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三卷 第七章

张单 收藏 0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点头道:“团座,是的。”

吉星文笑了笑,道:“梁中国,以你的性格不适合当兵将,而是当领导者。我吉星文也不能向你保证以后上峰还会不会下像宛平城撤退的命令,罢了,你梁中国既然要走那我不留你了,你好自为之。”

肖臻忽然道:“团座,我也要退出二十九军。”

秦海夺亦道:“团座,我也一样。”

吉星文苦笑道:“想不到今晚我二一九团竟然会少了三位虎将,嗨,留之不得,何必自苦,你们都是有很大发展潜力的人我也不勉强你们了,随你们的便吧。”

梁中国欲把插在腰间的驳壳枪还给吉星文,后者却道:“梁中国,枪和军装你们就不要还了,就当做留作纪念吧。”

肖臻道:“团座,我们三人参军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是这几个月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会把你教我们的东西全部给记住的并学以致用。”

吉星文道:“那就好,希望你们三人以后能成为小鬼子的克星,让日本人闻风丧胆。”

何基沣插口道:“好了,时间也不晚了,吉星文,你就带领这你团的弟兄们往保定方向撤退吧。”

吉星文郑重道:“是,旅长。”说完,吉星文大喝一声,命令二一九团的士兵道:“弟兄们,全体都有,给我跑步往保定方向前进。”讲完,吉星文率先跑在前头往保定撤退,二一九团的士兵再一次紧紧的跟在吉星文的后退。

梁中国、肖臻和秦海夺三人是挥着手依依不舍和二一九团团长吉星文分别,目送着二一九团的全体人员远去。

等二一九团的所有人走远后,肖臻问道:“何旅长,你现在去哪里?”

何基沣道:“我现在先会北平和军座会合,然后再和宋军长等人一起撤向保定。”

秦海夺道:“何旅长,你能不能把我们几人也送回北平,我们还要回家收拾一下行李。”

何基沣痛快道:“当然可以,只是我只开了一辆车,六个人坐车上恐怕会有点挤。”

梁中国笑道:“没事,何旅长,我坐在车顶上就行了。”

何基沣深知梁中国是个少年高手,前者见后者既然这么说,遂道:“好,那我们上车吧。”

众人点了点头,除了梁中国以外,其余的五人坐入了车内,何基沣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后驾驶座肖臻、秦海夺、黄氏父女四人挤在一起刚刚好够坐,梁中国则跳到了车顶上闷闷不悦的躺下,还在为这次和日军作战失利而耿耿于怀,其实何止是梁中国,在车上的连同驾驶员一共六人也是一脸的不开心,为以后的战事发愁。

汽车行驶了有一定的路程后,何基沣在吉普车上告诉秦海夺他们,吉普车是开往二十九军司令部,如今时间紧迫,他没有时间把他们一一送回家,二十九军必须连夜撤退,所以吉普车开到北平后他们等自己回家去,秦海夺等人颔首说可以。

吉普车终于进入北平城内开到二十九军司令部停了下来,梁中国坐起身来看见二十九军司令部的门口站着几个人,一一是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二十九军副军长秦德纯、二十九军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二十九军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四人,他们站在门口显然是在等何基沣的归来。

梁中国一看见宋哲元和秦德纯两人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前者从车上跃下,冲了上前,怒吼道:“宋哲元和秦德纯,我打死你们两人。”

二十九军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和二十九军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见梁中国要打军长和副军长吃了一惊,两人连忙上前拦住梁中国。

冯治安忙道:“梁中国,你这是干什么,你是军座的下属,你怎么可以打军座和副军长。”

“我已经退出二十九军了,我不再是二十九军的人了。”梁中国气道:“宋哲元,当初肖臻认为你不会和日本人开战的时候,我还帮你说好话,现在看来我是错的。宋哲元,秦德纯,这次要不是你们两人主张议和,平津会这么快保不住吗?你这么做对得起平津的父老的父老乡亲吗?”

