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上海塌楼开发商为无开发资质企业

梅都为无开发资质企业 拆解邀标背后利益链


无知导致无畏 拆解梅都邀标背后的利益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孙小林 赵飞飞


在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之后,上海闵行区莲花河畔景苑7号楼倾覆事故原因终于揭晓:施工方将堆土和车库建设同步进行导致房屋倾覆。


在7月3日的关于莲花河畔景苑事故调查情况的通报会上,上海市新闻发言人陈启伟还透露,下一阶段将开始调查事故责任。


“事故发生后,我们也对上海全市在建工程,特别是有基坑,堆土、复杂的地质工矿进行了重点排查。”上海市建设与交通委员会主任黄融透露。


但在发布会过程中,对于牵涉到的责任认定、业主退房、牵涉到的官员入股调查等外界关注的问题,上海市有关部门均拒绝回答。


上海市安全生产监管局局长谢黎明表示:“‘6.27’事故事故调查组是由上海市安监局、监察局、建交委、公安局、总工会、税务局等单位并邀请检察院共同组成。


本报记者获悉,上海闵行楼盘倒塌事件发生之后,住房城乡建设部即发出通知,要求全国各地区立即开展在建住宅工程质量检查。


黄融同时透露,“我们在6月27日下午,就将事情对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进行了汇报、29日下午,住建部专门派员赶赴现场了解情况,对事故调查和后续工作提出了要求。”


“整体倾倒是我从业46年从未见到过的”


事故发生后,上海市立即组成了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总工程师江欢成为组长的14人专家组。这些专家专业涉及勘察、设计、地质、水利、结构等各个方面;不仅有上海专家,还有一些来自北京和部属机关的专家。


“我们对事故的定义是‘整体倾倒’,这是我从业46年来从未见到过的。”7月3日,上海市政府召开的“莲花河畔景苑”事故调查情况专题发布会现场,事故调查专家组组长,江欢成表示:“这样的发布会是我第一次经历,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江欢成说,事发楼房附近有过两次堆土施工:第一次堆土施工发生在半年前,堆土距离楼房约20米,离防汛墙10米,高3到4米。第二次堆土施工发生在6月下旬。6月20日,施工方在事发楼盘前方开挖基坑,土方紧贴建筑物堆积在楼房北侧,堆土在6天内即高达10米。


专家组成员、上海岩土工程勘察设计研究院技术总监顾国荣说,第二次堆土是造成楼房倒覆的主要原因。土方在短时间内快速堆积,产生了3000吨左右的侧向力,加之楼房前方由于开挖基坑出现凌空面,导致楼房产生10厘米左右的位移,对PHC桩(预应力高强混凝土)产生很大的偏心弯矩,最终破坏桩基,引起楼房整体倒覆。


而针对部分桩基是空心水泥管的疑问,江欢成表示,空心桩是很好的桩型,节省材料,垂直承载力很强。同时,从设计角度来说,建筑物通常不依靠桩基来抵抗水平推力。


对于楼房是否因开挖基坑导致倒覆的疑问,专家组成员、上海建工集团高级工程师范庆国说,在上海的地质条件下可以进行基坑开挖,但是土方一定要外运。开挖基坑的案例在上海有几百例,上海淮海路、南京路的保护性建筑施工都用过这种方法。倒覆楼房的施工问题不在于开挖基坑,而在于土方没有外运,造成楼房前后高低差,产生非常大的压力。


外界亦注意到,6月27日发生的商品房倒覆事件,最后的原因公布时间拖了近一周,对此,江欢成道出了原由,“专家组介入的第一步是排险。”


据其透露,14位专家成员赶赴现场,现场情况令其震惊。“大家对这样的时间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但是意见一致的是,首先解决6号楼的险情。”江欢成表示。


“无知导致无畏”


江欢成介绍,专家组于事发当天赶到现场后发现,紧邻的6号楼与倒覆的7号楼可谓“姊妹楼”,同样也存在后方有堆土、前方有基坑的问题,并已有所倾斜。只是6号楼距离基坑的距离比7号楼远些,微小差别使6号楼幸免于难。


他表示,经过清除堆土、回填基坑等抢险施工,6号楼第二天即向北复位约8毫米。在清除堆土工作完成后,6号楼已经复位29毫米。目前6号楼的抢险已经基本完成,倒塌的隐患已可排除。


