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枪 第四章 第四章,(11)

咀嚼苦楚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size][/URL] 《漂泊的枪》第四章,(11) 非洲某个临海小国。 夜外。 某片宁静的海滩,对面是一望无际的印度洋。 一辆大切诺基停在沙滩上,车顶上躺着一个人,这个男人在不久前刚刚在那栋豪华别墅中允诺给那些落魄的避难政客一大批武器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


《漂泊的枪》第四章,(11)








非洲某个临海小国。

夜外。

某片宁静的海滩,对面是一望无际的印度洋。


一辆大切诺基停在沙滩上,车顶上躺着一个人,这个男人在不久前刚刚在那栋豪华别墅中允诺给那些落魄的避难政客一大批武器装备。

“菲勒先生说的没错,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政客还要无耻的恩了,不谐调的人格使得那些该死的政客们所做出个每一个承诺都如同狗屎一般,但这些可耻的家伙们却都始终保持着那么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真是可笑。”商人顿了顿,摸出一个10盎司装的扁平银制酒壶喝一口:“满口正义和民主的他们恐怕早已忘记了正义的存在。”

“政治会泯灭人的良知,比政客更为无耻的又是什么?”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商人从车顶上侧身跳了下来,脸色看起来很平静,袖子里隐藏着的一只SOG工具钳已经悄然握在了手中。


一个穿着得体的欧洲人缓步走出森林:“认识一下,我是库佳先生麾下的一名雇员,你可以叫我伊里奇。”

“很高兴能够在这儿认识你。”商人笑着与伊里奇握手,企图顺势擒住伊里奇的虎口之后一个擒拿,伊里奇迎了上去,二人的虎口都在暗中发力,脑海中也在高速思考着下一步的套路,脸上却都是依旧挂着那种令人匪夷所思的笑容。

“也很荣幸能够在这认识你。”伊里奇笑笑。

商人松开手,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未曾见过的强壮的欧罗巴大汉,脑海里在高速的运转,关于这个大汉口中所提起的“库佳”商人并不感到陌生,但是面前的这个人......

伊里奇淡淡一笑,恰到好处捕捉到了商人眼中的一丝疑虑:“我知道,您肯定对库佳先生的个人资料了如指掌,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需要您多费心了。”说完,伊里奇手中多了一个SOG工具钳,是商人袖口里的那把。

商人脸色发白,久久的沉默之后,商人不由得苦笑:“有什么要谈的,请吧。”

伊里奇习惯性地点燃了一颗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请上车谈。”

伊里奇指了指远处,一辆JEPP打开了车灯直指商人;车顶上,一个抱着加装消音器的AK74M的枪手朝商人挥手示意他不要乱动,商人感叹道:“政治博弈的延伸争斗远比政治本身更为复杂的多。”


车内。

车灯亮度被刻意调到了柔和。

枪手和司机识趣的下车警戒,只剩下伊里奇和脸色发白的商人。

“菲勒先生是商人,你也是商人,所以我们不必再用那些俗套的辞令来相互做着恭维,我们可以成为某些事物上的合作伙伴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我们之间相互为敌,所以库佳先生派我前来于你见面。”伊里奇毫不讳言:“我想,你一定也很反感那几个落魄政客令人恶心的请求和辞令,以及他们那种漫天要价不切实际的愚蠢行为更是让人难以再忍受,与其这样与他们进行着一种没有任何保证的肮脏交易不如同库佳先生进行一种新模式下的合作,同我们进行一种彼此互惠的合作,而且,并不需要你们的出面。”

商人笑了笑,像是在阐明自己的立场:“尽管与他们的相关合作有那么一些违背道德与伦理,甚至还有些肮脏,但我和菲勒先生都是商人,仅仅是商人,纯粹的,惟利是图的商人,我们并不估计什么道德与伦理,我们的眼中只有,也唯一的东西就是——利益。”

“仅仅是普通的商人吗?”伊里奇故意拖长了语气,低声说:“希伯来野猫先生。”

商人依旧是处变不惊,笑了一下:“知道这个并不难,不过说破天了我也只是一名商业上的间谍。”

