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六十八章 点天灯,穿腊肠

wenphon 收藏 17 2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第二天的早上,王辰龙独自一人,很早就起来了。昨个晚上,他是一个人睡在黑龙堂左边的房间里,就是那个小日本电报妞住的房间。至于那个小妞,当王辰龙当着她的面让小白给一个活着的黑龙寨杂碎开膛破肚之后,她就彻底地服服帖帖了,至少表面上。

那小妞名叫甘塘秀枝,祖上是中国人,是明朝灭亡时移民到日本的。为了融入日本,才改了个日本姓氏,但是祖上也不忘自己是个汉人,就用家乡的地名,甘塘村取姓。甘塘秀枝还告诉王辰龙,他们甘塘家是地地道道的汉人血统,没有日本人的血统。

原来,当时一些不愿被满清统治的明人移民到了日本,大部分住在京都。一些族长为了保证汉人血统的纯正,采用族与族之间相互通婚。两百多年来,有些家族成了日本上流社会的人。她甘塘秀枝的父亲只不过是甘塘家很远的一个旁支而已,自然,生活状况不是很好。在她10岁那年,她母亲因病去世,是他的父亲一手带大的她。两年前,父亲病重,为了筹集給父亲看病的钱,她只好加入了黑龙会。黑龙会之所以会吸纳她,是因为她在电报上的天赋。在电报学校,甘塘秀枝的成绩是最好的。本来,这样的人才应该会被政府或是军队录用的,还轮不到黑龙会。可是,黑龙会的人得知她的父亲病重,急需一笔钱。所以,黑龙会的人很容易就把甘塘秀枝給吸收进来了。不过,最后可惜的是,她的父亲还是没医好,病死了。经过秘密培训,甘塘秀枝结业后,就被派往了奉天,那是半年前的事了。后来,她才随那个村上博士入了黑龙寨。一个女人处在这个地方,她怕被黑龙寨的人给糟蹋了,随时保持着警惕,那小手枪随身带在身边,就连睡觉也要握着枪把子。

得知甘塘秀枝是个电报高手,王辰龙内心是何等的狂喜,人才,绝对的人才,他就是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对于甘塘秀枝这样的人才,王辰龙当然不会杀她,更不会放她,他要收为己用。收服她,王辰龙觉得那是小菜一碟,目前还没有碰她,时机不成熟罢了。而那三个高丽女奴,靠,那更容易了,见了贪狼那惨样,早就服帖了,成了杜七娘的下属了。

“喔哦--”见王辰龙出来了,负责看守那帮杂碎的小白哼哼唧唧地跑到王辰龙身边,大献殷勤。它实在是太喜欢它的老大了,有那么多的人肉让它吃,一个字--爽。自己以前一个月吃三个人,那是因为,袭击人,太危险了。否则,它巴不得天天吃人肉呢?现在,有这么多的人任它品尝,它心里乐得不得了。虽说老大让它独自一个看守这200来人,累了点,但是,它值得。

“小白呀,辛苦了。”王辰龙摸着白狼的头说道,“等有人替你的时候,你再去饱餐一顿,休息一下,啊?”那88具死尸,都给王辰龙扔到一个山洞里去了。小白要饱餐,只得去山洞享受了。

“喔哦--”白狼后腿直立,前腿并立,給王辰龙作了一个揖,那硕大的狼头也冲着王辰龙点了几下。

“好了,去吧。”王辰龙拍拍狼头说道。

3米来高的木台,王辰龙纵身一跃,轻轻地就上来了。这,也是王辰龙身体被改造后的妙处。站在36平米的木台上,王辰龙开始活动活动身子骨了。

吃早餐的时候,是在伙房洞里吃的。伙房洞的上方有几个洞口,光线从洞口射进来,大白天的,因此不需要点上灯笼。还有就是,伙房洞中有个泉眼,因此,王辰龙才没看见水缸。

那些女人不知是有意的,还是借口没衣服,有肚兜的,只穿个肚兜、亵裤,这是曾经被凌辱过的那帮女子;什么都没有的,就是娘子寨的那帮女子了。穿衣服的,只有姜秀瑛铁雯瑛两女和六瑛卫,再就是柴大娘、杜七娘等17人加上高丽3女和甘塘秀枝。他自己的衣服,早就给还回来了。