“我们动用了8台挖土机、从北边的6万方土石方,堆入南边的基坑之中。大楼呈现了明显往北复原,恢复了29毫米。”江欢成说。


“第二件事情,就是对事故成因的机理进行分析,这点专家组产生了意见分歧,大楼究竟是先移位、先弯曲,还是先折断,尚存在争议。”


上海市交通建设委员会公布的《原因调查情况的通报》显示:经过现场补充勘察和复核、复核规范要求;大楼所用的PHC管桩,经检测质量符合规范要求。


尽管如此,上海建工(16.80,0.00,0.00%)集团总工程师范庆国范道出了事故确切原由,施工时,并不知道科学的先后次序。


“第一次在大楼北面堆土是半年前,6月20日时,南面的基坑开挖,如果土石方直接外运,是不会出现问题的,因此事故的成因是,一边挖动之时,一边直接堆放到大楼北面,一下子堆了10米高。是由于施工不当导致。”范庆国表示。


江院士称:“专家组经过分析发现,7号楼的原设计基本符合规范,但施工时蛮干、缺乏科学态度,之所以会出现楼房整体倾覆,是因为无知导致无畏。”


黄融说,专业检测人员分别对在建的其余10幢楼房、邻近居民小区、附近防汛设施和道路管线进行不间断监测。


黄融表示,还将进一步分析房屋倾倒机理,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同时对周边房屋进一步检测和监测,确保安全。


邀标背后的利益链


一些业主7月2日中午则对本报记者反映,莲花河畔景苑所在的闵字(2003)197号梅陇镇26号地块中标价格要比处于闵行的类似地区地价要低,而这块土地是通过邀请招标获得的。


记者在调查中得知,在这块地邀请招标中,梅都只邀请了三家建筑企业,分别为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上海颛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


香港中旅置业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了自己的疑问,“土地邀请招标过去很多,问题在于有些项目是没有必要邀请招标的,但却设定了特定的邀请招标对象。”


“土地招拍挂是在2004年8·31大限后全面实施的,在此之前很多地方通过协议等方式转让土地。”闵行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张健副局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与协议转让相比,邀请招标已经进步不少。


不过,闵行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透露,现在建筑施工企业招标很多仍然是邀请招标,“邀请招标现在还是很正常,比如有100多家企业投标,不可能一个一个去弄,肯定要筛选一遍,选出比如10个进行邀请招标。”


一些接受采访的人对此也给予了认同,“如果投标企业特别多,可以选择一些企业进行邀请招标。”山东某钢铁集团下属建筑公司驻上海部门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


但他同时指出,“但遇到梅都开发房产这种很多企业都可以做的业务,却只选择了三家企业,可能说明投标的企业并不多或者根本就是走个程序而已。”


他透露,即使在邀请招标中,可以做手脚的地方仍然很多,“泄露标底,提示评标委员会某个成员,甚至还有陪标什么的,比较乱。”


梅都公司为无开发资质企业


上述设定特定竞标对象的做法为一些房地产企业提供了可挪移的空间。记者查询工商登记资料得知,梅都获得梅陇镇26号地块时,其二股东阙敬德正好在梅陇征地服务所担任负责人。


此时阙敬德离开梅都法定代表人位置不到3年,其仍在梅都占有15%的股权,最后土地由梅都中标。


本报获得的资料显示,梅都获得土地价格仍然低于周边地区,比如梅陇26号地块比同时期的“闵字(2003)236号”的莘庄镇104号土地价格要低很多。


而且,据上海市政府网7月2日的消息,梅都公司以不到中标价30%的实际价格拿到“莲花河畔景苑”项目土地。


令人更为惊奇的是,本报掌握的一份2006年上海市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材料显示,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属于1855家无资质企业中的一家。


本报记者在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网站查询亦得知,“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仅为暂定资质。


在梅都获得低价土地的同时,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作为施工单位也走到了前台,方式同样是邀请招标。


梅都进行的施工企业招标结果却让人匪夷所思:倒塌楼盘所在地的梅陇镇26号地块商品住宅项目一标段中标者为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二标段同样为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


不仅如此,记者同时发现,编号为0602MH0167的道路建设承建商也是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而这条道路开发商也是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众多工程建设全部由一家建筑商承包,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耀杰也是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股东。


在调查楼房质量的同时,更深层面的调查已经逐步展开,“下一步我们将进入事故责任的调查。”陈启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据悉,上海市和闵行区检察院以及纪委系统已开始介入事故全面调查。


更多的“盖子”,还等待着调查组去揭开。但这场发生在大上海的在建楼盘倒塌事件,显然掀开了房地产那些错综复杂的潜规则的冰山一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