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第30章 海上长城(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换一架F34,值!”机舱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明白,那架F34以超级悬停横档在前面,还打了一梭子机炮,显然已深度怀疑这架支奴干直升机的来历,明白地要迫降本机到黄尾屿东海岸上,分队长以侦制通指挥仪打出一道指引激光束盯在F34身上,接着货柜打上来的一发203K把这挡道的家伙炸成一团火球,小鬼子再迷糊,这回也明白本机是善者不来了。本机以豁出去暴露为代价,换了一架F34。

一不做,二不休。支奴干双轴变桨猛一头扎下去,侧身向里,绕着那条LCAC大型气垫登陆艇转开了圈子,前舱门打开尾舱门翻开打碎了俩舷窗,探出去3挺轻机枪几支自动步枪朝下狂扫,老谭一条腿蹬住翻开的尾舱门凸缘,靠后面背带挂住了伞钩,左右手各一支中岳级自动步枪,射速比得上两挺轻机枪,7、8条枪加一块射速超过5000发/分,直升机慢慢绕着圈子让舷窗舱门内倾,喷出的金属弹丸密如骤雨,把正下艇登陆未及展开的一个日军小队盖在下面,

下面的日军人仰马翻。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放平了大半,十几个离登陆艇近的转身往回跑,在周遭一片爆烟土柱中一个个表演了转身扬手栽倒的舞姿,艇上的歪五横六的躺倒一地,两个小子刚把住了双联12.7重机枪,老谭手疾眼快一个点射——右手枪两个200发大弹匣子弹打光!不假思索,左手枪嗤一声一发50枪榴弹干了下去,气垫登陆艇上爆起一大团火球,数百公斤燃油引爆,灼热的气浪冲击波把百米外的大型直升机推得一歪,老谭眼看着一盘大螺旋桨滴溜溜飞出了火团,心里暗呼可惜了,手册上介绍过LCAC防护力差,看来这东西真不经打。

直升机在气垫船残骸靠海一侧缓缓地贴地飞行,以登陆艇身隔断可能的登陆残敌的火力准备机降,老谭交代沈湘:指挥部队,注意留两个活鬼子别全打光了。沈湘喊:“明白!” 接着大吼一声:“跳!”

沈湘带着分队主力跳下直升机迅即展开,从两翼绕过登陆艇残骸,小步兵群交替掩护前进,很快肃清了剩下的几个鬼子,原地留下一个组,接着,一个特种兵小组和陆战旅2个班成3个箭头,向北面登陆日军的另一个小队搜索前进,

老谭留下两名特种兵带着直升机也向北飞去,正驾驶仍是那位国军少尉,很快发现了北面那个已登陆展开的鬼子小队,一条气垫船已远去,只剩海面上的一个黑点。老谭朝另2名特种兵打了个手势,3个老兵各据舱门、窗,1挺中岳级机枪2支中岳自动步枪朝下展开了火力,这回日军显然知道了什么,反应很快,立即朝头上这架涂着日军标记的大家伙开火还击,双方隔着百多米距离上下对射,直升机上一瞬间添上了数十个弹孔,

不过上下对射中,下面的怎可能占到便宜,上面的运输直升机原型没有装甲不错,不过日本海军陆战队为了提高登陆抗打击能力,在朝下和两侧的重要部位加装了一些轻金属复合装甲板,这会儿小鬼子的子弹当当地凿在他自己加的装甲板上,老谭他们听着心里那叫一个乐,

对于垂直打击来说,下面的鬼子当然什么装甲也没有,钢盔是挡不住子弹的,只有肉身硬挨,结果也不用多说。老谭看到鬼子的迫击炮、榴弹发射器和机枪都被干得差不多了,小队长也四仰八叉的躺下了,估计沈湘他们过来收拾残局不怎么费事,直升机拔高后用侦制通指挥仪俯视搜索,发现这次鬼子登陆的就是这两个小队,转身对少尉驾驶吼:“追那条LCAC去!”

气垫船以近30几节的高速掠海疾飞,支奴干的速度上百节,很快就追上了气垫船,直升机的通讯设施这回不再嗞嗞啦啦了,在日军陆战队通讯信道里对着LCAC以纯正日语喊:“我们的燃料箱打漏了,机上运载了伤员,必须放到你艇上去!” 气垫船不回答,12.7口径重机枪照着驾驶舱就是长长一排子弹,大口径机枪的穿透力非同小可,这下子支奴干真给打坏了,机件咔咔乱响,驾驶舱冒出青灰色的烟,前螺旋桨也被击中,多亏鬼子把金属叶片改成高强度玻璃钢的,抗打击力很上道啊,少尉驾驶暗自赞道,