梁中国的话真是一针见血,宋哲元和秦德纯听了以后脸顿时使煞白,后两人都是处于深深的内疚之中,为这二十几日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

宋哲元低着头陷入沉思,他宋哲元的部队,曾经于民国二十二年长城战役之中,在喜峰口赢得了民族英雄的名誉。其后,中央需要有他这样的人在华北,对日方的人员虚与委蛇,以争取中国做抗战准备的时间,逐渐提高他的官位与权力,高到在实际上成为河北、察哈尔两省的军政最高长官:以二十九军军长的本职,兼冀察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兼平津卫戍总司令,河北与察哈尔的省政府主席之职,交给了他部下的两个师长冯治安与刘汝明。

正因为在任务上必须对日方表面讨好,宋哲元起用了真正的汉奸潘毓桂、陈觉生、齐燮元等人,也起用了老牌的亲日派政客曹汝霖与陆宗舆、与一位擅长纵横捭阖而看不出是真汉奸或假汉奸的萧振瀛。这些人朝夕与宋哲元共处,使得宋哲元被逐浙潜移默化,虽不曾死心踏地,甘心抛弃自己的光荣过去,却也已经一而再的打电话向中央政府要求“开放政权”与“华北特殊化”。

宋哲元而且在七月十二日对新闻记者发表谈话,主和。也在十五日拒收全国各地支援他、希望他抗日的一切捐款,并且释放日军两百名俘虏。他而且打两次电报给正在奉蒋公之令率领部队北上的孙连仲,先是劝孙连仲不可进入河北省省界,后是不许孙连仲把部队开到保定以北。

一向对日本妥协的蒋介石这次对日本也强硬了,蒋介石替宋哲元准备了三百万发子弹,运来保定,等他派人来领。

而且蒋介石曾经在七月十三日打电报,明明白白的告诉宋哲元:“中正已决心运用全力抗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以保持我国家与个人之人格。……中央决宣战,愿与兄等各将士共同生死,义无反顾。”

十天以后,也就是要等到七月二十三日,日军对他下哀的美顿书的第二天,宋哲元才醒悟过来,知道日方对他全无诚意;所谓和谈,只不过是缓兵之计。于是,他立即下命令给二十九军的各师各旅,叫他们“就地奋勇抵抗”。

可是为时已晚,日军在二十五日进攻团河与廊房,在廊房对刘振三旅作战;在二十六日企图闯进北平的广安门,被刘汝珍旅歼灭它一个中队;在二十七日又想闯进北平的永定门,也被二十九军的另一个单位所阻挡。日军轰炸了北平近郊各地,也袭击了驻在通县宝珠寺的华军一个营。 到了二十八日,日军便大举袭击二十九军在北平的几个营区:北苑、西苑、南苑,杀害了极多的官佐与士兵,包括副军长佟麟阁,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 这天下午,刘振三旅收复了廊房,另一单位收复了丰台车站,可是对现在的战事来说是无济于事,难挽败局,宋哲元为了保存实力同时也是难挽战局只能撤退。

宋哲元想到这里,他抬起头,大声道:“你们放开他,让梁中国好好的把他打一顿,我宋哲元的几日所做的事情确实跟汉奸没有什么两样,让梁中国打死我好了。”

秦德纯亦道:“梁中国,我是大力主张议和,并且是我唆使宋哲元要和日本人和议的,你先打死我好了。”

最后,张自忠叹道:“惭愧呀,和日本人开战期间,何基沣要我们趁小鬼子兵力在丰台空虚的时候出击,但是这个正确的意见却被我制止,说起来当汉奸我也有份,梁中国要打的话也算上我一份。”

梁中国苦笑道:“我就算真的把你们给打死,也改变不了北平即将丢失的局面,于事无补呀。”

那时,当梁中国一时激动要去打宋哲元的时候,在吉普车内的所有人见事情不妙也全部出了车子,他们一直站在梁中国的身后,何基沣走到梁中国的身边,柔声道:“梁中国,现在是败局已定,我们还是图谋后路吧。”

梁中国平复一下激愤的心情,道:“宋军长,你们要是就这么撤退了,要是小鬼子不眠不休的追击怎么办?”

宋哲元道:“梁中国,你问的好,所以我决定让自忠代理北平市长和小鬼子谈判,拖住时间,从而让我们二十九军安然撤退。”

肖臻皱眉道:“宋军长,这可是一份苦差事,要知道不管是谁要是这个时候和小鬼子谈判,那不就等于在当汉奸吗?”

张自忠苦笑道:“肖臻,你说的好呀,说实话,我是打心眼里面不想当这个北平市长,但是军令难违,而且我也有愧于北平的百姓,所以我才勉为其难当这个北平市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