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请你以后不要忘记我,因为我们曾彼此爱过.

护儿 收藏 5 350
导读:6:15闹钟响起,起床洗漱完毕,直奔机场。在候机厅睡得很舒服,飞机知趣地晚点了半个小时。苏菲将刘超踢醒,这哥们也去上海,参加上海分公司的视觉联盟会议。苏菲缠着我连哄带恐吓的让我批了她2个月的公干,说是公干也就回家去玩.我先去上海参加上海分公司的视觉联盟会议,然后直接去广大招应届毕业生,至于上官珊是跟着我玩, 上了飞机,机上居然睡不着,也许,是飞机有点颠簸的原因,即使买了保险,心头仍然不踏实。翻了翻《东方航空》,全是广告。 12点正到虹桥机场,机场似乎正在扩建。来接我们的,是上海分公司接待部赵贤,

6:15闹钟响起,起床洗漱完毕,直奔机场。在候机厅睡得很舒服,飞机知趣地晚点了半个小时。苏菲将刘超踢醒,这哥们也去上海,参加上海分公司的视觉联盟会议。苏菲缠着我连哄带恐吓的让我批了她2个月的公干,说是公干也就回家去玩.我先去上海参加上海分公司的视觉联盟会议,然后直接去广大招应届毕业生,至于上官珊是跟着我玩,


上了飞机,机上居然睡不着,也许,是飞机有点颠簸的原因,即使买了保险,心头仍然不踏实。翻了翻《东方航空》,全是广告。


12点正到虹桥机场,机场似乎正在扩建。来接我们的,是上海分公司接待部赵贤,这孩子不像是上海女孩,反倒有些东北气质。


排队等出租,队伍长得要死。刘超再次感受到,越大的城市,越不方便,阿拉上海人,和新疆人一样可怜!


到了分公司,13点。稍安顿,拉上苏菲他们吃午餐,14点进会场,刘超已然开讲。这哥们口才了得,。


后边上台的嘉宾都很守时。上海上海分公司的经理杜骏飞披着外套,格外风度,说话果然是教授的语言,术语N多;上海分公司行政总监的蔡伟,细声细气,从昨天上海加油站爆炸事件切入,谈公民新闻的网络操作,以小见大;方军,力吹新媒体,语速极快,手势有力,让人觉得有些紧张,但立论十分严谨;最后的宋铮,与老隆一样,都没制作PPT,但他照本宣科,从容之极。


我倒数第二个发言,台上的电脑没联网,发在秀客上的提纲作了废。于是脱口秀了一番,效果自然不会差,当然很多话也只能在特定场合讲讲罢了。


会后到大堂闲聊,上海分公司资源部陈渡风专程前来,侃了一通。晚宴,整了些啤酒,微醺。


从酒店出来带上官珊走在夜上海


站在江边,看着滔滔的江水,偶尔有船来来往往,看着对面的高楼大厦,灯火通明,让我怀疑自己的直觉,这真的是上海的黑天吗?霓虹灯亮的耀眼,让我无法找到我想去的地方,我们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一下,却发现周围都是一对一对的男男女女,心里酸酸的,灯光太亮,我们俩坐在一起,让我很不自在.站起来,漫步在江边,还好浪花拍打着岸边那清脆的声音淹没了一些城市的喧嚣,让我感觉到属于自己内心的那份寂静,让我忘记了白天的疲惫。漫不经心的欣赏着夜景.上海,中国经济最发达也最活跃的城市之一,美丽如同明珠。有人说上海是内陆的香港,其实同时到过两地的人会有一致的想法,拥挤异常、弹丸之地的香港哪能和上海相比,从局部看,前者虽繁华,但毕竟面积有限,说玩笑点,即使想跳楼也不能跳得太用力,否则很可能从这楼跳到对面那楼去。上海有香港的优势,也拟补了它的不足之处。

上海的夜景一向很漂亮。夜色朦胧,朦胧下一座座高楼大厦挺拔,道路两旁的街灯蜿蜒曲折,霓虹点点,万家灯火,如同天上繁星,闪烁连成一片,构成一条城市中的银河。东方明珠亦很漂亮,与其说漂亮,不如说雄伟,亚洲的至高点,蹬上转盘,向下俯看,大半城市就在自己脚下,往来汽车如蚂蚁穿行,让人看后顿时雄心振起,万丈飞扬。万点灯火晃花了我的眼睛.


