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六节 兄弟聚会

罗列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下午的训练交给他们去管。还是射箭,射箭训练了一天。 滇军看来非常盛行号令,厉行令行禁止,所以,显得很有纪律。 这很好。 我只希望我们到了真正的战场上,不要胆怯,不要出混乱,也能象训练一样,号令一出,山崩地裂也无惧。 我下午没事,找了块布,画了一幅画。 到晚上的时候,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下午的训练交给他们去管。还是射箭,射箭训练了一天。

滇军看来非常盛行号令,厉行令行禁止,所以,显得很有纪律。

这很好。

我只希望我们到了真正的战场上,不要胆怯,不要出混乱,也能象训练一样,号令一出,山崩地裂也无惧。

我下午没事,找了块布,画了一幅画。

到晚上的时候,我将5位卒长召集到我的帐篷里。

军营里不得喝酒。所以,我们只能议事。

“你们几位,谁的射箭更好?”

“三弟。”郭启说。

“三哥。”其他三位都这样说。

四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邱亮呵呵一笑。

“兄弟们,射箭这一课,必须要练习好。因为这是两军对垒时,攻击敌人的第一手段。所以,我们要在肉搏战开始之前,尽可能的杀伤敌人。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制胜。”

“大哥,上午不是说一定会打败秦军吗?” 凌霄反问。

“因为我们大家都是新兵,根本没上过战场,所以,如果我不说得有信心些,那很多兄弟都会临阵退缩了。还说什么打仗啊。而且,大家不要认为秦军是傻瓜。就算是蛮人,也不是傻瓜,会等着大家射,等着大家去杀。秦军依仗人多势众,会先于我们冲锋是一定的。但是,他们也有弓箭,据我所知,他们的箭能射得很远,不比我们差。所以,打仗,一定会互有伤亡。秦军伤5000,还有19万5000人,我们伤500,就少了500,滇国才几万部队而已。再说,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

“我们该怎么办?”5个人齐声问道。

“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我说。

“是。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 他们一起重复了一遍,然后又说,“要怎么做,我们都听大哥的。”

“好。明天继续训练射箭。但是,你们和你们的每个两司马要注意队伍中的兄弟,哪些人射箭射得最远;哪些人射得最快;哪些人射得最准。把这些人头都记下来。”

“没问题。”5个人齐声。

“我今天看大伙训练,有个想法。一排在练习,400多人在等,这样很浪费时间。所以,人员分做5部分练习。各位兄弟各带领一个卒练习不同项目,比如说,二弟郭启带领一卒,练长矛;三弟邱亮带领二卒练习射箭;四弟带领三卒练习刀,五弟带领四卒练习戈;六弟带领五卒练习戟。然后,5个卒再轮流练习其他项目。练习时,记下每个项目中最熟悉的兄弟的名字。”

“大哥,您这是要做什么?” 莫迟问。

“我想对这个旅重新编卒,以便每个人都各尽所能。比如,善箭的,就都交给三弟来带;善刀的,都配好刀;善矛的,配长矛。然后呢,长兵器和短兵器配合作战。”

“哦。这样好。这样好。”这样一解释,大家都很赞同。

“另外,我们还要练习盾和阵,搏斗,以及逃生。我会上报钟将军,可以让我们旅特殊练习一些项目。”

“那太好了。” 宗大山说。

“大哥,有一点不明白,您还教我们逃生?要知道,大敌当前,我们都是抱着为滇国必死的信念去战场的。” 郭启说。

“大哥肯定有特别的用意。” 宗大山说。

“请大哥给我们解释解释。” 凌霄说。

“刚才也说过,要尽可能多的杀伤敌人,但是,也要尽可能多的保存自己的实力。所以,当我们处在一个不利的情况下时,就要学会怎样逃生。”

“大哥说的不利情况,指的是失败吗?”邱亮半天没说话。

“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我们没办法改变整体局势的失败时,就要学会怎样撤退,怎样逃生。只要我们能够保存性命在,就能够卷土重来。白白的牺牲自己,一点意义都没有。”

“对。撤退,也要有次序的撤退;逃生,也得认识路和辩明方向啊。”郭启一点就明白了些。

“还不只这些。到时候,我们召集所有弟兄们一起讲,一起训练。”

“在军营里训练逃生,怕是有些人不会答应吧。” 邱亮还是持怀疑态度。

“我刚才说过,我会去找钟将军,让他允许我们特殊练习一些项目。”

“如果钟将军能答应,那就太好了。” 邱亮对此不抱希望啊。

“各位兄弟,有没有什么事情?”我问他们。

“大哥,我上午看见你和邬刚说话了?”郭启说。

“是。他还请我去他们旅里教射箭呢。”

“大家都说,他不到自己父亲的豹师里去,偏偏到虎师里,就是冲着你来的。你可要小心。”郭启替我担心。

看来,他们都知道我和他争抢玲儿的事。

“我会小心的。但是,我相信在目前大敌当前的情况下,他会分得出孰轻孰重。”

“但愿如此吧。”大家都这样叹到。

“没事的话,各位兄弟,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全旅五鼓后起床训练。”

“那么早?”大家齐伸舌头。“比军营规定的出早操,还早一个时辰呢。”

“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我说到。

“是。”他们回答。

依次退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