王辰龙问她们为啥不裹上床单,她们说反正被王辰龙都看过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黑龙寨的那帮畜生又看不见。黑龙寨的那帮杂碎的眼睛,昨晚被王辰龙和柴大娘、杜七娘17人都用撕成一条条的床单把头给裹上了。泡完温泉,洗掉血迹的那些女子,是绕着道进的木屋。

吃完早餐后,王辰龙想看看,这帮女子该怎么修理那帮杂碎。

“好了,各位姐妹们,吃完了早餐,现在该说说,你们打算如何处理那些杂碎呀?”王辰龙坐在第一桌上,手指敲着桌面说道。这一桌上,王辰龙的左边是姜秀瑛,右边是铁雯瑛,对面坐着柴大娘、杜七娘、大丫。那杜七娘没能坐在王辰龙身边,很是不快,正眼也不瞧一下王辰龙。桌子的左边坐的是6个瑛卫,她们6人都是王辰龙的人了,当然坐在同一桌啰;右边坐的是那些娘子寨女子和那些被凌辱过的女子选出来的代表人,娘子寨的三人是梅妞、小水儿、鹿儿三人,另三人是,方小鱼、白妞儿,还一个则是王辰龙没想到的--丫丫。

“是这样的--”年纪最大的柴大娘开口了,“俺们这些姐妹昨晚唠了唠,最后决定将那些畜生,一拨給点天灯,一拨穿腊肠。”

点天灯,够狠的,亏这些女人想得出来;穿腊肠,那是什么玩意,这一点,王辰龙可不知道。先问问姜秀瑛:“秀瑛,你知道这穿腊肠是啥折磨人的刑罚?”

“这个,不知道。”姜秀瑛很干脆,摇头说道。

“雯瑛,你呢?”王辰龙又问右边的铁雯瑛。

“我也不知道,满清十大酷刑我倒是知道一点。”铁雯瑛也不知道穿腊肠是何种折磨人的刑罚。

“王兄弟,你甭问了,这‘穿腊肠’是七娘妹子想到的。你要是想知道,问问七娘妹子。”柴大娘指着身边一脸不高兴的杜七娘说道。

“这个,七娘,能说说,这个‘穿腊肠’是怎么个穿法?”王辰龙不知道杜七娘为何沉这个脸,一脸的不高兴,也不拿正眼看他。又听说这个“穿腊肠”是她提出来的,王辰龙只好笑着问杜七娘。

“哼,说出来有什么意思。到时候,你等着看好戏就是了。”对于王辰龙的笑脸,杜七娘就当没看见;对于他的问题,还要卖关子,不说。

“那好吧,我拭目以待,看这所谓的‘穿腊肠’是个什么狠毒的玩意,能和点天灯并肩作战。”王辰龙收起笑脸,看着洞顶,左手摸着下巴说道。

“哼!”原本杜七娘打算,只要王辰龙再问她一次,她就会告诉王辰龙。没想到,王辰龙不问了,杜七娘更气了,站起来冲王辰龙“哼”了一声,转身对众女子大叫道:“姐妹们,开始行动吧。让那些畜生看看,欺负我们这些姐妹,是怎么样的下场?”

“好哦!”

“俺要亲手点一个畜生的天灯!”

“俺也是!”

“姐妹们,拿东西!”

……

呼啦,众女子开始忙碌起来。有的,去拿空麻袋;有的,去拿麻绳;有的,去抬装食油的坛子……

王辰龙也不能干坐着,他也提了两个100斤一装的菜油坛子出去了。等东西拿出来了,一些女子跑进木屋,把黑龙寨那些杂碎用过的被单、睡过的床单、穿过的衣服、没穿的夏装,统统都拿出来了,还有些手里拿着三八刺刀。

这时,杜七娘才开始分配人了:一拨人负责用刺刀把被单、床单、衣服、麻袋割成一条条的,一拨人把麻绳泡在油坛里,把割好的被单、床单、衣服、麻袋也泡在油坛里,还有一拨人呢,开始动手把那些泡好的麻绳、被单什么的往那些杂碎身上裹。

王辰龙想过去帮帮忙,但一想:算了,还是让这些女人去做吧!亲自报仇,会让她们的心里好过一点。不过,那些被裹好了的杂碎,吊起来的重任,还是交给了王辰龙。

人吊在哪?当然是那3米高的木台边了。

看着那些忙活的女人,小白就不懂了:她们,要把自己的美食咋整?

