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要救孩子,先救母亲(上篇)

良知100 收藏 1 67


图片说明:侵华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肆意烧杀淫掠,其种种暴行惨绝人寰,为历史罕见,此图片为上海南站被炸,失去母亲的儿童在惶恐中哭泣。(此图片来源北京市义务教育课程改革实验教材《历史》)


稿件来源:北京菁贤楠文化教育 作者:苏 菁



21世纪的竞争是综合国力的竞争,其实质就是国民素质的较量。所以,寻找提升国民素质的突破口成为当务之急。




国民素质包括身体心理素质、意志品德素质、法律人文素质、实践生存能力、学习合作能力、社会责任感等等。




那么,我们的国民素质如何呢?先从我们的孩子说起吧。




1993年,青少年问题专家孙云晓的《夏令营中的较量》震撼了中国的教育界。那场较量中,无论是体质还是精神意志,中国孩子都输给了日本孩子。当时日本的组织者是毫不客气地对中国人说的:你们的下一代还不是我们的对手!




2006年末,通过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比较, 13年前的问题有许多反而更加严重。而这10多年来,中日青少年一代有过许多次“较量”,但中国青少年始终没有走出“失败”的阴影……




我们孩子的体质究竟如何呢?




根据教育部、科技部等部委从1984年到2004年组织的多次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报告显示,学生耐力素质在20年里持续下降,速度、爆发力、力量素质呈阶段性下降,学生中超重与肥胖检出率不断增加,视力不良检出率居高不下。




100多年来,中国人一直传诵着一句名言:“少年强则国强。”的确,还有什么能比少年的精神状态更有资格代表国家的竞争力?还有什么能比少年的朝气更能显示出祖国的富强?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更是祖国的未来,而我们的孩子在一次一次的较量中,竟然不是别国孩子的对手?这难道不引起每一个关心孩子,每一个关心祖国命运的人深层次的思考吗?




一、寻根索源




(一)要救孩子,首先救母亲




培养孩子的目标就是培养孩子健全和谐的心灵,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培养孩子在复杂社会中顽强的适应能力以及与人合作的能力,一种在芸芸众生中不断超越别人也超越自我的能力。




可是为考试分数为某种技能而打死孩子的事情每年都在发生着,孩子因不堪重负而杀死父母,或者杀死同学的暴力事件也屡屡发生。




每次事件都会引发一场全国性的大讨论,但讨论过后,情况没有丝毫的改变。




我深信,在现代社会中,大人和孩子缺乏的并不是掌握某种知识、技术的能力,而是一种创造的热忱以及怀有一颗抗拒焦虑、丰富、高贵、安详的心灵,融合了尊重、合作、体贴与关怀这些优秀的生命品质。




失去了这些人性中最宝贵最美好的生命品质,我们的教育还有什么意义呢?




作为一个心灵自救的母亲,为了寻找教育的突破口,我于2002年6月2日辞掉公职,来到北京从心理咨询入手,开始了对整个社会以及家庭命运的探索,先后深入北京各类素质培训机构、医院、各类家庭、各大高等院校、监狱、法院……




我所看到的是一个个无助的家庭,一个个无辜的孩子,我所能感受到的是一颗颗脆弱的心灵……




期间,我挖掘到孩子厌学、逃学、没有自理能力、因特网成隐、早恋、叛逆、自卑自闭、奢侈浪费、离家出走、沟通困难、情感缺失、校园暴力、情商低下等等问题的根源几乎都和孩子的家庭有关,确切地说,和养育孩子的母亲有着更直接地联系。




我举一个很典型的案例来剖析:




2000年1月17日,在浙江一个富裕的城市——金华,发生了一起震惊社会的惨痛事件:金华市某中学高二学生徐力,用铁榔头打死了生他养他的母亲!




徐力杀母案震惊了整个社会。在徐力就读的中学,同学和老师们都反映,徐力平时在学校十分刻苦和节俭,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初中时期一直是三好学生,初二就入了团;进入高中之后,也一直勤奋好学,集体活动很热心,也乐于助人。




为什么一个17岁的“好学生”,会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对待自己的母亲?为什么爱儿子的母亲会死在自己儿子的手中?产生悲剧的根源究竟是什么?




徐力对采访记者是这样描述杀母前的情形的:“那天中午,吃过午饭,我见到母亲开着电视机在卧室里织毛衣,我想过去看几眼电视,母亲像往常一样又开始说我:‘我告诉你,考不上大学,我不会给你考第二次的机会,期末考不到前10名,我就打断你的腿,反正你是我生的,打死了也没关系……’我心里很委屈、很愤恨,我觉得我已经很用功了,她怎么还这么说我,我一声不吭拎起书包往外走,走到门口看见鞋柜上有一把铁榔头,于是我冲进卧室,就……”




那么,徐力所生活的家庭环境是怎么样的呢?




