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与林彪的是非恩怨:曾是林彪的“救命恩人”zt

蓝色征衣 收藏 1 330
导读:陈光与林彪的是非恩怨:曾是林彪的“救命恩人” 出处:西陆东方军事 作者:环球007 时间:2009-07-04 08:28:48 点击:1050 陈光是我党革命战争时期的一位传奇战将,他一生战功显赫,指挥作战机智英勇,曾创造出不少有名的战斗范例,但作为林彪的部下,性格倔犟、耿直刚烈的陈光,虽然早期救过林彪的命,但也多次与林彪发生过冲突,因而与林彪结怨颇深,遭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使本因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变成了"反党"罪名,最终不仅过早地结束了他那辉煌而坎坷的一生,而且蒙冤受屈达30余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陈光与林彪的是非恩怨:曾是林彪的“救命恩人”

出处:西陆东方军事 作者:环球007 时间:2009-07-04 08:28:48 点击:1050


陈光是我党革命战争时期的一位传奇战将,他一生战功显赫,指挥作战机智英勇,曾创造出不少有名的战斗范例,但作为林彪的部下,性格倔犟、耿直刚烈的陈光,虽然早期救过林彪的命,但也多次与林彪发生过冲突,因而与林彪结怨颇深,遭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使本因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变成了"反党"罪名,最终不仅过早地结束了他那辉煌而坎坷的一生,而且蒙冤受屈达30余年。


曾是林彪的"救命恩人"


1906年,陈光出身在湖南省宜章县栗源堡一户贫苦农民家庭。1926年,在路过湖南的北伐军的影响下,性格刚强、富于反抗精神的陈光参加了农民协会,并于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不久,陈光参加了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他把"马日事变"后埋藏的12支步枪献出来,组织了一支农民武装。1928年1月18日,栗源堡农民在陈光等人的领导下,发起暴动。暴动成功后,陈光担任农民赤卫队队长。


1928年4月,陈光随宜章独立师同朱德、陈毅带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会合。5月,红四军成立,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光在十师二十九团一营三连任连长。


1929年12月底,陈光参加了在福建上杭县古田镇召开的著名的"古田会议"。在1930年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反"围剿"斗争中,已是红四军一纵队一支队副支队长的陈光,在一纵队纵队长林彪的指挥所被突围之敌重重包围时,他带领本支队拼死突入前沿,将林彪安全救出来,而自己却在战斗中负伤。事后,一向少言寡语的林彪亲自到救护所探望陈光,一再向他表示感谢,并主动为他请了功。


先后接替林彪出任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和一一五师代师长


红军时期,陈光凭着自身的军事才能和英勇善战,职务不断得到提升。特别是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已任红二师师长的陈光在长征之初就担任突击前卫的任务,他带领全师突破乌江天险,攻取遵义,血战湘江,抢占娄山关,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攻克腊子口,打开了红军的北上之路。1944年5月,陈光在延安学习时,党小组在《对陈光同志的历史总结》中特别提到:"陈光对中央红军北上,渡出险境,贡献极巨。"


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后,陈光改任红四师师长。在直罗镇战役中,他带领红四师担任主攻任务,一举攻克直罗镇,全歼敌一O九师。"西安事变"后,陈光接替已调任红军大学校长的林彪,成为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


1937年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八路军(同年9月改称第十八集团军)。林彪担任一一五师师长,聂荣臻为副师长,罗荣桓为政训处主任(后改为政治部主任)。陈光任三四三旅旅长,这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部队。一一五师参加平型关战斗,实际上主要是陈光旅的两个主力团。


