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八十六章 天兵败退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李开芳正满脑子气,见状大叫:“来得好。”操起大刀,点齐两千兵马迎向前去。顾长青自恃自己自小熟习弓马射箭,见一披头散发男子呀呀叫地扑过来,加上此人骑着高头大马,一看就知道是逆贼头子。顾长青压抑心里一阵兴奋,率领身边一百多人拨马顶了上去,两队人马猛地碰撞到一起,顿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看来清妖一定也挖了地道。李开芳一想到这里,心也释然,正待交代几句,就被身旁几个亲兵架起来往后方跑。仙游军队的炮兵可不是吃素的,一发接一发的炮弹不知疲倦地作着优美的弧线,带着划破空气的刺耳声,不断引起一阵阵惨叫和惊叫。

李开芳满身泥土地被亲兵死命往回拉,终于出了清妖炮击的范围,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看看自己的部队,两万多人又报销了几千人,李开芳恨得咬牙切齿,说道:“来人,立刻给我找几十头牛来。”

一时之间找几十头牛来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李开芳派了几百人到附近人家找牛,然后让部队暂时休息。

太平军想休息,仙游军可不让他们休息,咱们的标准就是“敌人反对的我们支持,敌人支持的我们反对”他们想休息我们就不让他休息。

林易博亲自带队,带领钟蓬辉的三营,蔡斯景的二营,一共一千五百人左右列队整齐地前进,后边李昌辉带领剩下的一半人严阵以待,随时增援。

李开芳万万想不到清妖们竟然敢以不足自己十分之一的兵力主动出击,这不是送死吗?虽然想不懂这股清妖是不是吃错药了,但作为一名合格的将领,抓住每一个机会才是正道,李开芳马上命令部队应战。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对方却在距离己阵前方两千多米处停了下来,摆开阵势一副扎根了的样子。李开芳正纳闷呢,突然就有几十发炮弹落到自己队伍里面,使得刚刚整队的队伍一下子打乱,不少人哭爹喊娘地四处乱滚,李开芳怒火上升,抽出大刀:“给我冲,让清妖知道天兵的厉害。”

太平军们懂得炮弹不是妖法,便也都不害怕,卯足了劲前进,两千多米的路程,中间的这段时间,仙游军的炮兵又都打出两发炮弹,一下子又炸死炸伤近千名太平军。眼看着清妖已在眼前,太平军们犹如被淋了鸡血一样兴奋,立刻加快脚步冲上去。

“砰砰砰——”成三列阵型的一千五百人每一次射击就发出五百颗子弹,一次齐射就造成几百人的伤亡,留下几十米的空地,太平军们心道清妖火器犀利,不禁放慢了脚步。这一下,本来就难以前进一步的太平军立刻又被射倒几百人,先头部队距离仙游军反而更远了。

太平军们迟迟疑疑不敢再冲,直到身后传来李开芳的怒骂,才硬着头皮又一次加快脚步冲锋。要是太平军们有受过系统的、正规的冷兵器冲锋训练的话,这会儿正是整齐地排队让人屠杀,可刚刚纠集起来的农民没有一点阵型地乱冲反倒使得仙游军射出的子弹准头少了些。仗着自己人数众多,离仙游军的距离从四百米到三百米,到两百米。短短的两百米已经有两千多太平军的尸首横竖乱陈,再拼一下,马上就可以冲进去了。太平军们齐声呐喊,后阵摇旗助威,突然间又有几颗地雷地踩到,不幸中彩的十几名太平军连个全尸也留不下了,如此的死法给活着的人心理压力是巨大的。虽然惧怕是雷公惩罚,但是这会儿想退也退不了了,李开芳的亲兵手执钢刀,正虎视眈眈地准备送逃兵下地狱呢!横竖是死,还不如死在冲锋的路上,反正保自己的是上帝,跟那雷公、玉皇大帝没有关系,就赌一回,就算死了,能够得享天国也不枉世上走一遭。

看太平军用人肉探完所有的地雷后,林易博对着钟蓬辉讲:“一颗都没有浪费,这下子炮兵可以继续发言了。”

旁边的传令兵一听,立刻让旗手给后边的炮兵打旗语,不到十五秒,早就严阵以待的炮兵又一次发飙,本来眼看着还有点的希望的太平军再次受到了支离破碎的待遇。惨烈的战况使得见多了死人的李开芳都不忍再睹,还好前方充当送死的都是新近才招纳来的百姓,自己的百战雄兵都在后方好好的,没有受到大的损失,人有的是,只要吃下这伙清妖,不出几天,在马鞍山这片地区马上又快要拉起几万壮丁,大清就是人多,为了天王的人间天堂,豁出去了。

