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二十七节 兵锋,战泸州<六>

罗列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下午的时候。 我们安排人员攻城。 首先,我们在南门外,竖起射击平台,距离城墙约100米。 从郭启旅队中,挑出了原来邱亮训练的20名精射队员,个个手持弩机,躲在木板的孔眼后面,瞄准城楼上的秦军射击。 城楼上的秦军刚开始还以为滇军搞什么玩意,弄不明白。等到身边或自己中箭的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下午的时候。

我们安排人员攻城。

首先,我们在南门外,竖起射击平台,距离城墙约100米。

从郭启旅队中,挑出了原来邱亮训练的20名精射队员,个个手持弩机,躲在木板的孔眼后面,瞄准城楼上的秦军射击。

城楼上的秦军刚开始还以为滇军搞什么玩意,弄不明白。等到身边或自己中箭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已经有很多人中箭,有些中箭的秦军,还从城墙上跌落下来。

秦军惊慌失措,赶忙找遮掩物躲避。

躲避了一会之后,开始反击,可是,他们的箭根本就射不到平台,更不用说木板后面的滇军兵士了。

我看看城墙上的秦军军士越来越少,他们都要躲避弩箭,而离开城墙垛远远的。

我一挥手,几辆载满柴火的燃烧车,朝南城门推去。

这时,城墙上的秦军根本无法出来射击。只要他们稍一探头,就会被弩箭招呼。

同时,在东门、西门,滇军也进行了佯攻,将燃烧车推到了城门口。

东门、南门、西门燃起熊熊大火。

烟升起来,被秦军看到。

秦军大叫:“城门着火了,城门着火了。”

秦军军士赶忙报告了辛梧和吕将军。

两人赶紧组织人马去灭火。

可是,火烧在城门洞里,从城墙上根本无法将水泼进去,况且还要防备被箭射中。

秦军又不敢开城门,只好从城门里,往城门上浇水,可是,你浇得再湿,大火一旦燃烧起来,那水也很快蒸发,木头做的城门一样会被烧穿烧成朽木。

“城门烧穿了,烧穿了。”南城门的秦军军士大叫。

“火烧进来了,烧进来了。”

秦军一团慌乱。

我再把手一挥,几匹马跑出队列,直奔城门口。

骑兵在城门口,把燃烧车上的绳子,系在马尾巴上,打马往前一带,燃烧车散了架,两个车架条子把柴火带出来一些,火势就小很多了。

我不着急进攻,等着火慢慢的燃烧。

在快接近傍晚的时候,火势终于变成零星了。


我再把手一挥,十几个勇士,扛着一块长而宽木板,冲进城门处,把木板盖在燃烧后的灰烬上。

这时,一队扛着攻城檑木的滇军兵士奋勇向前,在城门口,用檑木拼命撞击城门。

“不好,滇军攻城了,滇军攻城了。”秦军大喊。

秦军军士赶忙就报告辛梧和吕将军。

“辛将军,南城门经过燃烧,很快就要被滇军撞破了!”军士说。

“赶快去组织兄弟们堵住!决不能放滇军入城!”辛将军对军士说。

军士赶忙去传命令。

“没想到,陈抚如此诡计多端,先是识破我诈降之计策,然后又用平台射击我军,再用火烧城门,最后撞破城门。哎!”辛梧长叹一口气。

“辛将军,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赶紧决定怎么做吧。”吕将军催促道,“等陈抚冲进来,我们就再无退路了。”

“退路?”辛梧说,“现在哪里还有退路?”

“既然没有退路,那我们就杀出去,反正在这里也是等死。”吕将军拔剑站起来。

“好。那我们杀出去。”

“你说,从哪个门杀出去?”吕将军问道。

“南门不可去,西门再往西,就是义宾城,那是滇军的地盘,也不能去;北门有伏兵,又没了船只,更不能去。那就只有东门了,从东门杀出去,杀到慈县,如果能抢到一条船,逃出一个算一个。”辛梧说。

“好,那就从东门杀出去。”吕将军说道。

两人打定主意,赶紧去召集人马布置南门的防守和东门的冲杀。


被烧成朽木的城门,在滇军勇士的攻城檑木的撞击下,一撞一个窟窿,一撞一个窟窿,窟窿越来越大,而秦军从窟窿里射出的箭也越来越多。

扛檑木前面的人,有人死去,有人被射伤,但射伤的人依然站立,仍然配合着后面的人将檑木撞击 城门上。

最后,两边城门终于被撞开。

秦军的箭纷至沓来。

只有最后面是的五六人,丢下檑木,闪避于城门洞之外。

檑木轰然砸在地上。


我再一挥手。

队列一阵喊杀声:“杀啊,杀啊。”

贺云骑在马上,挥舞着手中的剑,大叫:“杀进城去,活捉辛梧。”

两师骑兵首先冲进门洞,将城门后的秦军冲杀散。

后面的步兵如潮水涌进城去。


正在这时。

东门的王铁将军派人来报:“大队秦军打开城门,不顾柴火灰烬,冲杀出来了。王将军正带人拼命抵挡,请将军派人援助。”

我赶紧对军士说:“你快去大帐,报上将军。”然后,我又高声叫道:“钟将军,快带人跟我去支援王将军!”

