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31

翰峰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大爷海来回足需两日,走到日落时,怀玉毕竟不如耿恭常年跟随范风打猎,脚步越来越慢。耿恭倒也不像先前一样着急赶路,不时停下等候。但还是很少和怀玉说话。一旦怀玉赶上来,立刻拔脚就走。终于怀玉忍耐不住,一下坐在地上,再也不走了。 耿恭走回怀玉身旁,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还有两个时辰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大爷海来回足需两日,走到日落时,怀玉毕竟不如耿恭常年跟随范风打猎,脚步越来越慢。耿恭倒也不像先前一样着急赶路,不时停下等候。但还是很少和怀玉说话。一旦怀玉赶上来,立刻拔脚就走。终于怀玉忍耐不住,一下坐在地上,再也不走了。

耿恭走回怀玉身旁,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还有两个时辰才到大爷海,就不行了?叫你不要来,偏要跟着。”,怀玉张口欲说,谁知话未出口,不争气的眼泪先流了出来。

耿恭一看到怀玉流泪,心中立刻软了。“我背你走吧。”说着伸出手去,怀玉低着头并不理他,耿恭手足无措,好言央道:“算我错了,还不行吗?”。怀玉噗哧一笑,伸手握住耿恭的手,让他拉了起来。

此时怀玉脸上露出笑意,眼中却仍有泪花闪动,落日的余晖洒在怀玉健康秀美的脸上,明媚动人。耿恭仿佛从不认识怀玉一样,看得呆住了。直到听到怀玉嗔了一声:“喂!”,耿恭才不好意思的回过神来。将怀玉背在背上,心里还在想着:“原来她是这么好看。”。

耿恭背上怀玉,突然间觉得背上痒痒的十分舒服。怀玉自小在山里长大,发育得比同龄的十四岁女孩更加丰满。胸前的两团蹭在耿恭背上,不由得让这个十五岁的大男孩有些晕晕乎乎,脚下有如踩在棉花上一样。正迷糊间,却觉得怀玉拍着他的肩膀连声说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原来怀玉也感觉到了胸前异样的尴尬,赶忙叫住了耿恭。耿恭闻言忙不迭放了怀玉下地,两人都羞红了脸,一言不发。

过了许久,怀玉的脸不再通红发烫。才低声说道:“走吧”。耿恭头也不敢回,如蒙大赦般快步急走。


到了大爷海边,耿恭挑选了一个背风的地方。对怀玉说道:“老虎向来是晚上出来,现在还早,咱们先休息一会。”,说完把手中的猎叉和腰间的短弩放在地上,闭着眼睛先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怀玉也照样做了。老黄狗开始还作势四处闻闻嗅嗅,不一会就懒得动了,也在一旁趴着打盹。

耿恭虽然闭着眼睛,脑海里却满是怀玉的身影,心中也烦躁无比。他并不知道怀玉这时也是同样的感觉,只是说不出为什么对怀玉的感觉和以前好像不一样了。侧了一下身子,偷偷睁开眼看了一眼怀玉。山间夜里风凉,怀玉卷曲着身子,似乎睡着了。耿恭脱下围在身上的豹皮,轻轻走过去,俯下身来,将豹皮轻轻盖在怀玉身上,唯恐惊醒了她。

耿恭在一旁静静看着怀玉微唏的鼻翼,蓦然间怀玉的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耿恭俯下的身子再也平衡不了,嘴唇也不知何时与怀玉的双唇碰到了一起。耿恭头脑中登时一片空白,万物化作乌有。双手用力抱住怀玉柔软的身子,吮吸着怀玉的双唇。怀玉仍然紧闭双眼,却将耿恭抱得更紧,热烈的回应着耿恭的亲吻。意乱情迷的耿恭只觉脑中一个大锤砸来,伸手便去解怀玉的衣裳。

怀玉鼻中轻声呢喃,扭着身体,配合着耿恭的迷乱的手。一对少年男女正在情热间,突然一声低沉的轻吼传来。耿恭仿佛被一缸冷水从头淋到脚,腾身跃起便去抓横放在地上的猎叉。侧眼看见那只老黄狗一声不吭,正在瑟瑟发抖,偶尔喉中哼出几声也仿佛是在告饶,而十步之外有两只碧绿发亮的眼睛象两盏小灯一样正注视着自己。

怀玉也睁开了眼睛,靠着大石,颤颤的声音说道:“虎…虎…?”。耿恭一动不动,握紧叉子,全身肌肉紧绷,警惕的望着老虎,轻声说道:“站那别动。”。怀玉脚下没动,却将腰间的“小寒”拿在了手中。