徐力是这样描述的:“我的父母生活得不幸福,他们整天为赚钱而奔波。他们之间沟通比较少,没有共同语言。母亲看不起父亲。我的母亲是大学生,父亲只是初中毕业生。母亲觉得父亲没有用,嫁给父亲太委屈自己了。所以母亲经常对我讲,不要像父亲那样没出息,一定要考上一流的大学……”




“母亲平时最多的语言就是关心学习,关心分数和名次,考不好,就骂我‘你为什么这么笨,为什么学不过别人?’”




“在家里,我没有一点小秘密,因为我的任何东西母亲都要翻看……上了高中之后,我感到母亲处处在监视我,家里的电话铃响了,我没有资格去接,如果是同学打来,母亲会盘查得清清楚楚才把电话给我……”




“母亲经常到学校来,监视我在学习还是在玩。她希望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看书,课外活动时间也要学习。我有时多玩了一会,晚了10分钟回家,母亲也要骂我,打我,用棍子、用皮带、用扫帚,有时候把扫帚都打断了……”




“初二的时候,我入了团,我曾经是学雷锋小组的成员,经常去一位孤独的老奶奶家打扫卫生,烧菜做饭,我想,以后总有一天要独立生活,烧菜做饭不能不会,学着帮助老奶奶,就是提高我的能力,但母亲知道这事后,说这样会影响学习,不准我再去……”




“在家里,母亲不让我做任何事,只让我学习;我喜欢踢足球、看书、看电视,但母亲认为这些都影响学习,老是阻止我;每周六和周日也不许玩;我想看看报纸,看看新闻,母亲又说,高考又不考报上的内容……我感觉很厌倦,太单调了,我觉得学习学得很不开心,活着没有什么意思……”




可以说,徐母已经把所有的心力都倾注在儿子徐力的学习上,让孩子过着“吃穿全包,一心读书”的生活,可是在徐力17年的生涯中,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生活的美好,更没能体验到母亲的爱,他甚至认为“母亲活在世上太可怜了,整天为我的学习操心,如果母亲死了,可怜的母亲也就解脱了。”




人们常说,母子是连心的,可是母亲对儿子分数的苛求竟让这对母子的心灵产生如此之大的分歧,我们不禁要问:徐母对儿子分数的苛求究竟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呢?造成徐母这样的心态的根源又是什么呢?




徐母之所以这样苛求孩子,从表面上来看是学校排名次、社会竞争激烈的形势所逼,而实质的根源是徐母自己的心性没有真正成长起来,没有清晰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她并不明白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生活,所以也就没有能力引导孩子过一个有意义的积极的人生,徐母阻止孩子看书看报,参加课外活动,有一个不变的理由——“考大学也不考这个”,可见徐母把儿子考上一流的大学作为人生的惟一的终极的目标,认为孩子考上一流的大学就有美好的前程了。




可事实果真如此吗?




要知道,即使孩子考上了一流的大学,如果孩子除了这一纸文凭,却没有学会做人和做事,没有学会生存,心性没有真正成长起来,他又怎能立足于社会?又怎么能有美好的前程?




正因为徐母自己没有成长起来,没有清晰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导致了她对人生的态度是消极和悲观的,她始终感到活得很累,没有安全感,内心极度焦虑,没有内心的安宁也就没有爱自己的能力,更没有爱丈夫和孩子的能力,所以表现得很要强,这种要强其实是一种“虚强”,所以凡事喜欢和别人攀比,攀比的结果总是觉得丈夫不合自己的意,总是觉得孩子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内心越发焦虑,越发对丈夫对孩子挑剔和严苛,形成了一个严重的恶性循环。




可见徐力是在一个缺乏沟通、极度压抑、冷酷甚至是窒息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在家里,他从来没能体验过什么是尊重,要知道,孩子的心灵世界是靠人格尊严支撑的,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体验过被尊重的感觉,那么他就不会尊重别人,也不会去尊重社会的规范。从小到大,徐母对儿子的看管、监视、打骂,早已经把儿子的尊严消磨得荡然无存,逼得他一天天地走向了毁灭!“哀莫大于心死”,事实上,徐力的心,已经在打死母亲之前被母亲打死了。




失去了尊严,正是在压抑中长大的孩子更容易发生暴力的原因。




在今天3.7亿个家庭中,有徐母这种心态的母亲不在少数,有徐力这种心态的孩子也不在少数。




我在咨询中就接过不少孩子打来的求助电话,他们的共同感受就是“活着好累”“活着没有意思”“活着没有方向”。




我在咨询中同样接触了很多因为孩子问题而困惑的母亲,我深深感受到她们为孩子所操的心、费的神,这些母亲不知道为孩子做出了多少牺牲,也不知道为孩子暗地里流了多少眼泪。




不可否认,我们的困惑是因为我们深爱孩子,但爱不应该是严厉的禁固,教育不是拙劣的“克隆”,希望绝不是一座独木桥!