但实际上商人的右手却悄悄勾住了袖子里藏匿着的一支钢刺,慢慢地向外拉,眼神中也随之放出凶光。

“不要再用一些愚蠢的行为来对付我,菲勒先生可不希望一大早醒来就收到你的人头包裹快递。”伊里奇说话间便轻易夺取了商人暗藏的钢刺。

“如果叫你们能够完全相信那几个落魄的政客,你们能吗?”伊里奇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继续说:“当他们面对着你和你所效力的菲勒先生的时候,甚至比最为忠诚的仆人还要忠心耿耿,而背后呢,把目光延伸到你所效力的某个势力庞大的组织,如果那些政客在事先就早已了解你的真实身份而故意闭口不提,并且与一个来自***世界的神秘组织做着某种特殊交易的时候,那又是一种怎样的结果。”

伊里奇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将一个用真空泡沫包装袋装好的文件袋扔给了商人之后下车:“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会在海边等你。”

半个小时过后。

商人的脸上带着一股精神分裂患者才会有的表情下车,朝着站在海边的伊里奇走去。

“想好了吗,要知道我的时间可没有你那么充裕。”伊里奇面向大海,声音十分沉稳。

商人的眼神中布满了血丝,嘴唇煞白:“我仅代表菲勒先生向你以及库佳先生致谢,希望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够更好的进行一系列的合作,关于那些无耻的落魄政客,我个人的想法是......”

“我想库佳先生会十分乐意效劳的,毕竟这是为双方之间的合作扫清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人。”伊里奇依旧是不苟言笑。

“谢谢。”

商人有些歉疚地朝着伊里奇笑笑,走向自己的大切诺基,商人抓起电话接通了菲勒先生,通话结束后,商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伊里奇悄然摘下了隐藏在耳中的监听装置,看着商人远去时的背影,脸上挂着不易被人察觉的笑。

......

印度洋。

莫桑比克海峡以东10海里洋面。

夜外。

还是那艘万吨级货轮。

库佳环视着四周停放的短距起飞型动力三角翼以及一干整装待发的雇佣兵们微微点头。

位于船位的停机坪上,两架着陆撬式四座轻型直升飞机也跟动力三角翼一样,换成了黑色的涂装整装待发。再航行二十分钟后,动力伞编队就要起飞突袭目标人物所藏身的某个小国首都别墅群,那里也是个美丽的海滨小镇,为了确保行动的万无一失,甚至于黎辉已经带领了一个小组渗透到了目标外围做好先期工作。

库佳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示意雇佣兵们准备起飞,自己也坐到一架动力三角翼上打开无线电下达了行动命令。

目标人物所在地。

一栋哥特风格建筑物阳台,夜外。

“收到,准备就绪。”

黎辉冷冷的低声说,深吸一 口气稳定心率,现在他的内心如同一潭湖水般平静。

同样平静的还有对面那栋建筑物阁楼中隐蔽着的枪手。

V型线细细地分割着黑夜中的每一寸土地,荧绿色的瞄具高倍率镜片中一栋栋建筑物如同放映电影一般慢慢移动着,枪手叫醒了观察手,开始重点搜索起几栋可以建筑物,枪手纹丝不动,他不怀疑有狙击手也正在窥视着自己,也不怀疑自己的枪法,但自己只有一支狙击步枪,身边那个来自南非伞兵侦搜索部队的退役观察手充其量也只能算半个狙击手,更别提让他协助自己。

枪手在继续隐忍,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来取得这场角逐的优秀权,直到胜利。

同样在忍耐的还有黎辉,他此刻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蜷缩在阳台,夜已经很深了,再过几个小时黎明就会降临,自己只能忍受着孤独和寂寞——尽管他已经大概确定了那个美军退役狙击手的位置,但只要在动力伞编队到来之前打掉他就足够了,所以他在竭力隐藏着自己,如同一潭湖水,SVD狙击步枪的瞄具和枪口都直指那个阁楼,黎辉一脸平静的保持着这个让人难受的姿势。

他知道,那个黑暗中的对手此刻也在忍耐,狙击与反狙击作战靠的并不是无所畏惧和出色的枪法,而是谁更有耐心和运气。




第四章,(11) 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