老虎口里低声吼着,等了片刻,低吼突然间变成了一声霹雳般的炸雷,后爪一蹬,窜高丈许,带起狂大风声,扑向了怀玉。怀玉快步跑向耿恭,只见耿恭怒喝一声,手中猎叉直直插向老虎的左肋。只见老虎一击不中,腾在空中的身体暴长,已躲开袭来的叉子,四爪无声无息站在了怀玉刚才倚靠的大石头上,居高临下,虎视眈眈。

耿恭掩在怀玉身前,抬头注视着作势欲扑的老虎。高处的老虎再次发出了声震林宵的怒吼,四爪大张,朝着耿恭凌空扑来。耿恭不退反进,向前跨出一步,看准老虎前胸,手中猎叉一抖,深深插进了老虎的心窝。就着老虎扑来之势将猎叉向后一甩,老虎的吼声象被突然掐断一般,紧接着虎身越过耿恭和怀玉的头顶,重重摔在了二人身后。

怀玉终于吐出了长长憋住的一口气,大叫一声,从身后死死抱住了耿恭。耿恭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带着怀玉的身子也坐了下去,怀玉的双手却仍然紧紧抱在耿恭的胸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耿恭站起身来,牵着怀玉的手走到虎尸旁,开心大笑起来。对怀玉说道:“这是我自己打的第一头老虎,我要把它送给你。”。说着从虎尸上拨出猎叉递给怀玉,提起二三百斤的虎身放在双肩上,掂一掂说道:“还行。”。作势欲将虎身抛给怀玉,嘴里说道:“接着……”,怀玉尖叫着向旁跳开,惹得耿恭哈哈大笑。

耿恭生了火堆,仔细挑开虎皮,从老虎后腿上割下一块肉来,叉在火上烤熟。与怀玉吃饱后,丢了一块给黄狗,又往火上添了不少树枝。对怀玉说道:“咱们歇息一晚,明早就往回走。”。怀玉点点头。耿恭倒头睡下,不敢再看怀玉被火光映得红红的脸。

怀玉也在火堆另一头躺下,拿豹皮盖在身上,心里却如打鼓一般不能平息。只盼耿恭能过来将自己抱住,偷眼瞧了一下,只见耿恭胸膛起伏,鼻息粗重。怀玉心中如同火堆一样热烈,轻轻起身走到耿恭的身旁。刚俯下身去想要亲吻耿恭的脸庞,就被耿恭一把揽在腰间,怀玉脚下一滑,全身伏在了耿恭的身上。此刻,那只无用的黄狗居然不合时宜的叫了几声,怀玉不由的想起了读过的《诗》中所写的:

舒, 而脱脱兮, 无感我帨兮, 无使尨也吠。

耿恭怀抱着全身颤栗的怀玉。嘴唇火热般找寻着怀玉的双唇,火光中,二人的身影拥为一体……清脆的虫鸣轻快的在林间响起,天上的月亮羞着脸躲进了云中。


耿、范两家起来后就发现耿恭和怀玉不在,当时并不在意。直至等到夜晚也没见二人回来才慌张起来,问谁谁都不知道二人去了哪里。还是和范琥睡在一榻的范羌说范琥天没亮就起来了,应该问范琥。谁知几个大人又哄又吓,范琥就是打死不开口。范风知道儿子虽说不过十岁,但生来性子执拗,想来是答应过耿恭不说那就是当真不说,一时间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还是月儿聪明,先告诉范琥如果不找到怀玉和耿恭大家会担心有危险,范琥见到大人如此着急上火,心中也有些害怕。但还是说道:“我答应大哥不说的。”。听得几个大人又气又笑。月儿说道:“好,你不用开口说话,只要点头摇头就行。”,一个个地方说下去,终于在说到大爷海时,见范琥的小脑袋点了点。

耿广和范风立刻向大爷海赶去,一路未歇,一直走到次日早晨,终于遇到了扛着老虎往回走的耿恭和怀玉。

英雄般回家的耿恭得到了所有人的称赞,只是在数日后,心细的月儿就发现了儿子和怀玉在一起相处时的变化。虽然月儿并不知二人已有肌肤之亲,但看见二人情意款款的样子心中暗乐:“傻儿子终于开窍了。”。月儿叫来耿广、范风夫妻商议是否明年等耿恭十六岁了就把他和怀玉的婚事办了,自是人人叫好,此事就此说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