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三卷 第八章

张单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带着崇敬的目光看着张自忠,佩服道:“张师长,你今次忍辱负重英雄壮举绝不下阵亡的佟麟阁副军长和赵登禹师长,我佩服你。”

张自忠仍然在苦笑道:“梁中国,你一个人了解我又有什么用,我只怕要成汉奸了。”

宋哲元央求道:“自忠,西北军是冯先生一生心血所建,留下的这点底子,我们得给他保留着。此事非你不能做到。二十九军现在战线过长,我们要把部队收容起来,只有你能和日本人谈判,拖延一个星期,算我求你了。”

张自忠正色道:“军座,我张自忠虽然不想当这个北平市长和日本人谈判,但是我既然当了,那么我就一定会尽全力义不容辞。”

宋哲元忽然大声道:“全体敬礼!”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张自忠本人以外,其余的人都给张自忠敬了一个军礼,三秒过后,所有人放下手,何基沣道:“军座,时间不多了,我们该撤退了。”

宋哲元点了点头,道:“多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有一些话要说。”

何基沣见军长发话当然同意了,宋哲元问道:“梁中国,你退出了二十九军?”

梁中国露出苦涩的笑容,道:“政治太复杂,当兵的也要被牵涉其中,我受不了就退出了,肖臻和我的大师兄也退出了。”

宋哲元明白梁中国所指,他的脸红了红,道:“梁中国,那你以后想干什么?”

梁中国茫然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不能呆在北平了,否则我非被太刀师团的人给整死。”

宋哲元颔首道:“也对,我们中国这么大,总有你的落脚之处。梁中国,今日我们分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面,你一切保重。”

梁中国郑重道:“宋军长,还有各位,你们也一样。”

宋哲元笑道:再见。”

梁中国亦道:“再见。”

在二十九军司令部的门口,除了有何基沣开来的车,还停了两辆吉普车,宋哲元听完梁中国说“再见”后领头钻进了车子里面,其余二十九军众人除了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以外,他们也纷纷钻进了车子,临走前还不忘和梁中国等人道别。

在依依不舍中吉普车开走了,二十九军的领头羊坐车离开了北平只剩下了张自忠一人,张自忠道:“梁中国,你们趁天没有亮赶紧离开北平吧。”

梁中国道:“张师长,我们会的,那你呢?”

张自忠长叹道:“现在我要会司令部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和小鬼子周旋一番。”

梁中国告辞道:“张师长,那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你了。”

张自忠笑道:“希望下次见你们的时候人人都是小鬼子闻风丧胆的英雄。”

“再见!”梁中国等人齐齐跟张自忠告别,张自忠也道了一声“再见“后一边转过身走进二十九军的司令部,一边喃喃念道:“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梵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首诗乃是明朝保卫京城的于谦所做,于谦,字廷益,号节庵,钱塘人。一天于谦正在看书,外面下起了大雨,可房内下起了小雨,于是,于谦和书童连忙拿出盆盆罐罐来接房中漏水。第二天,于谦让书童去买一样东西补墙,书童不解其意,于谦便指了指刻在墙上的这首诗给书童看。

这一首诗的迷底是石灰,于谦不但写出了要买的材料,而且也表达了于谦不怕牺牲的精神以及永留高洁品格在人间的追求,从而也写出了于谦对贪官污吏们的痛恨,誓死也要与贪腐们作斗争的精神,这显示出了于谦的高洁品格。张自忠念这首诗就是表示自己誓死也要学习于谦,绝不会当汉奸。

张自忠吟念完这首诗后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梁中国叹道:“各位,我们谋算一下出路吧。”

肖臻道:“梁中国,你打算离开北平,我也是过参加二十九军的,要是让小鬼子发现了,我也死定了所以我也要走。”

秦海夺苦笑道:“那我要算上我一份了。”

黄香素道:“梁哥哥,你们都离开北平了,我也要走。”

黄凯哼道:“人家走,你这么着急干吗,想当人的媳妇呀。”

黄香素俏脸一红,嗔道:“爹,你再说什么,我只是不想在北平当小鬼子的亡国奴,既然要走了,我们当然是和梁哥哥一起走。”

梁中国对黄凯,道:“老师,你和我们一起走吧,小鬼子根本不是人,他们就是禽兽,你留在北平过得一定不是人的日子。”