这时候上官珊跟我说了一句话


"天乐,你知道苏菲为什么要回上海吗,"她看着夜色神色黯然下来,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现在能不能不提她,"我长长吐了口


上官珊微微摇头,过了好一会,她转过头,脸上带着笑容说"她给我说过,她回上海订婚,你没有什么话说吗?"


我轻叹一声,看着上官珊的样子,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轻声说:"她订婚跟我有关系吗?你不觉得她结婚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上官珊微微摇头,过了好一会,她转过头,脸上带着笑容,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了解吗,解脱?你不觉得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什么滋味你想过吗,我想你早就知道她回上海的目的把,你也知道,只要你说一句话,她就会改变决定."


我苦笑,不再说话。两人都没有说话,周围恢复了平静,平静得让人喘不过气,心中象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深沉而压抑。我不想这样,我转移话题,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海南,你出来都半个月了"


上官珊笑呵呵:"这段时间,暂时没有想过.你也别想回去.你得跟着我转,要不然我买的东西谁帮我提啊."


我这时转过头看了看她,她很美,那是一种冰冷中燃烧着火热的美。若把她比做玫瑰,一定是带着毒刺的那种。洁白无暇的面孔上镶了两只如同繁星的双眸,弯眉浓黑,桀骜不逊的斜飞入鬓,秀鼻小巧,唇红齿白,微微开启,红唇娇艳欲滴.她坐我旁边,缓缓吸烟.身上穿着乳白色的洋装,洋装很普通,但穿在她的身上却显示出无比清新的味道,让显的更美丽与性感.


正是她这种打扮,才造就了第2天的南京血夜.


第二天.除了苏菲,我们一行3人直接奔南京.在南京找到高中同学李翰亮和任佳丽,这两个人都在南京上班.见到我跟上官珊很高兴.当是我们到南京已经晚上10点,我们决定去逛逛南京的夜市.


晚间,南京里最繁华的地方恐怕就是夜市了,在这里你可以买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而且价格特别便宜,逛累了,在夜市尽头还有数十家大排挡,天南地北各种小吃,应有尽有,香气弥漫在空气中,轻而一举的勾引出肚中蛔虫。我在很久以前陪父母逛过夜市,不过那至少要追述到4,5年前,而且乌鲁木齐市的夜市规模和南京也无法相比,这里的夜市占了整个一条街道,人头涌涌,里面还夹杂着不少外国游人。


走到夜市尽头,空气中满是各种香气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我深深吸上一口,拍拍肚子,回头笑着说:“没办法,饿了!”



肚子饿了确实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我寻着熟悉的香气漫步,一眼看见铁架子,我打个指响,回头笑道:“天下最美味的食物一定是烤肉。”说完,直步走过去,环视一周,这间大排挡不小,摆有十数张桌子,二十多名客人,其中还是有不少人光膀子,吃得浑身是汗。我略微打量一下在坐的客人,暗中点点头,这里还真是龙蛇混杂。我挑了一张无人的桌子坐下,刘超他们纷纷落座在我左右。大排挡里的客人见又来生人,纷纷抬头观望,眼睛同是一亮。数十双眼睛都集中在上官珊和任佳丽两人身上。上官珊穿着合身乳白色洋装,显得原本就均匀的身材更加修长,黑发飘然,仿如仙子,似雪肌肤,让人垂恋,一双美目,沉静深处带有火焰。任佳丽也很漂亮,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见了她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我了解这一点,现在我后悔了,不该把她们带出来,因为带她们出来就等于带着麻烦出来。

老板走过来,笑着问:“几位,来些什么?”我说:“老板,来四盘羊肉。”“好的!”老板虽然答应着,但却站在那里没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上官珊。刘超怒火中烧,‘啪!’的一拍桌子,大声喊道:“老板,你还做不做生意了?”


这时老板才清醒过来,急忙赔笑着说:“马上就来,马上就来!”老板一阵点头哈腰,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很快,他将烧碳端了上来,让进桌中的烤箱内,然后又上了四盘窜好的生羊肉,和各种调料。上官珊拿起几窜,放在烤箱上,笑着说:“以前都是吃别人烤的,不知道咱自己会烤成什么样?”刘超咽下一口口水,说:“只要不烤糊了就好。”


这时,一个上身赤膊,胳膊上刺着纹身的小伙子摇摇晃晃,红光满面的走过来,站在上官珊身后,大嘴一咧,说:“小妞!五百快跟我过一夜,怎么样?”小伙子满嘴的酒气让上官珊皱眉,我们三个大男人也同是一皱眉,我气笑了说:“这位兄弟,你是不是当我们不存在了?”小伙子瞥了我一眼,看着我瘦高瘦高的,加上一套休闲装更象是上高中的学生,小伙子哪将我放在眼中,双目一瞪说:“小毛孩子,滚边去!”我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边低着头喝酒边说:"不要以为你身上刺了个纹身就了不起了,告诉你.我今天很烦,别惹我,否则你会后悔的,别把我说的话当玩笑.我从来不跟不是朋友的人开玩笑"大汉看了我一眼说"就你,我倒没有看出来你能把我怎么办"这时李翰亮问那小伙子:“兄弟混哪里的,听口音不象是本地人啊!”


