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七十二章 颖川(2)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一声清雅厉喝,只见那伙计引着一群人走了过来,紧跟着就有家将说:“慈明出来了,别放过这群人,在颖川杀人,当我颍川无人吗?慈明兄,千万不要放过他。他可是杀了张少爷啊!”

“放肆,都给我滚出这里。当我荀慈明是瞎子吗?刚才的事情我看得一清二楚,是张阔自找的。你们这群人也算是帮凶,还想恶人先告状。当我是不将不讲道理的人么?”领头的中年人闻言,火头冲着众人呵斥一通,然后慢慢的走了过来。

“这位将军,刚才是这群人的不对,将军杀了也就杀了。可颖川毕竟是文士之地,见不得血腥。麻烦将军看在我荀慈明的面上,收起兵器吧!”

张信这才看清这人的长相,面如粉玉,身高八尺,自有一派风流倜傥,身穿淡青色儒生衫,肋下配剑。颌下三缕长须,更增添了几分令人敬重的气概。让人一看就觉得自卑。而且说话…又是这般的客气,让人一听,由不得自己拒绝。

“这位先生言重了,咱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是刚才实在气人,实在是忍耐不住,故而…”张信觉得这人还不错,冲着曹性等人摆摆手,也是客气的回了一声。曹性等人狠狠瞪了一眼依然围着众人的那一伙家将和士子,狠狠的插回了兵刃。

“慈明兄,可是你?”这时忽然身后的陶谦叫了一声,紧接着就奔了过来。

“陶谦陶恭祖?怎么你也在这里?我还一直以为你在洛阳呢!”中年人惊喜的冲着陶谦叫了一声。

……………………………………………………………………………

张信不后悔又一次在颖川杀人,也不在乎杀的人是张让的干儿子。自此以后他留在青州,那里天高皇帝远,他张让能干什么?再说还有张温、何进在洛阳给自己撑着呢!怕什么?

这是没想道这次会让陶谦见到故人。而且是………荀爽。

荀爽是什么人?

张信不知道。他只知道,三国演义里姓荀的人当中,最有名望的是荀彧和荀攸。不过,既然这荀爽也姓荀,想必是荀家的人。不过看样子,这荀爽看起来也似乎不是不讲理,也算是不错的一个人。

“这位是…”荀爽和陶谦寒暄完毕,指了指张信问道陶谦。

“呵呵…”陶谦微笑一下,说道:“这个也算是故人之子了,可以说的上是少年英雄。现在市井之间也是极为的有名。慈明兄不妨猜上一猜。”

没想到陶谦和荀爽竟然玩起了神秘。

“莫非是张伯慎之子,那位传的神乎其神的少年将军?”荀爽微微思索一下,就惊呼了一声。

“慈明兄果然是慈明兄,一猜就准!”这回倒是轮到陶谦惊讶了。

“呵呵…恭祖从凉州回来,这位将军相貌特殊。又是和恭祖你一起,若是还猜不到他的身份,老夫倒是就汗颜了!”荀爽摸着胡子笑眯眯的说道,眼角的余光却不时的打量张信。

“来,贤侄,见过慈明兄。这位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和你父亲也算是相熟。”陶谦招呼了一声张信。

“张信见过慈明公,刚才的事情倒是让慈明公见笑了。”张信闻言,使个眼色给曹性,然后单膝一跪,抱拳说道。

“我和伯慎也算是相熟,倒是该如恭祖一般称呼你一声贤侄了。”荀爽扶起张信,又说道:“至于刚才的事情,老夫亲眼所见,自是这几个士子找死!也是怨不得贤侄。”

转头厌恶的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对着身后荀家的家将吩咐道:“快快收拾一下这里,免得让人看着心烦。”

“喏!”身后家将应了一声,几人上前抬起士子的尸体就向后走去,剩下的人就驱赶着刚才张阔的那些家将。

“慈明公这是…”

