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九十四章:于洁清白的暂时保全

王大三 收藏 0 7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谢长林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在要于洁身上进行全方位的猥亵,达到泄欲的目的。说白了,就是赵海龙对杨乐乐那样的举动。 于洁脑子“嗡嗡”做响,她必须当机立断,否则今天就将丧失处女贞操,并且可能由此怀孕。 她把头偏向了一边。手脚也不再做无意义的抽动挣扎了。 谢长林知道于洁这样刚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谢长林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在要于洁身上进行全方位的猥亵,达到泄欲的目的。说白了,就是赵海龙对杨乐乐那样的举动。


于洁脑子“嗡嗡”做响,她必须当机立断,否则今天就将丧失处女贞操,并且可能由此怀孕。

她把头偏向了一边。手脚也不再做无意义的抽动挣扎了。

谢长林知道于洁这样刚烈性格的姑娘不说话,等于是一种默许。

他试探着解开可于洁一只手上的绳子,然后把另一只也解开,他搂着于洁的柳条腰扶她坐在床上,然后拧过她的胳膊,把她反绑了起来。

这也是于洁第一遭到了绳子的反绑。


绑好后,谢长林这才敢给于洁再解开脚上的绳子。然后他自己脱去了睡衣,原来他里面连内裤都没穿。

“你不要吻我,我不喜欢被男人吻。”

见压上自己身体的谢长林一边解着自己的西装上衣的扣子,一边在找自己的嘴唇,于洁躲闪着说道。


“那,我只亲一,一下总行吧。来,把你的小舌头伸出来。”

谢长林的嘴已经压到了于洁嘴上,狠命亲了一下于洁的嘴唇,但是于洁咬紧牙关,没有伸出舌头。


谢长林为了表示自己的“信用”,他没有扒去于洁的内裤,当然于洁的高跟鞋他是不会脱去的,他撕光了于洁的丝袜后,有把那双白色的高跟鞋穿到了于洁的光脚上。

然后他手握住于洁骄傲的双乳揉了起来……。


于洁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为了使得谢长林感觉无味,性格刚烈的她强忍着屈辱任他摆布,这也是顾燕所教的经验,虽说顾燕自己也从来没有过性经验。

果然兴奋的谢长林受不了于洁美妙酮体带来的巨大刺激,很开他压在于洁大腿上的“玩意儿”喷射出了热浪,然后那热浪顺着于洁白净的大腿流到了雪白的床单上……。


于洁遭受了猛烈的猥亵,却保住了自己最后的防线,这样的屈辱忍耐在于洁这样性格的姑娘身上,实属难得,说明了于洁的理性。

此后整整一夜,谢长林又在于洁的几乎是裸体的身体上又发泄了两次,分别是在于洁的脚上和臀部,但是他也觉得越来越索然无味,他原本希望的是靠于洁的反抗而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刺激,但这样的预想没有出现。

他面对的是一个死人般的于洁,这让他是始料未及。

因此,快天亮的时候,他的兴致也不大了。干脆把于洁的双脚连脚上皮鞋一起捆起来后,把于洁硬搂进怀里,然后呼呼大睡了起来。


早上起来,谢长林顺手一摸,于洁已经躺在了一边,正爬在一边暗自爱抽泣着。


“好了,好了。我的于小姐,我不是按照我们俩说的没戳你阴户吗,怎么还哭那。来,我给你松了绑,咱们去吃早餐吧。”

谢长里搂住于洁,捏了捏于洁的一只乳头,然后在于洁的脸蛋上又亲了一口。

他解开了于洁手上和脚上的绳子。


“你今天还想去训练场吗?”

谢长林觉得自己昨天晚上恩值得,既在于洁的酮体上泄了欲,还获得了一个顺从的大美人,虽说这个顺从显然是装出来的。

“我当然要去,怎么你不放我去吗?”

