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二卷 护航索马里 第六十三节 吓倒小朋友

龙居士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URL] 第六十三节 吓倒小朋友 李保国号称屠夫,他的外号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他的刀玩得好呀,一段木头,被他一块块的削下来,每块都是等大,厚只有二毫米,就像是一张纸。 卫华见哈桑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在屠夫的刀上,正想威胁一句,“你如果不想像木头一样,被一块块的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六十三节 吓倒小朋友

李保国号称屠夫,他的外号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他的刀玩得好呀,一段木头,被他一块块的削下来,每块都是等大,厚只有二毫米,就像是一张纸。

卫华见哈桑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在屠夫的刀上,正想威胁一句,“你如果不想像木头一样,被一块块的切成纸,就老老实实的听从我们的安排……”

“哇——”哈桑大叫一声,将卫华吓了一跳,他神经了?

哈桑跑过去,握着屠夫的手,泪流满面的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屠夫听不懂索马里语,由卫华翻译。

二人都很纳闷,我们很熟吗?你找我做什么?

“我早就听知你们Z国的美食全球最棒,我一直想品偿。但是我们国家自从战乱后,就再也没有Z国人来了。你的刀功这么好,一定是厨师吧,我想雇佣你,说吧,要多少钱?钱对于我来说不是问题……”

卫华和屠夫,全都呆住了。

“我靠!”

哈桑拉着屠夫的手一直不放。

再这样下去审问要变成一场闹剧了。卫华抽出背上的屠龙刀,冲着铁桌,一刀剁下去。铁桌轰的一声,被劈成二半。由于桌腿是固定的,所以桌子上只是多了一条缝,没有倒下。

哈桑再笨也知道,这是对方在示威了。他想自己脖子没有桌子硬,于是缩了缩。

卫华道:“我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总之,从现在起,你照着我的话去做,如果稍有偏差,如同此桌!”

哈桑问:“难道你们不是Z国政府的军队?”

卫华:“我们Z国还有另外一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这儿离我国远隔万里,一切由我说了算。如果我想将你清蒸了,别人就不会拿你零剐。如果我想零剐你,别人就不会清蒸你!”

哈桑见卫华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又想到了白天的战斗,的确一点都不像Z国传统的做法。眼前这人,只怕是说得到做得到。

哈桑的头耷拉了下去。

眼中,儿童似的狡猾光茫,也变得灰暗起来。

…………

将三位海盗朋友介绍给大家认识之后。被押往“恶魔号”。

恶魔号上,早就准备了大量的食物和水,武器弹药也很充足,兄弟们只需拎一个包,带着自己的随身物品上船就行了。

毕竟是一艘排水量达二百多吨游艇啊。几个人上去,空间还有很多。当房子住都够了。

有岗哨问,“哪里去”。

兄弟们回答,“将海盗移交给索马里政府!”便再也没有人问了。因为这是必须走的程序。只不过,时间上有点不对,这也太早了一点吧。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当游船驶到索马里岸边的时候,天色正朦胧亮。正好借着白天交人,时间上刚刚好。

缆绳解开,马达发动,朝着未知的黑夜驶去。

兄弟们的心都放飞了,感觉自由了。

男的兴奋,女的尖叫。

没有人将即将到来的战斗放在眼里。

说句实话,索马里的海盗真的很弱。他们枯瘦的身体,最多也就够握稳一支枪的。既便是从军队里退役回来的,也没有经过像样的军训。(饿着肚子怎么军训?)打仗也好,劫船当海盗也好,全都靠着一股“鸟为食亡”的精神支撑着。

他们行动看似勇猛,实则胆小,不知道自己死亡有什么意义。

他们在贫穷的压迫下,已经没有了基本的礼义廉耻,每当听说成功的劫到一艘船,他们都会奔走相告,欢呼雀跃,因为他们认为,劫船产业,又开张了,又将有一大笔的外汇收入。

他们所有的行动,都为了一个目标,填饱肚子,活下去!

