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铸就「常胜」威名/ 记国共双料将军陈明仁

renccc 收藏 0 1474

陈明仁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之一,他与其他高级将领的不同之处在於,他曾经是蒋介石的「爱将」,是一位起义将领,名副其实的国共双料将军猁猁国民党军中将、解放军上将。陈明仁一生经历过无数次战役,抗日战争期间主要在广西、云南和缅甸作战,功勋卓著,蜚声中外。他的长子陈扬钊自豪地对记者说,父亲一直被誉为常胜将军,擅长以少胜多,以善打硬仗著称。


提起父亲的抗日事迹,陈扬钊立刻精神抖擞,他向记者表示,一直以来对於父亲抗日的关注较少,其实父亲在抗战期间多次参与战斗,而且参与的都是最困难最艰辛的战役。在陈扬钊眼里,陈明仁胆大心细,好强但又负责任,最终成为名扬海内外的「常胜将军」。


扁担作枪 惑敌取胜


陈扬钊说,陈明仁主要是在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五年间参与抗日战争,第一场硬仗就是昆仑关战役。陈扬钊很快陷入对父亲的回忆中,他说,一九三九秋冬之际,广西边陲吃紧,南宁已经沦陷,日军有进犯柳州、桂林的动向。为确保柳州、桂林,夺取昆仑关刻不容缓。父亲陈明仁奉命率领预二师由贵州黔西徒步开到广西。


陈扬钊说,从贵州到广西有三四百公里,父亲率领士兵披星戴月,日夜兼程,急行军也走了几个昼夜,抵达後就立刻把师部设在广西武鸣,准备投入战斗。


当时昆仑关的天然屏障高峰坳已经被日军占领,成为夺取昆仑关的障碍。陈明仁来不及休息,立刻与参谋长等人研究作战计划,决定组织敢死队发动突袭。敢死队很快组织起来,队员每人配备手枪一把、大刀一把、手榴弹若干枚,双腿的脚绑带上还插上一把利刃,以备近身肉搏之用。


陈扬钊告诉记者,在先父和其他将领的亲自指挥下,敢死队对高峰坳的守敌发动突袭,敌人惊慌失措,还来不及组织迎战,战斗就已经结束。


拿下高峰坳,陈明仁立刻把师指挥所移到前沿阵地,继续研究攻取昆仑关的作战部署。失去高峰坳这个易守难攻的阵地,日军极不甘心,不断进犯。陈扬钊心疼的说,父亲为此连续几个日夜都没有时间休息。


有一天,预二师某团的阵地在拂晓时分被敌军冲破防线,师部指挥所受到威胁。由於事出突然,陈明仁立刻亲自带领预备队增援,并且将输送营的官兵也组织起来参加战斗。当时枪支不足,输送营的官兵无枪可用,陈明仁突然灵机一动,让输送营的士兵把扁担抗在肩上作背枪的模样,迷惑敌人。陈扬钊边说边做出扛枪的样子走来走去。他解释说,当时天还没亮,敌人根本看不清楚士兵扛的是什麼,因此被骗了过去。士兵们腰捆手榴弹向敌人还击,与此同时,其他方面的友军也对昆仑关发动猛攻,强大的攻势把敌军打得如落花流水,纷纷逃命,昆仑关终於回到了中国军队手中。


陈扬钊说,在整个昆仑关战役中,父亲领导的预二师与其他师团一起,歼灭了日军第五师团的大部分,以及一个炮兵大队,敌方军官死亡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其残存的部队狼狈逃命,这是中国军队抗战以来在南宁附近打的第一次大仗,获得了空前的胜利。後来广西民众编歌传颂陈明仁的事迹,「陈明仁,好将军,带兵作战真英勇。昆仑关,古战场,倭寇休想来侵犯。」这首歌谣大人小孩子都能唱。


围攻松山 摘「战争之花」


对於父亲的功绩,陈扬钊如数家珍,从在黄埔军校读书期间攻打惠州,到解放前夕的长沙起义,全部都记在心头。其中对於父亲围攻松山、逼死号称「战争之花」的日军松井旅团长,陈扬钊倍感骄傲。


