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二十六节 兵锋,战泸州<五>

罗列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第二天一早。 我正在与上将军商量攻城布置。 有兵士来报:“报上将军,辛梧副将文章带领一部人马在营地外求见。” “哦。这是何主意?难道是来投降?”上将军问。 “正是。这个秦将说是来投降威武将军的。”兵士说。 “投我?”我问道。 “秦将文章是这么说。”兵士说。 “知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作者按:因为我有事情,7月2日离家,至7月3日,一直在外,无法及时更新本小说,甚为抱歉,请各位原谅.


第二天一早。

我正在与上将军商量攻城布置。

有兵士来报:“报上将军,辛梧副将文章带领一部人马在营地外求见。”

“哦。这是何主意?难道是来投降?”上将军问。

“正是。这个秦将说是来投降威武将军的。”兵士说。

“投我?”我问道。

“秦将文章是这么说。”兵士说。

“知道了。你先去吧。”上将军说。

兵士去了。

“难道你写的那封信起作用了?”上将军说。

“也许有这个可能。”我说,“但也许是辛梧的计谋。”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文章也学你,来我们这里诈降以为内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就得拜我为师了。”我说,“要识辨他的真伪,我们只要……”

我在上将军的耳边说了一通。

上将军升帐。

所有的将官站立两旁。

“带秦军副将文章。”上将军喊了一声。

兵士将秦将文章带了进来。

文章并没有被绑。

“请问哪位是陈抚陈将军?”文章问。

我站出来说:“我就是。”

他跪倒在地,说:“久闻陈将军威名,今日我文章特带本部人马来降,万望将军收留。”

“既然文将军特地来降我,我岂有不收留之理?”我说,“但是,我滇国有个小小的规矩,请文将军遵守。”

“是何规矩?”文章问。

“你既然要降我滇国,就是我等之兄弟。要做我等之兄弟,你需要做两件事。”我说。

“哪两件事?”

“这两件事,对于文将军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我说。

“只要是陈将军下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文章说。

“赴汤倒是不必了,”我说,“蹈火倒是被你说中了。”

文章面露忧悒。

上将军对着帐外喊道:“备火海刀山。”


在帐外一片空地上。

一摊还在熊熊燃烧的柴火,被倒在地上,大约有十米长。

不远处,还立着一根木桩,上面插着刀,刀口向上。

文章面色死灰。

“文将军,你既然舍弃城中的兄弟,来此投靠我,必有决然毅然之勇气。”我激将道,“不会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吧。”

“这,这……”文章两难了。

“我看不如这样,我从你带来的兄弟中,挑两个人来先试试。”我说,“他们是你的兄弟,为你赴汤蹈火,也应该在所不辞才对。”

我对兵士说:“来人,去带两名秦军来。”

兵士去了。

一会儿,几个兵士,将两个秦军推了过来。

我对两个秦军说:“两位秦军兄弟,今日你们文将军带你们来降,必须经过两关考验。文将军有意让你们先试试面前的刀山火海。你们愿意不愿意?”

两个秦军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文章。

文章把眼狠瞪着他们。

两个兵士又互相看了看。

“怎么,没人愿意来尝试?看来,你们都不是文将军的兄弟啊,这点事情,都无法办到。”我再次激他们。

两个秦军再次看看文章。

文章朝他们使了个去试试的眼色。

两个秦军军士互相推起来:“你去。”“还是你去吧。”“你去。”

我看他们没完没了,就把站在右边的秦军一推:“既然两位无法决定,那就你先来吧。”

那秦军没办法了。

他就要去踩火海。

我说:“不对,至少要脱了鞋子。”

那秦军慢慢的脱了鞋子,慢慢的走到火海边上。

他把脚伸在火海上,一股火苗窜过来。

他赶紧把脚一收,再不肯往前一步。

“看来,这位兄弟怕死,不敢走。”我把另外一名秦军军士往前一推,“那么,只好你来了。”

这个秦军军士站在火海边,一动不敢动。

“怎么,不敢走?”我说。

他向后一退,一下跪倒在地:“饶命啊,饶命啊。”

文章要冲过来,早有滇军兵士拿刀把他架住。

“要饶命,不难。”我说,“说,辛梧派你们文将军来做什么?”

