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他吼着叫妻子滚开

带兵之将 收藏 0 564
导读: 何岚和曹立天这对夫妻第一次走进咨询中心的时候,吓了我一大跳,身高不足1.6米、娇小柔弱的妻子何岚脸上有着一道道血痕,她用一块毛巾捂着额头。丈夫曹立天紧跟在后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师您瞧瞧,他把我打成这样。今天要么你给我老老实实把话说清楚,要么咱们就干脆离婚!”何岚一边哭,一边抓着曹立天的衣袖扯来扯去。 这个动作激怒了曹立天,他一边拉开妻子的手,一边大吼:“你放手,听见没有!” 我眼见着冲突就要升级,赶快走上前去分开两人,要他们先坐下冷静一会儿。我将两人分开后,曹立天恢复了沉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何岚和曹立天这对夫妻第一次走进咨询中心的时候,吓了我一大跳,身高不足1.6米、娇小柔弱的妻子何岚脸上有着一道道血痕,她用一块毛巾捂着额头。丈夫曹立天紧跟在后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师您瞧瞧,他把我打成这样。今天要么你给我老老实实把话说清楚,要么咱们就干脆离婚!”何岚一边哭,一边抓着曹立天的衣袖扯来扯去。


这个动作激怒了曹立天,他一边拉开妻子的手,一边大吼:“你放手,听见没有!”


我眼见着冲突就要升级,赶快走上前去分开两人,要他们先坐下冷静一会儿。我将两人分开后,曹立天恢复了沉默,双手插兜选了一个边上的沙发坐下,而何岚则陷入一种委屈和无助之中,不断地抽泣着。


虽然他们都处于情绪状态中,但我还是决定让曹立天先带何岚到对面的诊所处理伤口。这就是咨询中的躯体首位原则,咨询师不能够让来访者担负生命或疾病的危险。


伤心妻子:我的丈夫是个神秘人


不久,两人返回了咨询中心,确认何岚的伤口没有问题之后,我才把他们夫妻俩一起请进了咨询室。


从一进门我就收集到一些重要信息,比如,丈夫对妻子的明显推拒,这不仅是动作语言的,也是心理层面的。


我面对他们而坐,身体微微前倾,从身体姿势上表达我的关注,然后轻声询问:“能先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吗?”


似乎我的询问又一次触动了何岚的心弦,她边哭边说:“周末从我妈家回来他就不高兴,一直抱怨我妈口罗嗦,对他问这问那,嫌我妈不尊重他。我想,再不对那也是长辈,他怎么能那样说?结果我还没说三句话,他倒火了,我们俩就这样吵了起来,最后,他居然抄起烟灰缸就砸到我头上了……我这次是真的绝望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了,他对我那么狠。”


“这样的事是第一次吗?”


何岚摇了摇头,这时曹立天突然站了起来:“我先出去抽支烟。”说完,他就向外走去。何岚心中的焦虑和绝望不断升级,直到此刻,丈夫的离开几乎等于在她内心宣告爱情的不再。何岚大哭起来,冲上去抱住了曹立天的胳膊:“你要干啥,你要去哪儿?不准走,我不准你走!”


而这一行为又一次触怒了曹立天,他就像被电到了似的,恨不得立刻甩开妻子。我突然感受到:曹立天并不是出于厌恶而拒绝妻子的靠近,他表情中有着明显的恐惧,带有一种内缩的自我保护意味,似乎妻子的靠近会让他陷入不可控的焦躁中。


经过劝说,我安排曹立天先离开咨询室。丈夫离开之后,何岚慢慢平静下来,她一点点给我讲述了他们结婚一年来的种种经历。


原来,这并不是他们夫妻间的第一次争吵,也不是第一次动手。开始,何岚还觉得是丈夫年轻气盛,加上每次争执后曹立天都不断道歉,所以她并没有把事情想得很严重。然而,何岚却慢慢发现:自己似乎并不真正了解丈夫,丈夫的身边不断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秘密。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每个月到底挣多少钱?他从来不说他们单位的事,和朋友聚会也从来不带我;家里很多事他自己就直接办了,办完也不告诉我,就好像根本没有我这个人。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还是不是他老婆?”