于洁知道只要在外面运动着,那么一切就有转机。


“当然支持你去了,我还要助你获得亚军那。”

谢长林知道说冠军,于洁也不会相信,因为还有顾燕、梁晴的实力摆在那儿那。

“那好,不过我希望在我想好之前,不要再出现昨天晚上的现象了。”

“好,下周五,我要举办和你的婚礼,在周五之前你得明确答复我。并且周二的时候我还要玩你一夜,我这人有话喜欢说在前头。”


于洁知道根本就没办法拒绝,昨天没失去处女贞洁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

她说:“好吧,但希望不要再捆绑我了。”

“那怎么会那,本来以为你的烈性子我弄不过那,现在你不使性子,我怎么可能绑你那。”

于洁开始穿衣服了,戴乳罩时明显的感觉到勒肉了,于洁羞愤的几乎要叫出声来了,她骄傲的双乳已经被恶心的男人揉肿胀了起来。


她穿好了衣服,和谢长林来到了餐厅吃早饭。

赶过来的王黑子正站在客厅里等着那。

见于洁被绑没捆的跟着谢长林走下楼来,王黑子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的想象中,此刻的于洁应该是被裸体捆绑着,正躺在谢长林的床上,下身正往外缓缓滴淌着精液那。

“谢…..,谢特派….,于,…于小姐。”

他说话都磕巴了起来。


他看到于洁的前胸已经明显的凸挺了起来,即便是她衬衣外面穿着西装还是看到了被顶鼓起的山包,显然是被男人长期间的搓弄的原因。

但是于洁走路并不打飘,也不歪拐,又不象被连续奸淫过的样儿。

于洁说:“怎么了,王队长,看见我很惊奇吗?”

“不,不,不,于小姐,不惊奇。”

王黑子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于洁走到王黑子跟前,突然甩起手了连续给了王黑子两几耳光,然后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裆上。

“哎呀,我的妈啊。”

王黑子捂着下身蹲了下去。


谢长林赶紧拦住了于洁。

“你这是何必那,黑子也没得罪你啊。”

“没得罪?他昨天晚上强摸了我的屁股,还捏了我脚半天。”

于洁还想上前在自己的悲愤发泄在王黑子身上。


谢长林说:“啊?还有这事儿?黑子,是不是啊?”

“误会,误会,我…..,我不知道,怎么就….。”

“你他妈的胆子不小啊,你们平时在外面和看押所里放肆我都依了你们,我谢长林就看中这么一个女人,你们也不放过啊?”

谢长林说着就到挂衣架上取枪套里的手枪。


“算了,算了,看他也是你一条狗的份上,就免了吧。”

于洁发泄完毕,又做起了好人。

她觉得王黑子是个可以利用的人,不必彻底翻脸。

谢长林说:“这是于洁帮你说情了,不然我真要毙了你。还不滚出去备车,我和于小姐一会要去基地。”


梁晴和张莉莉看到于洁走进训练场,惊讶的程度不亚于刚才的王黑子。

“你没事儿吧,于洁?”

梁晴看到于洁竟然稳稳的回到了这里,真是不能相信。

昨天于洁被王黑子带走的事,黄艳告诉了张莉莉和梁晴。

他们仨一致认为于洁责一夜下来,一定被谢长林奸污的死去活来,凭于洁那刚烈的性格,能坚持存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但是眼前的于洁却活生生的站在她们的面前。


于洁怕战友们误会,把梁晴和张莉莉拉到了休息室。她对梁晴说:“教导员,我昨天晚上遇见了和乐乐同志一样的事。”

梁晴马上明白了为什么于洁的乳房显得比昨天凸起而走路毫无异常的原因。

张莉莉不知道真情,说:“小于参谋,什么一样?”