秦军军士朝文章看了一眼。

文章盯着他,摇头。

那秦军军士就不再说话了。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没办法饶命了。”我大喊,“兵士,推他去走火海。”

两个兵士上来,将他推到火海边。

他大叫:“我说,我说。”

“这就对了。”我说,“说,辛梧派你们来做什么?是不是假投降,真内应?”

那秦军军士还不想说。

王铁在旁边,把配剑一拔:“你说还是不说?”

那秦军军士再也抵不住:“我说我说,是假投降,真内应。”

文章在旁边大喊:“你个混蛋,你既然敢出卖我出卖辛将军,我要杀了你。”做势要扑过来。

文章当然不可能扑过来杀他。

因为有滇军兵士拉着他,刀架在他脖子上。

“文将军,文将军,你教我如何处置你?”我说。

“要杀要剐,随你便!”文章昂起头来。

“既如此,你还有何话可说?”王铁在旁边威吓道。

“我什么都不想说。”文章说,“只是我愧对辛将军,不能助他完成此计!”

“带走!”上将军说。

等兵士将三人带走后。

我们回到大帐。

“威武将军果然好计策,一下子就识破了秦军的计谋。”上将军说,“如何处置文章和他带来的秦军?”

“这是主将的意思,我看,不如只斩文章,其余秦军仍旧放回去。”我说。

“放回去?那我们到时候攻城之时,不是有更多威胁和抵抗吗?”周文鹤说。

“放他们回去,刚好可以说明:我们不杀军士,只杀主将,可以瓦解下面军士的抵抗意志。”我说,“况且,蚁蝼尚且偷生,人何能不惜命?我们如果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好,不应滥杀无辜。”

“恩。威武将军说得对。”上将军说,“就按威武将军所说的办。”


命令下去。

须臾文章的头颅落地。

我带着文章的头颅来到被看押的秦军军士队列面前。

秦军军士们都惊惧不已。

我大声说:“秦军兄弟们,你们不要害怕。我们跟你们无怨无仇,不会伤害你们。你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身不由己。我会放你们回城。但是,正如你们看到的,泸州城已经被我们重重包围,你们的援兵又被我们杀败,你们要想冲出去,已经不可能。我希望你们回去之后,跟秦军兄弟们讲清楚,如果是假投降,那文章就是榜样。”我把文章的头颅往地上一丢,“如果是真心投降,我们决不伤害,还把你们当兄弟一样。

秦军窃窃私语。

我对滇军兵士说:“把兵器还给他们,放他们走。”


秦军兵士回到城中,将文章被杀、诈降被识破、军士被放回的事情一一告诉了辛梧和吕将军。

“哎,没想到,陈抚既然这么厉害,我们的计谋被识破,还害了文副将的性命!”辛梧懊悔道。

“他既然杀了文副将,为何又放了那么多同去的军士回来?”吕将军问。

“此是陈抚最厉害的攻心之计。”辛梧说,“如果他把同去的军士全杀了,我正好可借此激发全体将士的必死之决心,因为投降是死,不投降或许还有活路。可是陈抚把军士们放回来,就是向军士们表明,只斩首要之人,只想要我和你二人之命,而其他人都可放过。借此,来瓦解我们的军心。”

“如此,奈何?”吕将军说。

“我受秦王和吕丞相之命,来守泸州,岂可不战而逃?”辛梧说,“我们只能多笼络人心,能坚守多久算多久,方不辜负秦王和吕丞相知遇之恩。”

“巴郡还有可能派救兵来吗?”吕将军还有期盼。

“现在,我们无法派人出去,和巴郡联络,唯一的希望是,巴郡刘晔将军未能等到吴海将军的回报,而主动派人再来慈县打探消息了。”辛梧说,“可即便刘晔将军知道吴海将军全军覆没,也无法立时再组织军队来救了。巴郡半数军队都被杀败了,船没了,渡口也在滇军控制中,刘晔将军即便发来救兵,如何可立即到这里?”

两人至此默然无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