黄凯想了想,道:“好,梁中国,这次我就听你的,我这就回去和香素收拾一下包袱与你们一起离开北平。”

秦海夺道:“梁中国,我也要回家一趟,问问我的爹娘他们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北平。”

肖臻也道:“梁中国,我也要整理一些东西,把钱都带上,我当兵前可是把钱都藏了起来。”

梁中国沉吟道:“正好,我也要回家准备一下,那我们就先各干各的事情,等办好了事情,我们找个地方回合。”

肖臻道:“梁中国,就去你家吧,你家离北平的一家卖马店是最近的,我们总不能光靠两只脚走路吧,总要买马上路。”

秦海夺颔首道:“有道理,可是,我们说了半天,我们到底该去哪里呢?”

梁中国沉思道:“我看就去山西吧,小鬼子现在虽然还没有打到那里,但是如今二十九军全面败退,日本人是迟早会打到那里,我们去那里看看能不能做些抗日的事情。”

秦海夺道:“梁中国,我们现在中国是军阀林立,平津是宋哲元的地盘,山东是韩复榘的地盘,河南是商震的地盘,湖南是薛岳的地盘,山西则是阎锡山的地盘,你说阎老西能守得住山西吗?”阎老西乃是阎锡山的绰号。

梁中国不屑道:“当年中原大战爆发,冯玉祥和阎锡山本来是一起讨伐蒋介石,可是蒋介石给予阎锡山好处后,阎锡山立即倒戈相向,成为冯玉祥败北的原因。像阎锡山这种见利忘义的人要是能受的住山西,打死我梁中国也不信。”

黄香素道:“梁哥哥,那我们还去那里,我们怎么不去日本人打不到的地方。”

黄凯怒斥道:“香素,国难当头,我们怎么能只想贪图安逸,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需要人去,我们不去谁去。”

肖臻赞道:“黄先生说得好,中国正因为有您这样的人,我们中国才能保证不会亡国。”

黄凯谦虚道:“肖臻,你苦守宛平城这么多天,这才是我们中国需要的地方。”

肖臻还没有说话,黄香素吐了吐小舌头,道:“爹,肖臻,我看你们两人就不要互相恭维了,我看还是说到底要不要山西好了。”

黄凯沉思了一会儿了,道:“反正我们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去山西就去山西。”

秦海夺道:“那事情就这么定了。”

其他的人都点了点头,梁中国突然道:“还有,老师,你们怎么和何旅长坐同一部车来找我们。”

黄凯解释道:“在二十六日的时候,你们二一九团再次撤退出宛平城后,那时我就听说小鬼子这次是动用了几万人攻打宛平县城,我信不过石友三的部队,故在开战以前带着香素离开宛平城。果然,小鬼子攻打宛平城只不过用了几个小时就拿下了你们苦守了近二十天的宛平城,实在令人失望。”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难过的叹了一口气,黄凯续道:“今天我们到二十九军的司令部打听出你们二一九团撤退出良乡,香素是吵着要找梁中国你,这好我们看见了何基沣旅长,我们和何基沣旅长谈话中知道他要去找你们二一九团,所以香素就叫何基沣旅长带上我们一起去找你们,何基沣旅长痛快的答应,然后我们就在快要到卢沟桥的地方见到你们了。”

梁中国哦的恍然大悟,肖臻道:“各位,我们的时间剩不多了,我们会回家去准备吧。”

其他人嗯的点了点头,然后分道扬镳散开回家去了,等忙完了事情才聚一起。

梁中国站在自家门口,也就是振身武馆门口,“振身武馆”这四个字的招牌早在几个月前就被梁中国给摘了下来,那时梁中国早就遣散了家丁肚子一人在院子里面挖了一个深深的洞,然后把招牌放在一个长长的箱子里面,接着盖上箱子,把箱子埋入洞里面,最后把洞填实。

梁中国深知自己虽然在少年中是一代好手,可是武功比起自己的爹来还差了一大截,想开武馆当武师还是不行的,再说了,自己也被日本人监视了,他不加入二十九军无法解除日本人的监视,所以梁中国把招牌埋了想等到自己武功大成并且把日本人赶出了中国的领土后,再让这块招牌重见天日自己再开这个振身武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