看看前方的一万人死得七七八八,李开芳一咬牙下令剩下的数千人立刻补充进去进攻,然后让自己从广西、湖南就带出来的五千精兵摆开阵势,准备拼个你死我活。

上万人的冲锋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同,而且距离又是这么近,一眼看去,只见密密麻麻都是红头巾。冷泉安不断地指挥炮兵把一发发炮弹砸在正在冲锋的太平军头上,侥幸冲过重重钢铁化成的铁幕之后还要接受无数子弹的洗礼,双方都杀红了眼,本来都是近日无仇,往日无怨的双方,现在都是竭斯底里,恨不得马上消灭对方。

无数的尸首重重叠叠,在三百多米处的地方累计起一米多高的人墙,有了这上千名死去弟兄尸首的阻挡,太平军的中弹率直线下降,有机灵的太平军就躲在尸首后面喘口气,有人这么做,立刻就有人效仿,一下子几百人都躲到尸首后面。一分多钟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我们用尸首挡子弹,把弟兄们的遗体慢慢推过去,咱们人多,轮流推,推到清妖跟前再把他们脑袋一个一个砍下来。”

众人一听,轰然叫好,当下子一起发力慢慢推进,重重叠叠的尸首异常沉重,太平军们就躲在尸首后面一具一具推向前去,然后再一具一具叠上去。按这种速度,就算半天也靠不过去,而且仙游军的炮弹还在以每秒钟落下数发速度轰炸,暴露在空地的太平军仍然遭到了极其惨重的损伤。

战争是最好的老师,刚才提议用尸体当掩体的太平军小伙子又叫道:“咱们每个人拉起一名弟兄的尸首挡在前面,慢慢前进,排成一起,慢慢前进。”

身边的人闻言叫好,当下就有人开始实施。可是也有人提出了疑问:“我说,陈兄弟,咱们用我们死去的弟兄的身体挡清妖的枪子,怕是不太……。”

被称之为陈兄弟的小伙子一抹脸上的汗水:“我们都是为杀清妖来的,现在弟兄们虽然死了,但是拉上他们再一起并肩作战也必是兄弟们的夙愿,再说,死后还能为天王的大业继续奋战,乃吾辈之追求。”

听陈姓小伙这么一说,本来还心存疑问的太平军便也不再有心结,各自寻了比较完整的尸首挡在前面慢慢地前进。远远看去就犹如后边人抱着前面的人一起瞒跚前进一样。

这个办法虽然很屁,但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天平军们以一秒钟二十几厘米的速度慢慢地挪。因为有前面尸体遮住了后边人的大部分,使得太平军虽然行动缓慢,但是伤亡率下降不少,只有不断持续落下的炮弹能够给他们造成伤害。

看着不断前进的数千队伍,李开芳心情大好,对着身边的亲兵道:“何人想出这等妙计,此仗过去,让他来找我。”

“是,地官正丞相。”旁边一个将领恭敬地回答:

十分钟过去了,太平军的前面部队已经推进了一百多米,距离仙游军已经只有一百米,面对面地脸上五官都看得清楚。

而这么近的距离,仙游的炮兵再不敢往这边炸,只好拼命地往后边扔炸弹,以求隔断后续天平军。

快到了,当推进到只有几十米的时候,只见前面的清妖突然扔出许多铁疙瘩,发愣的太平军不知道清妖这是干什么,难道是妖法?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手榴弹炸翻在地,没有当场死亡的也是遍体鳞伤,多半撑不了几刻钟。

本来大好的进攻势头一下子被遏制住,而且还隐隐有后退的势头。提出用死人当挡箭牌的陈姓小伙子因为不过十几岁光景,力气比较小,是以渐渐落到了后面,正是落了这段距离,使得他逃过一劫。看到前方的战友死得乱七八糟,虽然咬牙切齿但也没有办法。

因为有督战队的存在,太平军进攻虽然受挫,但是没有丝毫败退的样子,几分钟的混乱过去之后,数百太平军又继续进攻,一波接着一波地前去地下报道。

林易博看着这场景,说道:“怕是阴间要大混乱了,不知道阴间的入口登记处工作人员够不够?”

旁边一干警卫自然听不太明白,但也要假装明白了,连连称是。

太平军继续用人命换来一米一米的前进,头顶不断落下的炮弹更是给人更大的压力,正在这个时候,顾长青率领独立营又一次杀了出来,近千人吼叫着,伴随着数千只马蹄的沉重的敲地声,旋风般地杀向太平军。

原来是炮兵连长冷泉安向李昌辉报告说几乎每门炮已经发烫到极致,正在用冷水降温,但是需要一些时间停歇一会儿。所以李昌辉立刻派顾长青杀出来缓解一下前方的压力,没有炮兵的压制,搞不好这些不要命的家伙真能突破防线。

骑兵对之于步兵基本上就是屠杀,特别是太平军的进攻部队已经被子弹和炮弹打得苦不堪言,早已没有了先前的锐气。被顾长青这么一冲,一下子更加混乱,独立营并没有停下厮杀,而是不断催动马匹向前冲杀。

