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三十六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2 1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郝仁心里很清楚。

自己的外甥都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他们的本事现在不敢说数一数二,但是在闾山一带几乎是鲜有对手,可是眼前的严厉却似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孙德庆连续打倒两次,而且严厉还没有下狠手,看起来严厉这个人不可小视。

想到这里,郝仁迈步走到孙德庆面前:“德庆啊,这会遇到高人了吧,还不闪到一边去!要是严教官连你也打不过,他还怎么当总教官呐!”

孙德庆赶紧抱拳施礼,乖乖的退到了一边。

薛山捅了一下陈二愣子:“陈排长,你不老说你的刀法如何如何,过去和严教官比划比划!”

陈二愣子一缩脖子:“算了吧!你没看出来,那个孙副连长的剑法非同小可,过去一伸手不还是连着摔了两个跟斗,我这样的过去也是白给!”

狼牙悄悄走到他的身边:“我说陈排长,遇高人不可交臂失之,过去讨教几招!”说着,狼牙喊了一声:“严教官,陈排长讨教你几手!”不容陈二愣子说话,狼牙和薛山就把陈二愣子推了出去。

郝仁有心想多问几句,一见有人出场,只好抱腕当胸一笑:“严教官,日后咱们再请教。”

严厉本想和郝仁多说几句,一见陈二愣子出场,只好和郝仁客气一二,转身来到了陈二愣子面前:“陈排长,怎么,你也想比试一下?”

陈二愣子看了看狼牙和薛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严教官,我这几下子可是不行,咱们也就是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两个人拉开了架势来回走了几趟,陈二愣子猛地大喝一声,双手抱刀,斜肩带背砍了下来。

严厉说一声“来得好!”,身形一闪,让过大刀刀头探右手一抓刀背,顺势往自己身后一带,陈二愣子身不由己被抢了一步,这时严厉曲左臂用左肘直顶陈二愣子的前胸。

陈二愣子很自然的要自保,于是他只能选择放弃手里的刀。

一招。

只是一招。

算起来最多也就是两三秒钟的时间。

陈二愣子的刀已经到了严厉的手里。

严厉微微一笑,把刀还给了陈二愣子。

陈二愣子嘿嘿一笑跑开了。

静了一下之后,一连的很多官兵大声的喊起好来。

铁彪看得兴起,抄起一支步枪跳了出来:“严教官,咱们过两招怎么样?”

严厉看了看铁彪手里的三八大盖,忽然走到了陈二愣子面前:“陈排长,借你的大刀用一下,怎么样?”

陈二愣子又是呵呵一笑,爽快的把大刀双手捧了过去。

严厉抄刀在手,顺手掂了掂大刀的份量,感觉还比较趁手,于是转回身走到了铁彪面前:“铁连长,你可是拼刺高手,一会儿可要手下留情啊!”

铁彪嘿嘿笑了笑:“你严教官也不含糊,咱们也就是乐和乐和!”

说着,铁彪晃了晃手里的步枪,猛地一个突刺。

严厉大喊一声,身子也向前冲,用刀背横着一磕枪身,抢步上前,大刀直逼铁彪的胳膊。

铁彪来不及收枪格挡,只好撒手扔枪。

严厉虚晃一刀也跳出圈外。

铁彪的脸涨得通红:“严教官,咱们再来一个回合?”

严厉点点头。

铁彪捡起自己扔在地下的步枪,重新抖了一下手腕,然后慢慢围着严厉来回的晃动,寻找着严厉的破绽。

严厉这次双手握刀,刀身低垂,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眼前不停晃动的铁彪。

铁彪猛地大喝一声,再次出枪。

这一次严厉仍然用刀背去磕枪身。

铁彪赶紧收枪。

严厉抢步上前,大刀仍然砍向铁彪的胳膊。

铁彪挥枪格挡。

严厉的刀忽然变了,刀头下沉,刀尖直刺铁彪的小腹。

铁彪继续格挡。

可是严厉的刀再次变了方向,刀身一贴铁彪手里的步枪,刀尖顺着枪身滑下来。

铁彪“哎呀”了一声,急忙退步,然而已经晚了。

可是严厉的大刀并没有伤到铁彪。

刀尖抵在了离铁彪胸腹之间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下,全场的弟兄们都叫起好来。


天亮的时候,团部开始向阎王寨搬家。

搬运了整整一个上午之后,补充团的所有家当才彻底搬光。

严厉和海军、眼镜儿、郝仁几个人来不及处理自己的东西,几个人就坐在一起开始研究怎么训练现在的部队。

二阎王留下看守老窝的这四百来人当中,老弱病残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海军一看到这些人就头痛。

刘萧看了也直咧嘴。

严厉看到了这些人才恍然大悟:人人都知道阎王寨难打,可为什么海军和郝仁会这么轻易的拿下来,原来都是这些人在看家。

不是海军不发给这些人路费,这些人当中的大部分实在是回到家里什么也做不了,与其回家饿死,不如赖在这里当俘虏还能混上一天三顿饭。

海军没有办法,只好在这些俘虏里面勉勉强强挑拣出了一个连,其余的那些人一律推给了蔡胖子和刘萧。

蔡胖子有蔡胖子的办法。

反正炊事班需要伙夫,马棚里需要马夫,还有一些会点什么手艺的也不让闲着,比如织些草席草垫什么的。

麻杆儿把那十几个十多岁的孩子组成了一个勤务班,这样不仅能让这些孩子吃饱饭,还能把这些孩子身上的匪气慢慢的去掉。

严厉看到这种情况也是挠头,但是实在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俘虏的事情没解决,新的问题又来了:为了房舍的分配问题,冷锋的二连、孙德奎的四连、铁彪的五连以及欧阳的侦察连之间不断的发生口角,甚至有的士兵公然殴斗起来。