其实,衣服穿得旧一点,食物吃得简单一些,是不会减少孩子的快乐的。要使孩子不再欢笑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剥夺孩子成长的机会。




正是母亲们对孩子这份不理解的爱,给孩子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母亲们不明白,正是自己对孩子的过分保护,过分设计,才加重了孩子的自我封闭;正是母亲自己错误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才导致孩子对人生产生了迷茫。




2001年北京市崇文区妇联、崇文区家庭教育研究会曾经对500名12到16岁孩子以及他们的母亲进行了调查。调查内容涉及母亲的品德素质、文化素质、育人素质和心理素质四个方面。调查发现,母亲们普遍忽视品德发展、实践能力和社会责任感等社会性教育,在对孩子的品德发展、知识教育、交往能力、身心健康、个性培养等几方面进行评价时,母亲们不约而同把学习成绩排在第一位。




我不知道母亲们有没有想过,当分数决定一切的时候,我们已经人为地把原本各有所长的孩子按唯一的标准贴上了优良中差的标签,区分了等级,让孩子被迫生活在没有灵性没有乐趣没有创造的世界里。




本想营造一个美丽的生命,可我们得到的却是一份沉甸甸的痛苦。




当我在北京深入各类家庭、法院、监狱时,则更进一步证实了有什么样的母亲就会培育出什么样的孩子,比如编造谎言犯诈骗罪的少年,他的母亲就有不诚实的习惯;偷拿他人财物犯盗窃罪的少年,他的母亲往往崇尚金钱,有贪小便宜的习惯;持械斗殴犯故意伤害罪的少年,他的母亲性格通常比较暴躁,爱与人争斗……




孩子出了问题,这是母亲最痛心的事,可很多母亲并没有意识到问题恰恰出在自己的身上。




我们知道,大自然将繁育人类的责任交给了母亲,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毫无例外都是由母亲孕育的,而在出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是人生最关键的一段时间是在母亲的抚养下度过的。




当孩子带着一颗单纯得透明的心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母亲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将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对未来的生活态度。




母亲和孩子之间的这种无法割断的天然的联系,使母亲不可推卸地承担着在生理、心理的和伦理方面培育子女成长的义务,这就决定了一代母亲的体质、文化、思想和人格品质,不仅影响着当代的社会,还影响着未来的社会。




正如德国学前教育家福录倍尔曾说:“国民的命运,与其说是操在掌权者手中,倒不如说是握在母亲的手中。”




在这方面,解放黑奴,为推动美国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美国总统林肯的继母黛丝;发明创造的天才爱迪生的母亲南希以及创造了一个无法复制的微软帝国神话的比尔·盖茨的母亲玛丽无疑都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大量的事实证明,民族之间的较量其实就是母亲之间的较量!




母亲素质对于国民素质如此重要,然而,遗憾的是,在我们整个社会如火如荼的现代化的热潮中,在一浪高过一浪的素质教育的声浪中,却很少提及对孩子素质影响深远的母亲素质,由于我们的文化土壤里母性无法得到滋养,母亲文化极其孱弱。




问题孩子都源于问题家庭,源于问题母亲,如果只针对孩子,即使一时解决了问题,回到家里受环境影响,又会恢复原状,因此,如果不从家庭不从母亲素质这个源头抓起,就不可能真正地提升国民素质。




(二)、要救男人,首先救女人




提到母亲素质,人们自然会联想到父亲素质,其实父亲素质很大程度上受母亲素质的影响,正如人们所说,女人是水,男人是舟,水能载舟也可覆舟,一个女人可以成全一个男人,也可以毁灭一个男人。




我们可以谴责、抱怨现在世风日下,吃喝嫖赌包二奶卖淫吸毒堕胎成风,艾滋病患者人数急剧上升……




但我们光谴责光抱怨又有什么用呢?社会是由家庭构成的,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社会的基本形态,它的健康程度,会直接影响着整个社会肌体的存在与发展状态;我们每一个人又都是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所以我们每个人对社会发展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种责任又更多地反映在女性身上。




正如台湾作家罗兰在《妇女的形象》中所说:




我说妇女的形象反映一个国家的形象。




如果妇女们蓬头粗服,劳累紧张,神情沮丧,显示这社会动荡不安而贫穷。




如果妇女们勤奋积极,整洁明朗,显示这社会运转灵活,生产力强大,结构紧凑,步调迅速,是正在进步之中。




如果妇女们轻浮淫荡,没有妇德,显示这社会是堕落而污秽,人欲横流,罪案丛生,而下一代正在受害之中,包括品德与健康的瓦解与国本的动摇。




男人们的堕落往往是由于妇女们的品德不修。如果妇女不给男性可乘之机,男性会被迫敛束。




如果一个社会“笑娼不笑贫”,这社会可以清洁,由清洁而保持健康,由健康而产生财富,这种财富才可以用到正途,而保持恒久。




如果一个社会“笑贫不笑娼”,妇女们争相仿效,用身体去“创造财富”,则这个社会肮脏,男性随之堕落,家庭解体,财富和罪恶携手而至。




如果妇女们贪财,男性就由于有幕后的催迫而大行其道,不义之财就可以找到门路去消化。




妇女们如果能够安贫守分,男性们就不必为了金钱而不择手段。因为男性的钱大部分都花给了女人。




一个国家的妇女廉洁自守,男性就容易品行端方。




从某种意义上说,有什么样的妇女就有什么样的国家。妇女如果崇洋忘本,也就显示国家缺少自信。




作为女人,作为妻子,作为母亲,我们都来扪心自问,我们会不会因为自己眼界的狭窄而在做人上有所失误?会不会因为我们今天的失误而错失了孩子的未来?一步错,步步错!




(三)女性的成长将激励整个社会的成长




母亲素质的低下让孩子的心智健康大受局限,妻子素质的低下让丈夫的能力不能更好的发挥,女性素质的低下导致在每一个家庭细胞里出现了母性文化流失,而这才是最可怕的,这才真正导致整个民族文化的下降……




作为女人,作为妻子,作为母亲,难道我们就一直这样妥协就这样消沉吗?




一直以来,妥协和绝望都是人类的致命顽疾。而要摧毁一个家庭的有力武器,就是摧毁这个家庭母亲的意志、母亲的品德。母亲不妥协,这个家就不会完;母亲不绝望,这个家就还有希望。假如父亲是梁的话,母亲就是墙。没有梁,房子不结实;没有墙,却难以成家。母亲这堵墙塌了,一个家也就散了。




所以,作为女人,作为妻子,作为母亲的我们没有理由妥协,更没有理由拒绝成长,每个母亲都有必要和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长。




我说的成长,并非指生理上的成长,而是指心性的成长,心性是指人后天养成的行为习惯和品德,也就是通常说的德行在人身上的体现;含有心理成熟、增强自主性和自我完善的意思。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应该像经营企业那样经营自己,关注自身的成长,有清楚的积极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懂得经营自己并不仅仅在外表上装扮自己,更重要的是在心灵上不断地充实自己,挖掘自己,完善自己。




从大量的实践案例中,我摸索出一个客观规律:女人只有成长起来,经营好自己,才能有效地激励男人(发自内心的宽容比批评更能影响人),从而建设一个和谐稳固的、互相支持的家庭,孩子的成长是需要体验和感悟的,只有在和谐的家庭中,孩子才能真正体验并感受尊重、合作、体贴与关怀这些优秀的品质,只有体验并感受了这些品质,才会具备这些品质,而这,恰恰是中华民族未来的命运。




要救孩子,先救母亲(下篇)(原创)




苏菁作品系列(链接):


《再坚持一会——一个问题女性的21次自救》(书籍:2004年8月出版)


《你相信婚姻能拯救吗》(书籍:2006年1月出版)


《婚姻就是一所大学》DVD(2006年7月13日制作合成)


《好女人是所好学校》(博文)


《要救孩子,先救母亲》(博文)


《呼唤母性复苏,解决就业难题》(博文)


《任何成功都不能弥补家庭的失败》(博文)




作者简介:


苏菁:


女,20世纪60年代末生,祖籍广东,成长于广西,1998年4月29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全国造价工程师,纪实作家,企业研究开发者。




曾经在心理上严重困惑,自我医治20多年,终于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走出心灵困境,成功拯救了自己,拯救了婚姻,并因此入选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推出的《温暖中国——2004女性记录》。




2002年辞职到北京,从心理咨询入手开始对家庭和社会命运的探索。现在北京注册成立菁贤楠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广泛开展女性成长文化传播工作,通过现身说法使许多处于困惑中的人们走出困境。出版了心灵励志作品》,《再坚持一会——一个问题女性的21次自救》、《你相信婚姻能拯救吗》,作品已经被许多高校图书馆收藏,另自制DVD《婚姻就是一所大学》(在“良知的播客”中已上传了部分视频;苏菁作品在“良知婚姻大学探索”圈和“良知励志与处世”圈中都有相应的连载)。




苏菁更多资料见“良知——新浪博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