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二部 第九章:密谋

蒺藜 收藏 0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九章:密谋

“仕达……”刘仕达被牛志起这么突然一叫,浑身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刚刚伸进去的手也吓得急忙抽了回来,醉意顿时醒了三分。

“仕达呀,你劳苦功高!这次要不是你出兵及时,也不能让崔命硬这小子元气大伤,损兵折将。岳父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管家,拿上来!”牛志起睁着一双醉眼朦胧的眼睛,冲着门口喊道。

管家带着两个下人端着早就准备好的满满两盘子用红纸包好的银元走了进来,然后象一条哈巴狗一样立在了牛志起的身边。由于今天跟老爷唱了一非常出色的双簧戏,为重创崔命硬也立了一功。牛德旺不仅得到了牛志起的更加信任,而且还得到了大量的赏钱。这更增添了他至死孝忠主子的信念和甘愿继续为虎作伥的决心。现在一听牛志起说话了,赶紧把早就准备好的大洋捧了过来。

“这是五千块大洋。这次烦劳各位官军跑一趟实在感激,就请仕达收下替我表示感谢!以后说不定还要再麻烦……”牛志起摆了摆手示意管家将钱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啧啧!我的亲爹呀!”牛桂花急忙放下手里的筷子,也顾不上擦拭满嘴的油水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晃动着水蛇腰几步来到了堆满大洋的桌子前:

“还是爹通情达理!这天下哪有白使唤人的?虽说仕达贵为一县之长,可也要给手下的兄弟们发点棺材钱呀。要不,下次谁还肯卖命?你说是不是?爹。”牛桂花脸上乐开了花,她还没有点拔自己的老爹,牛志起就识相地主动把白花花的大洋捧了出来,她能不乐吗?这省了自己多少麻烦啊!牛桂花说着撕开了一包银元,从里面取出了一枚,放在嘴边用力地吹了一下,然后,贴在了耳边……

“仕达啊,崔命硬他可是咱家的心头大患啊!那小杂种一天不除,我这心里就不踏实……可怜我那福财儿呀,你死得好惨啊…………”牛志起把赏钱拿了出来,腰板自然硬朗了许多;又借着五分酒意,忽然一下重新提起了往年的伤心事,竟当众抹起了眼泪。

“儿啊,我的福财儿呀,呜呜……”坐在旁边的二姨太一看火候到了,急忙掏出了手帕双手捂在了脸上,嚎啕大哭了起来,整个一条白晃晃的大腿在刘仕达的面前暴露无遗。

今天正好是牛志起独苗儿子死了一周年的日子。上午刚刚祭奠完,家丁就慌里慌张来报告说崔命硬带人打了过来。当时新仇旧恨一起涌上了牛志起的心头,要不是为了稳住他为国军争取清剿的时间,牛志起真恨不得从门楼上跳下来一口活吞了崔命硬。三姨太和四姨太一看牛志起抹起了眼泪,也猫哭耗子假装哀号起来。

大堂上刚才还欢声笑语,现在变成了一片哭声……

牛桂花本想劝止,但看到面前堆成小山一般的银元,强忍了下来,也在一边用手帕掩面干嚎了几声。唯独把刘仕达一个人凉在了酒桌上。

“老爷,大过年的咱不哭了。这不,还有仕达给咱们撑腰嘛。”说起牛志起这三房姨太太,就数人家四姨太会来事,不愧是窑姐出身。她用眼角偷偷瞅了一下坐在桌旁吃也不是,喝也不是,一脸尴尬的刘仕达,心里有了数。

“老爷,您可要节哀啊!刘司令刚才不是说了吗,一定把东岭山上的土匪剿灭干净,把姓崔的捉来见你,那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对,对,四姨娘说得对。岳父,你放心。不出几日一定把崔命硬的人头提来见你,你老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刘仕达本来见二姨太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就有些心疼,当着众人不便表露罢了。现在听四姨太这么一说,赶紧借坡下驴,为自己对二姨太的告白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当场表了态。

“爹!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打败了姓崔的,仕达还升了官,应该高兴才对呀。再说,天塌下来,不是有仕达和我给您撑着嘛。”牛桂花也走到牛志起的身边,用手帕擦了一下干干的眼角,借着自家男人的话,安慰起他爹来。

“桂花呀,爹老糊涂了,又把去年的伤心事搬了出来,你和仕达可别介意啊。”牛志起见女儿女婿都表明了态度,也就见好就收,停止了哭声。

“还有,岳父,我看你这里的火力不够强大,如果姓崔的再来寻仇,怕一时半会的应付不了……这么着吧,明天我就差吴仁义给你送几挺机枪来。有了这些个家伙,不怕他崔命硬来送死”。