钟将军大叫一声:“虎师兄弟们,快跟着威武将军!”

我打马飞奔,后面是钟将军,还有郭启、傅连、邬刚、滕庞、薛盛带领各旅紧紧跟后面。

我赶到东门外。

就见一队秦军已经冲破乙军设置的防线。

我把队伍带到通往慈县的大路上,高喊:“布阵!”

全师布成战斗队行。

“弩箭准备!”

前面有弩箭的几百人,全部端着弩机。

秦军好不容易冲开一道缺口,狂奔接近中。

150米。

“放!”

“放!”

“放!”

“放!”

“放!”

“放!”

“放!”

“放!”

我连喊七八声放。

一个个秦军倒下去。

但是,无数的秦军依旧不顾死活的冲过来。

“全部的弓箭手准备!”我喊。

更多的兵士张弓搭箭。

100米以内。

“放!”

“放!”

“放!”

“放!”

“放!”

我连喊五声。

秦军再次倒下一片又一片尸体,但速度依然不减。

看来,他们是要死命冲出包围圈了。

“所有人,换兵器,结阵!”我喊。

三排长兵器在前,两排短兵器在后,然后再是三排长兵器,再是两排短兵器,一直到队列最后。

30米。

我大喊:“保持队形,务必堵住所有秦军!”

10米。

“杀!”我大喊。

双方短兵相接,混战在一起。

但是,秦军还无法一下子冲破队列。

后面,王铁已经带队杀过来。

再后面,尘土大起,应该是上将军带领另一彪滇军兵士来支援了。

我在马上,剑光流转,把周边的秦军杀退。

到处张望,辛梧呢?

辛梧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正和薛盛杀在一起。

但看起来,薛盛不是对手。

我赶紧往薛盛那边靠近。

但是,这时候的秦军,已经杀红了眼,真是不要命了,异常勇猛。即便身上中刀,也要把手中的刀、矛、戟、钺,砍或者刺向滇军兄弟。

地上到处是尸体,秦军的,也有滇军的。

队列的前十几排已经卷入了厮杀,只有最后三排,还维持着队形。

我估计,秦军前锋很快会突破最后的防线。

果然,还没等到我靠近薛盛,最后三排的队形已经全乱了。

有秦军军士已经开始沿大路飞奔。

而上将军的队伍,刚刚加入战斗,被堵在战场最后面。

辛梧一看大喜,一剑逼退薛盛,大呼:“秦军将士们,给我杀啊,杀到慈县去,杀回巴郡!”

他打马狂冲。

后面几个将官骑马跟随。

前面的滇军将士莫能挡。

我大急:“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队,追击,不要放走了辛梧!”

我打马也追过去。

钟将军、郭启跟在后面。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

战场上有几处燃烧的大火,照亮了夜空。


可辛梧带领的几百人,已经杀了出去了。

我带着几百人在后面追。

我们追的是胜利,他们要逃脱的是自己的命。逃命时,更有动力。所以,秦军真的跑得很快。

当然,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

我的马头越过好多的秦军。

接近了那些骑马的将官。

有人说:“吕将军、辛将军,你们先走,我们挡住他们。”

两骑继续飞奔。

四个秦军将官停下来,打马回身。

我接近一个秦军将官。

他一刀砍来,我低头躲过,手中的剑,顺势划过他的侧腰。

他跌下马来。

另外三个秦军和钟将军、郭启两人杀在一起。

郭启以一敌二,一把刀上下翻飞,丝毫不落下风。

钟将军也和一个秦军将官缠斗。

我继续狂奔。


转过一个弯,到黄树谷时。

前面一骑停住,另外一骑继续飞奔。

“陈抚匹夫,屡次坏我军国大事,今次让我结果了你再说!”我听这声音,知道是吕将军。

“吕将军,你快快下马受降,我饶你一死。”

“笑话,我乃秦国堂堂吕相爷之族弟,身受秦王重恩,岂可降你?再说,你伤我大将,夺我城池,杀我无数秦国兄弟,我又怎能降你?”吕将军说,“不如你快快下马受降,我赏你一个全尸。”

话不投机,我不再多言,打马杀过去。

他全是拼命之招式,我一时间,也无奈他何。

况且,又是夜色下,仅仅凭借一点月光和远处的灯火,才能看见剑光。

我们大战了三十几个回合,辛梧早跑远了。

我看看久战不决,突然心生一计,一边招架一边大喊一声:“钟将军,秦将在这里呢!”

后面果有马蹄声。

吕将军略一分神,我架开他的剑的同时,剑尖往下一滑,将他的手指划伤,他的剑铛的一声掉在地上。

我策马靠近:“投降吧。”我把剑尖指向他。

“妄想!”他说。

就见他左手寒光一闪,直刺他胸口。

我来不及制止。

他已跌落马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