1938年3月1日,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因身穿日军军大衣而被阎锡山军队哨兵开枪误伤,后回延安并转赴苏联治疗。谁来接替林彪的位置,就成了当务之急。副师长聂荣臻当时已到了晋察冀,徐海东的三四四旅又已划归十八集团军总部直接指挥,代师长的候选人只有师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三四三旅旅长陈光。当天夜间24时,军委主席毛泽东与军委参谋长滕代远联名致电罗荣桓:"林之职务暂时由你兼代。"但由于当时十八集团军总部在太行山,情况紧急来不及与中央军委协商,同一天,在毛泽东、滕代远致电前数小时,十八集团军总部已决定:由三四三旅旅长陈光代理师长。最后,毛泽东同意了十八集团军总部的决定。就这样,陈光担任了为时达5年之久的一一五师代师长。


在此期间,陈光与罗荣桓密切配合,率领部队从晋西征战到山东,先后取得了午城、井沟战斗的胜利,薛公岭、油房坪、王家池三战之捷,取得了山东樊坝、梁山等战斗的英勇战绩,还打了一场一直备受争议的陆房突围战斗。应该说,陈光在陆房战斗中,打了一场险恶被动之仗,虽然胜利突围,但毕竟陈光判断失误,造成部队被动,处境一度十分危急,也造成了一定损失,有些干部指责陈光"指挥失误"。后来,这件事成为陈光蒙冤的一大"罪状"。 1943年3月,罗荣桓负责山东根据地的党政军全面工作,陈光调回延安学习并参加"七大"。


"扣押电台"事件被林彪指责为"居功自傲"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东北成为国共双方瞩目的焦点。根据中共中央决定,林彪、陈云、彭真等率10万余干部昼夜兼程赶往东北,罗荣桓与黄克诚分率山东八路军、苏皖新四军齐头并进。陈光原本回山东工作,由于形势的变化,也和林彪一道赶赴东北。10月,陈光在与罗荣桓及老部队会合后,中共东北局决定,在黑山、北镇一带设置第二道防线,交由陈光负责指挥。出于战略需要,罗荣桓当即把从山东带来的一部电台和机要人员交与陈光使用。




约两月后,林彪带领东北民主联军指挥所出关撤往阜新。此时,国民党部队已进占锦州、沟帮子一带,恶战一触即发,情急之中,林彪得知陈光处有部大功率电台,连忙致电陈光,要求调电台和机要人员火速赶往阜新。陈光考虑没有电台无法进行联络、指挥,况且林彪部已有两台大功率日制电台,当即回电希望不要调走电台。林彪则两度来电继续催调,并严辞责问陈光扣押电台,妨碍其指挥作战。见此情况,陈光忙抽调出电台及机要人员,准备送往林彪处。不料,锦州之敌大举进犯陈光部,仓促撤退之际,陈光只得带走电台及机要人员,电台因此无法上交。随后,性格内敛、含而不露的林彪多次在公开场合指斥陈光"无理霸占电台,抗命不交"。


1946年1月,陈光调任东满军区副司令员参谋长。1946年9月前后,东北民主联军的野战部队进行了第一次整编,以山东第七师及新四军三师七旅组成第六纵队。陈光于10月调任六纵司令员


1946年12月下旬,为准备南下作战,六纵隐蔽开至松花江北的陶赖昭一线集结待命。陈光带领六纵3个师的指挥员去察看松花江冰冻情况,并到江南岸侦察敌情,以便大部队徒步过江。这时,林彪以"东总"名义给陈光来电称:为防止敌人过江进攻哈尔滨,要六纵仍撤回原防地。


此电报是征求意见,并非命令。陈光复电表示仍按原作战方案为宜,不同意将部队撤回原地。林彪不但不考虑陈光的意见,反而又直接给六纵各师发电报说:你们接电后,即向陶赖昭以北布防,"不要等待纵队的命令"。六纵3个师接此命令后随即撤走。在松花江南岸进行侦察的纵队司令员陈光被甩在一边,直到接到纵队司令部派骑兵通信员送给他通知后,才于第三天回到纵队司令部。陈光对此事极为不满,为此生了一场大病。不久,他就离开了六纵队,到哈尔滨养病。