到后来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何岚觉得丈夫的心里有一扇门,而自己从来没有走进去过,当说到“他把我拒之门外”时,何岚哭得像个伤心的孩子。


新婚之夜,他吼着叫妻子滚开


何岚口中我对他们的婚姻状况有了初步了解,但我不能仅仅听妻子的话就做出判断。因此,我向何岚解释了我的咨询安排,她点点头表示理解。这样,我把曹立天请进了咨询室。


曹立天的身上带着浓重的烟味。坐下后,他的双手双腿都呈交叉姿势,这是一个明显的自我保护、防御、拒绝对方探寻的姿势。


我笑着问他:“有一个这么能哭的老婆,也挺不容易的吧?”


曹立天“啊”了一声,隔两秒才叹着气苦笑了一下。


“我不是真心想打她,我很爱她,怎么舍得打她?我这个人比较不善于表达,平时话就少,尤其怕吵。但是她碰到事就没完没了,不停地追在我屁股后面唠叨。她的声音特别响,整个屋子都嗡嗡叫,我的脑袋都快炸了。我实在受不了,就想让她闭嘴,但她哭闹得更严重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其实就想捂她嘴,结果没有控制好自己,也是气极了顺手拿东西丢了她一下。”


“其实你是很心疼她的。”


“是,我立刻就给她道歉。可她根本听不进去,就拉我来做咨询了。”


“这样的事,在你们之间也不是一两次,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知道曹立天其实很担心我会帮他妻子指责他,因此,我用启发的方式唤醒他的自我觉察。


想了一会儿,曹立天说出了一件埋在他心中很久的事:他们夫妻的第一次争执居然发生在新婚之夜。


那天,酒宴之后,当曹立天走进新房看到娇美的妻子时,幸福的感觉充满整个身心,他真想用所有的关怀,好好珍视眼前的爱人。他想起妻子整个酒宴几乎都没吃东西,于是做了两碗汤面,这时候何岚笑眯眯地对他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一切都归我主管,快快快,IC、IP、IQ卡,密码统统拿来!”


他本以为这是句玩笑,结果,何岚真的要拿他的工资卡,而他几乎是本能地把卡装进了衣兜,说什么也不给何岚。刚开始两人还带着玩闹的性质,但慢慢地气氛就变了。何岚的不断追要一点点将他推到了情绪爆发的边缘,结果,他居然把何岚推倒在地,指着贴着红喜字的大门吼道:“你滚,滚回你父母家去!”


事后,虽然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但摩擦却像挥之不去的阴影,笼罩着这个小家庭。


说出这些后曹立天显得很痛苦:“我不想这样,可是我一面对喋喋不休的妻子就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其实我没有一点要伤害她的意思。”


我点点头:“我能体会到你并不是真的想伤害妻子,你是想控制整个场面,对吗?”


“对,我就是特别怕她缠着我嚷嚷,我一刻也忍受不了,我就是想让她闭嘴。”


为了更进一步澄清这对夫妻的矛盾点到底在哪里,我请曹立天列出一些会引发他们争执的事件:


1.我指出她的缺点。


2.追问我的收入情况。


3.掺和我和朋友的交往。


4.总要掌握我的行踪,或者我的工作情况。


接着,我要求曹立天将这些归类整理。


曹立天愣住了:“有三分之一是当我给她提意见时,她会异常紧张,非要让我说清楚,剩下的都是她对我刨根问底,让我不耐烦。”


“其实夫妻之间很多问题都出在亲密关系上。你有没有发现,你挑妻子的毛病形成了对你们亲密关系的挑战。妻子害怕自己不被喜爱,她的反应是扑上来,用她的方式来维护你们的关系。而你抗拒妻子对你刨根问底,在妻子看来恰恰又是另一种形式的拒绝亲密,她当然会焦虑,也会用同样的方式扑上来,直到你忍受不了,用暴力解决问题。”


“对,我一动手她就安静了。”


“所以,你们两个人面对亲密关系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让婚姻为爱疗伤:我的爱人是天使


由于亲密关系的模式受到小时候与父母关系亲疏的影响,我给他们列了一张澄清单,要求他们分别填写,借以从源头寻找原因。


分析他们的答案之后可以看出:何岚是个充分依恋亲密关系的人,和妈妈亲密无间,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种关系被威胁或被破坏。人们总是渴望通过婚姻重温儿时的幸福生活,这也是走进婚姻的深层心理动力之一。因此,何岚在婚姻中必然会努力建设、维护这种亲密。


而曹立天和父母关系都不错,但又和父母保持一定距离,这个距离如果要量化就是10句里只能分享两句,他只允许将两成自我展示给亲人、只能有两分精力投入到亲密关系。可以理解为什么第三题他久久没有回答,因为他心中那一份既渴望亲密又恐惧过度亲密的矛盾,已经折磨他不是一天两天了。