在一九四四年的春天,陈明仁以副军长名义指挥第七十一军从滇西惠通桥等处渡过怒江,主攻龙陵。当时日军第三十八师团长斋滕中将以主力扼守龙陵,由被称为「战争之花」的少将旅团长松井率部防守怒江西岸的松山。


陈扬钊想起当时的战斗彷佛仍心有馀悸,他说当时松井手中有一支实力非常强大的战斗部队,有大量炮兵,并且从地面到地下构筑起纵横交错的坚固工事,自称为攻不破的城堡。相反,尽管当时父亲率领的是赫赫有名的第七十一军,但与松井的部队相比并不占优。

陈扬钊说,父亲并没有因此胆怯,他到达後即命令第三十六师围攻松山日军前沿阵地,指挥主力从左翼迂回龙陵县城,先歼灭城郊之敌,然後攻城。他要求协同作战的盟军航空兵大队摧毁日军坚固工事後,令所属炮兵部队进行烟幕弹射击,掩护步兵冲锋前进,很快包围了松山。


日军为解松山之围,从腾冲方面集中部队攻打龙陵的中国军队。经过大小几十次激烈战斗,在友军的配合下,陈明仁指挥部队把日本的王牌旅团全部歼灭,气急败坏的旅团长、号称「战争之花」的松井最後剖腹自杀。


成功收回松山後,日军主力退守龙陵城一隅,陈明仁调整部署,以两个师的兵力分别由西北、东南同时攻城,遭到日军的顽固抵抗,进展十分缓慢。


为尽快结束龙陵战役,陈明仁决定亲临第一线督战,命令各师组成敢死队,不分日夜轮番攻击,迫使守城日军疲於应战。陈扬钊说,我们的部队连续进行了七天七夜的猛烈进攻,才将龙陵守敌两千馀人大部歼灭,另外一小股日军突围窜入龙川江与大盈江之间的原始森林中。为杜绝後患,父亲立即派出一个步兵营追击,将突围的一百多名敌人全部歼灭。


龙陵战役至此结束,陈明仁接任第七十一军军长。


回龙山一役 得意之作成为军长以後,陈扬钊认为父亲变得更加雄心勃勃,作战也特别勇猛顽强。陈扬钊告诉记者,父亲一直以七十一军为荣,在父亲的自传中有一段写道「当时凡属其他部队攻克不下的地方,都是由七十一军来担任攻击,例如芒市附近的三台山、襄佐寺,畹町附近的回龙山,都是七十一军攻克的」。


对於回龙山的战役,陈扬钊说父亲最引以为豪,因为这一役不仅挽回了当时的整个战局,还使父亲个人在国内乃至国际上赢得不少声誉,父亲自己也认为这是他生平的得意之作。


陈扬钊告诉记者,围攻回龙山的任务原先也是由其他部队负责,两个师的士兵在美国飞机的掩护下,攻了一个星期也攻不下来,伤亡惨重,父亲再次临危受命。


七十一军的威名,美国人早有所闻。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黄杰将陈明仁介绍给美国指挥官,并表示希望美军继续空援时,一位美国联络官用中文问陈明仁:「你那一天可以拿下回龙山?」


陈扬钊说,回龙山战役可能是父亲在世时说得最多的一次战役,因此印象非常深刻。当时父亲面对美国方面的询问,没有半点犹豫,当即立下军令状,保证三天之内拿下回龙山。当时在场的高级将领听到後都非常高兴,但又非常担心。


陈扬钊说,当时父亲向各师、团长和炮兵指挥官、空军顾问等将领分析敌我双方的情况,并指出日军战术僵硬,只知死守,同时受日本武士道精神影响死不投降。因此,他决定采取各个包围击破的战术,将守敌分割全歼。为防止敌人逃入缅甸,先以一支部队沿左侧山丘地带迂回深入,切断敌军退路;第八十八师及其附属部队沿滇缅公路两侧对回龙山进行强攻。同时,以炮兵一部向三台山阵地轰击,并调步兵向该方向集结,航空兵不时地在三台山上空盘旋,以迷惑敌人。