小伙子冷笑着说:“识趣的就给我让开!”说着话,他伸手来拉李翰亮的衣服。李翰亮呵呵一笑,垂下的手一把抓起身下椅子,毫无预兆,肩膀一晃,椅子挂着‘嗡嗡’的风声,正砸在那人脑袋上。那小伙子‘嗷’的大叫一声,仰面摔倒,李翰亮不解气,上前对着头狠踢了一脚,说:“SB玩意,我让你给我冬眠!”这一脚踢下去力量不轻,那人白眼一翻,晕了。那人不知道李翰亮的哥是在某部队侦察连里当排长.每当他哥回家探亲的时候他都要亲手李翰亮格斗的要领.所以对于撩翻一个人对他说小菜一碟.


那小伙子还有两个同伴见状急了,纷纷抓起酒瓶子就要上前,李翰亮和刘超一人一个的解决了.刘超个子不算高,但是事后我才知道他以前练过散打.小伙子的两个伙伴很快就被撩到了.


李翰亮抓住一个人指着地上晕到的大汉说:“带上他,马上消失!”两人一见这场景都有些傻了,知道遇上了‘茬子’,大气都没敢喘,背起晕到的大汉抬腿就跑.


不愉快的小插曲很快去了,我们5人吃完,准备在散散步,可从夜市出来就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里夜市路口不远的地方停了两辆面包车。等我们快走出来的时候,面包车车门突然拉开,每辆车里窜出十多号人,手中拿着棍棒向我们走过来。

当车门拉开时发出声音后,李翰亮感觉不好,急回头对我和刘超说:"看来那个人找事,找了那么多人来.都拿着武器,知道不是来‘问候’我们的,"我和刘超略微楞了一下.刘超笑着说:"也好,以前练散打练出来的东西,还没有用到"实战"里,今天刚好可以露一手,不过.有2个女的在.我施展不开.天乐.你带着她们俩先走.这帮人我和李翰亮来对付."


我优雅的点上一个烟,吸了口说"你少给我在这装.我什么都害怕.就不害怕打架.大不了被打的住医院.那样还可以多请几个月的假来休息.何而不为乐."


然后我对着上官珊说"你和任佳丽先进夜市去,他们既然来了肯定不回放你跑的.进夜市后报警.我可不想在这牺牲."


她点了点头就带着任佳丽进去了.她们刚进去.那帮人走过来了.看着年龄都不大.学生摸样.


李翰亮对着他们说"我说,哥几个,你们找我们有什么事吗.还把家伙都带上了.这样不好吧"


对面人群一人喘着粗声说:“草你妈的,你忘的倒快。刚才你伤了我几名兄弟你不会不记得吧?!”


我心里暗想,刚才那小伙子还真是个人物.怎么快就召集人找上我们了,看来今天这个架打定了.哎!可惜了我身上一套白衣服.


李翰亮这时上前两大步,微笑着说:“原来你们是因为这点小事啊,我还以为。。。。。”话没说完,猛的身子向前窜,瞬间来到刚才说话人面前。快速抢下那人手中的棍棒,挥手将他击晕,动作一气呵成,直到那人倒地时旁边的人才反应过来,我真羡慕他有个当特种兵的哥哥.他身手的确很好,好到离他最近的我都没有反应过他是怎么窜到那人面前。


这时旁边的人都举起棍棒纷纷向我们打来。。。。。。。。。。。。。。。。。。。。。。。。。。。。。。。。。。。。。。。。。


。。。。。。。。。。。。。。




等我清醒过来时已经身在医院。躺在床上,身体还有些虚弱,后背和肩上有些酸麻的感觉,外面明亮的阳光射进房间内,异常晃眼。我环视一圈病房。房间里有5个人。一人站在窗边,背对着我,全身上下被阳光围住,象是虚幻的影子,让人看不真切。不过我还是看出是个女人,病床旁边坐着上官珊和任佳丽两个人,李翰亮和刘超靠着墙抽烟。这是窗边的人转过身来对我笑了一下。我一看是苏菲。我移动一下身子想坐起来,手臂支住床沿,刚起来一半又无力躺下说:“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上海准备你的订婚宴。”