荀爽看着张信疑惑的目光,笑道:“贤侄莫要担忧,荀家在颖川也是大门大户,小小的一条人命也算不得回事!老夫替你处理了。”

“可那张让…”张信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十常侍所能起到的力量他是知道的。

“哼!他张让再怎么非横跋扈,这里是颖川,他的手也伸不过来。再说了,荀家不是泥捏的,也不是谁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他的。”荀爽自信的说道。

张信也知道在这个世道,大凡世家大族能经久不衰,自有他生存的道理,否则让他灭了门的卫家也不会那样的嚣张,连蔡邕也不放在眼里。老实说,当时是他张信的运气好,才能轻易的灭了卫家。可要是换来现在任何一个世家大族,怕就是不会那么容易了。

看着那荀爽自信的笑容,张信也就不说什么了,只好拱拱手算是谢过了。

“这位小姐可是…”荀爽指着蔡琰向张信问道,那神色说不出的暧昧。

“慈明公切莫误会,这个是蔡大人的女儿,此次是随我前去北海帮些忙的。”张信看着蔡琰脸色变了变,赶忙解释道。

“可是蔡飞白的女儿?”荀爽惊讶道。

“蔡琰见过慈明公,家父也是常常提起慈明公的学问。”蔡琰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好…看来大家都算是一家人了,也就不说这些了,都随我后厅说话。”荀爽大笑一阵,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带着陶谦、蔡琰向后走去,看来蔡琰的这句话虽短,却让他有了说不出的得意。

“曹性,你留在这里。一会鞠义和翼德进来了,不要说刚才的事情,翼德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莫要让他再生事端了。咱们好好休息一晚,等公则他们回来了就出发。这颖川郡看来是不适合咱们这种人待得。”张信小声的向着张苟说了一句,转身向着蔡琰追去。

……………………………

几人寒暄了一番,荀爽也和张信算是熟悉了。荀爽随即为了张信几人的行至,张信并不隐瞒,具是实言以告。

心中一动,拱手说道:“慈明公,若是沙场征战小侄自是不觑,可你也是知道小侄这次前去北海任太守,是要管理一个郡的民生。这内政上的事情,小侄还真是汗颜。不知慈明公在颖川书院任教,可是能给小侄推荐些善于治理内政的贤才?”

荀爽闻言皱皱眉,“贤侄啊!不是老夫矫情,按说见到故人子弟,就是你不说,老夫也当帮这个忙。可老夫的那几个子侄,最出色的就是文若和公达两人,也是不巧,文若出外游历上还不知归期。公达呢却在洛阳任职,也是帮不上忙。至于其他人,倒是也算不上什么贤才。再说了,伯慎兄的声名…”

说到这里,荀爽感觉张信的脸色不对,赶忙又说道:“贤侄莫要生老夫的气,老夫是拿贤侄当自己人,才直言不讳的。”

张信倒不是为荀爽说张温的话感到生气,毕竟张温的声名的确是算不得好,尤其是在读书人当中,那名声就更不行了。读书人首先讲求的就是节操,张温那官是怎么来的,市井之中可是传的极为龌龊。张信此时是想荀爽口中的那文若、公达指的是谁。不过绝对就指的是荀彧、荀攸了两人。

“慈明公不必挂怀,小侄并非是再生气。倒是慈明公说的对,家父的声名的确是不怎么的好。”张信落寞的说了一声,那言语之中说不出的苦涩。

“慈明公,想颖川书院士子众多,怕是贤才也是不少,必定会是有现在就极想出仕的人吧!慈明公再想想,也不能让我这弟弟失望吧!”蔡琰看着张信的神情,不禁出声说道。

“哈哈…果然不愧是蔡飞白之女,果然心思灵巧。”

“慈明公过赞了,小女子汗颜。”