虽然陈明仁表现得信心十足,但对於这场硬仗,也是心有顾虑的。陈扬钊说,後来从父亲的口中得知,在进攻回龙山之前,父亲与黄杰有过一次对话。当时父亲向黄杰表示,自己是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这场仗一定会尽力去打,万一真的打不下来,家庭和家人都拜托黄杰照顾。陈扬钊指父亲一生经历无数战役,但是仅仅在回龙山一役父亲说出这样的话语,可以猜想当时情况之恶劣。


翌日清晨,陈明仁首先命令炮兵向三台山开炮,进行火力准备。半小时後,命令佯攻部队向三台山发起进攻。日军果如陈明仁所想立刻上当,将主力迅速转移到三台山方面。随後,陈明仁即命令航空兵出击,轮番轰炸回龙山高地。接著,集中所属部队和友军的一百馀门山野炮、榴弹炮猛轰,掩护步兵主力冲锋。


陈扬钊激动的说,就在当天的傍晚,中国军队就占领回龙山主峰。当时,盟军将领交口称赞这一仗是「一部军事指挥艺术的杰作」。陈明仁也被联军视为「杰出的中国名将」。陈扬钊还说,後来毛泽东了解了回龙山战役的战术运用,盛赞父亲是中国抗日名将,对他的战术思想和指挥艺术非常赞赏和重视,後来在东北战场上还曾多次告诫东北民主联军,不要轻敌,要以回龙山战役为例,研究陈明仁的战术思想。


身经百战 从未受伤陈扬钊回忆说,以前父亲在茶馀饭後很喜欢一家人坐在一起,讲他当年打仗的故事,每次父亲都讲得津津有味。陈扬钊说,父亲的功绩大家都耳熟能详,不过有一点大家很少留意到,就是父亲一生经历过无数次战役,但从来没有挂过花,一点小伤都没有受过。


想起唯一一次与父亲并肩作战,陈扬钊倍感伤感,眼泪也差点掉了下来。经过亲身体会,陈扬钊说父亲没有受过伤,大概是因为他很勇敢,父亲多次提到「怕死就不当兵」,个人生死从不考虑,但他每次打仗,即使在离敌方很近的地方也总是不断移动,令敌人无法锁定目标,让炮弹丧失攻击的机会。


另外一个原因,陈扬钊认为父亲虽然好胜,但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每次打仗之前,父亲都非常沉著,对敌我双方情况进行非常细密、透彻的分析,该怎麼打、怎麼布置都心中有数。


陈扬钊说,父亲无论是在抗战期间,还是後来的解放战争时期,参与都是最艰辛的战斗,父亲曾经说过一句话「蒋介石总是在最困难最需要的时候才会想起我」,由此可见陈明仁参与的战役之惨烈。陈扬钊表示,父亲在成为人人称颂的「常胜将军」同时,保证自己不受伤害,实在是很好的运气。


陈扬钊还指出,父亲一生非常严格认真,在生活细节上尤其严谨,不抽烟、不打牌。正是因为这种无欲无求的胸怀和良好的自制能力,父亲才会无时无刻保持沉著、清醒,才会一直远离伤痛。


陈扬钊说,晚年父亲生活非常低调,假期或者春节一般都是全家人回长沙度过。而父亲作为上将,从来不摆谱,去哪里都是一个人坐车或者步行前往。陈扬钊想起父亲有一次从湛江到广州开会,住在珠岛宾馆里,刚到那天下午没有会议安排,父亲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自己坐车出来,说要和我们一起吃晚饭。


陈扬钊说,最後工作人员到处找不到父亲,宾馆里乱成一团,我们一家人难得相聚,其乐融融,也没想到要向有关方面说一下,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很好笑。陈扬钊说起此事,那表情就像孩子得到梦寐以求的糖果一样,偷著乐,连记者看了也感染到他们一家人难得团聚的喜悦。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陈扬钊对父亲的音容笑貌十分怀念,在他的心目中,陈明仁不仅是一位好将军,同时也是一位好朋友,好父亲。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