苏菲白了我一眼说:“听说你在南京受伤进医院了,我本来不想来着,可我又害怕万一你挂了,你欠我的钱谁给我还,所以跑过来,让你给我打欠条来。”


我无奈的笑了笑又转过头问上官珊她们有没有事。上官珊什么也没有说。倒是刘超抢着说:“天乐,你也太牛比了吧,你昨天晚上英雄就美也救的有点夸张吧。哥们我服了”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 。昨天晚上跟那帮人打起来后 不知道为什么上官珊她们又跑回来了。这时一人抓起旁边一扎啤酒扔向上官珊身上。情急之下我想都没有想直接跑过去把上官珊抱着按在地上,然后我感觉后背突然涌起剧烈的疼,我看上官珊已经没有事了,只是嘴唇有点发抖,可能是吓坏了,我忍着疼站起来,上来就一脚踢那人小腹上。可能踢的太用力了,那人叫都没有叫一声就躺在地上上起不来了,这时我眼睛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已经第二天的下午了。


这时李翰亮接着刘超的话说:“当你晕到在地上的时候,有4,5个人拿着棒子对着你一顿打。我刚准备过去帮你的时候警察就来了,然后你就被送到医院,我和刘超今天早上才从局子里释放出来。那帮人有7,8个被抓,他们什么也不是,就一帮地皮流氓。呵呵,现在看来你没事 你没有事就好我和任佳丽先回去了,你走之前我们在坐在一起聊聊。”


我点点头。李翰亮和任佳丽转身走出了病房。这时刘超递上一只烟说:“你们先聊我去给你买饭去。”说完走了,


病房里只剩我们3个人。都没有说话。过了会还是苏菲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天乐,过几天我在上海订婚和生日一块过,你来吗."苏菲看着我说


我看了看上官珊,后者一直低头削苹果,感觉没有听见苏菲的话.我叹了声气对苏菲说:"本来我想去来着,可是我有任务在身上,你看广大马上要放假了.学校方面等着我过去选人.我的时间有限,没有办法,在说了参加你宴席的人非福则贵,我过去干什么,丢人去吗.等以后有机会在单独庆祝你好吗,苏菲面色伤感淡然问:“是这样啊,不多呆两天了吗?”


我摇头说:“有许多事情还需要我去做。”苏菲甩甩头,强颜欢笑,开了瓶饮料递给我说:“那祝你顺风。你们先去广州,我过几天回过去找你们”


我只是点点没有吭声,这时苏菲起身说:"我在南京有点事,我明天早上就走了,我想晚上单独和你在一起吃顿饭.晚上给我打电话啊,我先走了."看着她离去身影的心里升起无名伤感.




我受的伤不算严重,当天下午就出院了,晚上给苏菲打电话让她出来,她很快就过来了,她换了一身露背的连衣裙子,一双白色的小皮靴,,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但穿在她的身上却显示出无比清新的味道。


我呆了呆,笑着说:“你穿这身更漂亮!”她一楞笑着说:“小弟弟,什么时候学会夸人的话了!”我走到苏菲面前,轻拍她头顶笑说:“你看看,我比你高这么多象是小弟弟吗?”她拉掉头顶的手,脸色微红不满说:“实际上我就是比你大嘛!呵呵,你啊,只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咯咯!”说完,她忍不住笑起来。这样娇艳的她是我是认识1年多来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自然的握住她的小手,和她的目光纠缠在一起。我们两人静静站在那里,灯光下二人的身影象是重叠在一起。这一刻的心跳,我愿意一辈子去珍惜,可我心底有个声音响起:你真得能做到吗?


好一会她反应过来,羞红着脸把手抽回,说::"走吧,我快饿死了,还有今天我们俩不醉不归"说着转身走路旁伸手拦出租车,我看着她像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和怜惜.