不仅如此,那些分配到各连队的原东北军官兵和原保安队、警察出身的官兵与那些老百姓出身和绿林出身的官兵之间也相互明争暗斗,甚至出现了拉帮结派的现象。

海军、严厉、刘萧、欧阳、眼镜儿、郝仁以及几位连长都得到了张副团长的通知:吃完晚饭以后到团部开会。


寒剑是个聪明人。

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凌印卿的亲信,于是他这个情报处长没有跟着凌司令他们去台安。

寒剑自己很清楚,那个老北风和项青山都是真正的土匪出身,虽不敢说他们是属于有奶便是娘的那种人,但是像他们这种土匪脚踩两三只船的可能很大,而且他已经得到确切的情报,这两支匪军已经和锦州方面秘密有了接触,尽管寒剑不止一次的提醒凌司令,但是凌司令和那个叫苍岗繁太郎的指导官始终对他的情报不太信任。

今天寒剑终于得到了十分准确的情报:张贺年和项青山、盖中华已经投靠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接受了他们的任命。

寒剑冷冷的一笑,把送信的那个心腹领到了一边,告诉他不要声张,然后自己把这份情报揣在了自己的怀里。

“看来这个凌司令是不行了,自己必须再找一棵大树!”寒剑想着,然后拉开窗帘向外看了看。

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情报处的绝大多数人正赶回家去,大楼里已经变得冷冷清清。

寒剑在电话机前坐了下来。

“是不是该给龙天理那个家伙打个电话?本来他的主子张学成应该坐上司令的位置,不知道日本人是怎么想的,把这个凌印卿抬了出来,现在凌印卿凌司令活该倒霉了,看来张学成该出场了!”想到这里,寒剑抄起了电话。


补充团自从在四方台落脚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召集了所有连以上的军官开会。

在二阎王的议事大厅里,张副团长把眼镜儿让说的三个问题放到了桌面上。

一是部队下一步的方向;二是部队的训练;三就是如何处理现有的问题。

张副团长说完,看了看在座的每一个人,然后坐了下来。

冷锋第一个站了起来:“我想说两句!”

没人说话,只是所有的人把目光都集中到了冷锋的身上。

冷锋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眼镜儿偷偷的用脚尖点了一下张副团长的脚。

张副团长把手一挥:“啊!冷连长,有什么就说什么吧,今天把大家集中到一起就是为了共同商量一下吗!”

冷锋微微点点头:“团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冷锋喝了一口水:“我是这么看的,现在咱们虽然控制了阎王寨,但是闾山南部还有一支,一支----”冷锋的话忽然吞吞吐吐起来。

眼镜儿看到冷锋这个样子,估计冷锋可能想说土匪、胡子一类的话,于是赶紧说道:“郝副参谋长虽说出身绿林,但是现在毕竟是咱们的副参谋长了,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郝仁也点点头:“冷老弟,但说无妨!”

冷锋不好意思的一笑:“我的意思是说,现在咱们控制了闾山的北部西部东部、只有南部的葫芦峪还有一支报号白马赵的义军,我们不如派出二至三个连的兵力把白马赵的三四百人扫平,这样,咱们补充团就可以依托闾山的有利地形,不断的扩大影响范围。”

冷锋刚刚坐下,孙德奎站了起来:“我不太同意冷连长的说法。首先,我和舅父、弟弟以前混绿林的时候和这个白马赵打过不少的交道,也多少了解一点儿白马赵这个人和他的手下。据我所知,白马赵的人马是少有的义军,他们曾经说过,自古的义军梁山好汉数第一,他们就敢数第二。冷家沟、瓦子峪、甘家沟、下堡子、二道沟以至龙岗子一带都是他常去的地方,很多的老百姓都接到过他们给的钱粮,那一带的人提起白马赵来都说他们好,这样的义军我们应该主动和他们联系,划分山头,而不是出兵剿灭。我们现在应该向西扩张,首先拿下闾山西山口的铁河嘴子,然后占领卧凤沟和细河堡,抽冷子打下河西镇,这样我们就可以威胁义县和阜新----”

郝仁摆了摆手:“德奎,你少说几句,瞎白活什么!”

孙德奎正说得起劲,让自己的舅舅郝仁这么一说,赶紧坐了下来。

刘耀看看四周,慢慢腾腾站了起来:“依我看,咱们就是和白马赵井水不犯河水也得加点儿小心,不如咱们先打下大市镇,那里的地势可以非常险要,而且又是咽喉要道,既可以威胁新民、阜新,又可以威胁黑山,是个好地方。”

不等有人说话,刘耀慢悠悠的坐了下来。


陆云龙的脚第二次踏过了大凌河。

和第一次不同,这一次陆云龙是带着黄显声将军和熊飞将军的亲笔信以使者的身份来的。

他看了看身后的那个班已经全部上了岸,于是招了招手,十几个背负着大量医药枪弹的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