“那好,那好,有了这洋人发明的机关枪,我倒要看看是他崔命硬的命硬,还是这机关枪的枪子硬!”牛志起一听女婿打了保证,又要送来几挺‘歪把子’,赶紧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马上破涕为笑。除了二姨太还在一边哭哭啼啼外,几个姨太太也都对这机关枪充满了兴趣,停止了哭声,在一边小声的议论起来。

“不过,说起来这小子命还真够硬的。三月初在刑场上我布下了天罗地网,结果还是让这个小杂种跑了。当时我就想,莫非他后面有什么高人指点?今天,国军们围了个里外三层,又让这个小崽子逃脱了……唉!岳父,刚才我倒是想到了一计,保管能擒住他……”刘仕达侧了侧身将嘴巴凑在了牛志起的耳朵上,轻轻的嘀咕了几句……

“老爷,老爷,古宅村景维新景老爷派管家元升求见。”牛德旺满脸是汗的跑了进来。

“景维新?有请!”牛志起对景维新也是有所耳闻,知道他也是章丘县里有名的富商,只是两人没有打过交道罢了。尤其是刚才从几个参加婚礼的朋友那里听说他的二女儿被崔命硬绑票了,对景维新印象更深了。现在一听说他有事相求,赶紧吩咐牛德旺把景元升请了进来,让到了书房。

“元升给牛老爷请安了。”景元升虽然没有见过牛志起,但见牛德旺毕恭毕敬的垂手站在一个五十岁不到的男人面前,就知道这一定是牛志起了,赶紧上前冲他行了一个礼。

“免礼,免礼!”牛志起赶紧让了一下,然后两人按主客落了坐。

“不知你家老爷找我有何事相求?”牛志起端起了丫环递过来的解酒汤,喝了一口,慢条斯理的问道。

“禀牛老爷,我家老爷想从您这里买上三十顷良田,牛崔洼村最好的良田。不知道牛老爷能否赏脸?

“买良田?”牛志起听完景元升的话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不明白景家二小姐被崔命硬抢到了山上,他景维新不想办法去救人,竟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派管家跑到自己这里来置购田产?不行,我得好好问问。想到这里,牛志起立即装作一副十分关心的模样,询问起景元升来:

“听说,你家二小姐被崔命硬这个土匪头子掳走了?不知道有没有这档子事?”

“这……是有这事。”景元升点了点头,承认了。他心里明白出了这种事,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尤其是作为名门世家,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这还了得!还反了他了!你家老爷报官了没有?赶紧报官!这事可耽误不起,时间长了恐怕你家小姐不光性命不保,说不定早就让他们给糟蹋了……你们是不知道这帮土匪的残忍啊!对了,我家女婿刘县长、刘司令就在府上坐客,来来,让我给你引见引见。”牛志起听完了景元升的述说,装作着急起来,非要替景元升报官。牛志起自有他的想法。他一想让景维新破费破费,出点血;但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借景维新的手锄去了崔命硬,那不是更好?具他所知,景维新在省城里也有很大的背景。这事交给仕达去办,省里到时再支援一下……哼哼,说不定崔命硬的小命就……,到时,仕达还能提更大的官,肥水自不会流到外人田地里呢。

“谢谢牛老爷关心!我替我家老爷谢谢您了。我家小姐的事,您就不必操心了。牛老爷,我看咱还是谈正事吧。只要您出个价,我家老爷绝不还口,不知道牛老爷能不能赏这个脸?

“良田嘛……好说!”

“好!牛老爷真是一个痛快的人!我代表我家老爷先谢过了。哦,这是定钱,您先收着,过几天再把地钱给您带来。”景元升说着起身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银票,放到了桌子上。

“不急不急,你家老爷客气了。德旺,给景管家打个收条。”牛志起瞅了一下面前的银票,冲着一直等候在门外的牛德旺喊了起来。

“是,老爷。”牛德旺赶紧跑了进来,小心的把桌子上的银票收到了怀里,急匆地朝帐房跑去。不一会,将写好的收据交到了景元升的手里。

“时候也不早了,我家老爷还等着回话,就不打搅牛老爷休息了。就此告辞,多谢牛老爷赏脸,改天我家老爷一定亲自登门拜访。”景元升收好了收据,见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赶紧起身道谢辞别。

“那我就不送了……管家,送送客人。”牛志起望着景元升远去的背影,满脸的疑惑,不知道景维新葫芦里卖的啥药,在心里仔细地盘算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