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幸存者 正文 搏击短吻鳄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


他决不会容忍我们的错误。不听话绝对不行,顶嘴就是“死罪”,没有价钱可讲

。他要求我们礼貌待人,努力工作,即使在破产后也丝毫不放松对我们的要求。

我们的祖父是阿肯色州的伐木工人,也是个吃苦耐劳的人。而父亲则将自己传承

下来的那种脚踏实地、坚忍不拔的精神早早地灌输进我俩幼小的心灵中。

我们经常进入得州东部乡间的林区,里面到处长满了松树,红橡树和香枫树。七

岁时,父亲就教我们射击,为我们俩买了一支点22口径步枪。我们能够在一百五

十码的距离上打中抛出的“美乐”啤酒罐①。乡下佬的玩意儿,是吧?没错,乡

下佬的孩子们在乡下学习谋生的技能。

父亲还教我们如何在丛林中生存;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如何搭建栖身处,怎

样钓鱼。父亲甚至教我们如何用绳索套杀野猪:抛出几个活结套住野猪的脖子,

然后拼命地拉,并且祈祷野猪可千万别径直朝你猛冲过来!我到现在还记得如何

屠宰、烘烤野猪。

在牧场家里的时候,父亲教我们怎样种植玉米、土豆、蔬菜和胡萝卜。在我们穷

困潦倒的时候,许多次我们全靠这些东西维持生计。现在回想起来,对两个乡下

孩子来说,这种训练是非常重要的。

但最重要的是,父亲教会了我们游泳。父亲本人曾是全美游泳健将,他自己颇以

此为豪。他游泳技术一流,而且把我也培养得同他一样优秀。无论干什么事情,

摩根天生都比我更出色。无论是跑步、搏击、射击还是陆上和水上导航,他都极

富天赋,考试时也总能轻松过关,而我则必须刻苦学习,反复练习,早出晚归。

而摩根则根本用不着努力。

我们的住处附近有一个大湖,父亲就在那里训练我们。在得州漫长的夏季中,我

们一直泡在那里,游泳,赛跑、潜水、训练。我们就像鱼儿一样,这也正是父亲

所希望的。

父亲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教我们潜水,深潜;起初是徒手潜水,然后带上氧气瓶潜

水。我们潜水非常出色,人们甚至会把钥匙和贵重物品投进水里,然后付钱看我

们潜水去找。当然,父亲觉得这太简单了,并要求我们只有找到东西以后才能收

钱。

在此期间,我们偶尔也会与路过的短吻鳄不期而遇。托雷·贝克是我一个得州的

好朋友,他告诉我们怎样对付它们。有一次我曾经与一条短吻鳄搏斗过,当它最

后支持不住,转身游向安全水域的时候,我感到由衷的高兴。但直到今天,我的

哥哥仍然喜欢跟这些鳄鱼打斗,只是为了好玩。当然,他是有点疯狂。有时候我

们会乘着一条破旧的平底小船去湖上钓鱼。这时候往往会有一条大个儿的短吻鳄

游到船弦边,与船并肩滑行。

摩根很快地目测了一下:鼻孔至双眼的距离大约有八、九英寸,所以他的体长大

概是八、九英尺。摩根径直以小角度扑向鳄鱼,双手牢牢地把它的双颚合在一起

,然后把它扭得翻来滚去,最后骑到它的背上。摩根自始至终都紧紧合住它那巨

大的双颚,并冲着那个惊恐不已的家伙大笑不止。

几分钟之后,摩根闹够了,鳄鱼也精疲力竭了,摩根就把它放了。我一直认为这

个时候才是最危险的,但却从没见过有哪条鳄鱼还想跟摩根再干一场的。鳄鱼总

是转身游走。只有一次,摩根判断失误,手上留下了一排鳄鱼牙印。

我想,父亲一直都期望我们加入海军海豹突击队。他老是给我们讲那些精英战士

的故事,他们的丰功伟绩,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价值观。在父亲看来,他们集中了

美国男性的所有优点--英勇无畏、忠诚爱国、力大无比、坚决果断、决不放弃

、聪明睿智、样样精通。小时候父亲一直给我们讲他们的故事,随着岁月的流逝

,加入海豹突击队这一理想在我们心中扎根发芽。我和摩根最终也都实现了这一

理想。

大约十二岁时,我坚信自己必将成为一名海军海豹突击队队员。

海豹突击队要求在崎岖的山区往来如飞,如果必要,能够在丛林中生存,而这正

是我们俩的强项。到十二岁的时候,我和摩根就像一对野兽,完全适应野外的生

活,钓鱼、打猎都不在话下,在水里更是自由自在。