梁晴拍了她一下道:“具体的一会我和你解释就行了,现在是如何帮助于洁逃过着一劫的问题了。”


于洁点点头,忍着乳房还未消散的肿疼说:“我的命运就在下周五了,到了周五如果还没改变我就和你们彻底告别了。”

梁晴说:“于洁,你别胡来啊。你的问题我晚上出去向组织上汇报,肯定会为你设法的。”

张莉莉性格泼辣,为人仗义。

她说:“小于参谋,你放心,我拼了命也要救你。”

她全然忘了她也是身陷在囹圄中的人。


于洁说:“黄艳那?怎么没看到她那。”

梁晴的脸色阴沉了起来。

她告诉于洁:“黄艳早上就被汤凯带着人来绑着拉上车,估计是被带到他的公寓去了。”

张莉莉道:“据说这个花花公子一直再打黄艳的主意,我在麦儿山被抓,其实是很偶然的事。汤凯要抓的是欧阳佳慧,他要用欧阳交换满财宝手上黄艳的证据,以此要挟黄艳达到奸污她的目的。现在谢长林把黄艳赏赐给了汤凯,我看黄艳的命运比你要惨了。”


于洁想起了昨天谢长林猥亵她之前说的话。

她说:“未必,汤凯告诉谢长林,强奸是很没情趣的事,他说他会靠暴力的手段获得黄艳的身体。”

梁晴说:“但愿如此。汤凯这个人喜欢和女人调起情来,再行房事,这对黄艳来说未必是坏事,起码可以争取迟滞汤凯对自己进行性侵害的时间。”

于洁说:“恩,黄艳是很聪明的人,她会和汤凯周旋的。真希望她尽快的也回到训练场上来。”


教练李章敲门进来喊三个姑娘去参加训练了。

他被金大牙指使人打的伤基本上都好了,这两天回来后对梁晴的态度好多了,以前趁训练吃梁晴“豆腐”的事减少了很多。

三个姑娘出了休息室,开始做走台步的训练,前一阶段的形体训练基本上已告结束。

再过几天就是诗歌朗诵的文化训练了,那时候她们在一起接触的机会会更多点。


晚饭前,赵海龙就来找梁晴了。

“梁小姐,你今天去不去你朋友家?要去的话现在就得跟我走,晚饭你得在外面或者你朋友家去吃了,我晚上得去火车站接我老婆孩子。”

梁晴说:“哦,谢谢你,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她上了赵海龙的车出了基地。


赵海龙见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梁晴那双俊秀无比的长脚就伸在自己眼前,真想伸手去捏一把,更想摸摸梁晴高跟皮鞋上的那两道性感的细皮带。

两道细皮带紧贴着梁晴平整修长的脚背从鞋的中端拉在脚关节处的鞋帮上扣住,正好掩遮了脚的长度,显得梁晴的脚比于洁的还要秀丽。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不大相信谢长林真会把这个美丽绝伦的“大洋马”赏赐给自己,他这些天苦思盘算的就是如何靠自己的计谋和实力强奸了梁晴。

因此他必须继续在梁晴面前摆出“正人君子”的风度,因此任何会引起梁晴反感的事他都不会做。目的就是要梁晴放松对自己的警惕。


幸运的是今天谢长林并没安排人跟踪梁晴,这样梁晴才有了最后一天的安全。

郭书记听到于洁并没有把夺取处女贞节感到非常的欣慰。

他私下和汪正生以及梁晴、欧阳佳慧、许军说:“我想违反一次组织纪律了。”

大家马上猜到了郭书记要设法让于洁逃脱危险了。


梁晴马上赞成,她说:“书记,总部并没明确指示我们不能救于洁同志啊,仅仅指示说重点营救黄艳同志罢了。”

徐兵一贯和梁晴意见统一,他跟着道:“是啊,我们先把黄艳争取救出,然后在不影响美人鱼行动的前提下,利用我们可能做到的方法把于洁参谋救出来,有何不好的那。”

汪正生更是表态道:“我是负责市委安全工作的,出了问题我来承担好了。”


郭长涛很感动,他说:“我是市委书记,怎么能让大家担责任那。但是我们营救黄艳得立刻开始,否则万一发生黄艳被汤凯成功强奸的事,我们就不好交代了。再去救于洁,总部肯定会发怒的。”

汪正生说:“希望黄艳目前还没被汤凯玷污,不过谁也不敢下这个包票。总部让我们营救她,但并没说要救出的一定是个保持着处女之身的黄艳。因为我们不能左右汤凯的行为啊。”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