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车祸遇难孕妇家属:我要让他赔我三条人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袁女士拿出女儿给小孩做的衣服


“6·30”江宁特大车祸,一对小夫妻同时遇难,妻子还怀有7个月的身孕。包工头张明宝酒后驾车给他们带来了灭门之灾。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他们的家中,一年前拍的婚纱照披上黑纱,成了灵堂上的遗照,亲友们哭成一团,哀悼这对结婚才一年的夫妻,哀悼才7个月大的胎儿。而一直无人认领的胖男子身份也已确认,他是名菜贩。令人痛惜的是,8个月前,他的老伴刚患癌症离开人世。快报记者 马晶晶 常毅 赵守诚文/摄


他们一家


婚纱照成了遗像


明月港湾一幢居民楼的3单元,一株白菊被放在铁门的栅栏上。


28岁的康伟东和小他一岁的妻子郑琳生前就住在楼上305室。出事那晚,夫妻俩牵手到小区门口的金盛路边散步。那一天,郑琳腹中的宝宝差一天满7个月。


新房成灵堂,婚纱照成遗像


走进这对夫妻生前的家门,就看到镶在相框里的大幅婚纱照。照片中,身披洁白婚纱的郑琳手捧一束白色的百合花,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依偎在帅气的康伟东身旁。


但悬挂在相片上的黑纱,摆放在周围的鲜花,白色的挽联和燃烧着的香烛告诉满屋子的人,相片中这对年轻的夫妇已经不在人世了。


“呜呜——我的两个可怜的孩子啊!”哭得最伤心的50多岁的女子,是郑琳的妈妈袁女士。自郑琳怀孕后,她就从仪征家里赶来,照顾她唯一的女儿。但出事前两天,她临时有事回了仪征。


“昨天上午在家里看到报纸,事情就出在金盛路女儿家门口,我就坐不住了。”袁女士说,她给女儿打了电话。“一打就是短信呼……女儿从来不会关机的啊。”袁女士有点慌了,她又拨打女婿的手机,同样是关机。再打家里固定电话,没人接,打办公室,没人接。


“我以为是我自己家的电话坏了,就跑到楼下小店接着打,还是不通。”就在袁女士急得六神无主时,女婿的舅舅跑来了。“你怎么还在这?出事了……”袁女士腿一软,瘫倒在地。


丈夫每天凌晨四点为孕妻烧饭


康伟东和郑琳是南京财经大学的同班同学,从大一开始,两人就在一起了。“开始我和她爸爸还不同意,我女儿一米七,这小伙子个子还没我女儿高。但女儿反复跟我说,妈妈,他人可好了,你不知道他有多好。”父母终于同意了这门婚事。2003年,两人大学毕业后,康伟东在广发银行找到了一份工作,当业务员。


康伟东好友赵先生与这对夫妻认识6年,很清楚老家在盐城的康伟东在南京的打拼历程。“康伟东很能吃苦。那时他的工作是办信用卡,不管是江宁还是仙林,甚至江北的南钢,只要有人要办卡,无论刮风下雨,他都过去。”后来,康伟东到宁波银行工作,几年打拼下来,事业有了起色。郑琳虽然是父母唯一的掌上明珠,但也很要强能干。她在网上开了家网店,还在市区租房开了实体店。


“一年多前,他们搬进这个80多平米的新房,去年5月2号结的婚。那婚纱照……还是我陪他们一起去取的……”指着灵堂上的照片,赵先生呜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孩子刚刚买了辆新车,还未拿到手,他们就……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啊!”自从女儿怀孕,袁女士过来照顾女儿,才亲眼看到康伟东对她女儿是多么好。“女儿怀孕了,每天天不亮就觉得饿。女婿每天早上4点钟就起来给她做饭……40元一斤的樱桃,刚上市的草莓,只要女儿想吃,再贵他都买来……”


