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二十七节请君入瓮

acomlf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二公子,晚上行动固然安全许多,然相关人员分布极广,难以一次将之一网打尽啊,二公子。”章胞代表着陆战队的统一思想。


“若日间行事虽有可能将其一网打尽,然而也是多处地方同时动手。闹将起来的话怕是更易出事。且白天行动则更难掌握,行动之后必然引起官府的注意,一但封城那我等出逃则难上加难。岂不更加危险。”罗承续说道。他并不在决能不能一定捉到这些人,但是对于那些可能的危险他却分外的重视。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锻炼一下陆战队,并不是为了损失他们。


“二公子,晚上行事需把控地点多达四十有余,陆战队人数实在不足。不若等白天将之骗到一地,如何?”


“这,可有定计。”罗承续突然意识到白天如果真能够将那些人骗到一个地方也是一个好主意。


“这倒没有,我只是随便说说。”章胞没有想到自己突然的一句倒引起了罗承续的重视。


“近日里牛二便有叫了许多人呆在他的屋里。且这些人也时常变化。可晚上先攻下牛二宅,再由牛二将其他人等骗至其宅。如何?”罗承续突然被章胞一个提醒就想到了一个简单的计划。不过这倒不是罗承续有多聪明。而是因为之前他已经想了好几个不同的方案来一网打尽了,所以才能够在章胞随意一句之下便有定计。


“二公子高见。”会场里几人应道。


“那便依此计而行吧。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详细……”


……


赵纶乃是一个落弟的秀才,吕试不弟而家中贫寒。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科举。但是他一无力气,二无手艺便是不再读书也是赚不到什么钱财。结果邻居杨角突然的一夜致富引起了他的注意。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进了一个叫打行的行当里。而赵纶却发现自己完全不适合于这个行当。所以刚起来的致富梦就快速的破灭了。


但是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际遇来了挡都挡不住。继续干着每日里给人抄抄写写的赵纶居然被张角引见了一个打行的小头目。原来是这个家伙不识字,自然得来的钱财难以计数了。所以需要一个这方面的人来帮助于他。而赵纶很好的抓住了这次机会,最近一段时间里赵纶给这个小头目出了许多的主意。结果成功的帮助小头目引起了牛二的注意。结果自然是他有肉吃而赵纶也有口汤喝了。


而这两天听说牛二那里出一些蹊跷事,所以正在找人帮他分析着。而那个小头目与张角一起推荐了赵纶。但是之后却象泥牛沉入大海一样,毫无声息了。于是赵纶也很快的死了心。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事,今天早上居然有打行的人到他家里叫他前往牛二大宅。


看来最近是祖坟冒表烟了。赵纶高兴得差一点要跳起来。忙屁颠屁颠的赶到了牛家大宅的后门。但是刚刚到却傻了眼了,原来后门这里已经站了一排人了。都得排队,一个也别想讨得好。这让赵纶感到了不解。但是队伍依然在慢慢的前进着。大热天的好不容易到了门边,一进门却看到一个身着家丁服饰的高大青年正在拿着一个表格给前面的人问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让那个人进去。那人进去之后队伍又前进了一些。


赵纶的前面还有几人,只见其中一个道:“你是何人啊。在此搞这厮做甚?”


“我是新来的恭奉,牛大当家的近日有贼加害于他,故让我等在此验明你等正身。”


“胡说八道。老子来这牛家多少次了,也未见过有你这……”前面的人还没说完那青年身边的一个汉子就一脚将那说话之人踢出数丈之远,登时就没有声音。


“胡说八道什么,老实呆着。后面的结老子排好队,不得鼓噪。”那人一声暴喝,登时就行所有人都不再出声。


于是他们继续安静的进行前眼前的事情,不一会儿就到了赵纶。


“叫姓甚名甚?”


