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扯不完的蛋蛋 正文 第七章 扯淡,也是门学问。

我叫默然 收藏 2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size][/URL] (7)      日子在王小帅地挣扎里向前爬过。天气继续寒冷,真正的进入了冬天……      冬眠,是很多动物保护自己度过寒冬的有效方法,人也一样,在某种时候也需要冬眠,以减少能量的流失,从而保证自己有足够的力量抵抗社会的麻木与残酷。      王小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


(7)


日子在王小帅地挣扎里向前爬过。天气继续寒冷,真正的进入了冬天……


冬眠,是很多动物保护自己度过寒冬的有效方法,人也一样,在某种时候也需要冬眠,以减少能量的流失,从而保证自己有足够的力量抵抗社会的麻木与残酷。


王小帅,也想冬眠,但他目前的处境不允许他藏进洞穴里,他必须找到活干,以获得金钱,好让父母和弟弟妹妹在来年的春节里过上一个安心的年。虽然有前期的一万元垫底,但继父的药是不能停的,那是个无底洞,需要他不断的将人民币向里面投掷,否则,继父将在任何一个寒冷的夜里死去。这是王小帅不能接受的,他知道父母之恩,重如泰山。继父为他付出了自己的下半身,那么他则必须担负起继父余下的下半生。他是个男人,他的骨头是硬的!


王小帅继续过着昼夜颠倒的日子,白天睡觉,晚上写作。这期间,他只接了一篇论文和两篇演讲稿,获得人民币900元,除去查论文资料和纸张的费用,他仅仅只落下725元,这将是他一个冬季的全部生活费。他知道余下的日子,再也不可能有大活落到他的手上,因为大家都需要冬眠。


近一个星期里,王小帅就这么傻傻的呆在屋里,每天翻那些破书,偶尔上网看看自己的博客,写一点纯粹扯淡的小矫情文章,把自己当成一个感情动物。他总说自己这是在意淫!


这几天,他突然发现一个叫“染”的陌生女子总悄悄地呆在他的博客里,不发言,静静地看,每晚都来,时间总是在12点过后,一直就这么看着,象个生命的过客。


王小帅在极度无聊的时候,也会对一些无聊的事情发生兴趣。他每晚也在博客里等着,静静地看着那个叫“染”的女子从他的博客里进进出出……


一天深夜,王小帅挂在电脑上的QQ有了来信提示音,图像显示是个女子,在这个无聊得几乎让他发疯的夜里,这一个熟悉的提示音无异于让王小帅找到了打发无聊时间的最好方法。


王小帅在现实中没有谈过恋爱,但他几乎懂得恋爱的一切技巧。在网络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他可以通过键盘敲打出无比煽情和个性的文字,用各种语调调戏从十八岁至八十岁的所有小MM和老MM,在网络上他是全世界妇女同志的公敌。


现在竟然还有女人不知死活的主动跟他打招呼,他觉得无比的兴奋。王小帅按捺住胸腔内激动的心,点开对话框,一个单独的“好”字在屏幕上闪烁。


王小帅立即回复:“不好!”


对方传来一个“?”


王小帅再复:“因为你遇见了我!”


“遇见了你就不好吗?”


“对!我是个流氓!”


“那不是我不好,而是你不好!因为我是个女流氓!”


王小帅的精神迅速的调动了起来,他知道自己遇见了敌手!!他迅速回复:“那就过几招?”


“过几招就过几招!”对方很快答应了,没有半点退缩!


“……”


“……”


几十招过去了,王小帅把邪门歪道的语言运用到了极至,荤的素的,满满当当端了一大桌,对方配合得很好,荤素语言妙处横生,两个人象一对偷情的野鸳鸯。


最后,王小帅敲:“打住!”


对方回:“收工!”


随即,双方发出了一连串“哈哈笑”的表情。几分钟后,王小帅敲:


“小姐芳名?”


“客官付钱!”


“问名也得付钱?”


“客官,小女子我是只卖身不卖艺的,请客官自重!若想问名,请付现钞,不得刷卡!”


“哈哈哈,只买身不卖艺?新时代的青楼标准,够拽!我喜欢!假若我一定要问小姐芳名呢?”


“哎!一条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贫尼已经够苦了,你又何必一定要为难贫尼呢?”


“我的师太啊!你就从了老衲吧!阿弥托佛,善载,善载!”


一番狗扯羊的对话,彻底勾起了王小帅对这个女子的好奇心,他从对话里已经感觉出这个女子的思维异常敏捷,一问一答之间,身份、语气、空间就已经发生了几次轮换。他欣赏这样的女子,起码不假正经,不用所谓的“道”和“德”来训斥他。在他看来,聊天本来就是个扯淡的事情,如果还要象做报告那样,他宁可搬个板凳躲在墙旮旯里去看《学习雷锋好榜样》或者《小英雄王二小》。


“你在做什么?”对方问。


“我在想你是个怎样的女子?”


“那你想我该是怎样的呢?”


“你应该是一头的红发,跟非洲火鸡差不离,戴着钢制的耳环,还是特大号那种,一边耳朵戴俩,一边不带,涂抹着深蓝的眼影,脸上刮得跟仿瓷墙似的,吸着进口的薄荷味卷烟,眼睛很色,见帅哥就吹口哨,吓得帅哥连滚带爬,老远见你就得绕着弯走,还得走快,慢了被你逮住,贞操不保……”


“哈哈哈哈,你大概属挑虫的吧?眼光真毒!”


“过奖!小时候家穷,给人算过命,胡说八道是我的优良传统!”


“行!就凭你这侃劲,本姑娘就告诉你我的芳名吧!我叫染!”


“哦,原来你就是常去我博客里晃荡的哪个女子啊!”


“恩,见你博客不错,写得是那么回事,所以今天本姑娘破例主动加你,正好你QQ是不需要验证的,所以就上了你!”


“奶奶,让你受累,说话说清楚行不?你是上了我的QQ,不是上了我,别掉字,我没啥定力,经不住诱惑!你这话太具有诱惑性了!”


“这是本姑娘我瞧得起你,不然让你舔我脚趾头,我都嫌你舌头糙!”


“行!承蒙你抬爱,麻烦你受累,把你那脚丫子放硫酸里泡泡,我舔时也好下口。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这人忒挑剔,脚丫子味太浓,我舔着犯恶心!就象怀着俩月的孩子那动静!”


“放心,我不会让你流产的,这年头男人怀个孩子也不容易不是?”


“恩,师太,你心真好!”


扯淡,也是门学问。遇见不会扯的,三句话就得嗝屁,没了下文。但若两个会扯的遇到一块,还真能从扯野棉花里扯出蛋来!这点,王小帅和染都具备这样的功力。所以,他们接连着几天夜里都在网络上扯淡。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