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图片!再现人类杀戮与死亡的瞬间!!

现在心情 收藏 4 220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伊拉克中部的一条公路上,一辆公共汽车突然停止,并向美军发起进攻。一阵火拼过后很多车窗玻璃被击碎,两个乘客倒在离汽车不远的血泊里。在公共汽车旁边一个手持重机枪的美军士兵正警惕地注视周围的动静。美军经过搜查得知,这些乘客均为萨达姆的贴身护卫队成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伤残遍地的道路 1917年

一战中英军主要的供应线中最危险的一条是莫宁路。很自然地,这也是伤亡最多的地点之一。勇敢的澳大利亚士兵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竭力为其宗主国英国而战,经常被安排在战斗最艰苦的前线,尤其是这一次完全是“无缘无故”地参战,因为战争并未波及其国土。照片所示的是澳大利亚伤兵从莫宁路前线步行返回,路边已躺满那些无法走动的伤兵—缺医少药将使他们蒙受极大的痛苦,许多人将终生残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沙滩上的阵亡美国兵 新几内亚 1943年

一切梦想、爱憎和令上帝发笑的思索,到流沙淹过脚踝时都结束了。虽然越过尸骸看得见的椰树林表明这或许是个度假的好地方。

照片显示的是3名阵亡的美军士兵躺在新几内亚的伯纳海滩。这是在在1943年1月的一次战斗之后。他们是被隐藏在背景上沉船残骸里的日本人伏击致命的。这些照片是来自太平洋战线最早描写美军阵亡的照片,它们表明战争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胜利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临死前的祈祷 1963年普利策新闻摄影获奖作品 赫克托尔·朗登[美] 委内瑞拉 1962年

委内瑞拉一名前往平息叛乱的Z*F士兵被击中,伯迪拉神父一面抱着他为他做临终忏悔,一面紧张地观察追兵是否会突然到来。

委内瑞拉总统罗慕·贝坦考尔特正处于5年任期中的第四年,他是在普选中当选的,他的国家相对繁荣。可是在拉丁美洲,贫困和财富是如此地紧密相连,政治上得势和政治上失势是一对紧张不安的伙伴,和平就像炎夏的天气那么不稳定。

新宪法才一岁大,它已经在经受枪弹的考验。1962年6月的第一个星期,500名海军陆战队员在海军基地波多·卡彼罗发动叛乱。当Z*F军的坦克和部队向叛乱者开去的时候,建筑物里的狙击手向他们开火,使他们伤亡惨重。

为《共和国报》工作的摄影记者赫克特·朗登闪避着枪弹,跟着Z*F军向陆战队员们冲去。在两天之中,有200多人被杀,叛乱被平定,而朗登拍下了获奖的照片系列—最生动的一帧是曼努埃尔·伯迪拉神父抱住一个奄奄一息的Z*F军枪手,接受他临死前的祈祷。神父紧张地四下张望,希望四周的战斗不要打扰这临终的忏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波黑战场运尸车 姆斯·南希特威 波斯尼亚 1993年

1993年5月,摄影者在波斯尼亚北部一个小镇附近的战场上停留了几个星期。为了扩大他们与塞尔维亚相连部分的土地,塞尔维亚战士越过了穆斯林村庄村民抵抗队伍的防线继续前进。这种深深的仇恨使农民也成为熟练的战斗者。塞尔维亚战士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在代用的停尸室和不断扩展的墓地上,亲戚和朋友们在哀悼死者。在这里,日日处于惊恐中的受害者得以安息。

一辆卡车倒下了战斗中死亡的塞尔维亚战士的尸体。第二天,他们将被运回到他们出生的地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嗨,爱人 唐纳德·麦卡林 [英] 越南 1966年

一个北越士兵死了,他的遗物散落在周围,一张女孩的照片就在她的手边,这曾是他生存的动力。

这个北方的越南游击队员倒在地上死了。他的皮包和弹药袋散落在他面前,里面的东西都掉了出来,那分别是他的家庭和他的事业。这是一张很典型的表现战争残酷性的作品。而这位为战争付出生命的死者与生命似乎还有更深的联系。因为在死去战士的面前还有一张面庞,照片中的女孩子依然活着。她还活着,她的倩影也许是这个战士作战的动力,他作战是为了早日见到她。麦卡林被认为是最出色的战争题材摄影师之一。这些摄影作品的意义远远不只看上去那样清晰简单,要了解战争就意味着要了解它的对立面—这些散落的照片所蕴藏的深邃含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雪下的呼吸 马克斯·德斯福 [美] 朝鲜 1951年

他倒下后逐渐被漫天大雪所掩埋。除了呼吸和手的挣扎,他微弱的生命已不足已对付哪怕是最轻柔的雪花了。

1951年1月27日,朝鲜阳吉的一处雪地中,赫然透出一双被捆绑的手和一个被呼吸融化的“雪洞”。雪下面是一具朝鲜平民的尸体。他被撤退的南韩军队开枪打伤并任其死在雪中。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