荀爽夸了一声蔡琰,又低头深思了起来。原本他是不想帮这个忙的,不管张信这个人是如何的出色,可毕竟张温的声名太差了,就是他的那两个子侄怕是也不会去帮张信的,更何况他呢!自己声名不错,可不敢和张温沾上关系啊!开始的时候他是不想让自己的客栈沾上血腥,才出面的,谁知道让他给碰上了陶谦,想走都走不了。现在可好,蔡琰的这一席话可真是叫自己为难了,这不给张信一两个贤才怕是不好下场了。

半晌,荀爽皱眉说道:“贤侄啊!倒是还让我给想起了一个人,也算是个贤才。不过不是颖川人,是青州北海人,叫孙乾,表字公佑。这个人曾经在我这里求学过,也算是不错的人才。你正好要去北海任职,我修书一封你带上,到了北海就前去找他,他看了我的书信。自会出仕前去帮你的。”

孙乾?张信倒是知道这个人,不就是刘大耳的一个内政人才吗?《三国》里不算是很显眼,不过也算是个人才!可北海人…这荀爽不是在玩人嘛!那可将是自己的地盘,还能跑了?这推荐和不推荐还不是一个样子!看来刚才是看瞎眼了,这荀爽怕是也瞧不起自己的,倒是装的挺像!

心里是这么想,可嘴上可不敢这么说。毕竟得罪了这老头,那荀彧、荀攸还不剥了自己的皮啊!那两个可是会阴人的主。

两手一举,脸上尽量挤出笑容,“那还真是谢过慈明公了。”

“贤侄客气了,一家人自不会说两家话。”荀爽大笑道。

“这天也不早了,我和贤侄还有贤侄女就把打搅了,走了一天的路也是疲乏,这就要去休息了。”陶谦看事情也说得差不多了,就起身向荀爽告辞道。

“恭祖,那老夫就不送了。明日结账的时候向着伙计说一声,就不要出钱了。毕竟是咱自己的店。”荀爽茶杯轻轻的放在桌上,就算是送客了。

…………………………………………………………….

等着三人走去,荀爽轻轻的说道:“友若,你也是偷听的差不多了。公达、文若都不在家,你且说一说这个张信到底怎么样。”

黑暗里走出一人,二十五六的年纪,长的倒是和荀爽极像,也是一身的淡青色儒生衫,肋下配剑,就是颌下没有长须,那一缕胡子全长在了嘴唇之上。闻言轻轻的拱拱手,恭敬的说道:“叔父,我瞧着此人,虽是求才若渴,以十四岁的弱龄就为一郡太守,在大汉也算得上是第一人,而且战功赫赫,也算得上是个人才。可惜的就是他有一个声名不好的父亲,影响了他的发展。要不然就是我…我也有前去投奔他的打算。”

这人也是荀爽的侄子,叫荀堪,表字友若,论才学只是稍逊荀彧、荀攸两人,也是极得荀爽的器重。

“你这话说的倒是不错,老夫也是如此认为,故而不推荐书院的人前去帮他,免得将来有人以此来非议老夫。不过如今张温身份显赫,也是轻易推辞不得,又有陶恭祖帮腔,倒是让我为难了。”荀爽皱了皱眉,将自己的心思说给了这个侄子。

“叔父刚才做的已是不错了,想那孙乾本身就是北海人,就是叔父不推荐,以张信的眼光怕是也能发现。叔父现在推荐了孙乾,也算是帮了他张信,他自是感激叔父。”

“嗯…这个就不说了,友若你也是不小了,想好去帮谁了没有?”荀爽关切的问道,毕竟只有一个家族的人有出息,这个家族才会声势显赫,这个道理他荀爽自是懂得。

“前些日子,子远倒是传来书信,说是那袁家的袁绍袁本初有霸主之像,袁家又是四世三公,门生无数,邀我前去。这些天我一直考虑着这个事情。,也想向叔父讨个主意。”

“这个你自己做主,反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叔父给你提个醒,看人也不一定要看他的身份背景,就像这个张温一样,谁会知道这个人会做到现在的太尉!所以若是发现不对,你就弃了他,另投别人!免得自误了。”荀爽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谢过叔父提醒,侄儿定是会小心的。”荀堪弯腰恭敬的行了一礼,相送荀爽。

……………………………….

