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初扬州轶事·孙传芳在扬州

renccc 收藏 0 304
导读:军阀盘踞扬州孙传芳自汀泗桥一战失败以后,便节节败溃,到了江南不能守的时候,他便退而盘踞扬州。他有两个大将,一个是卢香亭,一个是孟昭月。那时退守扬州,先遣部队便是卢香亭。卢香亭带了大队人马到了扬州,第一天便就杀人示威。有一个警士花某冒领了军米一袋,便把他的头挂在教场示众。扬州的人本来胆小,一看他杀人,便起了无限的恐怖。他第一次在扬州盘踞了四十六天,几于无日不听见他杀人,说是杀的都是间谍,可是冤枉的也实在不少。他常常派宪兵到人家去搜查,稍涉嫌疑,便被他捕去,捕去而释放的很少,大都是被他杀掉了。 孙传芳

军阀盘踞扬州孙传芳自汀泗桥一战失败以后,便节节败溃,到了江南不能守的时候,他便退而盘踞扬州。他有两个大将,一个是卢香亭,一个是孟昭月。那时退守扬州,先遣部队便是卢香亭。卢香亭带了大队人马到了扬州,第一天便就杀人示威。有一个警士花某冒领了军米一袋,便把他的头挂在教场示众。扬州的人本来胆小,一看他杀人,便起了无限的恐怖。他第一次在扬州盘踞了四十六天,几于无日不听见他杀人,说是杀的都是间谍,可是冤枉的也实在不少。他常常派宪兵到人家去搜查,稍涉嫌疑,便被他捕去,捕去而释放的很少,大都是被他杀掉了。



孙传芳反对当“人民公仆”。他说:“现在做官的自称是人民的公仆,凡是仆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不是赚主人的钱,就是勾搭主人的姨太太。”



孙传芳,山东历城人,生于1885年,自幼丧父靠母亲精心抚育而成人,后因家境实在难以维持,把姐姐嫁给了山东王姓督军做姨太太,使孙传芳得以和王姓子弟一起读书,因天资聪明,又靠王姓督军的势力,保他进了清政府主办的保定军校。保定军校毕业后又到日本东京士官学校深造,回国后正赶上民国初期的军阀混战,孙传芳看准时机投靠了称雄一方的“儒帅”吴佩孚,几年时间官做到江南“五省联帅”,人称“笑面虎”。谁知好景不长,北伐战争成功后孙传芳失去了南方五省的地盘,一夜间便成了丧家之犬,曾一度投靠到东北军张作霖的帐下,张作霖看在往日情分上还待若上宾,当1928年张作霖于沈阳皇姑屯被炸死以后,张学良执掌东北大权,再没了孙传芳的容身之地,只好到天津当起了寓公。孙传芳到天津做起寓公以后,自知自己当年杀人如麻罪孽深重便做起了居士,也就是不曾受戒的僧人,终日参禅礼佛,每周三、周六下午还要到居士林和众居士一起诵经说法。孙传芳做起居士的消息也引起了一个弱女子的注意,她就是与孙传芳有杀父之仇的施剑翘。施剑翘原名施谷兰,本是“辛亥革命滦州起义”首领施从云之女,施从云在滦州起义失败后被杀,施剑翘便被叔父施从滨收养。在孙传芳任“五省联帅”的1925年,在争夺安徽的一战中俘获了施从滨,在待若上宾时却被孙传芳暗中杀害了,并把施从滨的首级悬挂在蚌埠车站,暴尸三日,这奇耻大辱深深地印在施剑翘的脑海中,并从此走上了复仇之路。

以施剑翘当时的条件,唯一可行的复仇路是找一个乘龙快婿,此时她看中了施从滨当年的一名侍卫长,谁知此人乃酒色之徒,婚前信誓旦旦,待婚后有了两个儿子以后再不提杀孙传芳一个字,施剑翘在绝望中毅然与其分手,只身走上复仇之路。施剑翘鬼使神差似的来到了天津,访得孙传芳也正好隐居天津,并做起了居士,真乃踏破铁鞋无觅处,心喜万分。为了接近孙传芳,施剑翘也居然做起了居士,逢周三、周六必到居士林礼佛,经过两个月的细心观察,弄清了孙传芳来往的路线后,终于在1935年11月13日下午3点半,缓步走到孙传芳身后,拔出手枪对准孙传芳的耳后扣动了扳机,连开三枪,使孙传芳立刻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施剑翘血溅佛堂以后立刻声明并自首,言明杀孙传芳乃替父报仇,此日期正好是其父被害的十周年纪念日。

孙传芳死后因为生前早已在海淀西山卧佛寺置办好了墓地,不久便魂归西山。孙传芳的墓地坐北朝南,鸟瞰似宝瓶形状,墓地分为三部分,东边为坟冢,西边为祠堂,北面为松园。正门是一座坐北朝南带吻兽歇山式的门楼,中间是两扇朱漆大门,门楼横额是“寿安永奠”,门上楹联为“往事等浮云再休谭岱麓松榆遑问江东壁垒”,“敛神皈净土且收起武子家法来听释氏梵音”。

阴宅墓区宽3米、长30米的砖浸神道直通孙传芳的墓冢,墓冢正中是石制墓塔,塔基为六边形须弥座,花岗岩制成,中间镶一拱形汉白玉龛,镌刻有“恪威上将军孙公讳传芳字馨远暨元配张夫人墓碑”。墓中间为孙传芳,东边为张夫人,西边为妾周夫人。

孙传芳死后并没有入土为安,据卧佛寺附近的乡亲们讲,在孙传芳下葬的那天,其妻妾及后人因财产分配不公,还曾大打出手,闹声震天,上演了一出全武行的闹剧。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