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鬼也风流:累死在后妃身上的荒淫皇帝

圣旨 收藏 3 2086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汉成帝刘骜画像


赵氏姐妹天生丽质,舞姿翩跹,很快就在阳阿公主家的舞女中脱颖而出。其中,赵宜主的舞姿尤为出众,她身材纤瘦,举步翩然若飞,像一只翻飞的燕子那样袅娜轻盈,因此号称“赵飞燕”。所谓“燕瘦环肥”,和之后的杨玉环一起成了美女的代名词。鸿嘉三年(前18年),汉成帝微服私行,经过了阳阿公主家,入门稍事休息。皇帝到来,阳阿公主自然不敢怠慢,就把府里的歌姬舞女统统叫了出来,给皇帝侑酒助兴。酒色之徒的汉成帝一眼就看中了与众不同的赵飞燕,宴席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将她带回了皇宫,而且就此“大幸”,没几天工夫,就把她升为爵比列侯的婕妤,爱得不可开交。让她迁居到豪华的远条馆,又赐给她一大堆的稀世奇珍,什么紫茸云气帐、文玉几、赤金九层博山缘盒之类。而赵飞燕不但貌美,也十分聪明。她知道自己的地位低贱,如此受宠会引起宫人的嫉妒,就作出谦卑的样子,用成帝赐给她的财物在后宫中大洒金钱,刻意低声下气地与宫中粉黛结好,逐渐松驰了后宫佳丽对她的敌意。不过光是消极的防守还不够,她还要采取更积极的办法,把成帝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身边,于是,她就把妹妹赵合德也介绍到宫里来。


赵合德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而且心计比其姐还更胜一筹。她知道姐姐已经凭着姿容舞姿得宠,自己就要翻出点新的花样来,于是就使出了欲迎还拒的手段。成帝派人宣她进宫,她却借口没有姐姐的宣召,死也不去。成帝看这么个小小的奴婢却敢抗拒自己的命令,果然被吊起胃口来。就郑重其事地派人拿着赵飞燕的信物再次前往,赵合德这才同意进宫,还精心地打扮了一番,用“九回沉水香”沐浴,又画了新奇的“远山黛”、“慵来妆”,皇帝一下就被迷得神魂颠倒,恨不得立刻就拖入罗帐,成其好事。但赵合德还要再拿捏一把,又不慌不忙地拒绝道:“皇上如今是我姐夫,姐姐性格严正,如果没有她的允许,我是万死也不敢侍奉皇帝的。”皇帝的胃口这回被吊得更高,于是厚着脸皮去找赵飞燕,让她劝妹妹进皇帝的寝宫。如此几次三番,赵合德终于答应了下来。皇帝如愿以偿,自是大喜过望,把赵合德的身体称为“温柔乡”,还宣称说:“吾老是乡矣,不能效武皇帝求白云乡也。”于是立刻把她封为婕妤,和姐姐一起宠冠六宫。


赵氏姐妹大为得宠,野心也就随之水涨船高,不再满足于仅仅是宠妃的地位,又盯上了皇后的宝座。这时,汉成帝的许皇后已经失宠多年,满腹怨恨,就和姐姐许谒一起请巫祝设坛祈禳,企盼皇帝回心转意。赵氏姐妹本来就关注着皇后的一举一动,知道了这件事,当然不肯放过,就在皇帝和太后面前诬告许皇后阴谋用“巫蛊”来加害皇帝。“巫蛊”在宫廷中可是个了不得的大罪名,当年汉武帝就曾因此杀掉皇后太子等几万人。许皇后背上这个罪名,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久被废,后来又自杀而死。赵氏姐妹还想把班婕妤也牵连进来。但班婕妤是有名的贤德才女,汉成帝也不相信她会参加到这种下作的事情中去,就亲自前去讯问。班婕妤从容的回答:“妾闻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规规矩矩地做善事,上天也不见得就降福,难道企求上天帮忙做坏事,上天就会听从吗?如果上天不会听从,岂非徒劳。这样的事,妾非但不敢为,也是不屑为。”成帝听她说得坦白,也很感动,不仅没有治她的罪,还赐给她黄金百斤。但班婕妤已经看出汉成帝的不可救药,就主动要求到长信宫侍奉太后,自动远离是非之地,以求避祸,在闲暇时做诗赋以自伤悼,借以度过光阴。“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她以团扇自比,感慨汉成帝的无情无义。从此“团扇悲秋”也就成了后宫女子失宠的典故,被屡屡用在诗文之中。班婕妤在移居长信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汉成帝,直到汉成帝死后,才以先帝嫔妃的身份前往守陵,五年后郁郁而终。


汉成帝在宫中和赵氏姐妹风流快活,胡天胡地,朝廷大权就渐渐落入外戚王氏之手。外戚专权本来是汉朝政治的一个特点,比较著名的就有吕后当权时权倾一时的吕氏家族和昭帝宣帝时能左右皇帝废立的霍氏家族。汉成帝作了皇帝,他的母亲王政君也就算是苦尽甘来,她饱受无权无势之苦,深知权力的重要性,一旦做了皇太后,就开始大力扶植娘家人的力量。她有八个兄弟:王凤、王曼、王谭、王崇、王商、王立、王根、王逢,除了王曼早死之外,王凤被封为作为政府百官之首的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其后王商、王根也曾担任此职。王崇被封为安成侯,食邑万户,王谭等也加官晋爵,配享食邑,兄弟皆为列侯,形成了王氏外戚把持朝政的局面。


