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三十二章节 迷雾之局(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知道吗,在中国文化思想里,风水占着几个很大的比重。譬如我们白天所在的中银大厦,当初就曾经具有着很大的争议,所谓唯一的一座香港主要筑中没有考虑风水师意见就开始建造的大厦。在中国,风水即为相地址数,也叫地相、古代称堪舆术,玄学上也有讲究。”笑看着旺楚克-滕辛-纳姆加尔国王,面挂着冷意的郑仁罡将军忽然开口到。

“这个,和我们的话题有关系吗?”将军的不知所云,让国王显得有些尴尬。

“当然!”弹了弹手指的郑将军带着优雅的笑容,微微前凑了下身,虽然依然是满面笑容,但这种笑容背后似乎更是具有咄咄逼人之势。“譬如我就欣赏锡金的地理位置。”

“将军是说,您欣赏?”纳姆加尔国王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虽然郑将军一直是用英文和自己在交流,但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什么样含义。

“欣赏,对,欣赏,好地方啊!”郑仁罡将军笑道“境内多山,西、北、东三面为高山围绕,如马蹄形,全境为蒂斯达河流域,山河具有,群山抱河流,好地方啊。”

纳姆加尔国王颇是有些不解到“郑将军想说什么,不妨直接说出来,毕竟,风水只是中华文化而已。”显然对于郑仁罡将军的话题,国王并不是十分感兴趣。

“难道锡金不是中华文明圈之一?”郑仁罡将军忽然收起笑容,冷然到“古之文集谓之以‘哲孟雄’,中国西藏人称之为登疆,意味稻米之谷。无论是总将,还是文化,都是和中国密不可分的嘛, 1642年,来自西藏康巴地区的普提族贵族旺楚克-纳姆加尔建立了纳穆加尔王朝,自称法王锡金成为世袭君主国。”

将军继而哈哈笑道“按祖上说,阁下可是中国西藏人!”说着将军抚手笑道。

“这是,这是!”有些显得尴尬的纳姆加尔国王陪着笑容说道。

与此同时,在西藏拉萨,蔡兴宇将军正笑着对面前的来客道“1700年尼锡战争爆发,廓尔喀军队侵入锡金,攻占了锡金首都拉达孜,迫使纳姆加尔国王越境逃亡到西藏。”蔡将军笑道“历史上的尼泊尔也算是强悍一时,随后,廓尔喀人继续向西藏推进,并一度占领整个后藏,甚至洗劫班禅喇嘛的驻锡地-扎什伦布寺。”

“廓尔喀人的侵入造成的后果就是使得达赖与班禅这两位西藏的宗教领袖同时向清政府提出了请求。”南宁-中南半岛联合作战指挥部,雷石将军也在笑谈着这段历史。

“乾隆帝先后两次用兵西藏,1791年,大将军福康安、海兰察再次用兵后藏,统率清军将廓尔喀人全部逐出西藏,兵临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城郊。而廓尔喀军队在挫败清军前锋后,先胜而后请降,自此成为中国的藩属国,这也是乾隆皇帝的‘十全武功’的最后一件。”雷石将军对着面前的一众将军们笑谈到“但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在清帝国击败尼泊尔的时候,锡金人却又遭到了尼锡战争中,前来援助锡金的不丹军队的突然袭击,这就导致本来就已经被廓尔喀人打得溃不成军的锡金腹背受敌,结果锡金在蒂斯达河谷地以西的大片领土非但没有能够被从尼泊尔人手中收复,反而使得在提斯塔河谷地以东的领土则被不丹占领,而锡金只保有蒂斯达河上游的领土,也就是现在的锡金的基本形态。而这段历史也就可以看作是不丹、锡金、尼泊尔之间的恩怨的开始。”

“1814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开始侵入锡金;1835年,英国人割据大吉岭和兰吉德河以南的地区;1861年,迫使锡金签订条约,控制了锡金;1887年,英国强占锡金,派驻专员;1888年,英国出兵西藏,攻占隆吐山、亚东等要隘;1890年3月17日清廷驻藏帮办大臣升泰与英国驻印度总督-兰斯顿在加尔各答签订了《中英藏印条约》自那之后,锡金成为英国的保护国。随后,大批尼泊尔人受英印殖民政府的鼓动,开始移居锡金南部。虽然1918年,英国殖民当局把政权交还给塔希-纳姆伽尔国王。但祸根却是被埋下了。”雷石将军不无感慨的说道“客观上说,英国人的平衡主义还是很有一套的,在他们统治时期,什么问题都没有,可是当大英帝国抽身而去的时候,这些曾经的殖民地无不陷入在动乱之中。”

香港-驻港部队大厦,郑仁罡将军依然是那份淡漠的笑容,对于面前的这位国王陛下,将军除了不屑之外,或者还带有种同情的意味。自从1947年,刚刚独立的印度与锡金签订《维持现状协定》后,新德里便是继续往锡金派驻专员。而受印度扶持的锡金国家大会党则是不断的制造麻烦,1949年6月初,印度以“防止动乱和流血”为由,派兵进驻锡金,接管了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新政府,并委任印度人拉尔为锡金首相。