很快车就到了汉中路的的金陵饭店,金陵饭店在南京是数一数二的5星级酒店。内部装潢典雅气派,辉煌大气的琉璃灯将大厅照如白昼。踩在朱红地毯上让人有身在云端的感觉。苏菲拉着我来到这里,脑袋四下转个不停,嘴里不时叹道:“这里真漂亮。”金陵饭店自然很漂亮,但这里的消费也很‘漂亮’,不是一般的人能来得起的地方。当然,大款,商人和高官例外。她拉了拉我的衣服,小心问道:“你不会没钱算帐吧?”我呵呵一笑,说:“要以前的话,我肯定掏不起,可现在呢,怎么说我也是堂堂的副总监,别的本事没有,掏钱的本事还是有的,在说了这钱又不是我掏,回去就可以直接报销了。”苏菲撇嘴看了看我说:“的确,只是衣服土了一些。”我身穿一身白色商务休闲装,在这种场合穿这种衣服的人不多,甚至少见,西装已经大张旗鼓的充斥中国的传统服饰。我淡然一笑道:“衣服只是衣服,适合自己,舒服就好。”


她笑着说:“看不出你还很有个性嘛!吃过西餐吗?”我笑了笑:“我不是来自乡下。”

苏菲没跟我客气,消别人之费她也从来没客气过。酒,要红酒,威龙干红。用她的话说,女人只有喝红酒的时候才倍显典雅优美。菜,要西餐,法国大餐。她说西餐很实惠,吃起来既文明又不会浪费。

我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苏菲,怎么看也不觉得她典雅优美在哪里,吃东西的时候吧唧嘴,喝酒时发出‘吱吱’声,惹来旁边客人一道道诧异的目光。我的脸皮够厚,还是倍觉脸红,和对面这位漂亮人比起差距还真不小,赶紧从大厅换到包厢。看着她吃的那么香,我心中不觉想起上官珊,苏菲和上官珊同样漂亮,也同样是白领,但吃饭的上官珊时候总是细嚼慢咽,温文而雅观,很容易让人看出她是一位有理性的人,看上官珊吃饭其实也是一种享受。而苏菲截然相反,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反而有股男儿气,和她飒爽的性格很相象。


“我脸上长花了吗?”苏菲抬起头,嘴里还塞了不少东西,言语不清的说:“你不吃饭一直盯着我干什么?”我回过神,歉然一笑说:“你让我突然升起拿你和上官珊比的想法。”她放下刀叉,将口中食物咽干净,说:“比出来结果了吗”我点头。她突然关心起来,又问:“我和她谁漂亮?”我叹了口气,淡淡说道:“你们一样漂亮。”苏菲一挑秀眉,问说:“你喜欢她?”我笑道:“我这人很挑剔,天下能令我心动的人不多。她是其中之最,而且只是曾经”苏菲听后拿起餐巾胡乱的搽搽嘴,然后往桌子上一扔,说道:“我们两个你比较喜欢谁”"两个都曾经我都喜欢,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妈又传统又迷信,你们2个的情况她都了解,不管是谁她都不回同意."


"正因为我和上官珊都曾经为别人堕过胎,"


"话也不能说的这么死,这不是主要的原因"


我和她酒也没少喝,苏菲酒量不错,当她有些发晕的时候见我仍然神态自若,脸色不变,忍不住说:“看不出来你酒量不错啊!”我讪笑说:“新疆出来的人哪有酒量低的。”说着,我又给她倒满一杯说:“来,为你终于结婚而干一杯。”苏菲知道自己快醉了,想推却,不过在我的盛情下显得无能为力。


她喝干杯中酒说:“从昨天晚上的事中可以看出你很害怕上官珊出事”我长长吸了口气,心平气和的说:“这一阵我很累,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疲惫感。身子的疲惫我不在乎,再怎么忙我也能受得了,不过心里的疲惫却很难忍受,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特别是担心一个人的时候。我希望我的朋友一辈子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尤其是你和上官珊。”。


“谢谢。”秋凝水轻轻道,声音很低,不过我还是听见了,我淡然一笑,说:“我希望,你和上官珊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把自己的心锁住,永远都不要。世界上你们不是孤单的一个,至少还有我,不管我在不在你的身边。因为你们俩是我这一生最好的朋友,我相信这辈子在也遇不到你们这样对我好的人,认识你们我从没有后悔过.你们俩曾经受过很深的伤,我真不希望你们在受一点点伤,那样我会疯.听我的,忘掉以前该忘的吧,从新开始过你该过的生活,我说不管你有什么困难只要我在,我肯定义不容辞,我发誓.”


