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4 章 五虎聚首(三)

一筐云 收藏 2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URL] 那男婴被马玉昆抱着,并不啼哭,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着他,马玉昆十分高兴,赞道:“这小子长得太帅气了,尤其是一双眼睛,光华内敛,隐含淡淡杀气,将来一定是习武的料子。” 说着,马玉昆拿起一根筷子,在酒碗里蘸了一下,然后伸到男婴口中。众人所饮皆是上等烈酒,但那男婴仿佛并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那男婴被马玉昆抱着,并不啼哭,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着他,马玉昆十分高兴,赞道:“这小子长得太帅气了,尤其是一双眼睛,光华内敛,隐含淡淡杀气,将来一定是习武的料子。”

说着,马玉昆拿起一根筷子,在酒碗里蘸了一下,然后伸到男婴口中。众人所饮皆是上等烈酒,但那男婴仿佛并未觉出辛辣,不住吮吸筷子。

马玉昆笑道:“奶奶的,刚生下来就会喝酒,将来一定是个酒棍。”说着,又将筷子在酒中蘸了一蘸,然后让婴儿吮吸。

马玉昆见婴儿一副回味无穷的表情,用汤匙舀了一勺酒,然后慢慢倒进了他的口中。转眼间,一碗烈酒已被婴儿喝干。

众人见那男婴脸色丝毫未变,反而咧开小嘴笑了起来,都感到新奇,就连洪毅也觉得诧异。

马玉昆说道:“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小子将来绝对酒量宏大,无人可及。”

几人将男婴抱了抱,都极为喜欢,就听卫汝贵说道:“五弟,我发现孩子比一般的婴儿体重要轻,不知何故?”

洪毅说道:“我也不知什么原因,想是天生体弱。”

马玉昆说道:“天生体弱?不知将来适合习武不。”

聂士成说道:“习不习武,并没有多大关系,关键在于有一颗报国之心。习武从戎,效力沙场,固然可以报效国家;但舍武修文,也可以上报君主,下谢百姓,萧何、魏征、房玄龄皆出身文职,依然得以为国尽忠;另外,文官人员亦可从事武将之事,史公可法即是一例。”

左宝贵说道:“不错,为人者贵在有一颗报国之心。”

聂士成说道:“五弟,孩子可取了名字?”

洪毅说道:“还没有。二哥,你博览诗书,就为孩子取个名字吧!”

聂士成微一沉思,说道:“正如我们刚才所说,男子汉无论习文还是就武,并没有多大差别,关键在于有一颗报国的拳拳之心。以我大清国号为名,意为始终勿忘报效国家,如何?”

左宝贵说道:“‘洪清’,好名字!‘洪’与‘清’连在一起,意义贴切,的确是好名字。”

洪毅也甚为赞同。

聂士成说道:“斯年乃光绪甲午年,以‘甲午’为字,以示不忘倭人犯我中华之仇,怎么样?”

洪毅说道:“好!就叫洪清,字甲午。”


卫汝贵说道:“洪清侄儿将来若投身行伍,一定要深入研究火炮之术。”

马玉昆说道:“大哥因何发此感慨?”

卫汝贵说道:“日前,见到东洋人的攻城巨炮,心下颇为触动,由是发此感慨。”

马玉昆说道:“东洋人的火炮虽然厉害,但比起老四的火炮,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说到此,马玉昆顿了一顿,仿佛想起了什么事,说道:“老四,日前的那发炮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一炮下去,竟然干掉了2000东洋人。”

左宝贵故作严肃,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马玉昆笑骂道:“你奶奶的,猪鼻子上插大葱——你还装上相(象)了,有屁就放,快说。”

左宝贵对洪毅使了一个眼色,洪毅会意,命众仆人退了出去,只听左宝贵对聂士成说道:

“二哥,你博学多识,饱读经史,可记得当初戚继光将军对付倭寇,用得是何中手段?”

聂士成说道:“戚将军乃百世罕见的奇才,为对付倭寇,自创了一种阵法,名叫‘鸳鸯阵’。”

左宝贵说道:“不错!‘鸳鸯阵’变幻无方,奇妙莫测,威力巨大,只可惜已然失传。为了对付倭寇,戚将军还有一项发明,你可记得?”

聂士成微一沉思,说道:“地雷。”

左宝贵说道:“嗯,就是地雷。玩火药,中国人是祖宗,这地雷就是由戚将军发明的。你还记得戚将军那句诗吗?”

