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最善治水-也谈元朝水利

hawk12 收藏 1 79
导读:有元一代,对水利建设十分重视,中央设都水监,地方置河渠司, 以兴举水利、修理河堤为务。整个元代的水患周期比宋代有所缩短,而遏制水患的水利工程却全面跟进,远胜宋代。据王祯《农书》里《灌溉》一章提到“官坡官塘,处处有之,民间所自为溪祸水荡,难以数计,大可灌田数百顷,小可灌田数十亩”。明人薛尚质曾针对明代水利失修的状况发出抚今追昔的喟叹:“元人最善治水!” 提到元朝水利,就不能不提到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大师级人物的名字——郭守敬!他不仅以最优秀的天文科学家身份世界闻名,更以一位水利专家的称号垂名青史。元代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元一代,对水利建设十分重视,中央设都水监,地方置河渠司, 以兴举水利、修理河堤为务。整个元代的水患周期比宋代有所缩短,而遏制水患的水利工程却全面跟进,远胜宋代。据王祯《农书》里《灌溉》一章提到“官坡官塘,处处有之,民间所自为溪祸水荡,难以数计,大可灌田数百顷,小可灌田数十亩”。明人薛尚质曾针对明代水利失修的状况发出抚今追昔的喟叹:“元人最善治水!”


提到元朝水利,就不能不提到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大师级人物的名字——郭守敬!他不仅以最优秀的天文科学家身份世界闻名,更以一位水利专家的称号垂名青史。元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许衡在谈到他时也情不自禁赞叹说:“天佑我元,似此人,世岂易得……可谓度越千古矣!”


郭守敬在水利工程的伟大贡献主要有两方面,一是随张文谦到达西夏之后,主持修复了沿黄河的许多河渠。其中有长200公里的唐来渠,长125公里的汉延渠,以及其它100公里长的大渠10条,又支渠68条。这些河渠的修凿,可以灌溉90000多公顷的土地,对雨量比较稀少的西北边疆地区的农业生产产生了极大效益。郭守敬修复这些河渠所采取的工程技术措施,也具有很高水平。他在各河渠河水入口处的附近设有滚水坝,水涨的时候就从坝上溢出,以削减水势,过了滚水坝,又设两、三个退水闸,水小的时候闭闸,大则酌量开闸,以调节水量,过了退水闸,才是渠道的正闸,不能不说,这一套闸坝的设计非常先进。二是主持通惠河开凿工程,他根据北京附近的地势西北高的特点,把昌平县北的白浮村神仙泉的水导入昆明湖,再引进城里的什刹海,然后流入运河,在开凿的通惠河上建立了二十四座闸坝,使运粮船轻而易举逆流而上,实现了“节水行舟”,这是郭守敬在水利工程上的创造性的设计,而在此之前,完成这一工作,将需要无数赤足的纤夫们奋力拉拽。这一创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今已普遍应用于各个大型水利工程中。


像郭守敬这样的兴修水利造福一方的贤臣在元代可说是俯拾皆是,各种民族的都有,如“南人”任仁发,成宗大德七年(1303年),奉命疏浚吴淞江,被授都水监丞,武宗至大年间,参与修凿通惠河、会通河等河,因成绩显著,升任都水少监,后又主持修浚黄河归德(河南商丘)决口、浙东海塘、镇江练湖、吴淞江旧河及乌泥、大盈二河等水利工程。《浙西水利议答录》是他多年从事水利工作和浙西水利建设的心血结晶。


蒙古人哈剌哈孙,他曾以太傅左丞相行和林省事,疏浚古渠灌溉田亩数千顷,对发展漠北畜牧业与屯田起了积极的作用,漠北当时在他的良好治理下一片欣欣向荣的气象,元廷因此赐与大帐,待遇如诸藩王。后来哈剌哈孙积劳成疾,五十二岁卒于任上,归葬昌平县(今北京昌平西)。元廷后追赠其为推诚履正佐运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顺德王,谥为忠献。


如女真人乌古孙泽和其子良桢,父子两代在南北兴修水利,成为元朝著名的水利世家。乌古孙泽曾在海南组织当地群众创建了一个灌溉泵统,这个灌溉系统以三条溪水为源,在三溪的上游疏浚了一个大湖,又新筑陂堰四千余丈,沿湖和沿陂修筑大堤,并在湖陂大堤上建起石闸石座,以控制湖陂用水。灌区开挖了一条长八千七百六十余丈的干渠和四条支渠,支渠全长一万三千六百五十余丈,干渠上还建有八座闸门,以便控制各支渠水量分配。与此同时,还对海塘进行了修缮,以阻挡海潮的侵袭。这个措施相当完备的灌溉系统工程建成后,用淡水洗碱泻卤和灌溉,使濒海万顷土地尽成膏腴。海南百姓深受惠泽,于是把他誉为古代良臣西门豹和史起,还编了一首赞颂他的民歌:“舄卤为田兮,孙父之教。渠之泱泱兮,长我秔稻。自今有生兮,无早无涝。”


又如回回人赛典赤,在云南任职六年,很注意发展水利事业。在他主持下,修建了松华坝、南坝,疏浚或新开了盘龙江、金汁等六河。又修筑河堤、水闸,控制水流,凿通滇池西南的海口,使湖水可以排出。这不但减轻了水患,扩大了灌溉面积,而且因排泄了湖边积水,增加了良田百余万亩。赛典赤死后,不仅云南“百姓巷哭”,就连交趾王都遣使至祭,用“生我育我,慈父慈母”这样的祭文来哀悼他。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贾鲁治理黄河的空前历史功绩。当时,“黄河决溢,千里蒙害,浸城郭,飘室庐,坏禾稼,百姓已其毒”,贾鲁经过实地考察,采取了较科学的治理方法。他采取了疏、浚、塞并举的方法,先疏后塞,然后引河东行,使复故道。所谓疏、浚,就是把淤塞的故道疏通,其疏浚故道280里50步而强,其深者达2丈2尺,宽者达180步,并采用了相停、相折等古算法取平地势。所谓塞者,就是把白茅决口堵塞住,引河水入故道。整个工程先疏后塞,就是先把故道疏浚好,然后堵塞决口放水入之,这样就避免了水中作业。整个疏浚工程完成后,最后堵塞决口,贾鲁创造了石船堤障水法:即用27艘大船组成3道船堤,每堤9艘,用铁锚固定船身,并使3船堤连为一体,船中略铺散草装满石子,以合子板钉合之,同时下沉,船堤上再加草埽3道。最后合龙时,水势暴涨,船基撼动,观者以为难合,而贾鲁镇定自若,指挥十余万民工奋力拼搏,终于完成合龙工程,使所绝北河道绝流,故道复通,治河取得了圆满成功。对于贾鲁的历史功绩,清人徐乾曾高度评价说:“古之善言河者,莫如汉之贾让,元之贾鲁。”清代水利专家靳辅对贾鲁所创的用石船大堤堵塞决河的方法,更是称道不已:“贾鲁巧慧绝伦,奏历神速,前古所未有。”然而令人扼腕叹息的是,红巾倡乱,竟然利用贾鲁治河这一利国利民之举借机发难,以“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妖言惑众,最终导致天下大动乱,使得中国逐渐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老子所言“福兮祸之所伏”诚然不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