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将前军尽数驱赶,那四十余骑将己方战死之人尸首收了,回到本阵。李明华领着一众骑兵取出弩箭,只围着官兵圆阵放箭,官兵虽然也以弓箭相迎,但毕竟对方处于机动之中,又队形稀疏,是以作用不大。而一众骑兵放出的弩箭,因为官兵队形密集,几乎箭无虚发。

待跑得几圈,众官兵早已胆寒。李明华等知道对方阵已结成,不太可能击溃,也不再继续纠缠,一群人呼啸着向官兵来路奔去。心里只是可惜要不是怕将敌将击毙引起朝廷重视,此番像往常一般,先将敌将射杀,现下官兵只怕已经溃散。

可安庆那边官兵此番必定大败罗汝才,要是自己这边闹得动静过大,到时引来大队的官兵顺手将自己这些人做了也不无可能。

那领军的官员见李明华一行向自己来路奔去,却是大惊失色。如今官兵已精锐尽出,若对方趁机袭击州府,又有那震天雷助阵。万一到时失了州府,可是死罪。当下也顾不得其它,急忙调头向州府回援,殊不知李明华等人放着对方主将都不愿射杀,更别说去夺取城池了。

李明华等仗着行动迅速,一路又对地方上的恶霸地主频频下手。

官兵忧心老巢安危,也归心似箭,顾不得这些士绅了。要知道对方现有几千人动向不明,可万不敢大意。

官军越是想加紧脚步,李明华等却越是不让他如意,一路上足足派出五个特战小队,对官兵一路袭扰,官兵被突袭怕了,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往往一有风吹草动便倾巢而出,结阵相迎。

几队人马不分昼夜对官兵进行骚扰,时而埋伏射杀官兵斥候,时而斜刺里杀出,在官兵大队中扔上几个手雷,就连晚上也要闹腾个几回。官军想要追击,又怕中对方埋伏,欲将对方骚扰置之不理,又怕真的被突袭,那时想要结阵可就晚了!

这样足足闹腾了两天,一众官军已被拖得疲惫异常,人人自危,行军速度也被拖得缓慢异常。到得晚间,却有那胆大妄为的小队竟盗得口令换了衣服,偷偷潜入官军之中,在饮水中投毒。第二日早间,众官军正准备开饭,却有不少人腹痛如绞,好在这毒药发作得甚快,待发觉不对时,那领军将领急忙喝止士卒进食,却还是有将近一千来人中了毒。

如此一来,那将领更是加倍地小心,每每部队进食饮水,必先让少部分人先试毒。可就这样,还是着了那几队特战队的道儿,到第四日中午,官军食物中又被下了泻药。那先前试毒的官军却因泻药发作得慢,没有试出,待发觉上当时,已是全军上下皆已中毒。一时臭气熏天,倒白给那路边种地的农民施肥助长,只是麦苗被官军拔下不少来揩了屁股。

且不表事后那种地的农民如何咒骂官军,只说官军一路溃不成军,将官被刺不少,士卒掉队的更是无数。好在回府城已不甚远,一众官兵尽管饥渴难耐,也只忍着向城池急行,不敢再饮水进食。好在一路上并未出现先前那队突袭的骑兵,只是不知州府现在是否安好,要是被流寇夺了城池,现下这些人不用贼军来杀,恐怕自行也就散了。

待一众官兵行到州府外二十余里时,那股骑兵终于出现,阻在前路,官军急忙结阵,却行动缓慢,慌乱不堪。好不容易将圆阵结成,那四周的长枪兵却连枪都握不稳,无论领军的军将如何呵斥,也是将枪立得东倒西歪。

对面的骑兵也不乘机突袭,只是远远的看着。待官兵结好圆阵,却见那队骑兵齐齐向前压来,步履整齐,声势骇人,显是少见的强军。待行到官军一百五十步外,众骑将马拉住,却见那骑军中走出一人,来到官兵阵前。

官兵不知对方到底在弄何玄虚,不过见对方并未立时进攻,倒稍微放心了些。只听那人来到官军阵前吼道:“叫尔等领军的出来说话!”

这边领军将领见对方要人出来对话,心中却升起一丝希望来。对方既然要找人谈判,倒也还有商量,当下也不敢犹豫,鼓起胆子驱马走到阵前!

骑兵中走出之人正是李明华,见对方出来,也不废话,直接说道:“尔等想要活命,便遣一心腹过来商议吧!”说完也不等那官员答话,径直回到阵中,摆出冲锋的架势!

官兵现下早已是强弩之末,如何当得起骑兵冲击,也不敢多虑,急忙派出一亲信骑了马战战兢兢而来。

李明华见对方派出人来,也不出阵,只将那亲兵招上前来,将话与对方说了便挥手令其离去。

亲兵此时全身上下已被冷汗湿透,待听对方将话说完,吐出一口气来,慌慌张张的调转马头,回去传话。

原来对方也是被逼做贼,与官兵本无仇怨,亦不想多造杀孽,只是实在颠沛流离的苦了,来此安顿些时日。倘就此放官兵回去,官兵实力恢复后必然来攻,所以现在只愿放一半的人马回去。

要说对方也想得周到,竟考虑到自家大人回去不好交待,所以答应绝不攻打城池。且连奏折都替大人想好了,到时只需待他们走后,遣心腹偷偷将前日被毒死的官兵首级割些来,向朝廷禀奏此番剿匪大获全胜,已将匪寇赶入深山,只是贼寇善于投毒,又沿途部下陷阱,恐入深山不利,只得暂且退兵。

亲信见有了活命的希望,竟生出了些力气来。快速回到本阵,急忙向知府严大人转述对方意思。

严知府不待那亲兵把话说完,便已气得瑟瑟发抖。

亲兵见大人这般模样,倒是不敢再说了。

严知府听对方竟是要在此常驻,已是气得七窍生烟,立时便要令众官兵与贼寇决一死战!可回头见部下模样,倒清醒了些,只将拳头都快捏出水来,又不得不听亲兵继续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