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十四章 招揽流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李明华安排好人去维持秩序,又增加了熬粥的锅灶,每熬好一锅,便分发出去。

奈何流民越聚越多,如何能施舍过来。眼看着流民还在不断涌来,而自己一干人等又不敢在此地久留,更何况就是将这数万斤粮食都分发下去,以后遇见流民又救得了多少?

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势必引起官府注意,李明华不得不痛下决定。在召集众人商议后,对流民说不再继续熬粥了。只是若有身体健康,符合要求的青壮,部队可以招收,若有家人的,家人亦可分得十斤粮食,并优先取粥。

其实,这流民中又哪有身体健康之人,也就是只要还能走得动,是年青人便招了。至于其家人优先取粥,也不过是怕给他十斤粮食,反害了其性命,给他吃些东西,有力气跟着众人行出一段,才给他粮食。至于为什么只要青壮,一来是以后需要;二来,若是招些老弱来,那只能是以后大家合着一起被拖死。

那流民早就饿得奄奄一息,哪里还还管得了对方是什么身份,现在能成为流寇,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了。有不少人甚至觉得是老天开眼,照顾自己。

那些有家小的,也是一门心思能活一个是一个,何况家人据说还能有十斤粮食。一时间,一群骨瘦如柴的人开始比起壮来。看着颇有些滑稽,不过李明华一干人等却笑不出来!

要说这边流寇这么明目张胆地拉壮丁,那官府也该派兵弹压才是,可现在官老爷们却在瑟瑟发抖。原因无他,左近没有大的州府,最大的就是这县太爷了,手中就那么点兵,也只有求神拜佛,盼对方千万不要来招惹自己才好。

不过李明华等人却并不知道,还四面派出侦骑,准备一有风吹草动便立即转移。

众人一直忙到第二天日落也没听到半点官兵出动的消息。本来无论如何是只想要一千来人的,可有的流民知道自己身体是选不上了,散开时把消息也带了出去,这突然而来的机会对许多人来说无疑是大新闻。但凡觉得自己还有点可能被选上的,都奔这边来了。

李明华见这些来投奔的也着实可怜,几次想下命令到此为止,却狠不下心来!犹豫到晚间时已招来四千多人,是无论如何不敢再招了!就是这些要力气没力气,要纪律没纪律的饥民,恐怕在这陕西境内是别想养活了,这里早已被李自成,罗汝才吃空了。据说罗汝才现在都奔安庆而去,这里还能否养活这一大堆人自是不必说了。

待天明,李明华领着人又走了半日,便命人将粮食分发给随行的家眷。这些人也好歹吃上两餐粮食,却是不舍得走了。

不过李明华等人也实在不敢带,只好说道:“不是我们不愿带所有人走,实在是没能力养活这么多人!现在请大家和家人商量一下,若是愿意随我们走的,就留下,若是不愿意的,我们也不会将粮食收回,一个时辰后我们启程。”

那流民得到这十斤粮食,虽然也可暂时支撑过一段,可这点粮食又能吃得多久?还不如让亲人跟去,活命的希望大些,何况粮食就这点,少一个人,就可以多挨得一刻。李明华选的多半是些二十上下的人,没有妻儿的,家中父母又何尝不希望儿子能有活命的希望,所以就是有想要退出的,其父母也狠下心来将人往外赶。

待一个时辰过后,虽有几百人没再回来,那余下的人加起来却还是有将近四千人。大军开拔时,哭声遍野,让人听来颇为不忍。李明华又狠下心来,命人每家多发了五斤粮食,这才带着这些所谓的青壮们蹒跚而去。

这时的粮食,顶天也就能撑个十来天的样子,李明华等不得不开始为粮食发愁,众人合计,在这陕西肯定是过不下去的。据说罗汝才是奔安庆而去,那自己这些人无论如何是不能再跟着别人屁股后面去了。

李明华想起以前训练的时候,在南阳倒有处原始森林,且当地自然资源丰富,如果到那里,倒是能进退自如,又不会与其它流寇同路,想来筹措粮草也要容易些。

何况以现在这些流民的样子,对自己这些人纯粹是负担,也需要找个地方休整才是。一来这些人身体需要调养,二来也需要个相对和平的地方来进行整编,训练。

众人听李明华分析,也是纷纷赞成。想现在这些人虽然是累赘,可如果能找到地方休整,得到自己当初经历的那些训练,到时确能实力大增。

待商议定后,众人也不敢再多耽搁,动身往南阳而去。

这一路行去虽然也找到些地主恶霸补充给养,可己方人口实在太多,几次都险些青黄不接。路上遇见流民,虽然有心帮助,却也是力所不及,直行到武当以西时才有所缓和。

李明华倒想去武当看看,可想到自己现在是流寇头领,倒也只有苦笑着摇摇头。因为明代百姓对武当向来景仰,加之武当道人历来名声颇佳,众人也不便在武当附近久留,只能绕着武当向南阳行去,一路上却比陕西要好了许多,唐林也终于得到些材料,做了三十余个手雷。

到南阳境内时,部队的粮草已是十分丰裕,已有将近半月左右的余粮了。南阳素有“中州粮仓”之称,地方上士绅极为富足,李明华等人想要弄粮食倒是不难,可这里相对富庶,想要长期开展工作却要艰难得多,不过李明华选择南阳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南阳矿产资源丰富。所以,就是再难,也是要在南阳站稳脚跟的。

李明华等人在南阳境内虽然接连端了几个地主,可当地百姓却并不怎么领情。

南阳虽然产粮丰富,可大明一朝到崇祯年间时,苛捐杂税已是多如牛毛。这些税收都落在了贫民身上,导致贫民食不果腹,还要缴纳赋税,士绅富得流油,却不承担赋税,朝廷又年年入不敷出,只得加税。

所以倒不是当地贫民也十分富足,只是还没有到饿死人的地步,又有谁愿意去触犯官府的王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