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文凭是哭出来的”。 朋友亲口告诉我的,鸟儿决定把这个故事奉献给大家,是不是完全 真实,你自己去判断,反正我宁愿信其有。

我的朋友在Cisco上班,一个来自北京的快乐而幽默的女孩,她20岁跟父母来美,国内大学文科读了两年,在美国改学了工科,她很喜欢唱歌,我们在学校声乐课里认识后,她就把家里的万科DVD搬到我家,并把自己会唱的歌曲设在机器里,来我家卡拉OK的时候,坐在沙发里一首接一首唱,连点歌也省了;朋友让我介绍唱歌的经验给她,她告诉我在美国怎样Pass掉考试的经验,我们互相省掉学费和信息费。


“在美国最容易的是读学士了,才130多个学分,我边打工边读,5年一口气读完,能过的功课我少花点功夫,难的功课我多花点力气,实在过不了我就哭,老师看到我哭,就慌了,安慰我不要担心,总给我C,我的文凭就是哭出来的”。


朋友在开玩笑讲反话,美国本科大学是基础教育,很难念的。所以,国内的亲戚朋友问问什么时候把 孩子送出国念书,我总说:还是读完本科再申请吧,年纪大一点,学习和生活能力会强一点;读硕博,都是拿专业课,省时省钱省力,当然,把国内英文念扎实点。除了托福过关,也要强化口语和听力。


美国大学老师和学生是相互制约的,加州就有个专门的网站,上面有全州大学老师的背景 资料,也有学生给每个老师打的评语,Nice的老师,通常会有几个红辣椒,比较苛刻的老师,学生就给一个或多个绿脸,还有人说,别拿他的课,尽讲废话,学不到什么东西,考试又不好过关。学生不拿老师的课,等于老师没有好评语,无形中牵制了他的饭碗;而同时,学生的命运也把握在老师手里,成绩好不好,不全是你考试成绩,还有印象分,老师给的感情分。特别是中不溜(B)的成绩,跟老师 沟通好了,拿A也不奇怪。


在美国读书需要跟老师谈话的,这是老师给你 “感情分”的基础,如果你觉得这门功课实在太难,你没有把握考过去,在小考几次后,老师会主动约见你,问你哪里困难,需要帮助不,如果你因为语言的问题不敢跟老师对话,或者干脆躲开老师,那这门课大概也甭想过了。


每个老师性格不同,但的确有心软的老师,对外国同学特别好,我就遇到一个。


他是这所社区大学的终身教授,我拿他的课,完全因为他的外表,我固执地认为他长得像美国前总统克林頓,可能跟我近视眼有关吧,不管你们看他像不像,反正我很喜欢他,老师个子很高,单身,每次上课总是在同学坐定5分钟,他才手拿汽水,大汗淋漓,边喝边匆忙走进来。


老师跟其他老师的讲课方式不太一样,他更像中国老师,一章讲两节课,第一节讲课文,第二节讲作业,第三节小考。下一章从第一次小考试题讲起,对答案,不知道的举手,老师讲解,讲完试题讲下一章,如此循环进行,没有 惊喜,老师也不是很fun的那种人,他在车祸中负过伤,腰椎有点问题,但他非常随和,讲课不是斜躺在椅子上,就是坐在桌子上,当然,学生也可以,上课吃东西,把脚挂在前面位置的凳子上,甚至睡觉,老师不会太在意,有次他还让我推醒后面的同学:“这个家伙睡着了”。


老师上课喜欢讨论,你要是保持沉默,老师就慌了,以为你不喜欢听他的课,所以,他总会很着急:“太安静了,太安静了!”


尽管他给我们的syllabus上郑重其事:“我非常痛恨上课迟到或缺课的学生。”呀,尽管我有时也想偷懒,但却从来不敢缺课,倒是他自己,经常贴一张纸在教室门口:“今天不上课,本次课周三上。”反正知道没有一个老师会像中国老师一样,兢兢业业把课本教完。算了,不来就不来,大家一阵风,从三楼卷下去回家的回家,上班的上班。


那时我刚去这里拿专业课,因为英文实在太薄,心里发虚呢,尽管花很多时间去图书馆看书,认真写作业,但还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有次我跟老师说:“我可以跟你谈谈吗?我刚来美国,英文不太好……”我还没说完,老师就轻轻在我背上拍拍:“我知道的,这不是你的母语,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我会让你pass这门功课的。”


我真的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自从有了老师的“定心丸”,我学习更努力了。期末考试前,老师看着我笑笑说:“我给大家一套练习题,如果你们觉得自己平时考试不够理想,担心不能考过这门课,把作业做完,你就能及格;如果你平时考试好,你做完作业,最后你的考试结果会在你的原来成绩上加一级。记得一定要交作业哦。”


就这样,“连滚带爬”,竟然给我过了第一门课,心里除了感激,自然是感触良多,原来美国老师不会刁难我们,而每次大考小考,做各种Project,presentation,report,让人喘不过气,只是通过这些锻炼,真正帮助我们学到知识;后来遇到的老师,无一不是如此。


至于我的朋友,她说自己的文凭是哭来的,我说,“你不只是跟老师哭鼻子吧,是不是也有做不出作业,完不成试验报告的时候,使劲哭鼻子呢?”,她呵呵地笑:“都说你是只笨鸟,原来也有聪明的时候”;


“你是不是老选男老师的课?”她诡秘地笑笑:“大多数时候是,挑男老师的课,通常哭鼻子比较管用,不过,你听好,一年课听下来,我基本可以听懂70%以上。”


在美国读书,真的不容易,想混、作弊连门也没有,不仅仅是语言的问题,哭哭鼻子倒是管用,男老师们比较怜香惜玉,我记住了这高招,不过还从来没使过,“好钢要用在刀刃上”,随便就哭鼻子,让老师识破,关键时候就不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