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二卷 戮寇 第七十三章 觊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两个鬼子从一个布庄抢了一匹布出来,后面跟出来一个小伙计,不知趣的嘴里直嚷:“太君还没给钱呢?”

“大大的给,跟我回去取的干活!”看眼前人来人往,其中的一个鬼子兵奸笑着说。

小伙计不敢回去,那样会受老板的痛打,因为那匹布是从他手里卖出去的,他只好硬着头皮和鬼子走,心里抱着万一的希望;他只有十五六岁,还是个学徒工,还没有脱离开天真。

这两个鬼子竹下和田中下士,他们的上司河合少尉今早上给了他们一个铜板,让他们去买匹好布,他好拿去孝敬中尉官的老婆;中尉官的老婆过生日,而谁都知道她特别爱臭美,因此上河合少尉准备送她一些好布料。

一个铜板能买个屁,还不如明告诉他们去大街上抢!这两个鬼子兵自是心领神会;这一个铜板,他们已“买”了许多东西了,诸如两条烟及一些日用品等等;可他们还感觉没够,就乐此不疲的到处“买”着,多行不义必自毙,没想到这次就到了他们恶贯满盈的时候,撞到了武工队的枪口上,将自己“买”回了老家。


正经过此地的赵威龙等看出事情不妙,那跟在两个鬼子屁股后走的小伙计,最少也得挨顿胖揍,弄不好连性命都得陪上;赵威龙给师弟们使个眼色,暗暗跟了上去。

拐过街角,看看人少了,两个鬼子兵凶相毕露,露出了恶狼本色;他们放下布,转过身抡起枪托,一个箭步跳过来对那个小伙计就猛的砸了过来。见此情形,那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伙计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两支小胳膊下意识的紧紧抱住小脑袋瓜子,双眼紧紧闭起,浑身则瑟瑟发抖。

两双大手无声无息的同时适时出现,于是两个鬼子的枪被赵威龙和史铁柱高高的举起在半空,人则被郑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中胸前某穴位,再也动弹不得。

被吓得抱着脑袋浑身直颤抖的小伙计,等了半天身上没挨到鬼子恶狠狠的枪托,他咬咬牙,疑惑的睁开眼睛。两个鬼子摆着像猴子一样的造型站在他的身后,并且相对而视。因为刚才他们手里有枪,而现在枪被赵威龙等夺走了,手就没合上,看起来就像猴爪子了。

小伙计坐在地上看了半天,不明白两个鬼子这是在干什么?因为刚才他一直紧闭双眼,因为赵威龙等将鬼子制住后,从他们手里拿过枪就走了,因此上他不知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不过有一点他算明白了,就是鬼子不知为何动不了了,“呵呵,老天救我,他们在要打我的时候一齐犯羊角疯了?”他天真的想到。

小伙计一骨碌爬起身,大着胆子从其中一个鬼子的身上,解下了绑在他身上的布匹,然后左右看看没有别的鬼子的存在,就扛着布匹一溜烟的跑了。


小伙计高兴的扛着那匹布回去了,鬼子则就保持着这样别致的造型站在大街上;他们没有死,武工队又一次仁慈的放过了他们。


不久, 一个正巧经过这里的热血青年实在看不下眼,他左右看看附近没有其他的鬼子兵存在,就嘴里嘀咕道:“谁这么不人道,把太君这么随便给扔在大街上?俺给你们找个好地方?”

他眼睛向四下警惕的张望着,蹲下身迅速打开离鬼子“尸体”不远处下水道的井盖;然后手脚麻利的将两个鬼子兵扔了下去;做完这些,他若无其事盖好井盖,双手放在裤兜里悠然自得的吹着口哨走开了。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如果任那两个鬼子暴尸街头,过路群众或者是附近住户闹不好会受到牵连的,鬼子可是丝毫不讲道理的。

可怜这两个鬼子兵,在井下挨饿受冻连带害怕不说,还没等他们在那里“住”习惯,不久即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吓呆了:两只老鼠爬到了他们的身上,很快就发现这是可以食用的好东东了——他们不可避免的被和他们一样贪婪、凶恶的两只老鼠兄弟啃咬,开始成了它们口中的美餐——那是怎样的时刻啊!两个动弹不得的鬼子兵,被它们津津津有味、好整以暇的吃了足足半个月;要知道,由于鬼子的入侵,老鼠们的生活也同样受到了影响,常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变得举步为艰啊!


