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史上极品黑色幽默:疯狂囤积60吨胡椒

幽灵之狼 收藏 0 229
导读:能够装满三集装箱的赃物胡椒,称得上是世界贪污史的一个极具黑色幽默意味的记录……直到臭袜子塞进嘴里,直到刽子手举起刀来,元载才明白,敢情那胡椒,竟是一粒也带不到阴间的。 公元777年(唐大历十二年)三月,宰相元载伏诛。 他被押往万年县行刑,刽子手开刀问斩之前,循例要问:相公,可有什么遗言和要求,且说无妨。元载说他只有一事,唯求速死。刽子手说,那倒不难,不过要委屈相公。于是,剥下他的臭袜子,塞进他的口中。然后,刀光一闪,人头落地。同时,他的妻子、他的两个儿子、他的主书、随员、门人和亲信,以及他安插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能够装满三集装箱的赃物胡椒,称得上是世界贪污史的一个极具黑色幽默意味的记录……直到臭袜子塞进嘴里,直到刽子手举起刀来,元载才明白,敢情那胡椒,竟是一粒也带不到阴间的。


公元777年(唐大历十二年)三月,宰相元载伏诛。


他被押往万年县行刑,刽子手开刀问斩之前,循例要问:相公,可有什么遗言和要求,且说无妨。元载说他只有一事,唯求速死。刽子手说,那倒不难,不过要委屈相公。于是,剥下他的臭袜子,塞进他的口中。然后,刀光一闪,人头落地。同时,他的妻子、他的两个儿子、他的主书、随员、门人和亲信,以及他安插在宫廷里面的内线,统统完蛋,或交出脑袋,或关进牢房,或逐出长安,或削职为民。一位跺跺脚,长安城就晃动不已的大人物,树倒猢狲散,连替他收尸的人都没有。


唐之元载,宋之蔡京,明之严嵩,清之和珅,应该算得上是中国历史上数得着的权奸兼巨贪。但蔡、严、和三位,再猖狂作恶,再为非作歹,至少还在乎他们的主子。而元载,根本不买皇帝的账,相反,皇帝还要看他的脸色行事。所以,当大刀片子朝那口衔臭袜子的元载杀去之时,长安城里最高兴、最开心之人,莫过于唐代宗李豫。所以,万年县砍头的同时,长安城开始抄家,在元载所居的大宁、安仁二坊,以及他祖庙的长寿坊,抄出来的珍贵物品,堆积如山,搜出来的金银财宝,满坑满谷。要不是念及天子身份,李豫恨不能亲自参与这次小秋收的捞肥活动!他派出一拨一拨小太监,来回传递消息,当听到从他家起出来的赃物之中,最骇人听闻、最蔚为奇观、最难以想象、最莫名其妙的那八百石胡椒,摆满了大理寺(最高法院)偌大一个院子时,连李豫的眼睛都直了。


按唐时一石的重量为七万九千三百二十克计,那么,八百石胡椒,总重应为六千三百四十五万六千克,也就是六万三千四百五十六公斤,将近六十四吨。三个集装箱都装不完,不仅够长安百万市民敞开吃用一辈子,即便像沃尔玛、家乐福这样全球杂货供应商,一个会计年度里的胡椒采购量,也未必有我们中国唐代这位权奸收藏的赃物多。


元载更有一种癖好,热衷于大兴土木,建房盖屋,这也是所有贪官的三部曲(票子、房子、女子)少不了的一环。他所建的屋宅,竟占了大宁、安仁、长寿三坊,唐代长安都城有坊109个,元载就占其三,可见规模之大,建筑之多。据《唐书》载,“膏腴别业,轸域相望”,“名殊异乐,内廷不及”。他倒台后,被没收的宅舍足够分配给数百户有品级的官员居住使用,他在东都洛阳还专门营建一座园林式私宅,充公之后,竟能改成一座皇家花园。


能够装满三集装箱的赃物胡椒,称得上是世界贪污史的一个极具黑色幽默意味的记录。清人丁耀亢在其所著的《天史》一书中,这样疑问:“人生中寿六十,除去老少不堪之年,能快乐者四十多年耳。即极意温饱,亦不至食用胡椒八百石也。惟愚生贪,贪转生愚。黄金虽积,不救燃脐之祸,三窟徒营,难解排墙之危,事于此侪,亦大生怜悯矣。”


其实,无须怜悯,“惟愚生贪,贪转生愚”,那按捺不住小农心理的占有欲,是这班官员犯罪之本。这个元载家本寒微,当初能有一碗岐山臊子面吃,就谢天谢地了,现在成为相国,“志气骄溢,每众中大言,自谓有文武才略,古今莫及,弄权舞智,政以贿成,僭侈无度。”而获得绝对权力之后,连李豫都无可奈何他,自然肆无忌惮、无恶不作了。


你可以说他白痴,你也可以骂他傻,积攒这六十吨胡椒,有个屁用?他不是不知道吃不了,也不是不知道卖不了,但对元载这个大贪污犯而言,他需要的只是占有,无穷无尽的占有。因为绝对的权力,便是绝对的占有,而绝对的占有,便是绝对的快乐。这六十吨胡椒,他占有着,他就充实,因为充实,他就满足,因为满足,他就享受,这就是他的最高境界,这也是中外古今所有贪官至死不肯收手的动力。


直到臭袜子塞进嘴里,直到刽子手举起刀来,元载这时才明白,敢情,那曾经占有的八百石胡椒,竟是一粒也带不到阴间的。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国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