚却要天天伴随这些士兵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