以精锐之师,对付一群没有文化的野蛮部队,还不手到擒来?

“趁现在还有点时间,你们休息一会!我来驾船。”

卫华担心兄弟们兴奋过头,凌晨会感到疲劳,再者,从拯救人质开始,就一刻也不能停歇了,必须随时应对复杂的情况。

哈桑绰号“永不睡觉的人”实际上并不是真的不睡觉。而真正可以做到不睡觉的是卫华,他每天只需坐禅几分钟就可以了。

兄弟们都到底舱睡觉去了。临走时,屠夫用一根特种钢丝,将三名海盗捆在一起。

这种极细的钢丝有着很强韧性,可以承受八百公斤的拉力。用途很广泛,特种兵几乎人人必备。用来勒脖子,可以将敌人的脖子给生生勒断。断口处如刀切的一样齐。如果用来捆人,钢丝深陷肉中,任何人都别想挣脱。

驾着船,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中航行,身边又只有二个闭着眼睡,一个睁着眼睡的海盗,卫华感觉天地间就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似的。心灵无限的空寂、孤漠,他想找一个知已聊聊天,但又不想打挠屠倭睡觉。

星星被黑云隐去,眼前黑暗连着黑暗。

游艇大灯只能照亮一小段,但这光芒相对于天宇来说及微小了,没几十米,就被彻底的吞没。

卫华看到启明星升起,天即将亮的时候,又将整个行动计划,在心中模拟了一遍,不怕一万,就握万一啊。兄弟们将性命全都交在了自己手上。这次行动又是以寡击众,万一出了问题,很可能导致全军覆没。并且在国际上,造成恶劣影响。

“嗯——,海盗的实力,是很弱的。这一点可以肯定。”

“嗯——,凌晨时赶到,正是海盗们睡得死的时候,同时天色麻麻亮,也便于登船。”

“嗯——,海盗在费那号上的部署,是清楚的。只是这个消息来源由海盗头子提供,万一他留了一手呢?如果他留了一手,我又该如何处理?不过无论什么样的部署,都需要人来执行,哈桑的骨干,已经被我们消灭了,剩下最多二三十个骨干。我们装备先进,应该对付得了。”

“前几个月,有一艘法国商船被劫,法国出动了特种兵,成功的将人质和商船都营救了回来。那么……这件事,对海盗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们不会不总结经验?做出调整?”

回头,卫华发现,哈桑正双眼瞪着自己,毫不客气的一脚踢了过去,骂道:“别睡了,跟我聊聊天。”

哈桑打着啊欠,醒来。

“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吗?”

“不是将我们移交给政府?”

“是将你们移交给海龙王!”卫华恶形恶像,离开驾驶台,任由着恶魔号直奔,推桑着三人往舱外走去。

卫华力大,这三人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二百五十斤,根本无法抗衡。

“真主保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哈桑被吓得魂不附体了。

“哼,为什么!”卫华使劲将他们往海里推,“你自己清楚!”

“我都说了啊!”

“你第一句话就说,你都说了,这说明你心中有鬼!”卫华博览群书,其中就有《犯罪心理学》对于海盗的这点伎俩清楚得很。加大了力量,有个海盗拼死用脚勾着护拦,卫华将他提起,放到护栏外面。由于他和另二名海盗被钢丝绑着,所以身体悬空,都没有掉进海里。只是被一些浪花打湿了脚面。

卫华又去拉第二个。

哈桑极度恐惧,高喊道:“我说,我全说,那船上除了有十个明哨之外,还有五个暗哨。每个暗哨都在可以看到二个明哨以上的地方。只要发现有一个明哨失踪,就会鸣枪报警。全船的看守,也不只二十多人,而是有五十多人。俱体数字不定,但五十人是最低限度,只许多,不许少……”

卫华将悬空的海盗拉了回来。

海盗们的手都快被钢丝勒断了,血顺着勒口渗了出来,钻心的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