第二天,张信起了个大早,提着“噬天”又一如既往的刺了一千下,这几年不管是战事繁忙或者是空闲,他都一直不曾放下过少时的锻炼,毕竟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保命的本钱。他还有他自己的责任,自是不能轻易的死去,这“突刺”和“拔剑式”都是不能轻易放下的东西。到现在他的“拔剑式”能一口气拔出几百下,那“念恩”出鞘时快的就像是发不出声音一般,秋光一闪就出来了。

正在拔刀之时,曹性、张飞也跟着走了出来,曹性自小就是跟着张信,知道这位公子的勤勉,也是不管不顾,挥起大刀也练了起来。张飞倒是无事可做,举起自己的蛇矛,呼呼的练起了自己的枪法。

等到朝阳初升,张信已是出了一身的汗水。招呼了一声曹性、张飞就去梳洗了。等到张信走出客房,就见到了郭图领着一个少年站在了自己的屋外,那少年大概也就三四岁的年纪,而郭图现在也是二十六七的年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郭图的儿子。张信暗想了一下,急忙走了过去。

“公则,这是…”

“公子,这是我兄长的孩子,叫做郭援,今年已是三岁了。”郭图冷冷的说道,那声音就像是冰一样。

“哦…”张信愣了一下,又问道:“公则,那你的家眷…”

“都死了,年前都死了!”郭图打断了张信的话,依旧是冷冰冰的回答道,

“是不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张信脸色变了变,像是明白了事情的起因,舒了一口气,说道:“是了,肯定是当年的事情。”

“公子说错了,是瘟疫夺取了我全家的性命,只留下我的这个侄子。公子不要乱想!”

“可这些事情也是怪我,要是当年我不逼你,以你的本事又怎会让这些事情发生?”张信落寞的说道。

“对!我是怪公子!”郭图听到这里忽然抬起头,那双眼睛红的就像是要滴血一般,“当年公子为什么不干脆的杀了我,弄得现在我连家里人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可我却不怨恨公子,毕竟也是公子当年留了我一条贱命,所以我就常常对公子说,我郭公则这条命是公子给我的,以后定是也会死在公子的手上,就当我的这条命还给公子了。不过你知道我最怪你什么吗?就是你有时的仁慈,虽然公子也算得上是心狠手辣,可大多数时候,公子还是不够心狠,须知这世界就是吃人的世界,你不吃了别人,别人就会吃了你。”

歇了口气,郭图接着说道:“不过我这辈子算是公子的人,公子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希望公子莫要让我再失望了。”

“公则,我也知道有时我的性格的确是有些幼稚,今后定是会注意的,我答应你今后定是不会让你失望,只是希望公则可以给我些时间。”张信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是知道自己的缺点的,也知道郭图的忠心,知道郭图的这一番话都是为自己好。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觉得亏欠郭图。

“公子莫要如此,若是无事,我就不打搅公子了。”郭图擦擦刚才不经意间泛起的一丝眼泪,引着孩子就要离开。

“公则,以后等找到了关靖的孩子之后,就让那孩子和郭援待在我的身边,我自会将自己所有本事交给他们。”张信赶忙喊了一声郭图。

“这个我知道了,今天对公子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公子切莫放在心上。还有,元直的娘亲我也接到了,公子抽个时间也去看看吧!”郭图闻声顿了顿,说了这几句话,迈开脚步就又走了。

“公子,公则这也是为了你好。”曹性也是出了房门,看到张信看着郭图离去的背影发呆,就忍不住说了一声。

“我知道…只是觉得亏欠他太多了。”张信落寞的说了一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