忙活了一个上午,111个杂碎,头下脚上地被吊在了木台四周。

那些还躺在地上,被蒙着眼的杂碎,只听见一群女子的笑声,还闻到一股菜油的味,不知道那些女人要干什么,这么高兴。

随着王辰龙一声“点火”令一下,三女一支火把,从那些杂碎的头部,点燃了沾上菜油的麻绳、布条、麻袋条。“天灯”,就这么被点着了。

“呜呜呜……”看着自己的美食就这么被烧掉,小白不乐意了,开始抗议了。它跑到王辰龙身边,不停地围着王辰龙打圈,嘴里“呜”个不停。

“叫个屁,不是还有百来人吗,够你这家伙吃个够了。以后,这样的机会,还得等上好几年呢?”王辰龙右手抓着小白的脖子,提起它,左手敲着它的狼头说道。然后,一放手,“去,給我好好看着地上的那些杂碎,要是跑了一个,你一个都不想吃。”

“嗷呜--”小白仰天长啸一声,看了一眼那些被点着的美食,开始来回巡视地上的那些杂碎。要是看见谁不老实,“啪”地一狼掌过去,看你还老不老实,再给你一狼吻。

王辰龙怕那些女人累着了,下午没让她们施行所谓的“穿腊肠”,让她们好好休息休息一番,他自己则是去喂马。没想到,黑龙寨有123匹马,都是上好的战马,都是从日本运来的有阿拉伯血统的阿拉伯马。那123匹马喂养在一个大山洞里,都是喂着黑豆,高粱等一些粗粮。

喂完马,王辰龙还去谷外巡视了一番。那石寨,王辰龙还没打算派娘子寨的女子们驻守。一切,等处置完了那些杂碎再说。

巡视完回来后,王辰龙又给菊香上了一些药,重新给她包扎了一番。同时,他又看了其她31位被割掉乳房的女子的伤疤,希望金紫萱能有办法帮她们尽可能地消除疤痕,即使去不掉,也能减轻一些。这些女人,或许日后,真的很难有人愿意娶她们。王辰龙打算把她们32人单独编一队,让玉美惠训练她们暗杀的技巧,主要用来对付日本人。

甘塘秀枝和那三个高丽女子,看着被点天灯的111人,听着他们的惨叫,吓得小便失禁,瘫痪在地,脸色发白,浑身抖个不停。这,是王辰龙故意让她们看的,好让她们彻底地为王辰龙服务。

同时,王辰龙带着姜秀瑛、铁雯瑛、六瑛卫还有杜七娘去查看了一下黑龙寨的库房,不,应该说是“库洞”。洞内有一道铁门,被王辰龙直接给拆了。洞内比较大,放着一些些大小不一的箱子。当打开一个个箱子时,一个个呆了:

那些比较古老的檀木大箱子里,就是完颜阿骨打叫人埋的宝藏,一共有30个大箱子。那些箱子里装的不是金锭就是银锭,还有一些珠宝玉器首饰什么的,特别是有一箱珍珠,妈呀,都是鸡卵大的珍珠。这么大的珍珠,不光是王辰龙,就连姜秀瑛9女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珍珠。这些珍珠,可能是当年女真人进贡给辽人的吧。