李开芳正满脑子气,见状大叫:“来得好。”操起大刀,点齐两千兵马迎向前去。顾长青自恃自己自小熟习弓马射箭,见一披头散发男子呀呀叫地扑过来,加上此人骑着高头大马,一看就知道是逆贼头子。顾长青压抑心里一阵兴奋,率领身边一百多人拨马顶了上去,两队人马猛地碰撞到一起,顿时奔起一阵血雾。

顾长青紧紧捏着一柄两米多长的有点像青龙偃月刀的大砍刀,伏低身子,催动马匹,快速地杀向李开芳。

李开芳喝住身边的亲兵,先怪叫几声,然后拍马来迎,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过了一招。顾长青马速过快,一下子收不住直杀入太平军阵中,回马之时,顺手又砍翻了两个倒霉鬼。正准备再对上李开芳再对一招,但是有几个长毛竟然不知死活前来阻拦,顾长青不想浪费时间,从腰间抽出左轮手枪,对着长毛一人就是一枪,由于只有数米的距离,加上手枪更是肉搏的最好火器。前来阻拦的几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都面门中枪,见上帝去了。

旁边的太平军本来还想上前擒住顾长青,但是见其抬起手,手指所向,被对着的自己弟兄立马就有翘辫子。以为这个大清妖有高强的妖法,稍一迟疑之间,顾长青已经策马冲出去,与正好拨马回身的李开芳又对了一招。

两人都出手极快,旁边众人还没有看清楚两个人就已经分开身来,头也不回往自己队伍撤回。

只是这么一交手,过了两招之后,两人就都已经知道对方武功不弱,要是打起来,没有五十招以上分不出胜负。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两人打擂台,是以两人明智地选择不硬碰,各各策马回奔本阵。

独立营厮杀一阵,开始有了伤亡,骑兵一旦停下来就无法很好地发挥原本的优势,所以独立营一直都在冲杀,如同游行一样成一条长龙不断向前杀去,然后再根据顾长青的命令往回杀。

因为两支队伍混战在一起,枪炮也都停止使用,是以几乎都是冷兵器在发话。

顾长青厮杀十几分钟后,眼见营盘有烟花升起,知道是撤退的信号,立刻让部队沿原路杀回。

骑兵速度快,太平军也无法追赶,加上独立营训练有素,撤退的时候几乎比进攻的时候更加有序,天平军也无法抓到几个落单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连伤员都带走,夹杂在队伍中间,扬长而去。

李开芳望着独立营已经在几百米外的背影,哀然叹道:“传令下去,撤军,全军后退十里组织防线。”

从独立营的表现,李开芳终于知道,终于明白,对方是一支百里挑一的精兵,不说以一当十,就是以一当百都没有问题。就被这么一捣乱,自己部队至少又损失了上千人,而对方怕是连零头都不到。

太平军们闻说终于可以撤退了,大舒一口气,留下数千具尸体,潮水般地退了下去。

本着有便宜占不占是傻子的精神,林易博干脆命令所有的榴弹炮用马拉着都推出来,不断地轰炸撤退中的太平军,直追出一千多米才停下。几分钟时间又让对方损失数百人手,李开芳心中虽然暴跳如雷,但是对方火器犀利,凭着手中的大刀是砍不过的,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向天王进言,找机会到途径购买这样子犀利的火器,对付清妖。

仙游军以极其微弱的损失大获全胜,回营坚守不提。

却说撤退的太平军中,那个姓陈的小伙子一脸怒气和无奈随着部队慢慢退下去。回到后方,马上就有一百多名半大的娃娃兵迎上来,都称之为老大。

原来小伙子是娃娃兵的首领,出生于1837年,今年才16岁。只见这个少年身高虽然还不到一米六,但是一股英气由里而生,一双眼睛精光四射,此刻因为愤怒更是让人不敢直视其眼。

这个时候,来了一个壮硕的汉子,就是一直陪在李开芳旁边的亲随。嗓门极大的他对着小伙子大声说道:“终于找到你了,走,跟我去见丞相(李开芳)。”

见丞相?小伙子感到很意外。

“还赖在那里干嘛?快走,陈玉成!”

陈玉成?陈玉成!这就是日后太平天国赫赫有名的前军主将,英王陈玉成!

陈玉成初名丕成,天王洪秀全嘉其忠勇,改名玉成。他是广西藤县大黎里西岸村人。出身贫农。幼时父母双亡,依靠叔父生活。1851年,十五岁的陈玉成随叔父陈承熔参加了金田起义。他在童子军中表现极为出色,苦练一身好枪法。不久便当上了童子军的首领。

在攻打武昌城的时候,时年十五岁的陈玉成率领童子军奋勇作战,丝毫不逞正规的太平军。是以受到了洪秀全的表扬,也是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但无论怎么厉害,现在也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听到主帅找自己,自然是急忙跟着李开芳的亲随三步并作两步前去参见。

李开芳闻说这么一个好方法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提出来的,见面之后对这个面貌甚为清爽的少年更是赞不绝口,心里认定此子将来绝不简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