对于王氏外戚的专权,汉成帝也有过不满,但他继承了父亲懦弱的性格,再加上母亲干涉,所以也只好听之任之。当王凤专权的时候,汉成帝对他多少有点忌惮,所以尚能谨言慎行,不至于太过分。等到王凤一死,汉成帝没了顾及,便开始放纵起自己的酒色之好来。但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使权力更加集中到王氏手中。而王氏外戚看到皇帝都不能把他们怎么办,也就更加骄奢淫逸,肆无忌惮起来,假公济私,豪奢淫靡,贪赃枉法,无所不为。王凤及其群弟,争相奢侈,搜刮珍宝,掠夺财货。家中姬妾成群,自然都是夺自良家妇女。各家的男女奴婢有上千人,也都是来自穷家小户的儿女。而且,他们还渐渐地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了。成都侯王商生病时,为了避暑消夏,竟然向成帝借用了明光宫,公然享受皇帝待遇,把自己放在与皇上平起平坐的位置。后来,他又擅自凿穿了长安城的城墙。按说城墙不仅是京城重要的防御工程,而且代表着帝王的尊严,是不能随便破损的。但王商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把澧水引入自己庄宅中用来行船取乐。而这一切汉成帝来到他家才看到,事前竟然一无所知。成帝心里非常气愤,但没有发作。又有一次,成帝微服出游,路过曲阳侯王根的宅第,见其园中的建筑是仿照未央宫中的白虎殿而兴建的:赤墀青琐,用红色漆涂地,用青色漆涂雕着连环花纹的窗子,这都是皇帝的宫廷才能如此装饰的,而王根居然敢藐视皇家,僭越无礼,采用天子的皇宫式样,这可是欺君之罪。对这种越轨行为,汉成帝可忍不住了,他怒不可遏的把车骑将军王音叫来,一顿大骂。王音见皇上发怒,就出了一个馊主意,让王商、王根兄弟自行黥劓来向皇太后请罪。成帝知道了更是气上加气,就要治他们两人之罪。于是第二天,王音带着王商、王立,甚至还有王根,雄赳赳地上朝向皇上请罪。汉成帝本来就对王氏外戚的权势忌惮三分,又怕母亲因此在自己耳朵边叨叨,再一看见这阵势,就更是头疼,哪还敢治罪,于是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王氏家族的人如此花天酒地地过着豪华生活,这笔不少的开销可都是要转嫁到老百姓身上去的。老百姓对他们极为不满,就作歌讽刺道:“五侯初起,曲阳最怒。坏决高都,连竟外杜。土山渐台西白虎”,那时王政君的五个兄弟在同一天被封为列侯,号称“五侯”。这首民歌就是谴责他们起造府第,穷奢极欲。当时土地兼并十分严重,奴婢买卖日益猖獗,西汉的统治基础已经开始不那么稳固了。而王家人的所作所为对这严重的局势无异于火上浇油。那时的人们都相信天人感应,所以面对着这糟糕政事,老天爷也克尽职守,变出许多“灾异”来:又是日蚀,又是地震,什么刮风下雨的就更不在话下。弄得皇帝和大小臣僚整天惶恐不安,小心检讨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老天爷。王氏的骄奢本来就是众矢之的,现在就被一些大臣揪出来承担得罪老天爷的罪责。王章,刘向等人天天向皇帝上书,声讨王氏的罪过。但所谓天有不测风云,老天爷弄出来的“灾异”究竟因为什么,其实谁都说不太清楚。皇帝就被这“天变”的官司弄得晕头转向,最后,到底王家还是他的亲戚,王太后又一直在他耳朵边哭哭啼啼,王章和刘向就倒了霉。王章被投入监狱,不久竟死在里头。刘向总算因为他是汉室宗亲,便被赶回了老家退休去了。这么一来,王家的权势更加不可一世,汉成帝也就索性把大权交出,任凭他们去为所欲为。


诸事不管的汉成帝更加沉溺到与赵氏姐妹的欢爱中去。由于他有“不举”的毛病,就命人四处寻访春药。不久果然有方士给他献上所炼的大丹,叫做“慎恤胶”。这药很有效力,汉成帝只消一丸就能与赵合德彻夜欢愉。赵合德怕这宝贝被其它宫女所得,就撒娇弄痴的逼着成帝将所有的药都交给自己保管。结果有一天,两人都喝醉了,赵合德就趁醉一下子给皇帝喂了七颗丹药。皇帝吃了这么多丹药,特别亢奋,这天夜里九成帐里春光无限,侍立殿外的宫婢终夜都听得见他和赵合德的嘻笑之声。但正所谓乐极生悲吧,皇帝早已被掏虚的身体已经经不得这样的折腾,竟然死在了赵合德身上,真是“精尽人亡”,从此长留这“温柔乡”了。想到他爷爷汉宣帝当年对他的期许,这个结局真是一个讽刺。赵合德一看皇帝死了,自知大事不好,为了避免接受审判而供出她和成帝的床闱之事,就自杀身亡了。


皇帝死了,没有儿子,便立了定陶王刘康的儿子刘欣为帝,是为汉哀帝。这位皇帝的荒唐比起成帝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形容同性恋的典故“断袖”,就是在说他和宠臣董贤。而王家的权势虽然暂时受到了打击,但到底根深蒂固,不久哀帝一死,王家就又迅速地执掌了朝廷大权,到了王莽,干脆篡汉自立,建立了新朝。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