“1968年8月,甘托克爆发的反印示威,要求废除《印度和锡金和平条约》的呐喊,那不正是锡金人民的呐喊声吗?” 旺楚克-滕辛-纳姆加尔国王有些颤抖着自己的话语。

自从1982年1月29日,帕尔登-顿杜普-纳姆加尔国王在纽约逝世之后,身为王储的旺楚克-滕辛-纳姆加尔自即位,成为锡金第13世国王的时候,就不断的一次次宣布印度对锡金的吞并是非法的。但随着中国在2003年放弃对锡金的承认,这位第13世国王的王位一时间居然成了已无任何国家承认。如果不是那一个夜晚,尚是上尉军官的纳兰平初的突然到访,也许纳姆加尔国王真的失去了对复国大业的根本信心。

“锡金还有多少向心力?我的国王陛下?”郑仁罡将军冷笑了下“因为印度政府在吞并锡金后,一直担心锡金人会谋求独立,他们担心锡金独立势必靠向北京,所以每年都拨一笔补助款项给锡金,以拉拢锡金的向心力。”郑仁罡将军颇是具有深意的笑道。

“因为新德里每年的补助拨款,所有锡金人的生活水平还是比较富有的,也正是这样,锡金人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的反抗。”郑仁罡将军玩味着嘴里的每一个词眼,几乎是一字一句的清晰吐出每一词眼,尽管这些话语会让纳姆加尔国王已经处于在情绪失控的边缘。

“除了您和您的父亲一直流亡纽约,以寻求您的王国重获独立以外,大部分的锡金人早已认同印度对锡金的主权。”郑仁罡将军冷笑了下“而您,却从来都没有正式给予中国,这个传统的宗主国以求援。也正是因为这样,2003年开始,我们默认了这一切。”

南宁,“新德里是自作孽而不可活,先是在1950年12月以《印度和锡金和平条约》强迫规定锡金为印度的保护国,控制了锡金的国防、外交、经济等大权。随后又在1973年4月对锡金实行军事占领。”雷石将军笑着要摇摇头“可惜这样,他们还无法满足,1974年6月20日,在印度的操控下,锡金议会通过了由印度拟定的锡金宪法,规定新德里派驻的首席行政官为政府首脑和议会议长。同年9月的《印度宪法修正案》规定锡金为印度的联系邦,新德里则在印度两院各为锡金设一个议席。次年,印军解散锡金国王的宫廷卫队,软禁了国王。同年4月10日,锡金议会通过决议废黜国王,把锡金变为印度的一个邦。此后又印度议会通过决议,正式把锡金变为印度的一个邦。”

“也许我们的合作应该是锡金开始,当然了,要确立一个尼泊尔主导下的锡金政权,这将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毕竟一直推动着锡金走向政治进程的每一步的势力不是别人,正是19世纪受英印殖民政府的鼓动,开始移居锡金南部的尼泊尔人。”拉萨,纳兰平初将军对着自己面前的客人,不无轻松的说道“我们很乐于看到这样的局面出现。”

“但是!”将军的话语骤然一转“加德满都有多少力量来确定自己能够对锡金形成势力主导。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不管怎么样,南亚的局面始终应该是锡金、尼泊尔、不丹三国势力共同在喜马拉雅山脉下,构筑一个稳定、和谐的繁荣社会。”

“锡金的历史从来都是和尼泊尔密不可分的。但有一点,即我们承认纳姆加尔国王主导下的纳姆加尔王朝的存在。这一点,北京是毫无疑问的会给予政治上的力量支持的。”香港-驻港部队大厦,郑仁罡将军冷然的对面的旺楚克-滕辛-纳姆加尔国王说道。

“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这是政治上的手段,让锡金成为尼泊尔的保护国,这无疑是又将锡金置身于狼口。” 旺楚克-滕辛-纳姆加尔国王愤怒到“难道我们配合你们摧毁印度的情报机构,所换来的只是这些?”国王显得有些情绪失控了。

“哦,不,我的国王陛下。”郑仁罡将军带着几乎残酷的笑容,说道“我不得不纠正下您的观点,首先,锡金并不是出于在尼泊尔的保护下,其次,即便没有锡金独立势力的配合,在香港的印度情报机构同样会陷入在崩溃。再者,我想您没有选择。至少您可以回到甘托克,重新复辟您的纳姆加尔王朝,无论是加德满都,还是我们,都不会过多的干涉您的国家。但必须回到1890年之前的那种体系,您很清楚我说的是什么。”

拉萨,蔡兴宇将军笑道“我想这才是我们大家所想要得到的平衡。”说着将军站起身来,向着面前的客人-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首任总理普拉昌达伸出了右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