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之一 第二十八节 兵锋,战泸州<七>

罗列 收藏 1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后面的马蹄声大作。 黑暗中,看不大清楚是谁。 “是陈将军吗?”有人高声问。 “是我。”我应道,“是何副将吧?” “正是卑职。”何副将说。 是何副将的马队来了。 “何副将,请你派人多准备火把,沿着大路搜巡,直到慈县渡口,那里还驻有甲军一个师。莫要放走了辛梧。”我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后面的马蹄声大作。

黑暗中,看不大清楚是谁。

“是陈将军吗?”有人高声问。

“是我。”我应道,“是何副将吧?”

“正是卑职。”何副将说。

是何副将的马队来了。

“何副将,请你派人多准备火把,沿着大路搜巡,直到慈县渡口,那里还驻有甲军一个师。莫要放走了辛梧。”我说。

“是。”何副将带人继续追下去了。

我靠近吕将军的马匹,跳下马,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经没有呼吸了。我将他的尸身放到他的马匹上,捡起他的剑,牵住他的马缰,然后,再上我的马,往泸州而来。

半路上,遇到了钟将军和郭启带领的队伍。

他们打着火把,过来了。

郭启远远问道:“陈将军,这马上倒卧之人,可是辛梧?”

“不是。”我说,“是吕将军。”

郭启扬刀要割他首级。

“慢。”我说,“此人也是刚烈异常,就留他一个全尸吧。”

郭启放下了刀。

“那辛梧呢?”钟将军问。

“跑了。”我说,“何副将带着人追下去了。”

我看见郭启的手臂上有红色的血渗出。

“郭旅帅,你受伤了,严重吗?”我问。

“没事。”郭启说,“我正要砍下一个秦将的首级,旁边一个秦军用戟勾在我手臂上,划了一小道口子。”

我们回到泸州城。

城里城外的战斗已经全部结束。

城里的战斗,倒不是十分激烈,四个城门一攻破,城里的秦军就都投降了。

倒是城外的战斗,惨烈异常。

火光里,只看得见东门外的空地上到处都是尸体,血腥味四处弥漫。


“是威武将军,威武将军回来了!”我来到大帐前面下马,士兵赶忙报告。

上将军亲自来给我掀帐门。

“陈将军,没事吧?”上将军关切的问。

“没事。”

“辛梧呢?”

“何副将去追了。”

“可惜,让他跑了。”上将军又问,“那吕将军呢?”

“他被我划伤了手,我让他投降,他不肯,自杀死了。尸体就在外面。”

“哎,死都不降,也算条汉子。”上将军叹道。

“是啊。”我说,“我也敬重他是条汉子,所以,我明天想派个人,把他的尸首送到对岸去,由他们自行处理。”

“也好。”上将军说,“我看陈将军好象很累了,你先去休息吧。打扫战场和处理俘虏的事情,我已分别安排了贺将军和周将军在处理了。你好好休息。”

我去了。

真的,在那种高昂的战斗精神中,一直奔跑一路拼杀,不觉得有什么,可一旦停下来,就觉得特别的累。这些日子,为了泸州,我是一直没怎么好好休息过,现在终于攻下来,我可以放心的睡一觉了。

我把吕将军的尸首交代给兵士,好好保管,就回营地睡觉去。


休息一晚后。

我起来了,又觉得精神百倍。

我写了一封信,写明吕将军不降自杀的经过,将信和吕将军的尸首一起交给周文鹤,让他派个人将尸首和信送到江对岸去。

经过一夜,战场已经打扫干净了,尸首都已经埋掉。未能清扫干净的是地上的血迹,到处都是红红的一片,无不在提醒人们,昨夜这里的战况,是多么激烈。

马队搜索了一夜,没有找到辛梧;渡口那边回报说,也没有陌生人来过。

我加派了人手,放宽了搜索范围,还是一无所获。

不知道辛梧躲到哪里去了。

只好作罢。

这次没能捉住或杀了辛梧,使得辛梧后来终于潜回了秦国,并继续做他的将军,守卫梁州。后来还被秦王派去协助魏国攻打楚国。那是公元前235年的事情了。

我们在泸州驻扎了一段时间,做了很多事情。

比如,我们扫荡了周边所有的小县,秦军在大江南岸再也没有任何据点了。滇和楚,连成了一片,与秦军隔江相望。

比如,我们等来了邬将军的豹师,和他交接了防务。

比如,在沿江边,从慈县到泸州再到义宾城以西,沿岸修筑了很多的了望台,观察江面。

比如,我们将秦军俘虏送到了邛都去受训。然后,将原来受训好的归属于夏将军的一部分秦军降兵招来,充实到各个军,各个师,各个旅队里。

再比如,我们将兵士们集中,练习了驾船坐船和船上的战斗。

还有,组织了沿岸的一些渔民,进入军队,充当潜水队。

做所有的这些事情,只是一边为将来的作战做准备,一边也为了消磨等待中那些无聊的时光。

我们在等什么呢?

是的,我们在等从郢城回来的使者。


攻下泸州二十一天之后。

我们终于等到了消息。

那时候,我正在江边检查了望台的烟火准备情况。

我对随行的邬将军说:“一定要告诉弟兄们,一旦发现有秦军渡江,立即点燃各了望台烟火,以便报警给大家知道。”

有兵士骑快马来找我。

我回到了上将军的大营。

“如何?”我不等上将军开口,一见面就问。

上将军摇了摇头。

他把一卷竹简扔给我:“这是御史窦大人给王的报告。”

我只是简要的看了看。

“楚畏秦才迁都,且不足一年,根基未稳,故楚国上下都不赞成攻秦。”

这是报告里最紧要的一句话。

“果然被上将军料中。”我说。

“哎。楚国不出兵,我滇国一支军队,即便杀过江去,也难以长久立足;粮草运输是问题,每占领一个地方,需要分兵防守也是个问题。况且,这两战打下来,我们损失的人马也不少,上次邛都之战是伤亡两万,这次泸州之战,伤亡一万四千余人。两次战役打下来,几乎快消耗掉滇国兵力的一半。秦军降兵倒是约有五万人,可一时间难以形成坚定的战斗力。所以,我滇国独自出兵江北岸是个大问题。”

“既如此,王有何吩咐?”

“王传令来,大军仍回邛都。我们需另行商讨计划了。”上将军说。

“慈县和泸州的防务需要增加兵力,总共才两个师,兵力不够啊。”我说。

“我正要和你商量此事,我意是将周文鹤甲军里的三个师,调拨给邬将军指挥;甲军再到秦军降兵中进行补充。”上将军说,“威武将军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我说。

一切交代妥当,大军就要开拔回邛都了。

我最后一次站上江边,隔江望向对岸。

什么时候,我才能登上北岸的土地?

不过,以我们这么点兵力,是经不起分散和消耗的,还是另做打算吧。

回邛都也好,一个多月没见爹娘玉仙和玲儿了,回去见见也好。

心痛,是想念啊。


作者按:第三章到此结束。

陈抚在这一章里,计定千里,运筹帷幄,数破秦军,特别是邛都一战,堪称经典。通过这些战役,他建立起了战功和威信。

对抗秦军的战事,暂时告一段落。当然,他的故事仍将继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