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严专员焦急的等在手术室外,心里却暗骂自己的司机不长眼睛。早应该看到那辆车子是自己的,可是那时不管是司机还是自己都没有往心里去。

“老头子,艳艳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跟你拼了。”严太太撕扯着严专员的衣服,你早看出来艳艳不就是少遭很多罪么。严太太忽然抬眼看见一个胸口缠着绷带的士兵向自己走来,“你是谁?”

“哦,伯母,我是张林。”张林低声的说道。

“张林,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严太太一看就是受过很好的家教,当在外人的面上绝对的给自己的夫君留面子。现在的严太太用一种雍容大方的眼神看着张林,心里却是仔细想着张林这个名字。

“我是军统的一个中校,是艳艳的朋友。”看来严艳还没有把跟自己的关系告诉父母,张林只好对严太太这么说。

“张林?是你送艳艳来的?”严专员眯着一双小眼睛盯着张林,“很霸道么,送艳艳来医院的路上还打枪,艳艳是找了个好的朋友啊。”严专员用一种别样的口气讽刺着张林。

“哦,因为路上太挤,车子走不开。”王绍伟连忙走到张林前面跟严专员解释。

“你说过艳艳是在你们训练场受的伤,他这么急着送艳艳来医院仅仅因为他是训练场的最高主官?”严专员看了看王绍伟,又看了看张林,然后狐疑的说,“我看你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想接近艳艳来获得我的支持?”

“呵呵,严伯伯说话也太有意思了,我说在之前根本不知道艳艳的父亲在政府有这么高的影响力,您信吗?”张林坏笑着说道。

“不信!”严专员直接否定,“你是军统的,凭借你的工作便利,你应该知道艳艳的社会关系吧。”

“哈哈,那严专员的意思是?”张林问道。

“离开艳艳,说句不好听的话,你根本就配不上我们艳艳。”严专员没有顾及张林的颜面,像张林这种心术不正的军官,没必要跟他好说好道的。

“恩,我想我们应该先问问艳艳的意思吧。”张林是真的爱上艳艳了,即使现在严专员在毫不留情的打击他,但是张林并没有把矛盾记在艳艳的头上。

“哼哼,我只道你是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原来你还是个不孝的人。”严专员愤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的心思我知道,想通过艳艳来要挟我同意你们交往。你不知道婚姻是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未嫁从父,现在我的意思就是艳艳的意思。”严专员根本没把医院当做是公家财产,他扬了扬手,招呼几个保镖把张林轰走,“送客!”

“你……”张林刚想去争辩,王绍伟就把张林给拖住了,“王绍伟,你拖着我干什么?”

“老张,争辩是没用的,你没看见严专员是在气头上啊。”王绍伟小声的劝说张林。王绍伟看见张林没再想要挣脱时,他转向严专员说,“是我们队长的不是,您大人有大量,我们先走了。”说完王绍伟就把张林给拖走了。

“我说老严,你今天是怎么了?”严太太在张林王绍伟走之后问着严专员,“你不是就想艳艳找个真正为党国出力的军官做夫婿嘛,这个张林还是个抗日英雄呢。”严太太不解的看着严专员,刚才严太太才想起常常在报纸上看到张林作为抗战明星出现的。

“难道我不知道嘛,这个张林好是好,他确实是为党国抗战出了大力。”严专员看着不解的太太,“可是枪弹无眼,太频繁的上战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去了,你希望我们艳艳将来守寡?”

“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艳艳的脾气,她看上什么人你能干涉?”严太太无奈的说道,“女大不中留,最终还是要去面对的。”

“这不还都是你的缘故,真是慈母多败儿啊。”严专员有点生气的看着严太太。严专员的话刚说完,就见一个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那个医生走到严专员的身前先是打了声招呼,然后问道,“严专员,您的女儿现在已经脱离的危险期,但是还需要静养。”

“哦,没事儿就好啊。”严专员说道,“我可以把艳艳接回家吗?”