“在下姓赵单名一个纶字。”


“家居何处。”


“城内……”


“家中尚有何人。”


“还有一老娘……”


……


赵纶见到自己每答一个问题那个青年便会在他手中的板上画那么一下,并且他手中之笔也是从未有见过。这让他感到十分的怪。但是不容他多想,几个问题之后那个青年道:“进去吧。”


于是赵纶得以进入到牛家的大宅里。进来之后赵纶又发现了奇怪的地方,每到一个转角的地方就会有人指引着他如何前进。最终他进了一个有两个壮汉把守的大屋里。只见里边已经有了二十余人。只是大屋里居然连个椅子都没有,空空如也。他也只能站着等待了。


过了一会儿大屋里差不多有三十人之后就不再有人进来了。这时外面两个大汉大叫一声:“三号间满。”


整个房间里由于人多大家都觉得非常的热,而让人奇怪的是所有的窗户都被钉上了木条。这就更让赵纶感到奇怪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但是还没有等他有更多的思考的时候突发事情就来了。


一队如同士兵一般的黑衣人带着如同鬼怪一样的面具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些人排成两排,前面的都带着大大的藤牌,看不到还拿着什么。后面的则各拿着一把比较小的弩,这些人给了房间里的人巨大的压迫感。他们身上那种气势让所有人都觉查到了危险,于是有人开始骚动了起来。


“肃静。肃静!”其中一个没有带面具的青年人走了出来,这年青人看来也不过二十四五左右。但是他的脸上却有着这些人没有的杀气。一丝眼睛扫过哪里哪里就安静了下来。


“若谁人还敢鼓噪,便让明年今日成为他的忌日。”青年的话让所有人为之一颤,但是随着时间的前进,屋子里的人慢慢的开始回复了一些自信。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我们要见牛大。”


“对对对,我们要见牛大……”


“我们要见牛大。”一但有人牵头,马上便有群人响应。人就是群体的动物。所以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把这个源头消灭掉。自然也就不会再有人响应了。于是青年一抬手,刚才第一个说要见牛大的人便去见了上帝。


而让这些人惊讶的是地上多了一具尸体没有引起任何黑衣人的变化。仿佛这一切不过是家长便饭一般。自双屿之战以来,老陆战队员手头上平均有八条人命。所以眼前这些已经不能再引起他们的感觉了。


“啊!”尸体周边的那些打行的下极成员们显然没有见过如此利落的杀人。毕近他们的本事也就是人多欺负人少,平日里对着百姓耀舞扬威一下而以。所以都一下子远离开了那个地上的尸体。


青年头一点,马上两个人走了进来把尸体搬了出去。


“牛大现在怕你等其中有人想害他,故请了我等供奉。现在你等全部跪于地上,双手抱头。若有人敢不作,刚才那人便是榜样。”


青年才刚说完这些连垃圾都算不上的人便呼拉拉的跪了下来。而其中也包括赵纶。他是真的吓坏了。平日里看那些人欺负欺负外乡人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便是被打出血也是常见,但是象眼前这些人这样完全无视生命的行为显然让他无所适应。他甚至感到胃里边的东西正是翻江倒海着,许多都想从嘴里出来。


“听着,你等待会儿会被绑好去见牛大。所以不准反抗。”说完青年示意后面的陆战队员们两个一组来给这些人上手拷。而很快赵纶也被一个奇怪的绳子给束缚住,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把绳子弄成这种样子。但是他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那绳子只是越来越紧。


然后他们被一个个的带了出去,赵纶却发现他们才刚刚的走到了门外嘴马上就被堵了东西。然后赵纶看着那些人把自己装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夜晚,就是一些想做特别的事情的人最好的掩护。比如现在这个想要出城的内河货船队。杭州城有着六个水门。北面的武林门即是当初罗承续一行人在运河下船的地方。其名字本身就说明这里有一个城门。而这个门就是杭州出城的水门。


“下面什以船。”几个军士显然看到了那些从城里过来的货船。他们以一个兵头为首向着小船走了过来。


“是柳大哥吗,我是二狗啊。前几日里我们还在烟台阁里一起喝酒的。”


“哦,是二狗兄弟啊。怎么呢这时出城呢。”为首的军士奇怪的问道。


“别谈了。还不是东家那些私货,白天不是不方便吗。”


“还有这事儿?”说着兵头走近的小船,火光当中一上青年跳上岸边。然后走到了兵头的身边,接着两个人西西索索的说着一些什么。然后兵头满意的走了回来。对着城头上大声的叫道:“放行。”


与陆门一但关闭了晚上就不会再打开不同。罗承续之前看小说的时候了解到古代水门晚上其实是可以开启的,现在看来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于是一百多人就这样通过三只船被运到了城外。三两银子给那兵头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当然他也不会去关心杭州府那满天繁星一样的失踪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