原来,身为小学教师的父母对儿时的曹立天一向严厉,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受到严格的规范。当我让他用一种颜色来描绘童年时,他选择了灰色,本应纯真快乐的童年却充满了约束和压抑。正是这种长期的生活,他逐渐学会了用封闭自我来保护幼小的心灵,学会了和身边的人保持距离来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正是心理学依附理论里“逃避型”的典型表现。


这一类型的人心中充满了对亲密情感的渴望,然而由于曾经受挫,便缺乏勇气化为行动。因此,表面上他们冷酷冷漠,内心却被激烈的矛盾冲突折磨,现实中也很容易错失美好的感情,伤害身边爱他们的人。


幸运的是,何岚是依附理论中的“安全型”,她有很好的亲密能力、足够的包容,又具备创造亲密的行动力。只是,在她和曹立天的婚姻中,她没有理解丈夫的问题所在,显得过于急迫而不得法。


因此,我既要鼓励曹立天修正心中爱的模式,又需要教导何岚掌握足够尊重丈夫需要的表达爱的方式。由此才能打破丈夫对自己内心“秘密化”的自我保护。


首先,我请他们分别站到咨询室的两边,中间间隔大概4米左右,然后将一条足够长的绳子交到他们手中。活动的规则是:现在他们彼此的空间距离就是内心中彼此间亲密距离的展现,他们可以通过挪动身体来调节这一距离,即调整心中的亲密距离。整个调整过程中,双方都可以挪动,但有一个额外的要求,妻子只能用表情、语言等和丈夫沟通,丈夫同意拉动绳子,妻子才可以挪动,并且挪多少也由丈夫控制,不能主动肆意挪动,就是说丈夫喊停,她就要停。


因为何岚过去的行为忽视了曹立天的需求和基本底线,相当于一种侵犯,当然会惹怒曹立天。现在,通过游戏规则,使何岚能够充分地尊重丈夫、避免冲突。何岚和曹立天都点头表示同意。


在整个过程中,我看到了曹立天的矛盾和勇气,也看到了何岚的耐心和包容。有时候曹立天实在受不了了,何岚就会很敏锐地停了下来,这无疑让曹立天既感到安全,又充满了对妻子细心的感动。而何岚也从最开始说很多话,比如“老公,我很想和你在一起,你不要推开我”等等,到后来渐渐安静下来,从焦虑到平静其实恰是她走进丈夫内心的过程。最后,曹立天深吸一口气扔掉了手中的绳子,相当于放开了心中那份不安,伸手拉过妻子的手,将妻子拉进自己的怀抱。这一刻,何岚趴在丈夫的肩上哭得像个孩子。


最后,我给丈夫留了一个作业,要求他养一只宠物,来进一步强化亲密关系。


专家的话


1.夫妻间的亲密关系其实受到自身依附类型的影响。


四种依附类型:


安全型依附:面对亲密关系中人际距离的变化能够很好的表达。这样的人在婚姻中能够做到包容、谅解,易相处,尊重爱人。


逃避型依附:以冷漠面对亲密关系的变化,似乎不在乎或神秘化,其实将所有情绪都压抑到内心。这类伴侣内心其实很需要情感,但不懂得如何表达和调整。


焦虑型/不安全型依附:当爱人稍微远离自己(包括心理的或空间的,如出差,或希望自己安静待会儿) 便表现出高度焦虑,情绪暴躁,反应强烈,并且当爱人重新靠近他时,又会表现出指责、抱怨,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重新建立亲密关系中的安全感。


紊乱型依附:没有一定的规律,且易出现冲动性行为,如分手后自残或威胁对方。他们没有掌握任何处理亲密关系的方法,常常受挫,这又与内心中强烈的爱的渴望形成矛盾,使他们无论与爱人亲密还是疏远总是无法逃离痛苦感。


2.爱要更有智慧。


简单地说,要遵守三条基本原则:


首先,足够的尊重。不论爱人是什么类型,肆意指责要求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无论是交谈的内容,还是尺度,开始与结束的时机都要充分尊重爱人,否则,只能起到破坏作用。


其次,足够的耐心和包容。依附类型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要做改变也不是一日之功。


最后,有一个简易自我疗伤法—“养宠物”。就像很多父母感受到自己在养育子女的过程中自身也受到滋养一样,养宠物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不错的替代疗法。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