妻子亲手为宝宝织毛衣


“为了迎接孩子出世,我女儿投入了多少心血啊!”袁女士记得,郑琳每次检查回来,都会很激动地一次次重复:“妈妈,孩子一切正常,什么都很正常。”要第一次当妈妈了,郑琳很紧张,经常拉着袁女士一遍遍问:“妈妈,我应该准备些什么?这个月该吃什么?下个月该吃什么?是不是应该准备些衣服?”袁女士失声痛哭:“衣柜里满满都是宝宝的衣服啊。”


拉开衣柜门,一件件小小的衣服塞满了衣柜,袁女士将这些衣服一一摊在床上:“这件是刚出生宝宝就可以穿的,这件是两个月能穿的,这件是我女儿亲手一针一线织起来的啊!”搂着这件红白灰三色相间的毛线小背心,袁女士瘫坐在床上:“我的女儿,哪里会织毛衣?我要给宝宝织,她不要,坚持向我学,自己织。”织好毛线背心后,郑琳还亲手给小背心缝上了心形的纽扣,“但是现在,不但宝宝穿不到了,我的女儿也没了……”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怀孕后的郑琳,更是被袁女士捧在了手心,“我不放心女儿独自去上班,每天我都陪她坐公交车到中华门再转车,前前后后一共16站。”上班如此,每天下班,袁女士也去接,“到家后,就已经七点多,我还要给女儿做饭吃,还我女儿啊……”


“有钱就能赔这三条命吗”


“世上没有这么惨的事啊!我无法忍受啊!两个孩子,好好地走出去,就没再走回来……三条人命啊!”袁女士哭诉道,事故葬送了两个家庭所有的希望。“两个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四位老人将来怎么办?孩子都没了,将来靠谁去?”说着,袁女士又痛哭起来,“想起来心都揪死了……天天电视报纸上看到交通事故,可交通事故哪有这样的?”


得知肇事者不到3年违章达79次,又听说车主说“照赔就是了”,袁女士恨得咬牙切齿,“有钱就了不起吗?赔?命是可以赔的吗?可怜我的女儿……”


“我要他赔我这三条命!”袁女士痛哭着大喊。“我还没看到我女儿女婿,还有外孙。我不敢看啊……我可怜的孩子啊……”亲人们劝袁女士回宾馆休息,但袁女士宁死不肯。“我不走,我要看两个孩子,可怜死了……”


■善后


8个小组分头安抚死伤者家属


6·30江宁5死4伤特大车祸发生后,事故所在地南京市江宁区东山街道立即行动起来,成立家属接待安抚领导小组,抽调精干力量,全方位展开死伤者家属的安抚工作,积极协助妥善处理相关事宜。


街道工委办公室主任潘家林介绍,领导小组下辖8个分组,由街道干部、社区工作人员、医务工作者及志愿者组成,每个小组4-8人。其中5个分组分头负责5名死者家属的安抚。3个分组分头负责安抚3名伤者及其家属。车祸共有4人受伤,其中27岁的女工洪宝时伤势较轻,已自行出院。


领导小组职责包括,联系死伤者的亲属、安排接待在宁期间的生活食宿、进行心理疏导等。潘主任说,考虑到家属可能情绪激动,每个分组都专门安排了有心理工作经验的医务人员,及时进行心理疏导,帮助家属渡过难关。目前,死伤者家属全部安置妥当,有的住在自己联系的房屋内。没有住处的,由领导小组安排住在宾馆,并免费提供食宿。


潘主任介绍,车祸伤者中有3人仍在住院,其中两名伤势较轻,都是身体软组织受伤,一名是头部受到碰撞,伤势较重,但已没有生命危险。所有伤员的治疗费由安抚领导小组统一协调支付,不用家属负担。


8个分组工作认真细致,全力为家属排忧解难。一位家属心脏不好,医务人员及时上门服务。还有一位家属精神极度不稳定,为防止出现异常,领导小组特地安排专科医生上门提供跟踪服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