老谭他们也没闲着,隔着300多米,同向不同速的2个平台,一个点射就把重机枪射手给办了,直升机接近,再接近,欺负LCAC的火力就是12.7重机枪,拔了牙它咬不了人了,近到50米距离,一名特种兵举枪把驾驶舱里惊慌失措的两个家伙打翻,直升机有些操纵不灵,勉强同步稳在气垫船上空3米,2名特种兵跳下去控制了驾驶位,老谭下去前对少尉说:“争取开回去,要跳海的话也尽量离岛子近一点,这一带有鲨鱼。”双方庄重地互敬了一个军礼。

枪打得准只是特种兵的一个长项,所以叫特种,还有一些长项,包括会使用多种武器、会操纵驾驶多种军用平台,3名老特里面,就有一人能开气垫船,一人进了位于船另一侧的动力舱检查一下燃气轮机,老谭检查清理全船之后回到驾驶舱在战情视屏上调弄一会,GPS定位系统清晰显示了45千米外翔鹤号轻型航母的位置和本船位置,很快,气垫船加速到38节,如海上飞鱼一般直扑翔鹤号。

一路上老谭故技重施,对日军的任何通讯询问都以“嗞嗞啦啦”回答,没办法,电台又打坏了么。俺笃定驾驶舱的死鬼子只来得及报告“可疑支奴干直升机意图攻击本艇”,总不会报告“我们已被他们打死,他们把艇夺了”,是吧?所以这艇么,理论上还是属于小鬼子在东海耀武扬威了多年的那个海军陆战旅的,现在算算,小一半打没了吧?

黄尾屿战斗群的货柜往岛子东北方上空打了几发悬浮单元,侦制通上信号很强,不久,钓鱼岛前指发来战情通报:解放军空2军5师第一攻击波机群已抵敌翔鹤号战斗群西西北230千米处,郑和一号将对翔鹤战斗群远程炮击,各部应即设法提供近目标的辅助制导指引。

不久,日军的战情通讯也传到:解放军空军出动!东南军区所属6个航空兵团约260架战机已从各自机场起飞,将攻击我翔鹤号战斗群… 老谭想调出日军部署页面,计算机要求输入高阶密码,老谭想了想,决定放弃,以免惊动鬼子。

左前方6千米出日军一艘驱逐舰发来讯号,老谭不理,接近到不足千米,日舰上打出灯光、旗语讯号,老谭从望远镜里看见了,却读不懂,与以前学习过的日本海军旗语、灯光信号有所不同,换新的了?老谭仍旧不理,只是用侦制通的指引激光给这讨厌的家伙作出标定。答你旗语灯光就是对称作战了,一会用炮弹答复你才是不对称么。老谭这个理念,与日后他在日本中部山区阻击战中和格子团的班副杨拓搭档时对讲不讲日语的想法如出一辙。

继续全速开进,气垫船开到了41节,正前方9千米就是翔鹤号轻型航空母舰,右前方3千米是这艘气垫船的母舰——大隅级大型登陆舰,那上面的人群好像很忙碌,现在应该向右偏转了,照直直扑翔鹤号是没有理由的,鬼子会察觉,小口径机炮干掉这条气垫船可不是难事。3名老兵凑在驾驶舱研究办法,也没找出什么好办法,结论是:豁出去了。 3人的神情略有不同,一人轻松,一人漠然,老谭比较严肃。

LCAC登陆艇不再“嗞嗞啦啦”了,发出一条简讯:“我艇推进燃气轮机损坏一部,航向难以控制!”果然,不一会两部螺旋桨之一就迅速减慢转速,好像减到风力自由转速,气垫艇只靠一边的螺旋桨推进,立即绕起了大圈子,不过,这圈子绕的是离翔鹤号越来越近了。

2300米,老谭双手握住侦制通指挥仪,把一束指引激光牢牢地盯在翔鹤号航空甲板中部的岛型建筑上。

2分钟后,侦制通屏幕上显示出一群炮弹亮点,标注显示:203DC30发 203CB30发 电磁屏蔽倒计时30秒,29秒,28秒,27秒,…

老谭把侦制通关机放进一个铝合金板抽屉时,翔鹤号已警笛长鸣S型加速逃避,

空中一片淡淡的白光连闪,老谭探在舷窗边的右手背一阵灼热,眼中看到:飞在翔鹤号周边的一群海鸟突然如遭雷击,急坠入海,老谭感叹:“你们跟小鬼子凑这么近干什么——” 耳际隆隆之声滞后传到,翔鹤号的防空反导“标准”导弹垂直发射系统竟然连一发导弹都打不出去,老谭估算电磁脉冲已过,取出侦制通打出指引激光,从侦制通微光夜视仪/复合望远镜里看到,翔鹤号上乱成一团,水兵大打出手抢夺救生器材,守门员速射拦截系统茫然地炮口南指胡乱开火,不久,啸声震耳,二十几发203毫米穿甲爆破弹循着指引激光斑的散射砸进翔鹤号青灰色的身躯,稍顿,隆隆春雷般的爆炸声中,大团的火球从军舰腹部喷发出来,翔鹤号碎片飞扬,仿佛千只纸鹤惊起,绕舰飞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