“啊!好的的珍珠。”9女捧着那些珍珠,眼睛睁得大大的,大叫道。

“龙哥,我要用这些珍珠做个珍珠衫。”姜秀瑛冲着王辰龙叫道。

“我也要。”铁雯瑛也跟着嚷道。

“龙哥,俺姐妹六人,只,只……只要做串珍珠项链。”小瑛满脸兴奋地看着王辰龙说道。

“龙弟弟,姐姐……”杜七娘走到王辰龙身边,搭着王辰龙的腰,媚眼如丝道,“姐姐只希望留在你身边就足够了。”杜七娘这女人挺有头脑的,没有像8女那样。

“怎么,七娘不喜欢那些大珍珠?”王辰龙搂着杜七娘的腰问道。

“姐姐也是女人,怎么不喜欢。这些,都是你的,只要你心里有姐姐,难道,你不舍得給姐姐吗?”杜七娘双手搂着王辰龙的脖子说道。

“好了,七娘,这些财宝对我日后的事业有大用,你看看,洞里的这些东西,值多少钱?”王辰龙吻了一下杜七娘,说道。

两人的话,其她8女当然听见了。她们都怪自己是不是昏头了,怎么能在王辰龙面前表现得这么“贪婪”,这头脑怎么就没杜七娘清醒呢。

“龙哥,我们姐妹只是随便说说,当不得真的,你可别……”姜秀瑛走过来,拉着王辰龙的手说道。

“我知道,我又没怪你们,别多想,啊?”王辰龙抚摸着姜秀瑛的脸说道。

杜七娘离开王辰龙,开始估算一下财宝的价值。

黑龙寨这近一年来,也劫掠了不少。除了三箱子银元外,还有金条,古玩字画,珠宝首饰,还有银元宝。

“龙弟弟,你可是发大财了。除了那三箱子大洋,其它的,估计不少于50万万大洋。”杜七娘说出了令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的数字。

“50亿大洋?”王辰龙眼睛瞪得大大的:我靠,这简直就是发大了!50亿大洋!不少于50亿呀!20多亿美元呀!

“啊哦!”其她8女也是一个个惊得张大嘴巴。

“好了,咱们先出去,以后再说,以后再说。”王辰龙使劲摇了摇头,说道。

我靠,50个亿!日,那得养多少军队。日后到了黄埔,靠,弄个军长当当,那不是太容易了?还有,借着这50亿,就能变成500亿,哈哈哈哈……今晚,王辰龙也是一个人睡的,在睡梦中,王辰龙不时地哈哈大笑,笑醒了好几次。

第三天,吃完早餐后,众女又开始忙活了。

她们一个个找来手臂粗、三米来长的木棍,都是直的。把那木棍一头削得尖尖的,同时还在木棍上抹上菜油。还有,让王辰龙抗来十几根腰粗的原木,在上面隔一米凿一个孔,刚好能插进木棍。等一切搞定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七娘,现在该告诉我,如何‘穿腊肠’了吧?”王辰龙拿着一根摸了油的木棍,指着一排排被大石头固定好的原木说道。

“等会,你就知道了。”杜七娘神秘地一笑,手一招,“姐妹们,开始了。”

只见四女一组,把那些剩下的杂碎分别一一抬到那一排排大原木处,一个孔处放一人,一共是109人。还有一个贪狼,王辰龙打算等菊香的伤好点,能下床了,让那32个女人把他给一刀一刀割了,那是32个女人提出来的。

只见,四人一组的女子们,她们其中一个用刺刀划开那些杂碎屁股后的裤子,把那一头削得尖尖的木棍塞进了肛门,拉直他们的腿,用绳子缠上,不是很紧。然后,四人合力,举起那杂碎,把棍子另一头插进原木孔里。

“你不说,我明白了。”王辰龙制止了要开口的杜七娘,“七娘,你可真够狠的。把这些削尖的木棍塞进他们的屁眼,竖立起来,腿被缠上,依靠自身的重力,他们的身子慢慢往下坠;而那削尖的木棍会一点一点地刺破他的肠子,最后……”王辰龙没有往下说了。这种死法,的确是很残忍,它让死者可以慢慢体会死的恐惧。

“不过两天,尖木头逐步刺破他们的内脏,最后从脖子附近穿出来。相传,这是波斯国一种古老的刑罚,对付这帮畜生,不过分吧?”杜七娘得意地说道。

“不过分,一点也不过分,对付这帮杂碎,一点也不过分。”王辰龙捏着杜七娘的脸蛋说道。

当然,这种刑罚,自然也少不了甘塘秀枝和那三个高丽女子啰。不用说,一个个吓得抖个不停……

第四天的时候,菊香能下床了。不用想,贪狼死期到了。结果,他被32个愤怒的女子用刺刀一刀一刀割下身上的肉,喂小白了。行刑时,贪狼的嘴没有被堵上,惨叫声响彻云霄,对于那些受害的女人来说,确是最美妙的音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