聂士成说道:“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左宝贵说道:“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戚将军正是我辈学习的楷模。”

马玉昆对左宝贵说道:“别扯淡了,戚将军和你那一炮有和关系?”

左宝贵说道:“其实,我那一炮威力寻常,并不足以消灭2000东洋军,关键在于我使用了地雷。”

马玉昆说道:“地雷?”

左宝贵说道:“不错,我在平壤外城埋设了上万颗地雷。”

马玉昆说道:“你埋了地雷?那东洋鬼子踩上去,怎么没有爆炸?”

左宝贵说道:“这正是妙处所在。你想,前行日军踩上去,地雷即时爆炸,那么后续日军还会轻易前进?那些地雷全部由我亲手设计,人踩上去并不会爆炸,但用炮弹却可以引爆。

“当时,大部分日军已处在地雷伏击圈内,后来,日军发动冲锋,几乎全部都进入了地雷阵。我发出一枚炮弹,引爆地雷,结果你们已经知道了。”

洪毅说道:“四哥,我知你精研火器,但想不到竟到了如此神妙之境地。”

左宝贵说道:“其实,这只是我的神兵利器之中的一种,我还有许多撒手锏。”

马玉昆说道:“你还有什么神妙的武器?”

左宝贵说道:“暂时不便言谈,你们迟早会知道的。”


日本军营中。

高田进心头火烧,在屋内不住走动,但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

他派出一支日军小分队去夜袭平壤,但遭到清军伏击。奇怪的是,清军此次伏敌,未用一枪一炮,用得竟然全是弓箭、刀枪等冷兵器。当日军小分队进入伏击圈后,清军飞矢如蝗,一同猛射,将日军击退后,并未追击,直接退了回去。

中箭日军返回后,紧急医治,拔下流矢后,初时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两个时辰后,伤口开始腐烂,所发气味,恶臭无比。中箭日军不出六个时辰,全部毙命,军医处之,束手无策。

损失一百多人,高田进并未放在心上,他所担心的是另外两件事:一是,此事将会大大影响日军的士气;二是,一旦日军对平壤展开大举进攻,到时,清军继续使用这中毒箭,那日军的伤亡将极为惨重。

高田进心中暗骂:“究竟是哪个混蛋支那将领发明的这种毒箭?”

想到“支那将领”,他脑中灵光一闪:“方峻也许对这种毒箭有所知晓。”对警卫说道:“让方峻来见我。”

大岛义昌先于方峻进来,说道:“高田君,你可想到对付毒箭之法?”

高田进摇头说道:“我想先通过方峻,了解一些毒箭的相关情况。”

方峻进屋后,说道:“大岛军、高田君,有何事找敝人?”

高田进说道:“我皇军壮士遭清军伏击,身中毒箭,此事你可知晓?”

方峻点头。

高田进说道:“你可有毒箭的解药?”

方峻取出一小瓷瓶,说道:“这就是解药。”说着递给高田进。

高田进打开瓷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通五官,走七窍,使人精神为之一振。高田进知道解药非假,说道:“你可知道解药的配方?”

方峻说道:“解药配方乃大内绝顶机密,我等小吏并不知晓。”其实,方峻知道如何配置解药。

高田进将解药交给军医,说道:“马上化验其成分组成,必须尽快制出解药。”

军医接令,退了出去。


高田进说道:“方君,你可知此毒箭的来历?”

方峻说道:“详细内情,我不甚了解,只知道说起此毒箭须追溯到世宗雍正帝时,那时,我大清有一项行动,叫什么土流,我记不清了。”

大岛义昌说道:“土流?什么土流?”

方峻读书不多,对历史知之甚少;但,高田进,一出色的谍报人员,潜伏中国数载,对中国历史所知甚详,听大岛义昌问话,说道:“是不是改土归流运动?”

方峻说道:“不错,就是改土归流,高田君知识渊博,令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不,是六体投地、七体投地。”

高田进哼了一声,未理睬方峻,只听大岛义昌说道:“高田君,何为改土归流?”