“完全可以,我想您家里的条件比我们医院好多了,而且我们院长说,医院也可以派个女医生到您家里去专门的照顾小姐。”医生有点讨好的说道。

“那谢谢你们医院的好意了,我现在就亲自的去办出院手续。”严太太怕严专员推辞,于是快步饿走上前来说道。

“不用了,待会儿我给你们办理就成了。”医生连忙谗笑着说。医生说完后就吩咐手下的几个护士把艳艳的从手术室推了出来,“严专员,现在您可以把小姐接回去了。”医生说完后就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医生拉到严专员的身前,“这位是我们医院派去照顾小姐的医生,王倩倩,一位从英国留学回来的优秀医生。”

“那就谢谢你们院长的好意了。”严专员上下打量着这个叫王倩倩的医生,从外表上看这个王倩倩还是比较老实可靠的。严专员说完就回头往外走,几个保镖换下护士,在王倩倩的陪护下把还在昏迷中的严艳抬到了车上。

汽车里的王倩倩很专业的坐在严艳的身边,然后在经过半个小时的奔驰后把还在昏迷中的严艳扶进严家。

“小林子……”,严艳靠在王倩倩的肩膀上轻声的呼喊着。王倩倩激动的把耳朵贴在严艳的嘴边,小声的对扶在另一边的严太太说,“太太,小姐她说话了。”

“哦,她说什么了?”严太太因为心里想着怎么跟艳艳解释张林的事儿,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艳艳快醒了。

“小林子?小林子是什么?是个人名吗?”王倩倩笑着说道。

“小林子?难道是张林?”严太太担心的看着还处在昏迷中的艳艳,“我们先把她扶进屋里去吧,先别把这事对任何人说,包括小姐。”严太太担心艳艳知道张林遭到父亲的奚落之后会难过的做出什么傻事来,于是严肃的告诫王倩倩。

“哦,我知道了。”王倩倩不解的看着严太太,这应该把那个张林叫来才是的,不过王倩倩还是答应为严太太保守秘密。

“就是这间房了,有什么事儿就直接按一下门口那铃儿,一会儿就有丫鬟过来服侍的。”严太太一副心事重重的给王倩倩提醒道。严太太在安置好严艳之后就直接出了房门,并且忘了把房间里那些艳艳早先搜集的关于张林的报纸画报拿走。

王倩倩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严艳,严艳还是紧紧的闭着双眼。王倩倩只好无聊的打量着严艳的房间,严艳的房间里很整齐,除了一套衣柜跟一套洗漱用品之外,便只有一套书桌,书桌上时一大摞的报纸画报之类的。这严小姐还这么关心国家大事儿,王倩倩好奇的拿起桌子上的报纸,她发现桌子上的报纸画报上都有一个叫张林的抗战英雄。

“小林子,张林,难道这个张林是严小姐的恋人?”王倩倩专心的一张一张的翻看着关于张林的新闻,这个张林还是蛮强的,经历过这么多的战斗。王倩倩因为太专注的原因并没有发现严艳已将醒来,严艳左手捂在右手的石膏上,静静的看着王倩倩托着腮帮子看着本该只是自己一个人看的东西。

“这个张林还是很厉害的,这样还不死?”王倩倩看着关于张林在南京保卫战中被多枚迫击炮弹片击中受伤的那一篇文章。

“不要命的傻子。”严艳想着那一天在看到张林背上的那一片伤疤,于是小嘴翘着说道。严艳这一说不要紧,却是把王倩倩吓了一大跳。王倩倩赶紧回身挡着桌子上的报纸,“你……你醒了?”

“啊,吓着你了?你是谁?”王倩倩没有穿白大褂,严艳不知道王倩倩是医生很正常,她起初还以为王倩倩是家里才招来的丫鬟。

“我……我是医生,专门指派来照顾你的医生。”王倩倩不知道该怎么办,严太太的意思是不要让严小姐看见听到关于张林的任何事情。

“你是医生啊?张林怎么了?”严艳激动的拉着王倩倩的手问道。

“哪个张林啊?”王倩倩装傻充愣,再说王倩倩也根本不知道张林也受了伤,只是知道现在的严家很排斥这个张林。

“就是送我去医院的那个军官啊,就是报纸上的这个。”严艳狐疑的看着王倩倩,在严艳被推进手术室之前,她看见张林被推进了另一个手术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