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要想加入世界一流的部队,还要达到其他的要求。那就是

对体能和力量的要求,而这只有那些刻苦训练的人才能够达到。世间没有不劳而

获的事情,必须努力争取。

在得州东部我们那片区域,生活着许多退役和现役特种部队队员。他们是非常安

静、低调的铮铮铁汉,多数人都默默无闻,只有家人清楚他们的功绩。不过他们

加入美国特种部队本来也不是为了追求个人荣誉。

美国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曾经警告西点军校的学员,如果他们胆敢第一

个将西点军魂落入敌手,“一百万名身着草绿色、棕色、蓝色或灰色制服的鬼魂

,就会从他们的坟墓中爬出,雷鸣般呼喊着这些神奇的话语:责任,荣誉,祖国

。”在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根本不用那些鬼魂提醒,这些字眼已经深深地铭刻

在我们心中。

生活在德州东部的许多老战士愿意花时间教孩子们怎样才能成为一名海豹突击队

员,游骑兵,或是绿色贝雷帽,而不求任何回报。我们认识的那位是退役的绿色

贝雷帽军士,就住在附近,名叫比利·谢尔顿。如果他看到这篇称赞其勇气的文

章,他很可能感到异常尴尬。

比利随绿色贝雷帽参加过战争,立下了累累战功,退役后加入霹雳特警队。他是

我见过的最强悍的人之一。在我快过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一天下午我鼓起勇气来

到他家,告诉他我想加入海豹特种部队,问他是否能够训练我。当时他正在吃午

餐,开门时嘴里仍在咀嚼。他壮得像头公牛,肌肉结实,皮肤白皙,没有一盎司

脂肪。在我看来,他完全能够打翻一头犀牛。

我吞吞吐吐地告诉他我的来意。他只是将我上下打量一番,然后说:“明天下午

,四点钟。就在这里。”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我当时还小,脑子里只有

一个念头:这不是开玩笑的吧?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比利在训练小特战队员。当他领着我们这群孩子沿着街道跑

步的时候,经过的汽车都会按响喇叭,为我们鼓劲加油。

比利对此不理不睬,对我们也毫不手软。我们的一个训练项目是扛着沉重的混凝

土块跑步。当比利觉得我们足够强壮之后,就加大强度,让我们扛着轮胎跑。这

些巨大的轮胎沉重无比,好像是从航天飞机上拆下来的,至少也是从采矿用的大

型拖拉机上拆下来的。

比利开的不是培训班,他教的是海豹突击队的全套训练项目。在几年的时间中,

他让我们在体育馆里锻炼力量,负重跑步,让我们的身体达到极限,让我们汗流

浃背,精疲力竭。

我和摩根都怕他。只要第二天一早要去他那里报到,头天晚上我肯定要做噩梦,

因为他会毫不留情地强迫我们训练,根本不考虑我们的年纪。接受他训练的一共

有十二个人,全都是十四五岁的孩子。

“我要让你们在精神和肉体上统统崩溃,”他冲我们嚷道:“要你们崩溃,听到

了吗?然后我会再把你们组装成为一台战斗机器,让你们的心灵和肉体合二为一

。明白吗?我要让你们吃更多的苦头。”

那时候,我们当中有一半人不敢再面对这头斗牛犬,选择了退出。比利曾是得州

科技学院橄榄球后卫,跑起来简直就像是辆卡车在顺着山坡疾驰而下。后来比利

得到当地一所高中的支持,能够免费使用学校的体育馆,培养我们这些未来的特

战队员。

“我不是你们的朋友,”比利叫喊着:“在这个体育馆里不是。我来这里是为了

让你们成才,让你们身强体壮,训练有素,做好准备,以后好加入海豹突击队,

绿色贝雷帽,或者游骑兵。我这样做,没有人会给我一分钱。所以你们必须努力

,这样才不会让我白白浪费时间。”

“要是你们中有人进不了特种部队,那不能说明你们弱,只能说明我不行。我决

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因为这里决不允许失败。我要让你们成才。所有人。明白

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