苏菲眼中不知不觉布起一层水雾,从我的话里,她能听出一种担忧,发自内心的担忧,秋凝水哽咽,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她忍住不哭出声,很久以前或者说感情上受伤之后她就抛弃了软弱,学会了坚强。坚强有时候也会如同一把双刃剑,刺痛自己也伤了别人。苏菲的坚强让我为之心痛,看着她咬紧双唇,无助如刚出生的婴儿,我站起身走到她旁边轻轻环抱住她,扶过黑顺如瀑的秀发,说:“想哭就哭出来吧,无须掩盖自己。我希望过了今天,你会变成原来的你,没有委屈和伤痛。”


“哇!”苏菲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女人再怎么装着坚强,她仍然是软弱的,苏菲也不例外,她的委屈,她的难过,她所承受的伤害在这一瞬间完全发泄出来,也发泄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胸前湿忽忽的,低头一看,苏菲的眼泪鼻涕一滴没跑,都在我胸前的上衣上。我却不敢动,也不能动,这时候我只能把自己痛苦埋在心底。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菲的泪水攻势终于弱了一些,我排排她肩膀,微笑着说:“哭出来有没有舒服一点?”



见我微眯的双眼正看着自己,没来由的面上一红,我展颜一笑,转身走到窗口一把拉开窗帘,一缕从乌云缝隙中逃出的月光照射在我脸上,让心情为之一暖,我感叹道:“看,明天早上太阳了就要出来。再黑再厚的乌云终会散去的,不管怎样也遮不住中天的骄阳。”


听完,苏菲抬起头,看向窗外。眼中有细雨过后的虹云,有耀眼夺目的阳光,还有在灯光照射下那灿烂的笑容.一刹那,我感觉她到笑脸的笑脸比月光更让人目眩。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在哪里,都不会有人忽视她的存在的人。虽然不可能再和她发生什么关系,但此时此刻,不用言语,我感觉一股从来没有的幸福感包围在自己全身.


我深深吸了口气说:"我去趟洗手间"她脸上的泪痕为干,但笑起来依然令人心动,说:“我又没有绑着你,你去那跟我没有关系,但是有一点 .你可不能跑单。”我笑着点点头走出房间.


我走出包厢。来到卫生间,我长长出了口气,如果卫生间是绝对封闭的,我真会忍不住大喊一声。我以前以来做过很多事,但唯有这一次让我最觉得成功,也最舒心,澎湃了好一会.


等进到包厢看到她在收拾东西,我一楞挑眉毛说:“你好象没吃多少嘛,不是很饿吗?”,边起身边说:“现在没胃口了。”我很明白的点点,但对于她的善变还是有些不适应,打个指响,叫来服务生算帐。


走出酒店,我看一人在一辆白色轿车旁站着,这人我认识,正是苏菲的未婚夫赵冠.他一见到我和苏菲走出来,走过来跟我打了个招呼,紧接着过来搀扶着苏菲进车里,我礼貌性的回打了个招呼,这时苏菲突然转过身对我说:"天乐,你今天说的,我记住了,你也要记住,你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说完头都不回进车里了,我含笑点点头.我看到她转身一刹那泪水从她眼睛流出来了.


看着白色轿车离开,心里默默说"这一别我们什么时候再能见呢,苏菲保重,我也会记住你这一辈子的."


这时上官珊开车过来接我,在回去的路上上官珊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她放着宇桐非的擦肩而过,听着这个歌我眼中不知不觉布起一层水雾,然后眼泪欲从眼框流出


会有这样的结果

成为了彼此的过客

是爱的太少

还是要求的太多

总是会觉得

不快乐

曾经就算是一个吻

我们也能从寂寞中挣脱

就算用泪水换来笑容也值得

而现在就算拥抱着

为何两颗心总不知所措

难道注定就这样擦肩而过

当爱情来了

谁又能说我舍不得寂寞

当爱情走了

谁又能说我不觉得失落

当爱燃烧过

谁又能说我不觉得快乐

当爱变沉默

谁又能说我过的很洒脱



这是上官珊眼睛专注着路说:"完了?你舍得吗?这好像不是你做事的风格吧,"


我轻轻的说:"或许这样的结局对谁都好,谁都不伤害.好了,不说这个了.明天早上直接飞去广州,这几天玩够了,我该忙我的工作了."她点点头没有吭声.


第二天,刘超回新疆,我和上官珊直接去了广州,


到广州第3天晚上苏菲打电话给我,我想起来那天是她订婚的日子,她笑着说:"你什么时候结婚?"


"我?想听实话吗"


"恩."


"我想和你同一天结婚,因为你结婚的时候我会难过,我结婚的也会难过的,我不想难过2次."

苏菲听完没有吭声,哽咽着挂掉电话.


挂完电话,点了只烟,想着认识她一年来,脑子出现的都是她的影子,就这样我就不知不觉睡找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