高田进说道:“说起此事须追溯至中国的元朝时期。当时,蒙古骑兵扫欧亚,灭金宋,降吐蕃,服大理,迅速平定中原。

“但,中原地大物博,蒙古骑兵毕竟人数有限,统治如此大的疆域,时感捉襟见肘,鞭长莫及。为了对原来的大理段氏地区进行统治,不得不起用当地的部族首领。当时,元政府选派当地人担任土司,对当地进行管理,中央政府只是对这些地区实行间接统治,这就是土司制度。

“这一制度一直持续到元末,后来明太祖朱元璋赶走蒙古人,一统中原河山,为了加强对西南地区的统治,开始撤消当地的土司官员,但当地部族已成割据态势,中央的政策损害了当地部族首领的利益,他们便率众举兵反抗,所以,虽然明朝历代皇帝都在为加强对西南地区的统治而努力,但一直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清军入关,分封了三个汉人藩王,其中平西王吴三桂的封地即在西南地区。当时,摄政王多尔衮所想,即是利用吴三桂对云贵地区进行统治,镇压当地部族的叛乱。

“此目的虽然实现了,但又形成了吴三桂这一割据势力。到圣祖玄晔时,终于铲除了三藩割据,为后世加强对云贵地区的统治奠定了基础。

“雍正四年,也就是西元1726年,清政府命云贵总督鄂尔泰率大军进驻西南,撤消土司官员,改由中央派遣流官对当地进行管理。对于敢于反抗的地区,进行坚决镇压。这项行动就叫做改土归流。

“终于,清政府经过努力,平定了当地部族叛乱,加强了对西南地区的统治,但八旗军兵也损失惨重。”


高田进忽然转向方峻,说道:“我听说,八旗军兵因为不擅长山地丛林作战而损失惨重,此言属实?”

方峻说道:“八旗军兵损失惨重,这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这就与毒箭扯上联系了。”

大岛义昌说道:“八旗军兵损失惨重与我皇军壮士所中毒箭有何联系?”

方峻说道:“八旗劲旅擅长草原奔袭,平地冲杀,不谙山地丛林作战,一时没有找到对付当地人的正确作战策略;另外,当地人与清军作战,并不直接交锋,而是游走于山地丛林,四处袭击清军,他们所用兵刃上全涂有剧毒……”

高田进说道:“他们兵刃上所涂之毒,与清军弓箭所涂之毒属于同物,是不是?”

方峻说道:“正是。”

大岛义昌说道:“那清军是怎么得到这种剧毒的?”

方峻说道:“八旗军卒中箭者,很少能活下来,因此伤亡惨重,雍正帝听说此事,勃然大怒,命鄂尔泰严厉镇压当地反叛,同时,派出众多大内密探,潜入当地山寨,刺探有关毒箭的制造方法。

“原来,这些毒药提炼自一种叫做‘栱’的树木。雍正帝传旨,一旦发现此种树木,连根挖出,用火焚之;同时,命人加紧研制解药;但,解药研制出来时,叛乱已被平定。”

大岛义昌说道:“既然栱树已被连根铲除,那清军怎么还有这种剧毒?”

方峻说道:“其实,此树并未被彻底铲除。雍正帝已看到此种毒箭的巨大军事价值,有将之化为己用之心,所以留有树苗;另外,这栱树大多生长于深山老林,常人很难找寻,所以根本无法斩草除根。

“后来,清军将此毒箭化为己用,据说在镇压回部什么卓的叛乱中曾发挥了重要作用。”

大岛义昌说道:“高田君,方君所说是什么卓?”

高田进说道:“大小和卓叛乱,那是居住于天山地区的回族部落,它在乾隆时发动叛乱,但不久即被镇压了下去。”

方峻说道:“这种栱树毒汁加以提纯,然后与一种被称为‘七步倒’的毒蛇的毒液混合在一起,就是震慑寰宇的血滴子。”

“‘血滴子’?”高田进和大岛义昌同时吃了一惊。


其实,左宝贵过早暴露秘密武器,并非他的失算之处。弓箭在这个热兵器时代,早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左宝贵的目的是通过弓箭的巨大杀伤力威慑日军,打击日军的士气;但,同时,左宝贵也有失算之处。

弓箭,靠人力发射,射程有限,杀伤力当然也有限;子弹则大为不同,它靠火药催发,不但射程远,其穿透力也非箭矢所能比拟,两者的杀伤力当然不能同日而语。

左宝贵的失算之处在于他没有将毒药涂在子弹上。

如果将毒药涂在子弹上,二者的杀伤力将发挥到极至。子弹的射程加上毒药的毒性,即使子弹未能击中敌人要害,也足以致敌死命。

当然,左宝贵的失算也无可厚非,毕竟,人容易受惯性思维的影响,既然先人已将毒药涂在了弓箭之上,后人就容易因循祖规,不施变通,依旧将毒药涂在弓箭上,用以对敌。

(按:血滴子为何物已无从考证,民间传言有三:有曰,乃飞剑,取人首级;有云,此物钟形,内含转刀,罩人首,而后割之;又曰,乃“见血封喉”之毒药。

本书取第三种说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