1948年11月下旬,东北野战军百万大军入关作战。陈光随东北野战军领导机关从沈阳出发向关内挺进。1949年1月底,北平和平解放后,陈光即进入北平,同四野的其他领导人一起住在北京饭店。在这里,毛泽东亲自签署命令,任命陈光为第四野战军参谋长。3月下旬,第四野战军在北平召开了师以上高级干部会议,林彪传达了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当讲到"防止居功自傲"问题时,林彪当众点名批评了陈光。刚接到新任命不久的陈光受到当众点名批评,好像被劈头浇了盆冷水,十分恼火,认为这是林彪有意打击他。林、陈的关系由此达到白热化。


在广州工作中的错误被定性为"反党"


1950年1月,陈光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接到新的任命后,陈光心情很愉快。元旦这天,他辞别了夫人和两个儿子,独自去刚解放两个月的广州赴任。


陈光到达广州后,在组织部队和发动群众进行剿匪肃特、巩固社会治安、解决粮食供应、稳定市场物价等方面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由于他出身贫穷,没有文化,也没有管理城市的经验,在处理城市管理建设中一些不熟悉的重大问题时,与许多枪林弹雨中厮杀过来的战友一样,遇到了人生的新课题。当时中央明确规定,在港、澳、台做情报工作,必须遵守严格的程序和高度的纪律。结果陈光在掌握政策时,表现得主观、简单和不够审慎,以致出现一些较大的错误。他还违反干部政策,从老家宜章将烈士子弟和知识青年招到广州,办起了训练班。


对于这些错误,组织上发觉后,及时找他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由于性格的原因,加上组织上对其错误有些不实和夸大,倔强的陈光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情绪,表现得很不冷静。后来,在广东军区党委的组织生活会上,大家就其错误开展批评,结果陈光再次发了脾气。尽管陈光的这些错误并非敌我矛盾,但由于他抵触的态度,最终还是酿成了悲剧。


这件事很快报到了中南军区,当时林彪担任着中南军区司令员的职务,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鉴于陈光的错误和抵触情绪,中南军区报请中央后,给予他开除党籍的处分。


此后的几个月间,华南分局和广东军区的领导人曾多次同陈光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但倔强的陈光都没有接受"劝告"。


1950年7月22日,中南军区致电广东军区,要求软禁陈光。第二天,军区保卫干部当面向陈光宣布了撤销其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司令员等一切职务的决定。从这天起,陈光就被软禁起来,警卫人员全部撤换,只留下一个老炊事员为他做饭。


含冤离世,30多年后终获平反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陈光被转移到了武汉,在这里他仍然被隔离起来,由一个警卫班负责看守。




在此期间,中南局和中南军区的一些过去陈光的老部下去看望陈光并同他谈话,劝他认识自己的错误。但陈光认为加在自己头上的"当年的陆房突围、无故扣押电台、对港澳台情报工作以及私自招收宜章子弟开设训练班"等主要错误与事实有较大出入,处理得极不公正,并认为是林彪出于历史过节,刻意加害他,因而拒绝接受组织对他的处理。


在武汉关押期间,陈光心中十分痛苦,时而烦躁暴怒,时而郁闷消沉。由昔日的功臣沦为阶下囚,陈光百感交集。1954年6月7日,陈光在长期被关押,精神上备受折磨,而问题又无望解决的情况下,含冤去世。


30多年后,在纪念长征50周年之际,熟知陈光的人,包括罗荣桓元帅的夫人林月琴在内的10余名老同志,联名上书陈云,希望重新公正处理陈光的问题。1987年,中纪委、中组部、军纪委和总政组成联合调查组,经过认真细致的审查,实事求是地认定陈光解放初所犯错误纯属人民内部矛盾,受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以致长期监禁和错误处理。1988年4月,经中央批准,撤消了强加于陈光头上的"反党"结论,恢复他的党籍和名誉。此时,距陈光蒙冤去世已是整整34年。

(他不时被林彪整死的,不要污蔑林彪)

本文内容于 2009-7-4 14:26:25 被蓝色征衣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