再说钱老大夫的“景芝”医馆,赵威龙兄弟四个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身材苗条、衣着入时的年轻女子。

这个女子是对面正要开张的医馆馆主日本人小泉寿一的新婚妻子。小泉寿一因为身体不好,体弱多病,因而逃过了兵役;他在日本国内一天无所事事,听说中国人都是东亚病夫,便也想随着皇军来此淘淘金。

仗着学过几天西医,他准备在凌源县城开个医馆;为此,他刚过门的夫人芳子问他,就你那两下子还能看病?他得意洋洋道:“看不活还看不死?反正支那人也不敢惹咱们,只管数钱就是。”

很快,他相中了门前门庭若市、人气很旺的“景芝”医馆,便处心积虑想将他挤走再取而代之。他先在“景芝”医馆对面租了个门面,他野心挺大,打算日后一齐开两个医馆,这样挣的钱也是双份的。他首先得想方设法将“景芝”医馆搞掉,为此,他已或明或暗闹了好几回了,比如说他自己去投医说脑袋痛,吃了“景芝”医馆的药后却越来越痛;以及他买打手前去捣乱等等,可效果都一般;这回,他准备来招狠的——由他的新婚夫人亲自出马。当然,这件事离不开鬼子兵的帮助,他已买通了一个叫泽田茂的中尉,答应事成后定有重谢。

这个打扮妖娆的女子一进屋就大声嚷嚷胸口痛,要钱老大夫赶紧给她先看看;钱老大夫不疑有它,只好暂且放下正在就诊的一个患者,放下正等待的其他三四个人,将她让到后边诊室,让她脱下外衣以便检查。

没想到,她竟然脱得停不下手了,即使钱老大夫提醒她可以停手了,她也无动于衷,最后竟然将上面脱得快光了并将内衣扯碎扔在地上;在钱老大夫发现不妙的时候她也开始哭天抹泪、鬼哭狼嚎的喊起了“救命”!

很明显,事情事先是安排好的,外面有人接应她;因为她话音刚落,外面就闯进来四个人,其中三个是全副武装的鬼子兵,里面有一个是年约四十留着仁丹胡的中尉;另外一个则是胖乎乎的翻译。

见来了救星,那女子装模作样扑在刚进来的那个鬼子中尉身上,哭天抹泪诉起苦来:“泽田茂大叔,你来得正好,这个人面兽心的老东西,他没安好心,他要强暴我!”

钱老大夫可是气得全身都颤抖了!行医这么多年,可是头回遇上这样无赖讹诈的事,看着得意洋洋看着他的鬼子兵头目,他全明白了。

“出去的说话!”这个叫泽田茂的鬼子中尉不怀好意道。

两个鬼子兵上前,不由分说一边一个架起钱老大夫,推推攘攘地走了出来。

看四个日本鬼子和一个几乎光着上身的日本女人走了出来,前来就诊的人们愣住了。

泽田茂中尉强忍着从那个几乎光着身子的女人身上收回目光,装腔作势吹胡子瞪眼的吼道:“大家的都看到了,这老家伙欺侮日本女人的干活,你们的都要给皇军做证;他的,良心大大的坏了,大日本帝国的女人他也敢碰?死拉死拉的!”

这个鬼子中尉不会说中国话,由他身旁的翻译将他的日本话给翻译了过来。

日本人如此,不过是想大张旗鼓让大家看看,他们抓住了钱老先生的辫子。在场的中国人都不屑的撇着嘴,这点伎俩谁看不出来啊!可谁也惹不起鬼子,大家只好无声的抗议——默不作声的纷纷离开了。

鬼子一看第一招失败了,只好用上了无赖手段;泽田茂中尉挥着指挥刀,比比划划着:“你的老家伙,本来应该死拉死拉的,念你年老,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就将这医馆送给她顶罪了,你的同不同意?”他身边的胖翻译同样恶狠狠的将这番话给翻译了过来。

在这功夫,那个冻得直哆嗦的日本女人赶紧穿上了衣服。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们、你们这些没有人性、丧尽天良的东西!简直猪狗不如!”钱老大夫老人家气得胡子直颤抖。

“八嘎,潘的他的说什么?”鬼子中尉泽田茂怒气冲冲挥起指挥刀,问那个胖翻译。

“他说容他考虑考虑,他说他舍不得。”没想到,那个胖翻译还挺有同情心,他如此为钱老大夫掩饰道。

“那我就饶了他的老命,告诉他,明天的搬走,不然!”鬼子中尉泽田茂将刚放回的指挥刀抽出一半,“死拉死拉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