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再看公交燃烧的众生相

lihaiping 收藏 0 65
导读:  任何灾难都是社会生态的脆弱一环,灾难往往击中人们最脆弱的地方,也展示人们作为群体最脆弱的一面。   成都公交车燃烧事故,无疑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7月2日,据四川省公安机关通报,成都“6·5”公交车燃烧案告破,9路公交车燃烧事件系一起特大人为纵火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张云良当场被烧死在车内后部,尸体倒地的姿势和朝向表明,着火后他没有主动逃生意愿。   当时惨状,记忆犹新,亡灵未远,可堪痛哭。惨案造成乘客中27人死亡、74人受伤,罹难者中,张云良显系咎由自取,其他26人却无辜到已然无语。天地不仁

任何灾难都是社会生态的脆弱一环,灾难往往击中人们最脆弱的地方,也展示人们作为群体最脆弱的一面。


成都公交车燃烧事故,无疑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7月2日,据四川省公安机关通报,成都“6·5”公交车燃烧案告破,9路公交车燃烧事件系一起特大人为纵火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张云良当场被烧死在车内后部,尸体倒地的姿势和朝向表明,着火后他没有主动逃生意愿。


当时惨状,记忆犹新,亡灵未远,可堪痛哭。惨案造成乘客中27人死亡、74人受伤,罹难者中,张云良显系咎由自取,其他26人却无辜到已然无语。天地不仁,以公交为洪炉,死无辜于非命,真相大白时,一种伤痛,无以释怀;一种伤痛,不寒而栗:不明白的是,以张云良其人,为何要以“跟别人死的方式不一样”来离开这个人世间;不明白的是,谁给他权利选择这样地伤害这个社会的其他人。


或许,在这迟来的结果中,我们早就遗忘了张云良的样子;又或许,像张云良这样子的人仍平凡而又隐忍地生活在人们身边,不知哪一天,他又会说:“明天我就没有了”,并不抱逃生的意愿。


灾难发生之前、之时、之后,张云良都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色,直到真相大白他才从滚滚烟尘中被捞了出来。灾难发生前的6月4日,他在与女儿通话中表示“明天我就没有了”,没人注意到他;翌日,他携带装有汽油的塑料桶在9路公交车天回镇始发站上车时,没人注意到他;他倾倒汽油引燃车辆时,还是没人注意到他,只有一名少年“闻到汽油味”就跳车,车后另有一位女士大喊“停车,有汽油味”。案发后,在对燃烧公交车乘客、司机、发生事故现场目击者、参加救援者以及9路公交车沿线群众、公交公司相关人员累计两千余人进行的调查走访中,在对罹难者身份的调查中,张云良这才浮了出来:今年62岁的他长期不务正业又嫖又赌,案发前因女儿减少了给他的生活费,多次以自杀相挟向家人要钱,并流露出悲观厌世情绪,6月9日,其家人收到了案发前张从成都寄出的遗书。


这是一个懦弱到阴暗的灵魂,却不惮于向与他一样平凡生活的人们,不惮于向比他更无辜的人抽刀。在这个社会生态链的底层,有一些极端扭曲的灵魂,同样是在案发后,一位自称“成都市动物园员工”叫李利群的妇女,在现场爆出猛料,称她在陆军总医院地段离公交车四步远的距离就已发现车子在冒烟,事后在相关部门的调查中,却承认自己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说错了话”、“有点夸张”,原因是“吓昏了”,其身份亦系“夸张”而来。


如此惊慌中的捏造,也许只为现场“新闻人物”的一种成就感,却误导公众,混淆真相,使事故的调查工作受到严重干扰,并伤害了事件中的当事人,比如当时的公交车司机。这样的作为,非愚昧与扭曲不足以解释,有时候,在这个社会的底层,人们就是这样以愚昧与麻木幻化而来的无能,去伤害彻彻底底的无辜,加剧这个社会失衡的悲剧直至无力。


当真相已经来临,我们不作某些人惯常的无病呻吟,不是每一种主动选择的伤害都不用负道义上的责任,也不是每一种罪恶都可以归于抽象的缺少关爱,并将此种质问的背景泛化直至模糊。面对成都公交燃烧的人为灾祸,幸存的人们在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而我们在审视这世界已经存在的生活时,必须审视自身的精神内核,而不是一味指斥制度。


一个缺少支撑的灵魂是伏着的阴影,一群缺少支撑的灵魂就是无法反省的阴暗。我们不需要掩盖真相的谎言,真正清明理性的人也不需要掩饰是非自我麻醉的伪言——我们祈求未来的仍然是正义,而不是复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