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阿拉哈巴德(Allahabad)这个城市的名字纯属偶然。某天与一位曾经的同事印度人RAYMAND聊天,我提及我打算去印度的恒河流域,感受最有印度味道的生活。RAYMAND说,那你就不能错过阿拉哈巴德!那里有7000万印度教徒参加的昆布美拉大会 (KUMBH MELA)。于是,阿拉哈巴德这个城市名,就开始列入了我的印度旅行目的地名单中。


半个月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行走,我一直被绝望与惊喜交替折磨着,渐渐地,我麻木了:在绝望时满怀希望,在惊喜时保持平和。从繁忙拥挤的东部城市加尔各答,到印度7大朝圣地之一阿拉哈巴德,我提前5天订火车票,但是,即使在外国人车票配额中心,我还是订不到我预定日子的车票--我要赶一个地球上最大的宗教朝圣庆典KUMBH MELA,由于这个朝圣节日没有确切的中文翻译,我私自翻译成“恒河朝圣”。


资料显示,在这个朝圣节,有超过7千万的印度教徒在这个日子里,从世界上各地候鸟般飞来阿拉哈巴德的汕淦区,在圣河恒河和亚木呐河交会点拜祭。绝望之中,我尝试找加尔各答的票务代理,支付一笔在印度人看来及其“昂贵”的代理费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车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果不是在售票窗买不到火车票,我是不会寻找“黄牛”代理购买的――有着1200万人口的印度第二大城市加尔各答,很多物质方面的条件暂时与中国相应的城市无法相提并论,但加尔各答票务黄牛代理开始打破了印度铁路史上“不会有炒卖火车票”的神话,开始向邻邦中国的铁路老大学习。值得庆幸的是,这是我惟一一次在印度高价购买火车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密密麻麻的人在等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到达了似乎是我要找的站台


然而,在加尔各答超过10个火车站中找到我上车的那个火车站时,我只有10分钟的时间找站台。众所周知,印度的火车站全部是自助式的,火车站没有服务员,绝大多数时候不报站。当我背着我那一大堆沉重的摄影器材以及那个70升的登山包一路狂奔、一路问人之后,我到达了似乎是我要找的站台,但是非常奇怪:站台前没有火车!只有密密麻麻的人在等候,难道火车已经提前开走?


绝望中满头大汗,看到两个非印度人站在站台,我一阵狂喜:这两个人应该会英语,而且是外国游客。于是上前询问。我被告知:我要找的站台就是这个,火车没有提前开走,而是还没有来--这班火车退后1小时出发,紧绑的神经一下放松,我差点晕倒在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直到火车进站才明白,没有火车站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乘客一拥而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火车站没有火车站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印度火车内部一观


稍后一阵英语交谈,才得知这两位外国游客是中国同胞,前往瓦拉纳西观光。于是,我们开始用中国话继续在印度的话题。从印度的食品一直谈到又爱又恨的印度铁路……从加尔各答到阿拉哈巴德,火车需要跑接近11小时,可是,我的那趟火车却蜗牛般跑了超过17小时!


原本是上午7点前到站的,我却在下午才到目的地。不管怎么样,我终于在预定的日子到达圣地阿拉哈巴德,参加了地球上最大的宗教庆典--恒河朝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